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怒瀚 新兵扛老枪

二三零章:退路

    连日大雪,大地仍未冻死,老天爷似乎有些累了,撤去寒云、把天空暂时让给太阳。?无数金光自天外而来,穿透永远不肯彻底消散的迷雾后抵达人间,把浑浊的江水染得更红。

    水道宽广,塞纳河两万数万人的对决中压过提岸,即如洪流席卷大地,将残雪化于身下。面对无法阻挡的水流,沿河数万守军接到固守的命令,只得放弃修提,转而在阵地周围筑墙。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阻挡河水,需要建起一座足以容纳万人的城池,然而塞纳河西岸一马平川,百里之内见不着山,没有石头,缺少木材,纵在春夏天好时也难实现这样的宏伟目标,遑论当下战火纷飞,对岸时常以重炮轰击。

    炮火自头顶越过,有些落在水里,有些落在祸根正如黑龙朝这边蔓延的长提上;河面上腾起冲天水柱,长堤飞起血肉碎片,惨叫呐喊的声音尚未散去,又有人冲上去,弥补战友留下的空间。对面的还击随之而来,重炮轰鸣震动大地,刚刚垒起来的土墙被炸飞,水流进入圈内,把一具具残破的尸体淹没。

    “尸体,把尸体搬出来!”

    气急败坏的军官奋力咆哮,声音就像生锈的铁片相互刮擦,半条腿陷在泥泞的士兵们奋力挣扎,用尸体当石头推进缺口,封堵无孔不入的水。尽管身体瑟瑟抖,大家心里却都期盼着气温能够低一些,再低一些。

    塞纳河为何还不上冻?每个人都觉得疑惑。一些人觉得这是老天给了联邦军队最后机会,也有人觉得星盗多行不义所承受的惩罚,所有这样讲的人一定没有仔细考证,也不知道那场双方互不相见的战斗多么残酷,死了多少人。

    战斗素养不再重要,战术运用等于零,只有物质、体力、与意志是关键,期间,不仅联邦军队表现出势在必得的决心,星盗那边同样展现出乎想象的顽强,使得素来瞧不起他们的对手为之动容。当那条长提最终抵达,联邦将领踩着由鲜血浇筑而成的土地去到对岸,看到那些冻结在土墙内的无数尸骸,无不为之震撼莫名。

    战争最关键的那段时间,战斗以匪夷所思的方式进行,塞纳河两岸地狱般的景象,即使到了多年之后,幸存者依旧不愿提及。

    与此同时,索沃尔城内暗流汹涌,一场更加激烈、复杂、诡异的战斗正如积蓄力量的暴风雪,缓缓降临到每个人的头顶

    星楼,位于三大区之一:东区的中心地带,因其是索沃尔最高建筑,主人喜欢仰望夜空而得名。如今这个季节,观星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奢望,星楼的主人依旧时常蹬到高出,对着那片黑沉沉时有流光划过的天空沉思。

    “风太大,夫人,回去吧。”

    夜风凄凉,厚厚的熊皮大氅微微摆动,被包裹的女子似乎也在摇晃,显得有些柔弱。一名老妇站在其身后,望着她孤单的身影微微叹息,心里想您既然放不下,当初为何要来?假如不是跑到这个地方,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女子没有因老妇的劝说离去,一个人矗立在风中、仿佛要把自己和这座楼冻到一起,正当老人以为这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准备放弃的时候,她却突然开了口。

    “听说最近西区不太平。”

    “哦?嗯。是的。帮派之争,往日被摁着的想抬头”

    解释两句,老妇犹豫再三,又说道:“有华龙人渗透进来,把咱们的据点拔了。”

    “确定是联邦人所为?”女子显然知道这个消息,并未因此吃惊。

    她的声音很特别,低沉、略微沙哑,猛一听就像男子,过后便会生出奇异感觉,就仿佛一双有些粗糙的手在皮肤上摩擦。假如叶飞在旁边听到,定会张口大叫一声:“要命!真他娘的性感。”

    飞少不会知道,所有与他有同样想法的男人都已经死了,因此造就出一个赫赫声名:毒寡妇。

    老妇听出女子声音中透出的疲惫与不甘,有些怜惜。

    “别的人不敢。”

    “那也不一定。”

    女子淡淡说道:“铁骑的据点没人碰,他请来的屠夫已经投降联邦。婆婆,这里会不会有文章。”

    老妇沉默片刻,说道:“挑唆的可能更大。”

    女子“哼”了声,听起来不像是赞同,反倒带些讥讽的意味。她把目光投向对面,仿佛能够看到远处那座防备森严的堡垒中的矮子,又把头头颅转向左侧,仿佛看到那个独居密室,睡觉也有长刀在手的巨人。

    战事危急到人人自危的程度,民众眼里高高在上的三大巨头,已经害怕到把自己封闭起来;自从逃兵从鬼见愁归来,三巨头对战争的商讨就通过视频完成,彼此再没有见面。如此紧要关头,如此古怪的现象,摆明了大家正在寻找出路或者退路,同时提防着彼此。

    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这段时间,如果不是身边有婆婆,自己怎能安枕。

    既如此,哪里用得着挑唆。

    当然联邦人不知道这些,苦心谋划制造猜疑,可惜了如果早知道他们会这样做,自己应该朝西区送过去更多不安分的人,免掉将来麻烦。

    “龙门客栈那边有没有动静?”

