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寻情仙使 陈风笑

第五百六十章 无独有偶

    丁相实和杨真君是何时结怨的,已经不可考了,要说两人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那是没有,不过两人还是真人的时候,就相互看着不顺眼。

    大抵还是隐世家族和四大宫之间,相互有点成见。

    两人也出手较量过,有输有赢,不过每次丁相实都会表示,我没有出全力,若是生死之战,今天肯定会赢或者是“今天你就死定了”。

    而杨真君总是不屑地一笑,“你丁家那点家底,还是不要卖弄了,跟我四大宫比家底?”

    这话虽然不好听,丁相实还没办法反驳,四大宫是得了仙界的道统,奉命组建道宫,哪个隐世家族敢跟四大宫比家底?

    反正两名真君一直就不怎么对付。

    今天杨真君出手维护中土国修者,里面有丁家的子弟,然后又跟相实真君寒暄了一下,这态度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丁相实这才显出身来,跟对方打个招呼,也算是有来有往的礼节。

    哪曾想杨真君找个借口,散去了空中幻化出的法身,直接遁走了。

    丁相实就觉得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了,大家同为真君,我能现身,你白虎庙就吊成这样?

    恼怒之下,他就出口刺了杨真君一句。

    真君之间的小口角,其他人是不便插嘴的,不过非常不幸的是,白虎庙三庙祝何苦在场。

    何庙祝是出了名的暴躁脾气,也将自己视为“享受真君待遇”,闻言就出声发话,“相实真君,我白虎庙忝为地主,有义务保证其他道友的安全。”

    丁相实不屑地看他一眼,眼神中明显地流露出“凭你也配跟我说话?”的意思,“我们刚才战斗的时候,你好像没有出手吧?”

    连出手机会都没逮到的小家伙,也不知道得瑟个什么。

    “我是没出手,”何苦也恼了,索性大喇喇地发话,“但是我也不太理解,相实真君为何不先护住中土修者,反而直接攻击邪教真君?要不是有玄女宫栗化主……”

    丁相实的表情,越发地古怪了,“你是在质问我吗?”

    “不敢,”何真人恭恭敬敬地一拱手,“还请真君大人为我解惑。”

    丁相实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一摆手,“问你家杨真君去,你又不姓丁!”

    何苦的脸,顿时就涨得通红,合着还是说我资格不够!

    “好了,”丁青莲出声发话了,他跟何苦相处得还算可以,少不得和一和稀泥,“你也知道,我公孙家一向擅长抓住战机……其实你白虎庙也一样,不在意自身的损失。”

    这个回答是正解,面对真君的偷袭,还肯定是一击即走的这种,保护弱者基本上没什么意义,反倒可能令自己陷入更深的被动。

    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以杀止杀,而且,邪教真君难得现身中土国,抓住战机利用主场之利重创对方,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至于说因此会造成诸多低阶修者的死伤,那是顾不上考虑了。

    这就相当于两个战力相当的对手战斗,猛地发现对方露出了破绽,哪怕是以伤换伤,也要重创对方一样。

    陇右丁家战斗,一向是这么铁血,事实上白虎庙在战斗中,比丁家还要铁血。

    只不过这次有其他宫的道友在场,白虎庙身为地主,不得不先行回护。

    呼延书生长笑一声,“其实两名真君还是很相信玄女宫的战力的。”

    这话说得漂亮,化解了紧张气氛不说,还捧了一捧玄女宫。

    “你倒是会说话,”丁相实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除了玄女宫的化主,在场真人的战力,当属你最高了吧?”

    他这话,又有恶心何苦的意思,不过转念一想,我堂堂真君,何必跟这些小家伙叫真?

    他原本就想离开的,可是白虎庙那厮走得干脆,他现身之后,巴拉巴拉说几句,然后才离开,岂不是……坐实了自己不如那厮?

    真君是应该高高在上,端着架子的,意识到自己有点失策,丁相实心里泛起些许纠结。

    不过,真君就不能亲民了吗?我看倒也未必。

    相实真君想起自己尚未证真之前,对那些端着架子的真君,除了有点敬畏,也有点小小的不服气凭啥你是真君就可以不理人呢?

    说白了,中二的岁月,每个人都曾经历过,而某些曾经的天才,现在的真君,中二的时间比别人还要长很多。

    相实真君决定,暂时不走了,今天我就是要体现出真君和蔼可亲的一面。

    反正他是真君,他最大了,有资格任性。

    不过,他的任性没有用到何苦身上,反倒是对白虎庙战堂的首座杭真人比较客气。

    然后他又夸奖玄女宫的经主这是自家人来的,以及化主栗娘。

    事实上,他对栗化主的评价真不低,以至于当着丁经主的面,他就指出你已经到了最后的积累阶段,十年之内,证真有望。

    真君的眼力,谁又敢不信?

