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颓废龙

第一百二十章 棋子.掀桌!

    命运如河。

    这是一句形容。

    事实上,也是类似。

    秦然曾借助某位掌管命运神职的女神帮助,稍稍窥视过些许‘命运之河’。

    虽然是管中窥豹,但也足以让秦然印象深刻。

    那种融汇着时间、空间,夹杂着巧合的‘具现物’实在是让人震惊。

    即使秦然一直警惕巧合也是一样。

    你厌恶。

    但不代表不存在。

    不代表不好看。

    就好像是死亡。

    谁都恐惧死亡,但谁又能够逃避死亡?

    就算是苦苦挣扎。

    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例如:那位被囚禁多年的女猎魔人。

    正在思考‘掮客’计划的秦然,被老猎魔人拦住了。

    “蜜饵丝逝去了。”

    埃德森一脸悲呛的告知着秦然这一消息。

    秦然一愣。

    对于‘蜜饵丝’这位女猎魔人,他并不太熟悉。

    但却十分关注。

    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是难得的女猎魔人,还因为对方曾经获得了称号。

    再加上埃德森的关系,秦然对对方一直保留着最初的警惕。

    这样的警惕并没有恶意。

    只是习惯。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警惕自然而然的会减弱。

    就算点燃了神火,拥有了神性。

    但秦然的精力依旧不是无穷无尽的。

    他无法关注一切。

    只能够是挑选重点。

    同样的,这种突兀的死亡,自然是重点之一。

    再次,秦然的警惕被引起了。

    但是面容上,秦然保持着惊讶。

    “怎么会?”

    “之前的状态不是已经平稳了吗?”

    秦然问道。

    “她被救出后,状态就一直不太好,即使是那些宫廷医生也只是保守治疗着,这对蜜饵丝来说,是杯水车薪的。”

    “如果能够再早几年的话……”

    说着,老猎魔人就说不下去了,他低下了头。

    一旁的霍鲁夫走了过来,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她很坚强了。”

    “她很爱笑。”

    “她说笑容能够让人坚强。”

    “把眼泪收起了,你想让她闭不上眼吗?”

    霍鲁夫低声说道。

    然后,这位退休的猎魔人走到了所有猎魔人中间,他环顾四周,拔高了声音。

    “我们需要用葬礼欢送一位挚友。”

    “现在……”

    “大家去准备吧。”

    话语中,退休的老猎魔人忍不住的哽咽了一下。

    然后,他也低垂了下头走了回来。

    “是风大。”

    他倔强的和秦然说道。

    哪怕鼻涕眼泪都混杂到了一起。

    “嗯。”

    “风很大。”

    秦然点了点头,看着在风中流泪的一群猎魔人。

    他身旁的近臣也恰当的表示了哀伤。

    仅仅是恰当。

    因为,死亡对于在宫廷内谋生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平常了。

    不过,这个时候,可是他表现的时候。

    “殿下需要我出面筹备一下吗?”

    近臣示意的看向了自己的殿下。

    “去筹备一切所需。”

    秦然这样说道。

    “是,殿下。”

    近臣一躬身就快步离去,而且,很快的,一些北陆人葬礼上所需的东西就开始陆续出现在了营地中。

    棺材、花环、酒水是基础。

    金银饰品则是富贵人家才有的。

    在询问了埃德森后,近臣没有用这些,猎魔人不需要金银饰品。

    猎魔人需要的是武器。

    一柄银质的匕首足够了。

    忙碌中,秦然走向了老猎魔人问道。

    “我能去看看蜜饵丝阁下吗?”

    “当然。”

    老猎魔人没有拒绝,撩起了帐篷。

    秦然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花卉已经点缀了整个帐篷,蜜饵丝躺在了棺木中,素白的衣服穿着在这位女猎魔人的身上,一张纱巾覆盖在了蜜饵丝的脸上,遮挡住了那干尸一般的面容。

    一支半人高的金属架子,立在棺材前,顶端的烛火,让整个帐篷更加的明亮。

    秦然没有动尸体。

    只是细细的看着。

    从外表上看,对方是真的死了。

    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热量。

    但是……

    对秦然来说,死亡早已经不单单是**上的事了。

    还有灵魂!

    简单的说,灵魂、**同时消亡了,才算是死亡了。

    而一般的灵魂,根本无法逃过秦然的眼睛。

    在【追踪】的视野下,一切都会丝毫毕现。

    而眼前?

