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扇骨木

第1693章 想你了……

    所以,整个袁家的人都沉默了。在绝对势力面前,他们也没反抗的力量。

    袁玉秋原本看到袁家人来了,心里还高兴了一下,觉得有希望了。和司马幽月对战,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一点优势,一直被对方压制。看到凤族将她的人都杀了,两个妹妹到死也没闭上眼睛,而那些凤族和司马家的人将这里团团围住,她心里升起一股绝望。

    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自己最亲的人,看到了平时对她爱戴拥簇的族人。她想要向他们求助,可是却看到了他们沉默的脸。

    长期身为上位者的她自然明白那代表什么,她被放弃了!被整个家族放弃了!

    “噗”

    在她愣神的时候,司马幽月一掌拍到了她胸口,将她从空中拍到地上。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她拼进全力调动了体内的灵力,下缓了降落的速度,不死也残。

    然而最让她最心痛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家族的态度。

    “报应,报应,呵呵……”此时的她失去了所有的斗志,躺在地上,也不起来。

    司马幽月站在她上空,低头看着她,眼底一片冰冷。

    “曾几何时,我也做出过同样的事情,被我遗弃过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今日,我终于也尝到这种滋味了。你说,这是不是报应?”袁玉秋像是在和司马幽月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的那些报应我不知道,但是当日因今日果,如果你没对我母亲下手,也不会有今日的结果。”司马幽月冷哼。

    “是啊,当日因今日果,我终于明白了。可惜,已经晚了……”说着,她的身体开始膨大,体内也散发出道道光芒。

    “小姐小心!她要自爆!”司马家的人都叫了起来。

    司马幽月哪里看不出来袁玉秋是要自爆,但是她俩的距离太近,袁玉秋自爆的速度太快,根本没给她逃跑的时间。

    “轰”

    巨大的爆炸力将整个别院都炸成了灰烬,如果不是有凤香的结界保护,整个城估计都要被炸成废墟。

    同样,这也让力量在结界里散发不出来,在结界里的人要承受更大的力量。

    凤香的结界司马幽月也一样出不去,外面的人都觉得,这次她一定在劫难逃。袁家家主嘴角还牵起一抹微笑。

    秋儿知道他不能动手,所以自己报仇了啊!

    而其他人则觉得可惜,一颗明珠就此陨落了。希望凤族不要牵连到整个康马城才好啊!

    “哼”一道冷哼声将众人的思绪打断,随着白烟散去,众人才看到里面的情况。

    司马家和凤族的人一个都没有少,甚至毫发无伤,反倒是徐茉莉那些人有些狼狈,但是至少也四肢健全。

    “幽月,你用空间封锁,至少也把是稍上嘛。”徐茉莉扯着自己的衣服,嘟着嘴抱怨。

    “这次可不是我。”司马幽月很很无辜地对她眨了眨眼睛。

    这次将这么大一片空间封锁起来的人是凤香,不是她。

    “额……”

    徐茉莉摸摸自己的鼻子。好吧,她敢对司马幽月说这话,可不敢对凤族的人说这话。

    “袁家主,你家小姐自爆,差点害了我家小姐,这笔账我凤族先记下了。”凤香先声夺人,冷冷道。

    袁家家主明白,这是凤族要发难了。如果里面的人死了倒还好,这样凤族追究起来,他也能说是司马幽月自找的。但是现在人没死,一切就麻烦起来了。

    虽然司马幽月现在没事,但是刚才也确实惊险,凤族生气,袁家就得为袁玉秋刚才的行为买单了。

    他朝凤香拱了拱手,说道:“大人息怒。小女无状,得罪了幽月小姐。我们袁家愿意赔偿。请小姐和大人息怒。”

    司马幽月原本也只是想杀了袁玉秋为母亲报仇,但是袁家的选择也确实让人看不顺眼。袁玉秋为袁家做了那么多,到头来也只落得被家族遗弃的下场。如果是自己的父亲,就肯定不会做这样的选择。

    “香姨,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司马幽月不想和袁家人接触,说完这话就直接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带走了想要看热闹的徐茉莉。

    等她们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康马城外。

    “徐前辈,按照约定,我已经将你带出康马城,我们的约定就此结束。再见。”司马幽月说完转身离开,徐茉莉想叫住她,却发现她已经从自己眼前消失了。

    “这小丫头怎么了,怎么一副受伤了的样子?”她嘀咕,“唉,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已经老了啊!”

    司马幽月离开后,才发现自己离康马城已经很远了。她来到一处山顶坐下,拿出一颗特制的子母石,注入灵力。

    很快,那边就传来动静。

    “月儿,怎么想着和爹联系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司马流轩的声音从子母石里传出来。

    司马幽月听到这温暖又关切的声音,嘟了嘟嘴,不满地说:“爹怎么这样,说的女儿好像只有事情的时候才会找你一样。”

    “呵呵,那你说说,你找爹做什么?”司马流轩笑了两声,然后压住自己的笑声,故作一本正经的问。不过司马幽月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笑意。

    “没什么,就是想爹了。”司马幽月说着,竟然觉得鼻子有些酸。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康马城外一个小山坡上,爹,你现在在……”

    司马幽月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断了联系,让她一下愣住了。

    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情如此低落,杀袁玉秋她不后悔,也不会心软,但是看到袁玉秋临死前的表情,她的心还是被刺激到了。

    虽然袁家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但是她就是不舒服。

    她在这里坐了一夜,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看到了那个披着朝霞飞来的男子。

    看到他,她一下子站了起来,高兴地扑了过去,仰头问:“爹,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