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八月飞鹰

792.掳人

    顾鸿和公孙武等人离去,林汉华和穆军看了下方景清洲海域一眼,便也准备离开。??

    庄朝晖虽然遁走,但南方炎天境还有顶尖强者在附近,和庄朝晖碰头后,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林汉华二人需要着手应对,而身怀凤凰骨的唐永昊,则要尽快送往金庭山才比较妥当。

    他们邀请燕赵歌父子一同前往金庭山。

    考虑到大玄王朝和光明宗现在都难以作乱,皇笳海的局势终于比较乐观,燕赵歌也有心前往金庭山,见一见目前东南阳天境的主宰者,东南至尊。

    毕竟自家广乘山,接下来要谋划在界上界立足,开枝散叶。

    至于说庄朝晖和南方炎天境的问题,更多是林汉华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

    辞别林汉华和穆军,燕赵歌一行人便也离开景清洲海域,经由漠山洲,前往灵贤洲。

    走在路上,众人一齐待在群龙殿中,燕赵歌看向封云笙。

    终于得偿所愿,赢得太阴冠冕,虽然已不再是执念,但封云笙终归了结一桩心事。

    不过,她此刻神情并不见轻松。

    庄朝晖出人意料带走孟婉,让封云笙担心不已。

    感受到燕赵歌的目光,封云笙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我没事。”

    自己虽然跟孟婉感情甚笃,但庄朝晖到得晚,能看见的景象应该只有她和孟婉争夺太阴冠冕,生死相搏的模样。

    庄朝晖就算想要掳人报复燕赵歌,也该是想办法掳她封云笙,而不是孟婉。

    且不说自己同孟婉之间因为大日圣宗被广乘山所灭,情感纠结复杂,就算是如往日一般亲密,那也是自己同孟婉的交情。

    说到底,燕赵歌和孟婉没多少私谊可言。

    庄朝晖如果是因为同燕赵歌的冲突而掳走孟婉,充其量是试图从孟婉口中得到更多有关燕赵歌的消息。

    但从南方炎天境过来的庄朝晖,多半不知道孟婉的详细情况,不清楚她跟燕赵歌同样来自八极大世界。

    所以,这一切都说不通。

    唯一的解释是,他带走孟婉,是因为孟婉本人的缘故,其实同燕赵歌和她封云笙无关。

    最初的焦虑之后,封云笙已经冷静下来,渐渐思考清楚其中关隘。

    应该不是因为太阴之体,毕竟太阴冠冕已经不在孟婉手上。

    所以,该是其他原因。

    只是,封云笙不知道,孟婉被庄朝晖带走后,是否会遭到不幸的待遇。

    虽然不至于像唐永昊一样被炼化取骨,却也难以预料。

    这让封云笙很难不担心。

    因为她思来想去,都想不到庄朝晖为什么要带走孟婉。

    孟婉来到界上界后,一直被光明宗安排隐居日月峰,从不外出,连光明宗自家弟子很多都不曾见过。

    今日见面之前,庄朝晖恐怕都不知道孟婉这个人的存在。

    燕赵歌视线看过来,封云笙想了想,还是没提这茬。

    对于唐永昊和孟婉,燕赵歌确实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相反,他很欣赏这两人。

    但这一切有个前提条件,因为他们本人不曾真正与广乘山为敌。

    包括孟婉昔年在八极大世界执掌太阴冠冕,虽然影响局势,形成威慑,但终究没有真正带太阴冠冕同广乘武者血战。

    所以不管是出于相助金庭山也好,给庄朝晖等人添堵也罢,燕赵歌不介意救下唐永昊,更帮他入金庭山。

    孟婉输了太阴冠冕,燕赵歌也不会为难她性命。

    甚至封云笙在一旁说情的话,燕赵歌还会考虑送她回八极大世界,同她师父团聚。

    但是,如果唐永昊和孟婉为了大日圣宗,要和广乘山为敌的话,燕赵歌表示理解他们的立场,可自己下手同样不会客气。

    惜才这种事情,燕赵歌时不时也会做,但从来不用在敌人身上。

    封云笙很担心孟婉,但也知道,想从南方至尊手底下要人,难度有多大。

    就像唐永昊入了金庭山,庄朝晖想要人,也难如登天一样。

    要封云笙自己为了孟婉去拼命,封云笙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但要燕赵歌为了孟婉去拼命,那就有些无稽了。

    就算去,也是为了封云笙。

    除非有别的特殊原因,但至少目前,燕赵歌和封云笙看不到特殊原因。

    封云笙心中叹息一声。

    她当然可以自己去,但如果她遇险,和逼着燕赵歌一起去,有什么分别?

    为了自己的小姐妹,将燕赵歌卷入本来可能回避的危险中,孟婉比燕赵歌更重要吗?

    燕赵歌坏了庄朝晖谋取凤凰骨的好事,杀了南方至尊弟子李进,南方至尊一脉传人恨他入骨,巴不得他自己送上门去南方炎天境。

    所以当燕赵歌问起时,封云笙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但孟婉这一去,可能遭逢的不幸,封云笙只要稍作设想,都感觉寝食难安。

    太阴之试后,封云笙对自己的修练不曾放松。

    但此刻,她再次感受到焦灼与无力。

    只有不停追逐太阴冠冕时才有的那种迫切和渴望,再次于她心头升起,让她强烈渴求自己能强一点,更强一点。

    如果自身足够强大,那不用牵连任何人,自己就能尝试救回小婉了。

    燕赵歌看着封云笙,微微一笑:“在担心孟婉?”

    既然燕赵歌已经挑明,封云笙便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不知道那庄朝晖,到底为什么带走她。”

    燕赵歌笑道:“我以为我已经成功在你心目中建立无所不能的印象。”

    封云笙叹息一声:“庄朝晖巴不得你送上门去,凤仪山梧桐坡强者如云,南方至尊更非等闲,而事情,其实与你无关。”

    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你这样让我很受伤啊,你该知道,男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多多依靠自己一点,这样才能满足自尊,平时越坚强,真正柔弱的时候才更动人。”

    封云笙又好气又好笑:“你还需要在我这里找自尊?”

    燕赵歌轻笑一声:“你总是不同的。”

    封云笙心里一软,深吸口气,摇摇头:“你还是不要出手为好。”

    燕赵歌耸耸肩:“看你意思了。”

    封云笙言道:“其实,庄朝晖当时带小婉走,对小婉却没有流露出贪恋又或者憎恨、泄愤的意思,感觉他当时虽然愤怒于凤凰骨之事,但并不针对小婉,似乎没有恶意,小婉这一去,不一定就有危险。”

    “可是,我想不明白,他掳走小婉到底为了什么,所以才始终放心不下。”

    燕赵歌手指轻轻搓揉自己的太阳穴,思索片刻后问道:“在八极大世界的时候,没听说过孟婉的家世,你入大日圣宗在她之前,知道她家里情况吗?”(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