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纨绔邪皇 开荒

第615章 龙在田反

    “莫非襄国公,感觉有什么不妥?”

    嬴冲笑着与王籍对视,二人的视线,就仿佛是要迸出火花。

    镇国公许剑通乃军中宿将,战功彪炳。守卫襄阳八年,都未出过任何差错。

    而王家自从前任襄国公逝世之后,就无时无刻不想夺回襄阳节度使这一要职。

    然而嬴冲如今,虽是需要襄阳王氏的支持,可在这一事上,却毫无半点妥协退让之意。

    他没可能让天圣帝十年来打压削弱王氏的成果,一朝付诸流水。

    王籍的的目光,亦如鹰视狼顾:“镇国公他已年近九十,你可真忍心!”

    “岂不闻‘老当益壮’之语?”

    嬴冲不以为然:“以孤看来,镇国公还可为国再战二十年无妨。莫非襄国公,还能有什么人选,可与镇国公比较?”

    王籍一声轻哼,再未言语。时机不对,他还没有与嬴冲翻脸的打算,更知眼前这家伙,比之天圣帝还要更难糊弄。

    所以一开始,他就不报任何希望,方才只是姑且一试而已。如今失败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弹压了这位,嬴冲随即又看叶元朗,对于这位岳祖父,他也一样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巴蜀一带,朝中已无兵可调。不过我查过枢密院过往文书,发现昔年早有预案,在危急之时,可将凤翔军与怒山军,各扩编一师,增加到八万四千人。不知双河郡那边,可能提供足够兵员?”

    叶元朗闻言微有不满,不过仔细思量之后,还是微微颔首。双河那边有险可峙,增兵四万已勉强够用。

    “再就是函谷关,在孤扫平雍秦匪患之前,需得”

    嬴冲正说到此处,却见门外有一御卫通禀,道是职方司之人求见,有紧急军情上禀。

    嬴冲微微蹙眉,虽不悦这次枢密院议事被人打扰,却还是选择传见。

    而仅仅须臾之后,就有一文员,从大门处匆匆行入了进来,跪在了堂中。

    “枢密使,武安王殿下,贺州节度使龙在田,已在昨日午时率一众亲信部属私离辖地,不知去向。另有传雍秦诸地世家,正在暗中联络,准备以隆国公为首,起兵勤王。”

    此言道出,在场之人,都以怪异的目光,看向了嬴冲。

    贺州节度使龙在田亦为当世名将,名将榜中位列二十二。自六年前调任贺州之后,一直都是大秦抵御西域诸国的中坚支柱。

    而雍秦二州,更是大秦最精华的一片国土。人口近亿,良田数千万顷,任何一州的实力,都胜过宛州一倍有余。

    一旦龙在田举旗,轻轻松松,就可召集到一百二十万以上的大军。且如有裴家配合,二百万军都是轻轻松松,

    谁都没想到,就在嬴冲已初步掌控朝局之际,那位隆国公竟会毫不犹豫的掀起叛旗。

    王籍倒还好,这位面上虽似是看笑话般的神情,可目中更多的却是好奇与担忧,想要看看这位师弟,准备如何应对。

    这位一旦未能在短时间内,将这场隆国公掀起的变乱压制,那么大秦的国势,就有崩盘的可能。这是他绝不愿见到的

    而此时堂下的那些枢密院属官,却都是神情幸灾乐祸,其中几位,更毫不掩饰他们眼中的哂笑与兴奋之情。

    而嬴冲则是面无表情,似毫不觉意外。他又怎会忘记,那位父亲的旧日上司,当朝隆国公,贺州节度使龙,也是雍秦世家中的一员?

    他随后又斜目看了陆正恩一眼,心知今日这一出,必是这位荣国公,对昨日朝会时的回应。

    兵部职方司禀报的军情,稍后绣衣卫也会向他通禀,且会更详细。没必要定需在这诸多枢密院官员汇聚之时,闹到满堂皆知不可。

    那龙在田之所以如此果决,只怕也定是得了朝中某些人的承诺与煽动。

    有意思,这是想要看他嬴冲的手段器量么?可他这时候,又怎会让天圣帝失望?

    即便是那位隆国公,自己也定会在战场上,胜给你们看看!

    暗暗冷哂,嬴冲收起了手中的长鞭;“今日之议,到此为止!”

    雍秦二州起兵乃是内战,他没可能指望在场这些枢密院官僚,能够全力助他平叛。至于襄国公王籍等人,这几位不掀反旗,就已是很不错了。他要想这几位帮忙的话,也不是不行,可却都需拿出足够代价才可。

    故而此时,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咸阳内外的禁军,还有自己在北方的部众。

    ※※※※

    当嬴冲回到御安门的城楼时,发现这里依然是井井有条,严整有序,并未因雍秦二州的乱起,而有丝毫的惊慌慌乱。

    而郭嘉谢安等几位谋士,还有禁军的一众将领,以及众多参谋等等,都围绕在那舆图边上。

    嬴冲到来之后,正欲开口主持军议,就又听郭嘉笑道:“王上可知?两日前稷下学宫,重新排定了榜单。因赵国名将李蝎战死于卫国之故,隆国公在名将榜中提升一位,位列二十一,而殿下则名列二十四。”

    嬴冲眉头一挑,就又一笑。也就是说这一战,是名将榜第二十一位,与二十四位的对决。

    大约也是因隆国公高据于他之上的排名,才给了雍秦那些世族举旗抵抗的勇气。

    “除此之外,我武安王府在稷下诸榜中收获丰富。如今在世家榜中已排名二十五;虞仙子入列‘真仙榜’,排位四十六;月儿姑娘进入了‘权天榜’,排位第四十四。此外殿下,还是‘英杰榜’的第七位,第一位则是项羽。”

    对稷下学宫的榜单,嬴冲素来都不怎么在意,此时也只是姑且听之,心想这排位倒还算公允。

    安国嬴氏,看似是已掌控大秦,可其实底蕴还是不足。别看他现在府中,有三位伪开国存在。可权天一境后续发力,而道兵方面,也仅只一支‘铁龙骑’。

    且稷下学宫排定榜单的时间,既然是两日之前。那也就说明秦境之内的这番变故,稷下学宫并未计算入内。所以虞云仙与嬴月儿排名较低,并不出奇。

    “本王居然被列在项羽等人之下?”

    当听到最后一句时,嬴冲才觉讶然,而后失笑摇头。心知那稷下学宫,多半是认为他嬴冲的潜力,远不如那位武道强横,军略也同样横扫同代的楚国英杰。

    “总之那英杰榜,确是这么排定的。”

    郭嘉神情古怪:“想必此时那项羽与冉闵等人,会觉非常难受。”

    众人闻言,亦不禁失笑。稷下学宫的榜单排定之后,往往需二年时间,再做更易。

    换成他们是项羽及冉闵等人,只怕也会感觉异常的羞耻。稷下学宫这一次,也是丢脸丢大了。

    PS:最近听很多书友反应纨绔邪皇这书名太LOW,虽然我本人感觉良好,但这时候还是听听大家的意见吧。

    不过更好的书名实在想不出来,拜托大家帮我想想。现在书评区不太方便,大家有什么意见的话,请加开荒微信公众号‘作者开荒’,最后也会是看这里的投票结果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