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审判者 王者鉴明

第七百七十四章:箱子已齐!(下)

    我挂掉电话之后迅速爬起身,穿衣刷牙洗脸共计五分钟完毕,临出门之前还摆弄了下微乱的发型,徐瑞和黎源、老黑、活死人睡的却一个比一个香,我打算等回来再喊他们起**。

    我出了警局大门,望向斜对面的那家便利店,门前站着一对男女,衣物分别为灰色和白色,均戴着口罩和帽子。

    我心里有点小紧张的走到了近前,透过对方的眼睛就看出来这是自己父母了,气场也极为的熟悉。我露出一个准备已久的笑容道出了两个陌生却又对自己来说极为奢侈的字,“爸,妈。”

    “儿子,真乖!”许宸宇目光欣赏的拍动我肩膀。

    纪青竹微微一笑,虽然没有喊儿子,却越过前者来到我身侧,主动牵住我的手,“我们还没有吃早餐,不如一起?”

    “好。”

    我享受着掌间传递的温柔,它充满了母性的触感。

    许宸宇吃醋的说道:“有了儿子就忘了老公啊!”

    纪青竹斜了他一眼,就立马哑火了,乖乖跟在我们后边,还时不时的警惕四周。我们一块到不远处的早餐铺子吃了三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等父母把口罩和帽子重新戴好,我领着来到警局的宿舍门前,说道:“爸、妈,你们稍微一等,我去喊老大。”

    就在这时,杜小虫竟然推开了她宿舍的门,穿着宽松的睡衣,她见我们怔了片刻,旋即一溜烟的跑回房间,我觉得杜小虫可能马上会再出来,所以就没急着进门。过了不到两分钟,她竟然穿戴整齐的再次现身,落落大方的走到我们近前,“小琛,这是……?”

    我意念一动,正式介绍的说:“霸之一脉的双审判,也是我的父母。”

    “伯父好,伯母好。”杜小虫声音清脆并礼貌的说道:“我去给您二位倒杯热水。”

    许宸宇摘掉口罩,他故意的问道:“儿子,还没介绍她是谁呢!”

    “杜小虫,我们绝七部门的唯一法医。”我脸红了下,接着说道:“也是我的女朋友,爸,妈,你们看她满意不?”

    纪青竹上下打量着杜小虫,她也取下了帽子和口罩,说:“琛儿的眼光真好。小虫,你跟着他受委屈了吧?以后这小子要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给你作主。”

    我翻了个白眼说:“妈,说的好像鲜花插在牛粪上一样,我有那么不堪嘛?”

    “就是啊,我儿子是最为优秀的。”许宸宇挺起胸膛道:“一点也不逊色我,青竹,难道你还想让儿子像我似得怕老婆吗?”

    “难道这样不好么?”纪青竹淡淡的威胁。

    许宸宇脖子一缩,他立马改变立场,赞同的说:“怎么不好啊,这是好事,真的,我也是心甘情愿怕你的。”

    纪青竹一只手探入口袋,取出一件金色绒布包的事物,她脸上浮现出笑意,“小虫,初次见面,没什么可送的,这个镯子,你拿着吧,觉得合适就戴在手上,不想戴就压箱底传给下一代的,它是我的传家宝呢,之前是一对,我和姐姐各有一只。”

    下一刻,金色绒布被揭开……

    我和杜小虫诧异的望着她手上的玉镯子,晶莹剔透的就像世间纯净的绿色玻璃一样,但肉眼看上去有荧光,明亮、浓郁、均匀!

    我身为痕迹专家,一眼就看出了它的品级,通常来说,翡翠是玉中的黄帝,冰种翡翠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但眼前的这只镯子却是更加珍贵的玻璃种翡翠镯子,称之为真正的极品也不为过!

    何况它超脱了飘翠,达到满翠的质地……

    据说,一只满翠的玻璃种挂件,就可拍几百万元,而这样毫无瑕疵的镯子,起码是千万级别甚至有价无市!

    然而纪青竹虽然是我的亲生母亲,却只见过两次,更别提她一次未见的杜小虫了,竟然一下子就拿这只镯子送给对方当见面礼,以纪青竹的角度,就不担心我和杜小虫的感情出现什么变故?这未免也太太大方了。

    “这个……好像挺贵重的。”杜小虫迟迟没有伸出手,她不敢接这镯子。

    “怎么,不准备和琛儿结婚相夫教子一辈子吗?”纪青竹淡淡的笑颜令人无法看穿。

    我眼皮蓦地一跳,这难道是她的考验?

    杜小虫侧头看了我一眼,我以坚定的目光回应着,她右手忽地握紧旋即再松开,抬起手接过了纪青竹手中的玉镯子,“我会珍惜许琛和它。”

    纪青竹微微点头道:“它的名字叫惜,价值再高,也比不过你们的感情。”

    “儿子……”许宸宇松了口气,他揽住我的肩膀道:“郁闷啊,我心里堵得慌,这镯子平时你妈连摸都不让我摸一下,感觉我的地位是家里最低的,诶?不对,你还在我之下。”

    经过这么一闹腾,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杜小虫也没有傻到当场去戴那镯子,她郑重的把它包好放入胸口内侧的口袋,“谢谢伯母。”

    我心跳恢复了平静,把门推开一道缝隙喊了句,“老大,醒来了,开始办大事,把你的孕肚带着啊!”