    一切正常。

    没有任何的痕迹。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亡者告别仪式。

    唯一不同的就是在此刻的天空中‘战神’‘灾厄女士’神光交织、扭打,时不时响起了雷霆罢了。

    “正是别开生面的告别仪式。”

    “愿您安息。”

    秦然这样说完,就走出了帐篷。

    这个时候,上位邪灵已经出现在帐篷外了。

    以西蒙主教身份出现的上位邪灵与秦然相互点头后,就走了进去。

    身为营地名义上的负责人,它是必须要出面的。

    片刻后,上位邪灵走了出来。

    “科林殿下,有些事情我需要询问您,您有时间吗?”

    上位邪灵问道。

    “当然。”

    “去我的帐篷。”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十分正常的对话,没有谁会起疑。

    特别是在视线都被那位‘蜜饵丝’吸引后。

    帐篷中。

    “boss是不是太巧了?”

    “波尔刚离开,她就死了?”

    “她一定有问题。”

    “而且,她也是……女人!”

    一进帐篷,在恶犬、警卫的守护下,上位邪灵放心大胆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特别是在‘女人’一词上,上位邪灵加重了声音。

    “是啊。”

    “这么巧合的事情,是谁都会关注【.】的。”

    “更巧的是,这一切都是在我们发现了‘掮客’那混蛋真正的目的后。”

    秦然点了点头。

    上位邪灵不是傻瓜,微微一愣后,就反应了过来。

    “你是说她也是被利用了?”

    “用她的死来吸引我们的视线,然后,那个女人去做真正想要完成的事情?”

    上位邪灵自语道。

    “不。”

    “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仅要这么做。”

    “我还要调动周围能够调动的力量来对付我。”

    “就如同我们之前所做的一样。”

    秦然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她想要拆穿我们?”

    “不可能的!”

    “她只能依靠猎魔人,而现在猎魔人和我们是一起的,除非……”

    说着说着,上位邪灵就想到了什么。

    “除非我们动了她的‘尸体’。”

    “这会让猎魔人们猜忌,让她利用猎魔人反咬我们一口。”

    “但如果我们不动她的‘尸体’,又会放任她寻找机会,迅速的强大起来。”

    秦然说着深吸了口气。

    “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啊!”

    “所以,她又给出了我们一条路:斩杀‘战神’!”

    “斩杀‘战神’?”

    上位邪灵一愣。

    “是啊!”

    “她一直在营地,虽然我做出了一些布置,但是我相信她能够感应到我现在的变化。”

    “波尔的离去,不是触动她‘死亡’的条件。”

    “我拥有了‘神性’才是。”

    “她无法放任我继续强大下去。”

    “所以,她要逼迫我做出选择,是‘掀翻’我自己的布局和她冒险一战,还是去斩杀衰弱的‘战神’获得更多的神性后,十拿九稳的和她一战。”

    秦然点了点头,身躯缓缓的坐到了沙发中。

    他微微调整,让自己以一个更舒服的姿态坐直了身躯。

    接着,嘴角一翘,继续说道。

    “而‘掮客’那个混蛋一定预料到了这样的局面,所以,才会把我‘引’入到了这个副本世界!”

    “之前我和含羞草遇袭而进入的副本世界就是进入到这里的‘桥梁’,为了能够确保我百分之百进入这里,他还把‘波尔’当做‘饵’一般的放在这里做为一个‘定标’。”

    “而且,那家伙还给我留下了相当多的提示,让我尽可能的做好准备。”

    “真是个混蛋啊!”

    秦然叹息着。

    他终于知道了‘掮客’真正的目的。

    并不算晚。

    在他开始拥有神性时,秦然就已经有了相应的猜测。

    很简单。

    在‘暴食’转化能量的时候,秦然忍不住的发散思维。

    ‘掮客’会不会预料到这样一幕。

    答案是:会的。

    ‘掮客’或许无法准确的预料整个过程。

    但是,结果却是不变的。

    那就是他一定会在这里获得‘神性’!

    这个副本的局面和他力求最大收益的做法,注定了他会这么做。

    那么问题出现了!

    ‘掮客’会是一个‘资敌’的人吗?

    不会!

    答案同样肯定。

    那在什么情况下,‘掮客’才会这么做?