    “动静倒没什么动静。不过有间药铺生过事情,天鹰帮死了一个小头目,猜测凶手就是联邦军人。”

    回答过女子的问题,老妇试探问道:“要不,我过去看看?带个人回来问问?”

    女子陷入沉默,良久之后幽幽叹息:“真的到那一步了吗?”

    西区混乱,甚至现联邦人的活动痕迹。照理说,三巨头应该像之前那样派出精锐,将那些不知正在搞什么诡计的联邦人全部抓起来或者击毙,然而奇怪的是,连日来三方都保持沉默,对西区的事情不管不问仿佛真的不能掌控,连消息都接收不到。

    这根本不可能,三巨头经营这么多年,即使再落魄,也不至于到那种地步。如此怪异的情形,只能说明三巨头的心理生巨大转变。就像老妇此时建议的,或许另外两家那里,已经在谋划着某些不该做的事情。

    老妇缓声说道:“城外那几支队伍闹的厉害,河边今天没来消息,根据昨天的情况判断,怕是拦不了多久。”

    当前索沃尔的情况,关键仍在联邦大军能否渡河。能,这城破基本定局;反之,无论西区闹成什么模样,三巨头最终都能将其平定。可以说,三方之所以举棋不定,八成原因在于河上没出结果。

    “您若出手,他们两个一定知道。”女子说道。

    “我尽量不出手。”

    “再等等看吧。他们若不越界,我不能先动我们有孤山,随时可以离开。”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走。”老妇决心把问题说开,恳切的声音道:“安逸的日子过久了,骨头会变软;地面待久了,胆气也被地气吞掉。现在这样子,他们敢不敢走还不一定。你当初来这里,不也是想要摆脱麻烦,求得安定。”

    “不一样。”女子轻轻摇头,叹息着将心底的想法也说出来:“我来是为了积攒力量,攒够了就走。这年这场仗不打的话,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呵,老本都赔进去不少。”

    半声苦笑,女子扭过头、露出一张饱经风霜、风华反倒更加饱满的脸,银色长如丝绸般光润,眉下宝蓝色的双瞳射出幽怨的光,让人抑制不住地升腾两股**。

    一种想要靠近去安慰,给她最最温柔的呵护与保护,一种却是暴戾蹂躏,不带半点怜惜的肉搏与撞击。

    还有她的年龄,乍一看不过二十出头,仔细分辨会现额头眼角的岁月痕迹,又像三四十岁的妇人,其眉眼仿佛含苞待放但却多年不绽放的花,积累的无尽春色让人抑制不住想要爱抚、又恨不得揉碎掉、混合着糖水吞到肚子里。比较一下,艾薇儿的风情都要逊色不少,那种经由最凶险地带磨砺出来的天然诱惑,当真不是人尤其男人所能抗拒。

    幸好,她面前站着的是女人,而且是个老妇。

    女子幽幽问道:“婆婆,如果这次我们离开,能有多少人愿意跟着?”

    这个问题令老妇很难回答,于情于理,她知道不该挫伤女子信心,踌躇半响才说道:“不会比当年来的时候差。”

    “就是说,这么多年全都白费。”女子神情微黯,转过身去说道:“那么您觉得,我还能不能东山再起?能不能做到我想做的呢?”

    “这个”

    老妇实在没办法回答,因就女子所问的而言,任何回应都是胡说八道。

    “爷爷一定对我很失望。”女子忽然说道。

    讲出这句话,女子身上的气息骤然改变,就像荧幕上的吸血鬼变身,前一刻风情万种,浑身上下每个部位都在释放诱惑,下一秒所有与温柔有关的全部消失,只余下凶猛,怨毒,仇恨,暴虐等一切女人不该有的东西。

    唉!

    听到这句话,老妇轻叹着躬身离开,似乎之前所问的都有了答案。

    女子似乎知道老妇会走,没有回头,声音追随其身影进入黑暗之中。

    “西区那边可以等,另外两个地方等不得,婆婆关照下。”

    “放心。”

    回应飘渺,似乎到了天外。女子听后欣慰地笑着,暗想既有孤山又有婆婆,自己在退路上比另外两家更具有优势

    孤山距索沃尔约三百里,因其有时喷吐火焰,被土著人当成火山。事实上,历史上孤山的确是火山,周围寸草不生,随处可见喷遗迹,还有从岩浆凝结而成岩石。

    草都不长的地方自然没有人,但也不是全无好处,比如当下,别处都在担忧凛冬难熬,这里依旧温暖如春,身体好的甚至可以只穿单衣。

    距离孤山最近的村庄约五十里,十几户人家艰难度日。忽然间,他们被迷雾中钻出的一台台钢铁巨兽所吓倒,险些把他们当成由地底钻出来的恶魔。

    幸好巨兽里面装的还是人,当先跳下一名微胖青年,胡子拉碴看着极为狼狈,闪烁的眼睛却格外明亮。

    “快到了,全体休息。”

    “注意警戒,不要暴露行踪。”

    “报告,林杰、安德烈他们还没到。”

    “没到?没到最好。”

    士兵们开始调整状态,为即将进行的大战准备。韩林儿活动僵硬的手脚,手搭凉棚,殷切目光好似望夫石,深情的目光朝那片被云雾遮挡的荒野眺望。

    “地下射场?啧啧,瞧不出来,星盗竟然有这手笔。”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