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颓废龙

第四十八章 提议

    叶之餐馆。

    松石熟门熟路的推门而入,径直的走到了吧台前,坐了下来。

    “今日菜单上的食物,十份。”

    说着,松石就拍了一摞钱在吧台上。

    秦然拿了起来,细细的数了后,放入了钱匣子,向着厨房喊道

    “十份。”

    “好的。”

    含羞草回应着。

    松石听到含羞草的回答,忍不住的嘴角一翘。

    她自从离开后,就一直期待着这个声音的再次出现,现在一听到,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

    尤其是当食物的香味传来时,松石更是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真香!”

    她这样的说道。

    然后,很干脆的开口向秦然问道道。

    “罗叶有女朋友吗?”

    “没有。”

    秦然给予了否定的回答。

    “那有未婚妻吗?”

    “没有。”

    秦然再次给予否定。

    “那你看我怎么样?”

    松石锲而不舍的问道。

    秦然一皱眉,对方的问话,让他感到一阵烦躁,但是,秦然习惯性的掩饰后,径直回答道。

    “不怎么样!”

    “什么不怎么样?”

    “我长得不够好看?”

    “还是我身材不好?”

    “又或者是我家世不好?”

    松石面对着秦然的回答,宛如炸了毛一样,怒视着秦然。

    秦然坦然的与松石对视,目光早已变得平静如水,只是……不由自主的夹杂着丝丝冷意。

    仅仅是对视了一秒后,松石就不自然的左顾右盼了。

    那目光太可怕了。

    被盯着,就仿佛是能听到亡魂在耳边嘶吼一样。

    不过,松石这位大小姐并不想要就这么‘认输’。

    “你又不是罗叶,你怎么知道。”

    她压低声音低低的说着。

    话语声很低,但又怎么会逃得过秦然的耳朵,那平静、冰冷的目光中陡然涌现了一抹锋锐。

    如刀子般就向松石扎去。

    做为含羞草的好友,他怎么会允许这种明显是为了寻找玩具的渣女靠近含羞草。

    松石真的被这种目光吓住了。

    她不是第一次接触到秦然。

    可她无论如何无法习惯那种尸山血海带来的压迫感。

    这家伙上辈子究竟杀了多少人?

    心底升起的震撼,让松石的头顶再次出现了虚幻的兽耳,身后出现了虚幻的尾巴。

    并不是要战斗。

    而是源自血脉中的保护本能。

    这个时候,厨房的帘子被撩了起来。

    含羞草端着一碗鸡汤鲜虾馄饨走了出来。

    轻轻的将碗放在了吧台上,松石的面前。

    “你拥有的那些都很好。”

    “可我就是不喜欢。”

    含羞草的声音就如同动作一般的轻缓,只是在那浅浅的、温和的笑容中,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度。

    松石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她低下头开始吃馄饨了。

    含羞草扭头看向了秦然。

    顿时,笑容就变成了单纯的笑容。

    秦然的目光也在这一刻变得柔和。

    “我给你端来。”

    含羞草这样的说道。

    秦然的笑容又深了一分。

    李佳佳站在厨房门口,悄悄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看吧!

    这就是厨师的力量!

    只要有一份美味的食物,就能够化解一切!

    这就是我的人生目标!

    越发坚定的李佳佳,马上再次返回了厨房,她要将老师布置的基本功,再做十遍。

    而含羞草则是端着为秦然特制的鸡汤鲜虾馄饨走了出来。

    用之前的那碗鲜虾馄饨不同,这碗在用料上更加的讲究,同时,也更加的用心。

    因此,香味都不同。

    埋头吃着的松石鼻子一动就抬起了头。

    看着秦然碗里的馄饨,再看了看自己碗里的馄饨,眉头紧锁。

    “为什么会区别对待?”

    松石抗议着。

    “我们不一样。”

    秦然说着,就拿起汤勺,先喝了一口汤,仿佛清淡如水的汤汁上,飘着翠绿的小葱和香菜,但一入口,浓郁的鸡汤香味就在味蕾上弥漫开来,没有腥味,只有一种鸡汤的鲜美感。

    “我可是掏了钱的!”

