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石布衣 中秋月明

808、你的理想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

    倪星澜一直坐在车上,透过深色车窗膜看着外面那打了鸡血似的的同伴,对这种突然爆出来的主人翁责任感感到很不爽。?

    石涧仁不在,这主人翁不就是自居老板娘的态度么?

    虽然打一开始,倪星澜就认了这命,但最近不是说好的不可能么?

    难道这就是宿命?

    齐雪娇才不相信什么宿命呢,这会儿满脑子劳动人民能战天斗地,谁要是敢挡在面前阻挠,那就革了他的命!

    虽然这姑娘一本正经黑着脸说话,但还是一长相妩媚的秀丽容颜啊,坐在办公室里的眼睛一亮站起来:“你是这里的负责人么?”

    齐雪娇凛冽起来石涧仁都只能兜着走:“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吊儿郎当那个原本在试图从副驾驶玻璃看后面坐了谁,现在也走过来,有种包抄的味道,齐雪娇只是冷眼看看,双手抱在胸前,理论上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掩饰动作,掩饰她随时可能动手的起势。

    只是她往往忘记了这个动作也把她本来就有点醒目的胸口抬得更惹眼,一脸痞气的那个都忍不住有个咽口水的动作!

    齐雪娇更厌恶了,眼神不善的盯着对方。

    如有实质的眼光还是逼得这个男人只有抖抖肩膀应对:“我是治安消防科的,你们消防设施不过关,要罚款!”

    齐雪娇有点诧异的转头看了看仓库,偌大个空荡荡仓库除了四壁就是屋顶,除了用轻质隔板在这个门口角落隔了个临时办公室出来,其他现在都是空着的,一点物品和设施都没有,这需要消防?又或者说谁会在这个地方装消防设施。

    身为军医,她还真不了解消防,也不清楚治安消防科是个什么设置,是不是应该有军人存在,但眼前两人的做派她就觉得不对:“把你们的证件拿来我看看。”

    吊儿郎当的那个在侧后方,没看见她的脸跟胸,漫不经心又充满挑衅:“你说看就要看?你是哪根葱,懂规矩的可以私了,等有关部门把罚单开下来,那就是没有几万块下不来的事情了。”

    齐雪娇终于回头气得笑了:“是么?私了多少钱,罚单又是多少钱?”

    一脸痞气的没了目光直视,终于肆无忌惮的在面前女人身上周游一圈:“不着急嘛,先一起吃个饭?你们也是到县里来投资的成功企业家,需要我们这些职能部门保驾护航的……”

    不谙世事如齐雪娇也能听出来对方是想人财兼得,有点难以置信:“你也知道我们是来这里投资的企业家,这是县里面认可的重大招商引资项目,你们还敢吃拿卡要?!”

    一脸痞气变得一脸正气:“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也是为了保护外来投资的合法权益,给你们营造出宽松舒适的投资环境,你看看,这么大的经营场地,怎么能没有消防设施呢,这多么不安全,我们这是为你们着想啊,我们再怎么为了经济建设也不能忽略了安全警钟……”

    无比熟悉的词语听在齐雪娇耳中简直就是个讽刺:“证件,请出示你们执行公务的合法证件。”

    别人根本就不接招:“证件?如果我们出示证件那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现在我们完全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好意来,适当赞助点办公费用,我们再多交流交流,给贵公司出点主意,这就没必要花那么多冤枉钱,以后的工作中也没有那么多芝麻大的事情都要烦扰你们的,你们都是赚大钱的,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嘛。”一边说,还一边贪婪的把眼光在齐雪娇的身上游动。

    不得不说好像打定主意的姑娘,整个精气神都变得焕然一新,同样还是灰绿色户外防寒服,但整个人就好像宝剑出鞘似的明艳起来,不再是那个低眉顺眼推着轮椅的医护人员,她习惯性的外面厚里面薄,打底衫还特别有韵味。

    这下齐雪娇已经能完全确认这就是传说中的敲诈勒索,而且还是打着政府职能部门的旗号,换做其他人可能干脆转身而去,她却上前一步伸手:“证件!你们既然敢穿着现役军服出现在这里,我要求你们出示相关的证件证明你们的身份,不然随便什么地痞流氓都能假冒相关部门人员来招摇撞骗!”

    结果有点出乎她的意料,这个一脸痞气的男人居然立刻就跟她握手,而且还是双手上来,一手握住另一只手就盖在手面上往手腕滑的那种,动作极为娴熟,虽然在医疗过程中跟异性接触也没什么心理障碍,但这一刻齐雪娇还是有种难言的厌恶,就像她毫不犹豫的就能对石涧仁动手一样,口中娇喝一声:“流氓!”

    话音落地的时候,这位应该三四十岁,一百五六十斤上下的中年男人就已经被齐雪娇擒住一只手猛拉折腕,杀猪般的嚎叫一声摔在地上,这可是没做什么表面处理的基建房,扬起一片灰尘,真的跟一头猪扑在地上的感觉差不多,不光坐在车里的倪星澜看呆了,站在旁边的三四名助理司机也觉得有些猝不及防,那个吊儿郎当的军装更绝对想不到,还有人敢随随便便对穿军装的动手,所以第一反应还是跟着冲上来想做点啥。

    面对女人这样冲上去就有点冒失,而面对暴龙一样的女人这样靠近那就是自寻死路。

    齐雪娇不是随手把人摔倒在地的,而是一气呵成的把对方反手擒拿压在地上然后伸手去摸证件,听到急促脚步声过来,余光一瞥就突然伸腿一扫,接着用膝盖在地面那人背上一压,用这个接触反弹力把地上的家伙又疼得惨叫,女军医却已经跳起来抓了失去平衡的家伙就摔到地上,把两个男人砸一块儿了!

    借着被松开的空隙,惨叫的男人还是要撑起场面来的:“反了天了!你敢袭击军人……你,你……”话还没说完,同伴就砸他脸上。

    齐雪娇从自己的防寒服兜里摸出一本带着军徽的证件傲然:“先给你看一眼,我也是军人,所以别跟我摆那套自以为了不得的架势,你们这种招摇撞骗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军人……”在她心目中,军人那都是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荣光啊。

    结果刚刚打了别人的脸,分分钟自己也被打脸,在周围助理司机们满脸抽抽不敢协助的目光下,齐雪娇真的从对方身上找到两本证件!

    而且就像这两人身上穿的军服分属两大体系一样,这两人的证件也的确分属两边,只不过其中一人是预备役,但的的确确一个是治安消防科的干事,一个是人武部的。

    一直生活在神圣军队体系中的女军医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选择再打个电话:“哥……”(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