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晚妆 宝宝爱吃土豆

541.安莹,没遇到蒋振宇之前你可曾想过一生如此?

    就像当初韩飞身边的那个女人一样,最开始她也是蒋振宇收养的女孩,包括最初他在兰姐那里救下我的时候,他一开始一定也没有想到后来我们会发生那些事情,他的初衷,一定也是把我培养成他身边为他做事的那些人。

    虽说这个社会是男人的战场,但男人要了地位,有了钱为的什么?还不是女人,兰姐曾经教过我一句话,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很多男人无论是共事,还是合作,对待性别上总是有一些歧视或者别见,很多人最后都往往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在自己身边女人的手里。

    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武器。

    用得好,还会是对待敌人杀伤极强的一件利器。

    乔初见说不听我,她也就没再执念说下去,让我回去了。

    撑了三天,她给我的结果是这个药根本不能服用。如果给安阳服用下去,到时候就会跟吸毒一样,彻底被他们给控制了,然后我就会成为他们的傀儡。

    我气愤的挂上电话,亏我还对蒋振宇隐瞒了这件事,想着如果他真的遇到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对蒋振宇没有什么损失的,我还能暗中行动一下,但他居然在这里也想阴我一下。

    我盯着那个药瓶,嘴角扯起了一抹冷笑。

    徐哲!

    让人算计一次。是我天真,但我绝对不会在一个人身上栽两次跟头。

    我拳头收紧,攥着那个瓶子,就在我拿着外套打算出门的时候,房间的们突然开了出来,我回头就看到蒋振宇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趁他没注意,我把手里的药瓶塞在了身后的口袋里,蒋振宇手里拎着一件黑色的衣服,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随着他走近,我才注意到他手里的那条裙子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条礼服。

    那件礼服看上去跟我之前穿的都很不一样,这个比起之前的要显得性感的多,反正蒋振宇从没让我穿过这么性感的衣服,这还是第一次。

    整个后背一大片都露在外面的,裙摆上缀满了很多银色亮片,看着性感又不失庄重,我指着那件衣服问蒋振宇,“要我穿?”

    可不是,他既然拿进来了,不是给我穿还能是什么。

    蒋振宇放下后,出去等了一会,等我换上了才进来。

    我站在镜子前面,没想到传上去竟然这样有气场,一看设计师就是花了心思的,我还没来得及问他要我穿成这样是要带我去哪。蒋振宇已经把我按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

    蒋振宇把拉开化妆台上面的盒子,把粉底都摆了上来,我看他打开了其中一个的盖子,另一只手拿起了里面的粉扑,那画面看着毫无违和感。

    “给你化个妆。今晚,是的战场。”

    蒋振宇声音低沉,他让我闭上眼睛,给我上粉底。

    房间里很安静,我闭着眼睛,听觉就特别敏感,扑通扑通都能听到我们两个的心跳,我坐在椅子上,仰这脸,他低头在我脸上落下一片阴影。

    他的脸离我贴的很近。近的好每一下呼吸都喷洒在了我的脸上,瑟瑟痒痒,像是羽毛拂过,我忍不住想抓住一下,却被他抓住了手,“别动。”

    “哦。”

    今晚的他,特别沉默,特别安静,我特别意外,他竟然还会给女人化妆。

    画眉毛。刷粉,描嘴唇,眼线这种是技术活,他要会就有些怪异了,眼妆是我自己画的。等我统统弄好,站起来一转身看到他在后头看着我,眼神跟平时很不一样,我怔了怔,朝他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就连手都那么冰?生病了?”

    “没。”蒋振宇吐了一个字,然后摆了摆手,他转身先出了房门,“没事,走吧。”

    我看着他,他今晚真的太奇怪了,但我没问,每个人都有秘密,很多时候我也有很多秘密,藏在心底,不想和别人分享,今晚的蒋振宇也是。

    我跟他一块出了门,没有去哪里聚会,也没有作为他的女伴跟他参加什么活动,他带我去了外面那个一直由杨帅关着的场子。

    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我有些意外。

    我没想到蒋振宇竟然湖带我来这里,再者他的性格也不像是单纯会带我来玩的,我跟在他身后,一起走了进去。却在里面看到了胡磊。

    同时,胡磊也看到了我,并且他的目光从我们进去后,就没在我身上离开过,镜片后的眼睛带着打量和算计

    蒋振宇朝胡磊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跟在他身边,进去时候被胡磊那样的目光看着,我有些局促,抓着包的手已经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我挨着蒋振宇坐下来,他带我来,究竟是想要我做什么?

    我心底有些不安,那股不安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好起来,随着我在一旁听完他们说的话之后。反而愈发的加深。

    “咱们事先说好啊,这一次,你是说什么也不能坏了我的计划了,要不然”胡磊拖长了调子,后面的话没有说,但在座的我们两个直接意会都明白他威胁的意思了。

    我在旁边当然知道他们指的是我,胡磊居然就这样直接当着我的面说出来,我抓着裙子的手紧了几分。

    他们两从头到尾的对话我听的云里雾里,还没听懂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胡磊突然站了起来,朝外面走了出去,蒋振宇也跟随着他的动作离了位置,他回头看我一眼,“走吧。”

    我站了起来,却忍不住有些紧张,“等会要我做什么?”

    “还记不记得今晚我说过的话?”

    “今晚,是我的战场?”

    “对,第一仗,你对自己有信心吗?”蒋振宇幽深漆黑的双眸盯着我,他没说要我做什么,只是给我的感觉却是,他这次也许真的狠下心了,就像我猜的那样,任何一个老板手下都不会养无用之人。

    既然我没有选择用做他女人的方式在他身边留下,那他赞同我的想法,现在要我在他手下体现我能给他创造的利益和自身价值了。

    不管他是想用这样一种方式逼我低头,还是他是真的狠了心,我朝他点了点头,“有。”

    我跟着蒋振宇身后走出了那个房间,外面场子里恨热闹,而且来的人很多都非富即贵,从刚刚在包厢里的对话我也是听出一些苗头的,这场子并不像明面上看到的那样是蒋振宇一个人的,其实幕后操作的人除了他还有胡磊。

    官商官商,自古以来,做生意从来这两者都是一体的,毕竟当官的,吃的都是公粮,虽然说人心不足蛇吞象,但问这世界上真的能做到知足的又有多少呢?

    一旦当你站到了一个高度,拥有了一些东西,大多人都会渴望更多的,那时候那点公粮也许打牙祭都不够。

    要说最赚钱的,就非这种场子莫数了,所以一般开这场子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后台的。黑白都有关系,或者就是后面还藏着一个不见光的二老板。

    但今晚这里面似乎有些人满为患的意思了,包括过道上都统统挤满了人,我跟在蒋振宇身走了一圈,卡座上看到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我曾经跟蒋振宇出入那些活动场所见到过的,都是一些生意上有来往的大老板,但外面都挤成一堆的那些人看上去档次就明显不在同一个层次的。

    在我打量那些和这里格格不入的人的时候,蒋振宇低沉的声音穿透哄闹的音乐传到了我耳中,“看出来了?”

    “嗯。”我点了点头,刚应声,那边果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