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天官诡印 临渊慕鱼1

第五百零九章 我们结婚吧

    “是呀,大冬天的也只有你这个煞笔才会去跳洛河,”因为醉酒,墨兰罕见的爆了句粗口,接着她白了我一眼,说道:“当时你自己作死也就算了,还把我也拉进去了,也幸亏咱俩没事,不然估计得成洛阳倒斗界几十年的笑柄,”

    我笑了笑,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如今的酒量越来越大,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被金大发轻易两杯撂倒的毛头小伙子了,此时的我放下了一年来的疲惫,笑道:“就是现在去为你再跳一次洛河我也愿意呀,”

    墨兰沉默了一会,接着她坐在我的身边,将头依靠在我的肩上罕见的露出了些疲倦,道:“初三,我们结婚吧,”

    “好呀,什,什么,,”反应过来后我下巴都要惊掉了,随后连忙问墨兰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明天就结,”

    听到墨兰又一次的重复,我再也没有了丝毫怀疑,此时的我罕见的没有了忐忑,甚至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见我沉默不语的样子,墨兰忽然轻笑两声,说道:“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没……”想了半天,我忽然鼓起了勇气,说道:“如果明天你还是想和我结婚的话,我们就结,怎么样,”

    说完后,我能够感觉墨兰倚靠在我身上的肩膀颤抖了一下,接着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温热且柔软的嘴唇覆上了我的嘴,接着墨兰那小小的舌头就生涩地探了进来,

    迷离下,我没有选择抗拒,而是也运用我那同样生涩的技巧进行回应,这一吻持续了许久,当我感觉脸上不再有墨兰那温热且带着一股酒香的鼻息时,睁眼只见墨兰站起身来,说道:“行了,回家,”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竟开始傻笑起来,当再回到车上的时候,慕容云三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劝你俩一句呀,你俩要真想结婚,干脆就在这车上把生米给煮成熟饭,以免第二天谁又反悔了,老汉我也不是什么不懂情调的人,要不我下去给你们望风,你们按我说的来,放心,我绝对不偷看,也早已没了那种欲望,”

    即便神经再怎么大条,经慕容云三这样调侃我也有些脸红,咳咳两声后,道:“这个……不急不急,等结婚之后再说,”

    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后,说道:“痴儿呀,你以为老汉在跟你开玩笑,”

    不过说完后,慕容云三还是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等把墨兰送回家后,在返回姚记当铺的路上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道:“刚刚那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听我的,”

    “慕容前辈,您就别逗我,”从小到大因为一直忙于学业,再加上比较自闭,所以我没有谈过一段恋爱,即便刚刚鼓起勇气和墨兰接吻,如今回想起来也感觉老脸一阵发红,所以让我做那事,我真的做不出来,

    “哼,你个煞笔,”仿佛是忍受不了一样,慕容云三也一反常态的骂了我一句,说道:“你刚刚没看我说完那番话后,墨兰一脸羞涩的样子嘛,诶,当时你只要稍微沉默下,老汉一走你们铁定就水到渠成了,何必还像现在这样苦苦纠缠呢,”

    说罢,他还一脸不屑的向我下面看了一眼,说道:“不过也难怪,毕竟没食过肉味,所以这般矜持也不是没有道理,”

    被慕容云三一顿打趣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我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坐在一旁不言语,可是当车子开回午夜街的时候,慕容云三的脸色忽然一下子变的凝重起来,并轻声说道:“有人来找你了,”

    “有人,……谁呀,”我愣了下,随后下意识的问道,

    慕容云三冷哼一声,说道:“除了那个人鬼不知的白万行外还能有谁,”

    “白万行,,”我心里猛地一惊,随后怒火就涌上了我的心头,当初要不是那个白万行告诉我石板方位,我们也不会被彼得抓住,甚至我有些怀疑白万行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等下你配合我演一出戏,我来看看这白万行到底是谁,”慕容云三眼神一凝,随后冷笑道,

    ……………………

    当车子开到姚记当铺门口的时候,慕容云三下车伸了个懒腰,并对着一脸若无其事的我说道:“等下你叫门吧,我去姚九指那里和他商量商量,上次墨兰那个小丫头中途来了,所以一些问题还没有问完,”

    我点了点头,接着笑道:“行,慕容前辈你去吧,记得跟九爷说,我明天就去看他,”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接着便坐回车里一溜烟的走了,慕容云三走后,我装模作样的走到姚记当铺门前,刚想拍门就只听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初三,”

    即便我有了准备,却还是被吓了一跳,回头只见一个黑影不知何时正站在了我的背后,这黑影身穿一件黑袍,面上还带着一张面具,即便隔了这么远,我还是能感受到他身上所散发出的一股股寒意,

    “白,白爷,”

    惊讶了一会后,我有些畏惧的问了一声,

    那黑影点了点头,并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是我,初三你在东海表现的不错,没辜负张爷对你的一番厚望,”

    我皱了下眉头,随后试探性的问道:“白爷,当初我们在毛里求斯的时候,在酒店窗口的那张纸条是你留给我的,”

    “嗯,是我,”白万行没有丝毫要隐瞒的意思,很坦诚的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白爷,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犹豫了半饷,我看了眼白万行,随后硬着头皮问道,

    “问吧,我对你来说也不是外人,没有什么该不该问的,只是能告诉你的我会告诉你,不能告诉你的我也无能为力,”白万行点了点头,声音依旧犹如万年寒铁一般寒冷,

    “我想问的是,您到底是谁,,”犹豫了下,我硬着头皮问道,反正慕容云三此刻就隐藏在附近,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还不如一下子把话挑明,

    “当初长沙之行您不让我去,结果虽然我去了,但却遭到了细阳候的阴谋,最后九死一生才破解了死局,之后又是记载了隐龙之地的石板,那枚石板做为通往隐龙之地的唯一线索,在海里沉寂了上千年,您又是如何知道的,我感觉您不像是一个人,反而像是一个无所不知的神仙,坦白的说,初三心里很疑惑,”

    白万行面对我一连串的疑问沉默了会,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道:“初三,我从你的口中听到了猜疑和不信任,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甚至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可能也不信任如今的我自己,不过你要相信,我就是白万行,那个在你爷爷手底下打拼了几十年的白万行,”

    “您打算让我如何相信,”我紧紧的盯着白万行脸上的那块面具,非常想要知道面具背后的那张脸到底是谁,

    白万行沉默了一会,接着它忽然从黑袍子里伸出了一只灰黑的手,接着轻轻的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这一刻我屏住呼吸,连警惕心都提到了一个极限,只是,面具下的那张脸仿佛被硫酸侵袭了一样,变的狰狞扭曲,虽然有些可怖,但我能够认出,这就是曾经出现在金陵的白万行,从龙一嘴中,我也得知白万行没离开我爷爷时便已经毁了容,如今看来,这面前的白万行十有八九是真的,

    正当我心里松了口气的时候,从屋顶上空忽然飞落一人影,与此同时我也听到了慕容云三的冷笑声,

    “找死,区区障眼法还敢在人前卖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