    松石强调着。

    “所以,你才能够坐在这里。”

    秦然回答着,又捞起了一个馄饨,灯光下馄饨的面皮几乎是透明的,隐约透露着泛红的虾仁,咬一口弹性十足的虾肉就在齿间绽放,香甜感瞬间就与鲜美的鸡汤融为了一体,让秦然将整个馄饨吞了下去。

    没有再理会松石,秦然一口一个馄饨,一碗十个的馄饨,他数秒钟就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端起碗,将整碗汤,全部的灌入了肚子里。

    “呼!”

    汤汁全部入肚后,秦然这才略带满足的出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含羞草已经端着第二碗馄饨走了出来,递给了秦然。

    “你们这样是会没有客人的!”

    松石抗议着。

    含羞草满是歉意的看着松石。

    这种歉意就是餐馆老板面对不满的客人时,应有的歉意。

    不过,这样的歉意和对秦然的关心相比,明显不算什么了。

    对于含羞草来说,眼前的餐馆重要,是因为和秦然努力经营的缘故,如果秦然都不高兴了,那要这间餐馆又有什么用?

    主次,含羞草一向分的清楚。

    因此,松石只能是坐在这里,咽着口水,看着秦然狼吞虎咽一连吃了十碗馄饨后,这才迎来了自己的第二碗馄饨。

    早已经饿得不行的松石,这个时候顾不上抗议了,她拿起汤勺就开始吃了起来。

    餐馆内刚刚停下的稀里呼噜声,再次响了起来。

    而且,比之前更加的长久。

    因为,松石又要了十份。

    这一次,松石不需要免一送钱送药了。

    准备充足的松石,在感到快达到极限后,就掏出了一颗秘制的健胃消食丸,扔进了嘴中,顺带着的又拍了一摞钱到吧台上。

    看着秦然细细数钱的模样,松石撇了撇嘴角。

    “贪财的家伙!”

    “如果你不是杀神转世的话,一定会和那些吝啬鬼没有什么两样。”

    松石十分断定的说道。

    秦然没有反驳。

    他贪财,他认了。

    他没偷没抢,靠自己本事挣钱,有什么丢人的?

    默默计算了一下钱匣子中的钱,秦然目光看向了一旁空荡荡的鱼缸,昨天还满满的鱼缸,这个时候除了水外,就空空如也了。

    明明记得里面有龙虾、海螺、鲍鱼、螃蟹、章鱼、海参的啊?

    是他亲手分缸,将各种食物放到了各自的格子里,为什么这么快就没有了?

    他没记得吃了多少啊?

    果然……

    是鱼缸太小了!

    应该将楼梯下方到吧台这边的空间,都改成一个鱼池的。

    而且,如果有了鱼池的话,一些稍大的食物也能够放进去了。

    咚、咚咚!

    松石忍不住的敲了敲吧台面,眼前的家伙在干什么?看着一个空荡荡的鱼缸都会走神!

    难道这个鱼缸比她还吸引人?

    对自己的魅力一直十分有信心的松石,这个时候忍不住的怀疑起来。

    不过,这样的怀疑并没有让她忘记今天来到餐馆的另外一件事。

    “我们结盟吧!”

    松石突然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语,秦然终于扭过了头,面露诧异的看着松石。

    “你这是什么眼神?”

    “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刁蛮任性不讲理,好吃懒做图享受,从不关心正事的大小姐吗?”

    松石质问道。

    “嗯,是的。”

    秦然点了点头。

    “你!”

    “哼!”

    “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松石气愤的从椅子中站了起来,但马上又坐了回去,她抱着肩膀,看着秦然,微微昂着头道:“这次‘冬夜战’不一样,我虽然不认为我一个人会出什么事,但是如果多一个帮手的话,我认为是更合适的,至少,这会让我在寻找那些特殊物品中,事半功倍!”

    “特殊物品?”

    “你知道这次放在‘冬夜战’的东西?”

    秦然问道。

    “当然!”

    “毕竟,其中的一份物品,就是我家出的!”

    “这次会出现在‘冬夜战’中的奖励物品,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各个家贡献出来的,有怪异们,也有猎魔人的。”

    松石解释着。

    “那剩下的呢?”

    秦然继续问道。

    “剩下的都是放牧者筹集的,不过,大部分都是渡钱,真正有用的道具很少,没有太大的价值。”

    松石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轻蔑。

    很显然,在松石眼中,‘钱’就是最没有价值的。

    但是,秦然不同。

    他在听到松石的话后,双眼就微微一眯。

    渡钱对于他来说,可比什么道具珍贵多了,只要足够多的渡钱,让他解封了更多的属性的话。

    什么道具不能入手?