    自然是面对一个更加恐怖的敌人。

    而在秦然认知的范畴中,除去‘魔女’外,根本没有其他人会被‘掮客’如临大敌的对待。

    同样的,‘掮客’也早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提示。

    波尔!

    一个和‘魔女’息息相关的人。

    不仅是带有‘魔女印记’,还是曾经的守护者。

    最重要的是,波尔曾经‘消失’过。

    秦然用的是‘消失’这个词。

    波尔用的是‘沉睡’。

    两者是不同的。

    波尔没有说谎。

    沉睡,就是波尔认为的状态。

    但是,真正的事实会是什么?

    波尔并不知道。

    其他人也不知道。

    除了秦然。

    在了解到‘魔女印记’相互间能够依靠击杀,获取对方的些许属性力量时,秦然就在猜测如果是魔女击杀了拥有‘魔女印记’的人,那会是什么模样。

    获取更多?

    还是获取所有?

    当然了,联想‘魔女印记’出现时的诡异画面,秦然肯定魔女击杀拥有‘魔女印记’的人时,必然有着苛刻的条件。

    但,有一点不变!

    那就是死亡!

    因为,普通拥有‘魔女印记’者相互都是经历了厮杀才能够获取对方的些许属性力量。

    再条件变得更为苛刻下。

    死亡就是基础。

    更多的条件,还会出现。

    所以,波尔是死了的!

    也就是说,当波尔说自己是因为魔女而‘沉睡’,再次苏醒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

    一个被‘掮客’复活的过程。

    当然了,这样的‘复活’并不完整。

    只能够是‘截取其中的一段’。

    或者说,‘掮客’需要‘截取这一段’。

    因为……

    在‘波尔’的这一段时间中有‘魔女’的存在!

    那个曾经消失在巨大城市内的‘魔女’。

    在这个时间段。

    在这个副本世界。

    是真实存在着的。

    秦然不知道‘掮客’使用了什么样的方式,才复活了波尔,又用了什么样的方式‘欺骗’了巨大城市,造成了眼前的局面。

    但对方的目的却是明显无疑了。

    对方希望他击杀‘这个时间段’内的‘魔女’。

    事实上,不用对方希望。

    此刻的他,已经是那位‘魔女’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即使那位‘魔女’在这个时间段内不明白太多也一样。

    因为,他已经掠夺了对方的资源。

    而且,在‘掮客’的故意挑选下,这些是相当关键的资源。

    例如:被他吸收了的【迷雾之主】。

    例如:南方的资源。

    如果他不进入这个副本世界,仅仅是波尔进入的话,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切都会是‘魔女’的。

    呼!

    坐在沙发中,秦然重重的吐了口浊气。

    “boss,我们应该怎么做?”

    “如果要去斩杀‘战神’的话,我们需要尽快做准备了。”

    “失去了大部分的信众,在那位‘女士’的攻击下,撑不了多久。”

    做为主导布局了一切的上位邪灵实在是舍不得‘掀翻’眼前的局面,很自然的,它在思考该如何斩杀‘战神’了。

    “谁说我要斩杀了?”

    秦然反问道。

    “不是您说……”

    “傻子才会按照敌人的思路来。”

    “可我们左右为难……”

    “那我就不选了!”

    “那您?”

    “我掀桌子!”

    秦然说完,起身向外走去。

    雾气,开始凝聚。

    呼吸间,迷雾将整个艾坦丁堡笼罩其中。

    “离开!”

    “这里不是你们交战的地方!”

    “离开!”

    “这里是我守护之地!”

    夜空下,恍如雷霆一般的怒吼,从浓雾中响起。

    下一刻!

    半空中,一个完全由雾气组成的巨人,毅然而立。

    在巨人的手中,汹涌的火焰冲天而起。

    灼热的气流吹向四面八方。

    刺目的光辉照耀着夜晚的天空。

    艾坦丁堡的人们呆愣的看着那个被火焰照耀着的巨人,不少人下意识的跪倒在地,更不用说是‘迷雾’的信徒了。

    他们早已开始了祷告。

    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三道身影离开了营地。

    他们一个满脸傲然、一个哈欠连天、一个吞咽口水。

    前者直奔战神殿。

    后面一个则是向那隐蔽在小巷的‘灾厄女士’神殿走去。

    最后那个一脸迷糊。

    “食、食堂……不对,是王宫。”

    低声自语中,最后那个收回了迈向食堂的脚步,开始调整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