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至尊主播 兔子来了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三碗不过岗

    一一

    「前面就是那三碗不过岗啊???景阳冈就在前面了!」

    「前方高能!!!」

    「高能泥煤,不就一只老虎吗?」

    「三碗不过岗啊,也不知道好喝不?」

    「一般般,我喝过。」

    「你喝过?」

    「山一东酒业集团历时两年,整合一系列资源,创造“三碗不过岗”品牌,迅速红遍南北市场。」

    「……」

    ……

    林逸、宁可可、林冲、裴宣等人,离开了柴进的庄子后,林逸便令裴宣,率领梁山泊的几十个喽啰,押运着柴进赠送的钱财礼物,率先返回梁山去了。

    柴进柴大官人是个厚道人,又是个大财主,林逸前来“赔罪”带了不少钱财礼物,柴进反馈的却只多不少,同样是用马车来装载的,表示不差钱。

    裴宣领命,带着喽啰们押送财务,前往梁山。

    林逸、宁可可、林冲却与武松一路,走了几日,来到了阳谷县地面。

    对于林逸、宁可可、林冲一路同行,武松也很诧异,不知他们要去往哪里,却也不问,梁山泊大头领自有着非同凡人的打算。

    他哪里知道,林逸跟着他,是要进行景阳冈打虎直播的。

    林冲对此也一头雾水,只有宁可可猜到了一些端倪。

    正值晌午时分,在直播间内观众与粉丝们的热论中,镜头上的一行人来到了一个酒店前。只见那酒店前挑着一面招旗,上头写着五个字道:

    “三碗不过冈!”

    林逸与宁可可作为修行中人,对吃喝并不在意,林冲与武松却有些饿了,当即大家走入酒店,坐了下来。

    林冲叫道:“主人家,上酒肉!”

    只见店主把十二只碗送到了桌子上。

    每人面前,正好三只碗。

    店主给每人斟满一碗酒来。

    武松是个好酒之人,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

    林冲也跟着喝了一碗,赞道:“好酒!”

    林逸与宁可可也跟着喝了一碗,表示没有太大的感觉,这个时代的好酒,放在千百年后,也只是普普通通。

    林逸笑道:“主人家,有饱肚的,买些吃酒。”

    武松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这几天来,一路上他都是吃林逸的,住林逸的,花的都是林逸的盘缠。若非这位林家哥哥,这一路上他只怕要吃苦头了,别说酒肉,能有馒头吃就不错了!

    这令武松对林逸感激不尽,只盼着来日梁山能够招安,他便去投奔林逸哥哥,鞍前马后。

    这也不怪武松如此想,这个时代,对于强人、山贼招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所谓“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便是如此。

    武松不愿带着哥哥武大上山做强人,但若林逸受招安,他便愿意前去投奔,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性命相托。

    “只有熟牛肉。”

    酒家应了一声,北宋到处吃牛肉,又令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议论了一阵。

    林逸笑道:“切七八斤来吃酒。”

    店家去里面切出八斤熟牛肉,用一个大盘子盛着,送了上来,又为林逸等人斟酒。

    “好酒!”武松一饮而尽。

    林逸与宁可可、林冲都不是好酒之人,便小饮着。

    酒家又为武松倒了一碗酒。

    武松吃了又赞“好酒!”

    前后恰好吃了三碗酒,酒家却再也不给他倒酒。

    武松敲着桌子,叫道:“主人家,怎的不来筛酒?”

    酒家道:“客官,要肉便添来。”

    武松道:“肉够吃了,倒酒!”

    酒家道:“酒却不能再添了。”

    武松纳闷道“你如何不肯卖酒与我吃?”

    酒家道:“客官,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着‘三碗不过冈’。”

    武松道:“怎地唤作‘三碗不过冈’?”

    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因此唤作‘三碗不过冈’。若是过往客人到此,只吃三碗,便不再问。”

    武松笑道:“原来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

    酒家道:“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

    武松道:“休要胡说!再筛三碗来我吃!”

    酒家见武松全然不动,又筛三碗。

    林逸、宁可可、林冲只笑看着。

    林逸笑道:“主人家,只管筛酒,让我家兄弟吃个够,不差钱!”

    “谢哥哥。”武松连忙道谢。

    酒家却道:“客官,这酒端的要醉倒人,没药医!”

    武松道:“休得胡说!便是你使蒙汗药在里面,我也有鼻子!”

    酒家无奈,一连又筛了三碗。

    武松均是一饮而尽。

    酒家劝道:“客官,只怕你吃不得了。”

    武松已有了些许醉意,大笑道:“你尽数筛将来。”

    酒家无奈,只能继续倒酒。

    林逸与宁可可笑看着,不多不少,正好十八碗!倒是与他们知道的一模一样,不多也不少。

    大家吃饱喝足,便开始上路。

    武松看着门前的招牌,大笑道:“却不说‘三碗不过冈’,都是骗人的!”言语中已有了些许醉意。

    林逸、宁可可、林冲只是失笑。

    酒家却从店里赶了过来,叫道:“几位客官,哪里去?”

    武松醉笑道:“叫我们做什么?又不少你酒钱。”

    酒家叫道:“我是好意,几位客观,且看我家抄的榜文。”

    “什么榜文?”作为配军,又是‘梁山贼寇’,林冲对榜文之类比较上心。

    家道:“如今前面景阳冈上有只吊睛白额大虫,晚了出来伤人,坏了三二十条大汉性命。官司如今杖限猎户擒捉发落。冈子路口都有榜文,可教往来客人结伙成队,于巳午未三个时辰过冈。其余寅卯申酉戌亥六个时辰不许过冈。更兼单身客人,务要等伴结伙而过。这早晚正是未末申初时分,几位客官万万不能往前走,枉送了自家性命。”

    原是如此榜文,林冲了然。

    林逸与宁可可相视一笑,果是如此。

    武松醉笑道:“我是清河县人氏,这条景阳冈上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几时见说有大虫,你休说这般鸟话来吓我等!便有大虫,俺们也不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