    相实真君对呼延书生的评价也很高,这不仅仅是他发现了此人的修为,更是因为他认出了那个绯红的小碗此人能随身携带此宝,这不稀奇,稀奇的是,役使此宝的时候很轻松。

    公孙未明被当做普通的准证来对待了,他心里十分地不甘心可惜三长老不在,否则倒是要看看这相实真君如何评价。

    然而下一刻,他就得到了三长老的消息:公孙不器在月氏郡,也受到了邪教真君的袭击。

    事情发生在月氏郡火烧原,北极宫正在处理拓跋家族的手尾,拓跋家是这次行动里,处理过程最长的,北极宫弟子全在那里,还有西疆四族的一些人。

    邪教真君猛地发起了偷袭,不过北极宫弟子在那里待得够久,也没什么突发事件打断节奏,在这种秩序井然的情况下,邪教真君发起攻击,也不能造成多大的后果。

    更悲催的是,他遇到了北极宫的三宫主,这可是经历过卫国战争的老牌真君。

    三宫主的战力一般,但是修为在那里摆着,又跟真神教真枪实弹地战斗过,邪教真君还没有出手,就被她发现了,直接开口喝破了行藏。

    然后她就主动发起了攻击,而北极宫的弟子们训练有素,瞬间就结成了战阵接应。

    邪教真君见到事不谐,仓促之间遁走,却吃了三宫主重重一击,以及……公孙不器的一记天机枝。

    天机枝上的探查之意,并没有瞒过邪教的真君,但是正因为他发现了这个东西,所以就要忙不迭地驱除否则的话,跑都跑不利索。

    他驱逐出这道意念,用了还不到半息的时间,但是就这半息的时间,他又吃了两记准证的攻击,分别是堂主院的邢堂主、副堂主兼十方堂堂主的高真人。

    这位真君受的伤,一点都不比慕容神起轻,尤其是三宫主的一击,有万载幽水的寒意,直接渗入了对方体内,起码十年之内,这位是不合适再激烈动手了。

    公孙未明接到这个消息,也是与有荣焉,悄声跟李永生嘀咕,“三长老不愧是我家的第一人,若是有定靖拂尘在手,他绝对留得下那个新月真君。”

    李永生微微一笑,“待三长老证真之后,不用定靖拂尘,照样留得下那个真君。”

    “那是,”公孙未明点点头,“再等我证真了,我兄弟俩联手,什么样的真君也敢斗一斗,不让丁家专美于前。”

    “未明真人志向很高嘛,”一个声音在他背后爽朗地笑着。

    公孙未明是胆大包天之辈,但是听到这笑声,也忍不住一呲牙,转过身来,冲着来人恭恭敬敬地作个揖,“见过真君,我所说的,只是公孙家祖训,并无不敬之意。”

    丁相实很随意地一摆手,他今天是执意要将好好先生做到底了,所以很和蔼地发话,“不用拘束,我不会介意,我丁家也有类似的族训,以后丁家和公孙家,还要多走动。”

    公孙未明马上就受宠若惊了。

    不过,不待他有所表示,丁相实就看向了李永生,“小家伙你的阵盘很不错嘛,方便让我看看吗?”

    刚才李永生使出传送,动静很小,但是真君眼里,是不揉沙子的。

    慕容神起搞不清楚是谁干的,那是因为他面对了太多的人围攻,眼花缭乱了,而且也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分辨。

    丁相实在初开始,也没有注意到李永生,但是他注意到了,那时有空间道意的波动。

    待到将慕容神起打跑,他就回过味来了尼玛,这是有人把真君传送了一下啊。

    是谁干的呢?他扫一眼场中各人的位置,又打问一下李永生那一块各人的来历,很轻松地就锁定了李永生。

    能随身携带的传送阵盘,还是能传送对手的阵盘……真的是好东西啊!

    搁在丁家,也足以归入“镇族之宝”的类别里了。

    但是这个场面,他不能生出邪心最起码是不能露出觊觎之色,在场的修者太多,也太杂了,丁家还要得脸呢。

    李永生的阵盘固然神奇,公孙家那柄拂尘就差了?呼延家那个绯红的小碗……丁相实还知道怎么用呢。

    这几样宝物能抢来吗?不能!

    (十二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