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模 模特徽因

第五百三十九章:肖亮的审判(二)

    那刻我穿着病号服站在法院的小广场上,9月,已近中午的阳光很烈,暴晒的让脚下的地板砖传来阵阵热感……

    十几米远的台阶上方的门厅处,魏顾海、陆闻天他们依旧在那站着看我,只是他们的目光里都充满了疑问,他们并不知道我出车祸,但是看到我穿着病号服的时候自然是猜到了什么,

    陆辰生远远的看着我,发现我在看他的时候,慢慢的带上了墨镜,

    那么一个简简单单的戴墨镜的动作,却让我的心徒生出一股子冷意,曾经我见过他戴墨镜,但是如果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他都是唯恐看不清我的第一时间的将墨镜摘下来,而此刻他太阳虽然有些炽烈,但至于如此的冷落我吗……,

    “因子,别上了顾老的当,”陆辰生冷冷的说了一句后,拄着手杖就走向了我,

    而一边的顾老则是微微一笑的也冲着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肖亮可是你弟弟啊……怎么,你就要看着他死刑,”

    “老大,”旁边的?猛轻轻的蹭了一下我的胳膊,“咱千万不能相信顾老啊,那天晚上我们去把顾老的府邸差点给他掀掉,他恨都恨死你了,怎么可能还会帮你,”

    ?猛的话声音不小,

    顾老听见后,微微一笑的已经靠了过来,而另一旁的陆辰生则因为腿脚不便,还有六七米远,

    “在我心中,你依旧是我的女儿……”顾老笑眯眯的看着我说,眼神之中是我捉摸不透的诡异,

    “你不是要我做你的女人吗,变卦了吗,”我说,但是那刻的我,明显的不像曾经的那个我般的底气十足,声音细小,弱,

    “哈哈,”顾老大笑一声后,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我道:“这…这有什么区别吗,,”

    “这个臭不要脸的杂种,”脑中的?蜘蛛蹦出了一句话,可是当时的我只是隐忍着不知道如何作答,

    “因子,”陆辰生走了过来,戴着墨镜的他看不出任何的模样;左手带着白色手套,那是他的假手,

    我将视线上升,落在了他的墨镜上,想看清楚他的眼睛,但是只是?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看清,

    “陆辰生,你们不是说因子就在我府上吗,现在……”顾老说着指向了我,“现在你想怎么解释,那笔账我们该怎么算呢,”

    “等肖亮出来之后,我们会跟你慢慢的算……”陆辰生没好气的说,

    “呵呵,出来,如果因子不跪下来求我的话,肖亮绝对会是死刑,陆辰生,你们现在改变主意了,想救肖亮了,”顾老微笑着问,

    “你错了,我们是想等着肖亮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再跟你慢慢的算账……”陆辰生冷声的说,那模样和语气,让我觉得现在的我已经看不透他了,

    可是,那刻我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看透谁;我最主要的事情是救肖亮,

    “肖亮不能判死刑……”我幽幽的吐了出来,

    “求我……跪下来求我……”顾老看着我,脸色中透着股自信和得逞的目光,“只要你求我,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哈哈,跪下来……”他说着伸手指向了自己的脚下,

    “因子,你别犯傻,如果你犯傻的话我不会原谅你,要知道肖亮是个该死的人,你不要被他们利用,他们就是想利用肖亮来夺取所有的夜场,”陆辰生狠狠的说,仿佛如果我向顾老妥协的话,他绝对会跟我一刀两断一般,

    “因子……”顾老轻轻的又靠近我两步,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此刻显得那么的让人心里发颤,那双眼睛像是算准了猎物的轨迹一般的近在迟迟的盯着我说:“肖亮就是被我们利用了,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是……可是你能有什么办法呢,呵……你没有办法的,因为我都承认了啊,就是我们下的套,就是我们做的局,就是我们这帮人一起陷害的肖亮啊……这是明摆着的嘛,哈哈……”顾老两手一摊的满脸笑意的说,然后看着陆辰生戴着墨镜咬牙看着他的时候,更兴奋的说:“就是这样,非常清楚,但是,我一个电话,只需要我一个电话,我就可以让把肖亮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他举起手中的手机说,

    “我……”我那刻的腿已经开始发软了,

    “因子,”陆辰生狠狠的喊了我一声,“善恶要分明,你如果跪下去,你如果向顾老跪下去,那么你就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分善恶的混蛋,我陆辰…我陆辰生绝不会爱上一个连善恶都分不清的女人,就是肖亮自己的亲生父母如果知道肖亮做了那么多十恶不赦的事情,也不会原谅肖亮的,”他说到恨处的时候,竟然直接的抬起手杖,一脸愤恨的用手杖指着我,,

    看着他那么指着我的时候,感觉那手杖就像是一把利剑一般直接的穿透了我的心……我眼神轰动的看着他问:“陆辰生,我不是你的女人了吗,你这么指着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你……”我说着,心真的好痛,痛的要死,

    脑子嗡的一声,传来一阵剧痛的同时,?蜘蛛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你个傻逼,让我出去,”,可是在药物的作用下,那个?蜘蛛还出不来,但是我已经感觉到那个自己已经要挣扎着出来了,那种疼痛,让我忍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头,