    “好叻……”徐瑞迷糊着应了句。

    过了不一会儿,他不修边幅的出来了,审视了片刻我父母,道:“二位,办公室请。”

    接着我们一行人来到空荡荡的办公室,把门反锁,窗缝拉死。

    徐瑞解开大衣的扣子,将背包放上桌子,划开拉锁一个接一个取出了这三只小金属箱子,“2、3、4,缺1。”

    许宸宇和纪青竹花了一分钟确认完毕,前者把手中的包打开,拿出了同种样式的小金属箱子,上边的编号为“1”,他如释重负的说道:“1到,箱子已齐!”

    “终于到了召唤神龙的时刻吗?”徐瑞摩拳擦掌的开了句玩笑,进而说道:“小琛,把我早已准备好的神器取出来!”

    “啊?”我怔怔的道:“车上的大锤子?老大你该不会想拿它把箱子们砸开吧?”

    “砸你个大头鬼!”杜小虫翻了个白眼道:“老大的另一件神器,还记不记得前几天他出去回来时拿回来个大箱子,把它锁入了柜子?”

    “呃……老大没和我说,我哪知道那是啥玩意。”我心说父母在场这可真丢脸啊,旋即走到那柜子前,所有的钥匙都是归我管的,我找出钥匙把柜门打开,取出了这只箱子。

    打开盖子时,我注意到这是一台等离子切割器,九成新的,估计是老大不知在哪陶腾过来的二手货,他想的真够周到,早就为了切割箱子做足了准备。

    徐瑞接了电,测试了下,他戴上手套,加上常年戴墨镜就不用另行准备了。我们在一旁耐心的等待,实在是好奇箱子里边稍微晃动就沙沙直响一样的是什么玩意,按理说地图应该是纸或者皮那种块状的,不可能有那种声音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徐瑞唯恐切割金属箱子时伤到了其中的事物,他无比小心、小心无比的一点点横向切着1号箱子的顶部。

    花了十分钟,他终于把1号箱子的顶部切掉了,放下工具时,我和杜小虫包括许宸宇、纪青竹都好奇的凑上前观察。

    箱子的底部放了一堆金属块,不过它们绝大部分都是银白色的,这是银块啊!

    不仅如此,金粒之中有一个高尔夫球大小的球形物,外壳是白色的,我探手摸了下,有一种油腻的触感,这应该是蜡壳。

    徐瑞把1号箱子之内的事物都倒在了一只塑料托盘之中。

    这时,许宸宇忽然说道:“这些小银块……每一个都有一面刻了编码。”

    我们仔细的观察,确实如此,有的是a4,有的是a98,有的是b23……,也有c和d、f、m、l、y、z等开头的,总之极为的杂乱无章。

    就在此刻,我眼角一凝,这堆约有数百个也许上千的小银块之间,混杂了一道不同的色彩,我探出一只手轻轻地拨开,发现这是唯一的金黄色小块,它像是黄金制成的,值得一提的是,上边没有任何的编号。

    “这就是地图吗?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门道,传说之境葫芦里边究竟的什么药?”徐瑞摸着下巴,忽然,他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蜡封的小球,当即将其掰碎打开,发现这是一份非常薄的地图,通过其中两条边缘来看,像是被撕开显得参差不齐,而另外两条边缘极为平整,因此,它应该是完整地图的四分之一。

    不光这样,这份残缺地图之间还有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虚线将之切分为一个一个均匀的小区域。

    “让青竹来看看,她的地理最好。”许宸宇提议的说道:“否则拿它和世界地图对比太慢,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纪青竹摊平这份残缺的地图,她观察了一番道:“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这十有**是介于欧亚非三大洲之间的地中海区域的西南部分。”

    “莫非……传说之境在这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地中海?”我眉毛狂跳。

    许宸宇若有所想的说道:“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个地图对应现实的西侧,也就是左边的这平整边缘,有字母排列,最上边的是m,一直到下边的z。所以西北部分的地图这一侧也有字母,是a到l,并且这西北部分和东北部分的地图上侧边缘有数字,而箱子之中小银块上边的编码,极有可能就是相应的坐标了!”

    “但这枚1号箱子唯一的小金块却没有任何编码,它的存在是什么意义呢?”杜小虫眼中透着不解,旋即她眸光一亮,“它对应的该不会就是传说之境的所在地吧!”

    徐瑞问道:“怎么讲?”

    “银色的小块都有坐标,把它们按编码一个一个的往地图上放……”杜小虫分析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四只箱子只有这唯一的一枚金色小块,其余的全部是刻有坐标的银色小块,不过全部码放完毕时,就会发现有一个坐标上是空的,它并没有对应的银色小块,而这位置就属于金色小块了,势必为传说之境那个岛的所在地!不仅如此,为了避免岛多起到误引的作用,这金色小块对应的区域之内肯定只有一个岛!”

    寂静了六、七秒,她见无人反对,接着说道:“每一只箱子之内的银色小块上的坐标是随机性打乱的,所对应的地图不只是这一部分,而是遍布完整地图的每一大部分,这样一来就能避免了谁得到一个箱子就会获得传说之境的位置,唯有四只箱子全部集齐铺完所有的银色小块才能知道哪一个坐标是属于金色小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