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天官诡印 临渊慕鱼1

第五百零六章 恶魔的交易

    墨兰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没有抛弃你们,”

    “那你就老老实实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我笑了笑,一脸奸诈的说道:“不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给金大发他们,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去面对他们,”

    “你敢,”墨兰狠狠的踹了我一脚,看样子有些气急败坏,

    “呦,你小两口在这干嘛呢,”这时,江思越走到了我们的面前,随后坏笑道:“这大庭广众的,你们这样不太合适吧,要不你们回家吧,我们不拦你们,”

    “咳咳,行了思越,说话整天没个谱,”江夏走过来拎住了江思越的衣领,随后他看了我们一眼,犹豫了半饷,说道:“我们回去喝酒了,你俩……继续吧,”

    说罢,他就把江思越给拽走了,而金大发冲我笑了笑后,也跟着江思越他们回去了,见人走光了,我咳咳两声,说道:“行了,赶紧说吧,不然……”

    墨兰犹豫了会,接着她想了想,便终于还是对我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其实,我们圣者部落虽然整体活不过四十岁,但这件事情并不是没有例外的,而这个仅有的例外,便是我们圣者部落的巫师,这个巫师是我们圣者部落的领头羊,他带领我们艰难的往前前行,可能是老天爷也感觉圣者部落太过于悲惨,所以每代的巫师和其他族人不同,她们拥有更加悠长的寿命,但每当上一代巫师把代表身份的戒指传给下一代巫师的时候,上一代巫师也会立马死去,从没有过例外,而巫师虽然拥有更加悠长的寿命,但这样做也不是没有代价,代价就是成为巫师的人终生不能离开村子,一旦离开了某条界定的线,那个巫师也会随之死去,在我们族中的历史上,不是没有巫师想要打破这个铁律,只是敢于尝试的人最后都死去了,于是每一代的巫师也接受了自己的使命,除了要领导村子之外,她们还要和洞中的魔鬼去做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我感觉到了丝不寻常的事情,随后连忙问道,

    “每隔一段时间,巫师便会感受到恶魔的意志,而巫师会遵从恶魔的意志,从族中挑选一名被恶魔相中的女子,在经过古老的仪式后,巫师会带着这名女子深入洞穴,再隔了一天夜里之后才会再回来,只是被巫师带进洞里的那名女子会在不久后产下一女婴随即死去,接着巫师便会收养这名女婴,待她成年后再把巫师职位传授给成年的女婴,就这样一代代的相传,如果有巫师没有遵循恶魔的旨意的话,那族中会发生大规模的族人暴毙,以此来要挟我们,就这样,这个传统成为了我们族中一条无法打破的魔咒,现在我得到了消息,我奶奶的身体已经越发不好了,如果我不回去接班的话,族中便会再次发生灾难,我们圣者部落经过了千百年的延续如今已经非常虚弱了,我们已经经受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所以我必须回到族里,这是我的宿命,”

    听完后,我心里的震惊无法用言语来说明,因为墨兰的话语已经很直白了,她就是恶魔的子裔,但无论墨兰是谁,我也总算听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墨兰一旦回族里接了她奶奶的班后,就永远不可能再出山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但随之而来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劝说墨兰,毕竟墨兰对族人的感情我是心知肚明的,如果单纯的劝说,墨兰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强留墨兰也不太现实,就算成功了,也只会让墨兰更加痛苦和自责,

    想了许久,我取了一个很折中的办法,说道:“这样吧,到时候我一起陪你回部落,”

    “陪我一起,”墨兰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即便你们陪我一起回部落也是无济于事的,找不到金色玉石之眼这一切就已成了定局,”

    “这可不一定哦,”我摇了摇头,随后笑道:“既然那个洞窟中有恶魔,那我们干脆一点把它铲除不就可以了吗,”

    “你想的太简单了,”墨兰摇了摇头,叹道:“以往我们族中不是没找过高人来看,甚至明朝的某一代龙虎山天师都被我们请来了,可是那些高人要么进去后不见了踪影,要么就不久后出来了,并对洞中的情形忌讳莫深,所以这是个九死一生的局,只有金色玉石之眼才能够破解,”

    我摸了摸下巴接着沉思了许久,半饷,我抬起头看了墨兰一眼,问道:“那么你奶奶呢,你奶奶当年应该进入过那个洞里面,所以里面有什么她应该很清楚才对,”

    “不知道,”墨兰摇了摇头,说道:“奶奶从没跟我说过里面有什么,所以我也不知道,根据族规,只有在上任巫师和下任巫师接换权利的时候,上任巫师才能把洞中的情形吐露出来,不然随意泄露还是会引起大难的,”

    想了半天,我感觉脑袋疼了起来,如今仅凭目前的情报根本就分析不出什么来,但让墨兰一个人回部落也是不可能的,于是我想了想,干脆耍赖道:“我不管,你必须带着我们和你一起回部落,”

    “初三,你就不要再任性了,”墨兰很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们族中不欢迎外来人,因为以前发生过许多外来人在我们族中歇脚,随后一夜之间死于非命的情况,我不希望你们发生什么事,”

    “我们和那些外来人不同,”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想想看,到时候我把江夏,慕容云三他们几个拉上,整个人间有几个人能动的了我们,总之你就别管了,到时候带上我们就成了,”

    接着我又想了想,随后借着酒意就笑道:“要知道老爷子和我爷爷对你都那么满意,你要是走了,他们还不得把我的皮给拔了,再说了,儿子你以后还要不要了,”

    墨兰愣了一下,接着她的脸迅速变的通红起来,并站起了身,可她刚想走的时候,酒吧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吵闹声,

    我情不自禁的往门口看了一眼,发现一群身穿警服的警察忽然从门口走了进来,而为首的,居然是那个所谓的邓书记,

    “砰砰砰,”

    几声枪响把喧嚣的音乐给压了下去,接着几个警察走上了调音台,把全场的音乐给关了起来,随后一个拿着大喇叭的警察便对着人群喊道:“根据可靠情报,我们得知这里有人在进行毒品交易,所有人立马给我出去,并协助我们进行调查,”

    人群沉?了一会,接着许多人便陆陆续续的走出了酒吧,即便有些人发出了些不满的牢骚,可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转眼间,整个硕大的酒吧便只剩下我和金大发等人以及那群警察了,

    “呦,邓书记好大的威风呀,”金大发举着一杯酒,接着毫不在意的走到了秃顶男的面前,随后他看了眼秃顶男身旁的一个警察,说道:“墨局长,不知道我们这里犯了什么事情,搞得您兴师动众,”

    “你还跟我装糊涂,”头顶捆着一圈洁白纱布的邓书记冷笑一声,面上充满了得意之色,说道:“我现在正式指控你们故意伤害警务人员以及背地里进行着毒品交易等多桩罪项,你也别在这里给我装神弄鬼了,乖乖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故意伤害这条我认,但是毒品交易……邓书记,栽赃陷害也不能这么玩呀,我看您是想置我于死地呀,”金大发眯了眯眼,从中迸发出一股危险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