    “辰生哥,因子出车祸了,撞到头了,你别逼她了,”连吉看到我那痛苦的样子时说,

    “你没看见她要跟顾老走了吗,”陆辰生说着,拄着手杖的直接往我身边靠了过来,“因子……”

    我头疼的逼着眼睛,弯着身子,想抬头说话,却疼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陆辰生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因子,你清醒点,肖亮他没有那么善良,顾老确实能救他,但是肖亮究竟做了多少坏事,你比我们还清楚,我听魏顾海和连吉他们说了,他新婚之夜的时候竟然还想着给你下药,,你知道一个男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吗,那时候你从日本才回来多久,你变心变的就如此之快吗,你的心里到底还没有我的位置……有没有……”

    “因子她病了,你别逼她了,”?猛大声一喷,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紧,显然是?猛将我整个的拦到了怀里扶住了,“走,我带你去医院……”

    “不……”我说着用尽了力气的弯身抓住了他的手臂,“?猛,我不能走,我要问问肖亮,我要问清楚,我要他亲口对我说他犯下的所有事情,否则……否则我不会原谅自己的,他爸还在医院躺着的,他妈的骨灰还在家里放着没有下葬,我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让他死掉,,”我说着,眼泪直接就掉了下来,

    那种激动让我的脑子又是一阵炸裂般的疼痛,那种疼痛没经历过的人不知道,

    但是,那…那种疼痛的情景我相信很多人都见过,就是那种疯子抓着自己的脑袋使劲摇晃的样子……那刻我真是疼的想抓住自己的脑袋跪到地上,

    可是,我那刻还有理智,那刻我还没有疯,我知道很多很多的人在看着我,我不能疯,如果我疯了他们更不会帮我;如果我疯了,在顾老眼里我也不会再有一丁点的价值……

    但是,脑袋真的很疼,疼的我想妥协,这个妥协是向自己脑袋里的?蜘蛛妥协,她不是要出来吗,我让她出来,出来,出来啊……

    疼啊,

    “对,你考虑的很正确……”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之后,我被?猛扶着半弯着的身子顿时就是一震,因为那声音不是在脑子里,感觉像是近在眼前,

    我瞬间睁开的眼的时候,就看到那个浓妆艳抹的?蜘蛛正蹲在我的眼皮底下,抬着头的一脸诡异的笑看着我,“你这么想才对,你这会可不能疯了,给我,把你的身子给我吧,让我来解决这些事情……”

    “不会的……”我轻声说,

    “因子,你是不是……”?猛听见我自言自语之后,瞬间就知道我应该是犯病了,

    我立刻的抬起头看着?猛解释说:“我没事,真的没事,我要见肖亮,”我说着转身就要走,可是刚转过身的时候,就看见?蜘蛛已经站在了顾老身边,指着顾老说:“你给顾老跪下吧……真的,求他,不就是跪下吗,实在不行他想要上你的话,不就是被欺负几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夜店里的那些女人,谁他妈的没被几个男人糟蹋过,你他妈矜持什么,跪下……过来跪下啊……”

    看着?蜘蛛那自信的样子,我觉得自己确实比不上那个自己;而且,感觉那个自己当真是清醒的多……

    “噗通”一声,我直接跪在了顾老的面前,微微低下头的看着他那招牌式的老布鞋说:“我请你…不,我求你,求你救救肖亮……”

    “因子跪下了,”,“老大怎么跪下了,,”,“快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门厅那边的人忽然的喊着议论起来,然后就听到了他们脚步声,他们正快速的跑过来,

    “因子,”陆闻天的声音响起,但是我头都没有抬的继续的盯着顾老脚上的老布鞋,

    “莫因子,”魏顾海的声音在另一侧响起,他们已经将我围城了一个圈,“因子,你起来,你不值得为肖亮做这么多,他不值得你这样,”

    “呵呵,”?蜘蛛的自己笑了,而我之所以能看见她,是因为她在顾老身后将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地上,然后爬到了顾老两腿之间,下巴贴着地面的冲我一脸诡笑,“呵呵,怎么样,他们这些人好玩吗,你还在这跪着,”她说着眼神忽然的一变的说:“现在不用跪了,你要站起来,你要站起来骂他们,站起来大声的指着他们骂,说他们不懂肖亮,说他们都是混蛋,你站起来啊,你要有点尊严,站起来给我狠狠的骂,你是老大还是他们是老大,究竟是谁说了算,你给我站起来,,狠狠的骂,,,”

    那个幻视,那个?蜘蛛的自己,脸都变形了,还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可是,那刻的我除了落泪,还是落泪……

    一滴,又一滴……

    “啪啪啪……”的掌声在我的头顶上方响起,是顾老,“好,哈哈,好,我打电话,我先给肖亮定个死刑的缓期,缓期两年怎么样,如果你表现的好的话,我会再通过几个我手中掌握的证据再给他减刑的……呵呵,因子,”他说着轻轻的用指头敲了敲我的头顶提醒我:“缓刑两年……两年,成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