    “你知道这些东西放在哪了吗?”

    秦然询问着最关心的问题。

    立刻,松石就很没有大小姐气质的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事实上,除去那位大人外,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放在那里的哪!”

    “甚至,据我了解到的一些消息,在那位大人将东西放入那里后,也无法确认那些东西会不会还在那里。”

    松石压低了声音道。

    秦然眉头一皱,心底出现了一些猜测。

    “那里是哪里?”

    他问道。

    “我不知道。”

    松石摇了摇头,然后,这位大小姐忍不住的再次问道:“怎么样?我们结盟吧?”

    “我习惯一个人了!”

    秦然回答着。

    “人多力量大!”

    松石强调着。

    “画蛇添足。”

    秦然淡淡的说道。

    “你简直不可理喻!”

    松石仿佛是气急了一样,转身气哼哼的走了。

    秦然注视着对方的背影,一直到对方彻底的消失不见后,这才嘴角一翘,喃喃自语起来。

    “在最亲近的人面前,都伪装着自己,却在我这个近乎谋生人的面前展露着精明?”

    “果然,这种大家族的人,没有一个省油灯。”

    秦然不确定松石向他发出的结盟邀请是真诚的,还是别有所图。

    但对方却足以让秦然记忆犹新且充满警惕。

    秦然可以肯定,不论谁将对方当成一个可以欺骗、唬骗的大小姐,最终倒霉的都是对方。

    而在这次‘冬夜战’中,类似对方的人物,必然不会少。

    甚至,说不定还会隐藏什么更厉害的家伙。

    “越来越有趣了啊!”

    秦然心底默默的想着。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忘记自己此刻最应该做什么。

    为了短暂的离开,做好充分的准备。

    让含羞草的安全无忧。

    ……

    一间废弃工厂的仓库内,三个人围拢在一个简易搭起的火炉前取暖。

    火炉的主体是一个废弃的汽油桶,一根根方木放入其中后,火苗立刻蹿了起来,周围的温度马上开始升高。

    而窜起的火苗更是照亮了周围三个人的面容。

    面容各有不同,但都是苍白、阴沉的。

    其中一个人的脸上还带着一道硕大的刀疤,让人望而生畏。

    “够了。”

    “太亮了。”

    刀疤脸低声说道。

    坐在对方左边的那人,马上拿起了一旁的盖子,一边将火苗压了下去,一边嘴里问道:“我们就这么躲在这里?”

    “能够躲在这里,总比死了好!”

    “或者你想像马兹姆一样,落在松石家族的手里?”

    坐在刀疤脸右边的人冷笑道。

    最先开口的那人抿了抿嘴,最终,不吭气了。

    对于他们这些巫蛊之人来说,带给别人死亡、恐惧,他们是十分乐意的,但是别人给予他们死亡、恐惧的话,却是难以接受的。

    更不用说是生不如死了。

    落在松石家族的手里就是生不如死!

    在座的三人都能够猜到马兹姆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形。

    “你们说‘贤者之石’是真的吗?”

    最先开口的人问道。

    “是真是假,和我们都没有关系!”

    “我们现在就是要等待风头过去!”

    “一旦风头过去了,不仅其他人在艾城的地盘是我们的,就连他们的财产也是我们的。”

    另一个人不在乎的说道。

    “可风头什么时候能过去?”

    最先开口的人一脸煎熬。

    “快了!”

    “这次的‘冬夜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已经得到消息了,这次的‘冬夜战’是与众不同的绝对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到时候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候,我畜养的怨灵,早已经迫不及待了,之前有个家伙告诉我,他在一个餐馆内发现了一个十分特殊的灵魂,到时候,我想要去看看。”

    另一个人信心十足的说着。

    一提到特殊的灵魂,最先开口的人,马上来了兴趣。

    两个人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

    过了半天,两人才发现不对。

    他们三人组中临时的老大刀疤脸太安静了。

    虽然平日里就沉默寡言,但是在面对特殊的灵魂时,对方一向不吝啬发言。

    下意识的,两人看向了刀疤脸。

    只见刀疤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其中一人抬手一推。

    扑通!

    刀疤脸径直摔倒在地。

    两人惊慌的就要站起来,眼前却突然寒芒一闪。

    噗!

    噗!

    一柄尖刀不分先后的掠过了两人的脖颈,鲜血如同喷泉般,直接喷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