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模 模特徽因

第五百三十六章:我好想她……

    “你别碰我!!”我大声的呐喊!

    “你……”王晨曦顿时就被我的模样吓的站在原地不动了,双手抬到半空想抓又不敢抓的说:“你别这样,真的,因子,有什么事情咱们都可以商量的!你别这么激动,你这个样子,我…我真的有点担心……陆辰生他”

    “陆辰生变心了!!”我双目赤红的打住说。

    脑子里想到肖亮父亲还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整个人愈发的更加的狰狞,那刻若不是守着王晨曦,我真的想抓起一把药来含在嘴里!

    “陆辰生……陆辰生说的是气话,如果他不爱你的话,他不会做这么多努力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他在背后安排的,如果他不爱你,怎么会做这么多?”

    “你说,今天上午他来的时候是不是带着纾儿?是不是他们两个一起来的?啊!?”我那刻竟然不想走了?直接的前进两步的逼问她。看着她闪躲的眼神时,我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直直的盯着她说:“怎么?想跟他一起骗我对吗?我现在就变得让你们这么排斥了吗?呵呵……呵……都离开我就是了,都离开我……我好恨!真的好…好恨你们!”

    “你别这样!陆辰生没有放弃你,他是爱你的,你不要继续这样下去啊!”王晨曦说着就要抓我的胳膊。

    “滚开!”我大喊一声之后立刻转身就跑!

    “抓住她!”王晨曦发现了我的异常之后,立刻的喊住一个走廊上的工作人员抓住我!

    那个男员工上来之后一把抓住了我,我使劲挣脱,我那么高的个力气自然不笑,使劲一拽的时候,他猝不及防的一把抓住了我的包,里的东西哗啦一下的全都撒了下来!

    整个人摔倒的那一刻,那盒精神药瞬间就摔在地上的洒了一片!

    我抓起药瓶生怕让她发现的就踹到了包里面,她赶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地药丸,也顾不得捡拾的站起来就要走!

    王晨曦却跟那个员工一起抓住我的胳膊!

    “你冷静下,你不能去找顾老,你如果去找顾老的话他会利用你的!你会被他玩儿死的!”

    “闪开!”我抓起包,也不顾不得地上的药了,直接的拽开了她的手道:“你告诉陆辰生,我莫因子不是那种放不下的女人,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我经历过的太多了,我!我太脏了!我自己都恶心我自己!我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我就是要去找顾老!我就是要救肖”

    “啪!”的一巴掌,王晨曦直接的拍在了我的脸上,“你个疯子……你能清醒点吗!?”

    那刻的我怎么可能清醒,我整个脑子似乎都被那个猖狂的自己占据了,没有一丝退让的冷冷的盯着她,神情冷静下来,但是内心的黑蜘蛛的我却在越来越浓烈的散发出那种冷寂般的狠毒目光……

    “你…你真的应该清醒点。”她有些发颤的说。跟我四目相对的时候,竟然发虚了。

    “律师团,给我你的律师团啊……”我冷冷的说,感觉自己的话语像是冰刀一般的已经刺进了她的胸膛。

    “不…不可能……肖亮是个首脑人物,我们不能让他出来。他们自相残杀的时候,我们才能看清更多的!所以,因子,别逼我,我真的不能给你……”她后退一步说。

    “那你凭什么命令我!你告诉他们!你去告诉陆辰生、告诉魏顾海,告诉那些所谓的在乎我的人!告诉他们让他们今晚去顾老府邸找我!!……我会在那里等你们的……”

    “我不会放你走的!”王晨曦听我如此说之后,又努力的往前靠了一步。

    “放开我老大。”身后忽然出现了黑猛的声音。

    我摆过头的时候,那个抓着我胳膊的员工脸都微微有些白了,看了一眼王晨曦之后,犹豫着一点点的松开了我。

    “黑猛!不要让因子走!她要去找顾老!”王晨曦赶紧的大声说。

    “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们走。”我直接丢下一句话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老大!”黑猛说着立刻的赶上来。

    但是,我没有再解释的疾步的跨进了电梯门。

    王晨曦见黑猛是向我靠拢的,也知道这么拦不住的时候直接拿起手机的立刻的打电话的要叫人抓住我。

    “黑猛,我是你老大吗?”进了电梯后我说。

    “当然……”

    “那我对你说实话,我今晚确实要去顾老那里,但是我只是让他救肖亮,你懂我的意思吗?”

    “……”黑猛有些懵。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要你把那些人给我挡开!”我说着直接一伸手的将他腰上的车钥匙摘了下来。

    “老大!?”他立刻有些惊慌了,“你自己去我怎么放心?”

    “你忘了我跟他的关系吗?我有药,我不会疯!”我说着电梯到了一楼。

    电梯门缓缓开启的时候,门外站了七八个人,看到他们手里拿着的是普通的警棍的时候,我就放心了。他们不是对手。

    “老大!”黑猛见我要走的时候,好像忽然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看见我的步伐非常的快。

    可是我没走几步的,那些保安直接追上了我的要对我动手!

    “你们谁敢懂我,我让他杀了你们!”我指着已经靠过来的黑猛说!

    黑猛一听,身子顿时就一滞!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一个保安大喊一声:“王总说了,谁要护着她的话就一快抓住!先把这个男的抓住,小李你去抓那个女的!”

