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颓废龙

第四十章 罗生寺

    敲门声落下。

    “进来!”

    房间中传来了秦然的回答。

    克娜推门而入,即使她做了诸多的准备,在面对那若有若无的香气时,依旧是难以克制。

    她看了一眼冰盒中的【人鱼之肉】,马上就扭过了头。

    这样的举动,让秦然一挑眉。

    他原本以为眼前的半妖是因为【人鱼之肉】来的,但是对方的模样显然是因为其它的事情。

    这让秦然心底有了一丝好奇。

    他是很直接的以‘威胁生命’的话语,让对方暂时服从他的。

    很自然的,这样的服从注定了不会长久。

    那么,会用什么样的话语或者实际行动来说服他?

    秦然期待着。

    因为,他知道对方一定会言之有物。

    对于眼前的半妖,秦然可是记忆深刻。

    对方或许实力一般,但绝对算得上是狡猾。

    那种完美利用自己年纪、性别,乃至性格优势的方式,一般人可做不到,尤其是在血脉的影响下,那种大部分都会因为小事而愤怒的性格,想要做到这一步,有多么的不容易,秦然是心知肚明的。

    在秦然的注视下,克娜张嘴说道。

    “我们需要离开这里!”

    “是我和陈!”

    顿了顿,她又强调着。

    “哦。”

    秦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等待着对方的后续。

    “陈的父母来自罗生寺,我们每天都会定时通知,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传出任何的消息,陈的父母一定会很焦急的!”

    克娜缓缓的说道。

    “罗生寺?”

    秦然一眯眼。

    这个称呼,他并不陌生。

    在昨夜的阅读中,哪怕是那种特殊的阅读方式,罗生寺这个词汇也出现了不止一次。

    其频率几乎是比葬仪社还要高处一分。

    仅有少数几个能够与之相比。

    而根据书籍上的记载,包括罗生寺在内的几个‘民间组织’一直都是在葬仪社出现前的猎魔主力军。

    哪怕是葬仪社的出现,也丝毫没有动摇罗生寺的地位,甚至让罗生寺的地位更加的高了。

    因为,葬仪社的创办者之一,就是来自罗生寺。

    对于这样的组织,秦然从不敢小觑。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呆呆的陈竟然会和这样的组织有牵扯。

    “传承……罗生寺?”

    “难道?”

    秦然眯起的双眼中精光闪烁。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圣堂之力’。

    当然,这并不代表秦然会马上相信对方的话语。

    “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这样的谎言几乎会被一下子戳穿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罗生寺打电话,证明陈的身份!”

    克娜看着秦然的模样,半妖敏锐的直觉让她感受到了秦然的不信任,马上连连说道。

    而秦然却是笑了。

    “所以呢?”

    他这样的问道。

    然后,不等克娜开口,就继续的说道:“你希望我放你们离开,又或者是让你打电话证实?”

    “哪怕其中出现了一些‘误会’,可你们也早就远走高飞或者求援到救兵,对吗?”

    克娜一滞。

    “我没有骗你!”

    她强调着。

    “这个我无法确定,所以,我选择更加让我信赖的方式!”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左手。

    【梅斯丽之戒】上光芒闪烁。

    半妖全身一抖。

    那种无与伦比的恐怖感再一次的笼罩在她的心灵上。

    “我没有骗你!”

    “真的没有骗你!”

    惊慌失措的尖叫,连连后退的身形,让秦然暂时停了下来。

    或者更准确点说,在得到了他想要的后,这样的吓唬就不必要了。

    现在不是几天前。

    如果是几天前的话,秦然会很干脆的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傀儡,而现在?

    有着更多事情的秦然,可不希望节外生枝。

    毕竟,对方不是一个人。

    而他身处的地方,也还是别人的地盘。

    就算是完全的服从命令,一些变化也足以引起他人的注意。

    秦然从不会小觑任何人。

    将别人看做是傻瓜的话,最终成为傻瓜的人,一定会是自己。

    “去打电话吧!”

    秦然说道。

    “嗯?”

    惶恐后退到墙边,紧贴着房门的半妖一怔。

    “去打电话,告诉陈在罗生寺的父母,或者你自认为的救兵,告知他们你们遇到的一切,和这里发生的一切。”

    秦然缓缓的说道。

    半妖惊疑不定的神情中马上出现了一丝狐疑。

    不过,她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知道自己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

    半妖转身就向外走去。

    房门又一次的关上了,房间中只留下了思考着的秦然。

    他静静的坐在一堆书中,完善着自己的计划。

    自始至终,他就不介意更多的人、势力卷入到眼前的局势中。

    只要有着足够的收益就行。

    当然了,【特殊事件】也是需要完成的。

    秦然又一次翻阅着书籍,他寻找着和地震有关的妖魔。

    同时一张炎城的地图铺开在他面前,他用红色的笔开始画线。

    一条细长、笔直的红线出现在了地图上。

    那个方向正是他感应到那道可怕气息的方向。

    不过,秦然却无法确定,那个家伙是否还在这条‘线’上。

    尽管秦然的感知达到了A+的程度,对于自身和半径十几米内的一切都是了如指掌,可一旦超出这个范围,就有些不够看了。

    所以,秦然在感知到那股气息的时候就知道,他是因为和那些龙蛇石怪的交战,才察觉到了对方,并不是对方就在附近。

    至于对方现在在哪?

    秦然却无法肯定了。

    他可无法保证对方会待在原地不动。

    对于想要调查【大地异动】的秦然来说,这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甚至,他只能够按照对方所留下的轨迹来对照这些书籍上记载的一些隐秘事件来查探更多的信息。

    无疑,这是一个笨办法。

    可也是秦然目前唯一能够想到的。

    他确信对方不可能凭空吸收地震所带来的力量,必然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而这样的手段,也不是简单的布置就能够完成的。

    不然的话,对方也不需要‘一闪即逝’了。

    假如对方不在炎城范围内?

    这样的可能不是没有。

    秦然是想过这个可能的,但他并不打算没有尝试就放弃。

    因此,整个上午,外带一个中午,秦然就以地图为条目,开始一一翻阅周围的书籍。

    这样的查探是无趣的、枯燥的,秦然却耐着性子,不放过一丁点内容。

    一直到他在某本书的扉页夹缝内看到了一张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