    瞬间,黑猛就成为了众矢之的,七个男人瞬间的就上去对付他。可他们怎么可能是黑猛的对手,那么接近两米的身高就像是一头巨熊一般的雄壮!

    几拳几脚之间,三四个人已经被放到。

    抓着我的那个人看着同伴一个个倒下的时候,已经蠢蠢欲动的想动手了。

    那刻看到黑猛挥舞双拳,将一个个人打倒的时候,我的心里莫名的感到一种“快乐”;当看着那些人脸上溅出血花的时候,我感到的是“痛快”!

    而且,那刻在那种极度混乱与暴躁的情境之中,我体内的黑蜘蛛就像是在吸允着融化了的猎物尸体一般的安静与冷静……

    “我们两个会一起走的,你抓着我没用,还不如上去帮忙……”我轻声冷笑着说。

    抓着我的保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的停滞几秒之后,使劲将我一推的抽出了警棍的就跑了上去,而我则立刻转身的跑出了大厅!

    外面的阳光非常的刺眼,瞬间让我几乎就有种要晕厥的感觉怕光。

    ……

    当我驾上黑猛高大的吉普车离开的时候,黑猛已经将那些人搞翻在地的跑出了大厅,使劲挥舞着双手的要上车,可是我一个油门的就踩着跑了出去。

    我不想让任何人跟着,任何人……

    那刻我的心,不再是无助,而是真的疯狂!那刻黑蜘蛛已经占据了我的心,我觉得我什么恐怖的事情都能干出来!什么恶心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如果这刻碰到了顾老,我绝对会做出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那一刻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见到顾老,我要抓住这颗最后的稻草来救肖亮!

    我的车速非常快,但是还是有理智的。毕竟体内的黑蜘蛛也不是个“白痴”。

    只是让我自己越来越发慌的是我的眼睛开始出现幻视般的晕眩而且越来越严重。

    当我开到一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我看到前面的一辆车停下之后,竟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根本就躲不过去了!“吱”的一声尖锐刹车之后,“砰”的一声!

    我当时跑的急,根本就没有系安全带,巨大的撞击中,我的身子直接扑向前面!当头要装在方向盘上的时候,眼前忽然一股火药光闪过之后,嘭的一个白色气囊直接的将我挡住!

    原本我该被那气囊打晕的时候,却出奇的将我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幻视、幻听的全部都打散了。

    我挣扎着,第一时间的伸手去抓包里的药丸,直接拧开之后吃下两颗!然后整个人趴在慢慢泄气了的气囊上……

    “砰砰砰”的敲玻璃声,我侧过头去的时候,是一个中年男子。面相刻薄,十分让人讨厌。

    当我感觉到心里有火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时候不能生气,我要等药效上来,药效上来的时候我就能冷静,我要冷静,冷静……

    但是我没感到清醒的却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了。

    “别他妈装死啊!先把车门打开啊!!”那人愤怒的吆喝说!

    我努力的抬起头,看到前面的车前盖都掀了起来,整个的挡住了视线的看不见他的车了。抬起胳膊准备去开车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和眼前的气囊上面全是红红的一片鲜血!

    “开车门啊!”外面围观的人喊。

    我伸手开门的时候,发现车门竟然打不开了……

    然后,就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那刻我知道这不是精神病发作,这是真的晕眩,因为我感觉自己额头上的血已经顺淌进了脖子里了。

    然后瞬间感觉支撑不住脑袋般的又趴回了方向盘上。

    “我操,快打120啊!她可别死啦!”

    “砸玻璃吧?砸玻璃吧!?”

    “交警!快来!这人好像快不行了!”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我却感觉自己慢慢的快要支撑不住了,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能睡啊……不能睡啊……我要救弟弟的……

    慢慢的我听见了120的声音,不久后又传来用电锯割车门的声音!

    “砰”的一声后,车门被开了。

    我被他们抬着上担架的时候,一个警察跳上车去搜行驶证,没搜到之后又去搜我的身份证!

    “你的身份证呢?你叫什么名字?”那个交警问!

    我想说,可是嘴巴只是嘟囔了几句……

    那交警以为我不想说实话,赶忙的又说:“你这个车牌号是不是套号?啊!?找个联系人来啊!你这样怎么行?”

    黑猛的车确实是套牌,而且这种车都是放债之类的不知道被倒手了多少次的车。怎么可能查到是谁的车?而我的钱包不用说,肯定是掉在了王晨曦办公楼上了。

    “喂,喂,你快给警察说句话啊……去了我们医院也得有人给你交钱啊?”旁边穿着医生服的女人轻轻的晃了晃我的胳膊说。然后,另一边的一个男医生直接的将一块冰袋敷在了我的头上。

    “说个联系人啊!电话!说啊……你得赔钱啊!你的全责啊!”那个被撞的人喊着说。

    听着他们的问题时,我就在脑子里想,一直想,一直想……

    但是,想到最后,想了好久之后,我却发现自己竟喊不出一个人的名字来……

    “说啊!说个联系人!手机号!”那个警察问。

    “李,李、兰、香……”我喊出这三个字来的时候,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那刻好想她,好想他……

    那刻就像小时候自己站在洗浴一条街的那个劳务市场的门口,那时候我也是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那时候的我如现在这般的孤独、害怕、冷……

    越来越冷……

    “谁!?”

    脑中轰的一声,我再撑不住的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