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无双战将 步枪打蚊子

第二十五章 牧场主的恐慌!

    苏尼特右旗,位于锡林郭勒盟西部,是锡林郭勒盟的西大门,东邻苏尼特左旗、镶黄旗。南靠乌兰察布察哈尔右翼后旗及商都城,西接乌兰察布的四子王旗。

    民国十七年(1928)划归察哈尔省,七七事变当年沦陷后便属伪蒙政府管辖。为了管控这个地方的治安跟民生,伪蒙军驻扎了一个骑兵团进行防卫。

    除此之外,关东军也派遣了一个中队的教导部队,对伪蒙骑兵团实施监督。可以说,真正掌控伪蒙政府管辖权的,还是这些关东军派遣来的代表。

    随着八路军收复乌兰察布之后,同样在与其接壤的地带,布置了一定数量的守备部队。那怕伪蒙军组织过几次袭扰,但最终都损兵折将无功而返。

    无奈之下,伪蒙军最终放弃了袭扰计划,反倒跟八路军一样。在距离八路军不远的地方,同样修筑起防御工事,派遣大量伪蒙骑兵进行巡逻,试图扼制八路军的渗透跟偷袭。

    只是对于八路军而言,收复乌兰察布等地之后,管理好这些地方同样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加上没有上级的允许,驻守这里的军分区部队也不会随意挑事。

    除了派遣由精锐政工跟军事骨干组织的武工队外,驻防苏尼特右旗的守备部队,同样不会轻易越境。当这一切形成习惯后,伪蒙军也渐渐的放松了警惕。

    眼看着大雪封路,与八路军对峙的边防线上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紧张了大半年的伪蒙军,自然也难得松口气,享受着冬天带给他们的安全感。

    安然渡过一个大年夜,伪蒙骑步兵们发现八路军并未在过年的时候进攻他们。渐渐的,很多伪蒙军的骑步兵都以为,八路军要打估计也要等到牧草再长起来的时候。

    可谁也没想到,没等草原上的积雪融化干净,由大青山开出的一个主力营,在武工队的接应下,便轻易的摸进了苏尼特右旗附近潜伏了起来。

    至于绥察冀军分区派遣的边防部队,同样没有任何的异动。一直盯着他们的伪蒙军,并不清楚已经有一个主力营的八路军,进入了他们的地盘之内。

    就在关东军的督导队,想着等积雪消融之后,再组织伪蒙军进行试探性的进攻,试试八路军眼下到底在做什么。这样的话,也有利于他们提前获知八路军的动向。

    可没等他们的袭扰部队开始布署,何正道便抢先实施了作战计划,彻底打乱了关东军与伪蒙军的军事布署。这样突然的进攻,无疑令当地的驻军措手不及。

    同样在距离苏尼特右旗不远的一处大山中,建立了游击区的武工队,看着这些抵达根据地的主力作战部队,同样显得非常兴奋。他们知道,主力部队要动手了!

    帮助主力部队展开战前侦察的时候,武工队也在期待着进攻发起的那天。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武工队员都显得有些着急,不知为何还不发起进攻。

    经过询问之后,带部队过来的主力营长,才适时的道:“同志们,这是军区今年的首次大战,这一战的规模只怕会超乎你们的想象,我们并非要单单收复一个锡林郭勒盟。

    眼下进行的战前侦察,也是为了我们能尽快结束这里的战斗,随后我们也将赶往其它地区进行增援。我们这里离后方近,但我们有些部队却要赶往相对较远的地方。

    我跟同志们一样,都希望早点接到军前指发来的作战命令。可在命令没有下达前,我们必须耐心一点,把侦察做的更严密一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里的日伪军。”

    稍稍透露了一点作战计划后,武工队的队员们才没有过多去询问。只是他们都清楚,一旦主力部队收复了这里,那么他们这些武工队员,都有可能回归主力部队。

    对于他们而言,武工队相比主力部队还是有些不同。而这次若是他们能帮助主力部队成功拿下苏尼特右旗,那么回归主力部队的时候,职务都会得到相应的提升。

    再怎么说,这也是一种积累战功的事情。而且担任武工队员期间,他们或多或少都学到很多东西。这对他们未来重回主力作战部队,也有极大帮助的。

    就在武工队跟主力作战部队,将苏尼特右旗的情况都摸清吃透后。一直等待的作战命令,终于由先遣旅的旅部发出,收到电报的主力营长同样显得非常兴奋。

    召集麾下的几名连长指导员,以及苏尼特右旗的游击大队长、武工队长开会道:“同志们,我们等待的命令到了。明天凌晨,正式发起对苏尼特右旗的收复战。”

    简短的一番话说出,武工队长跟游击队长便霍然起身道:“杨营长,要打了?”

    ‘嗯!我手里刚刚接到旅部发来的电报,此次收复锡林郭勒盟的战役,将由我们先遣旅负责。至于军区的其它主力作战部队,也会在后续陆续开赴过来。

    这一次,我们要彻底消灭伪蒙政权,扫平在这里的小鬼子。拿下锡林郭勒盟之后,我们的兵锋便能直指兴安盟地区,甚至直插小鬼子的后方大本营黑省地区。’

    ‘好!太好了!终于要收复东北了!’

    听到杨营长说出的这番话,参与会议的几个主力连长都显得非常高兴。对于他们而言,挺进东北才是他们最期待的事情,因为他们大多都是东北军出身的官兵。

    面对手下这些连长的激动,杨营长却适时的道:“我知道你们跟我一样,都盼着有机会打回东北的那天。但你们别忘了,驻守那里的可是号称精锐的关东军。

    眼下我们连锡林郭勒盟都没拿下,又岂能好高骛远呢?别忘了司令员早前的交待,此战我们必须稳打稳扎,直到我们的主力部队成功推进东北。

    现在只是计划的第一步,走好这一步对未来同样至关重要。关于作战计划,我们已经讨论了多次。剩下的就是落实,谁出了差错,别怪我到时处分他!”

    适当给部下泼点冷水,也是不希望他们出现骄傲自满的情绪。这种观念,也是何正道前期视察部队的时候,给部队指战员灌输的作战理念。

    不能因为以前的胜利,便觉得小鬼子能轻易对付。关东军号称日军最强的陆军力量,并非一句空话。低估他们的战斗力,必然会吃亏的!

    只有时刻警惕骄傲自满的情绪,部队指战员才能冷静的指挥战斗。那怕免不了吃些亏,相信也不至于出现重大的失误。对于自己的部队,何正道还是有信心的。

    下达完作战命令之后,杨营长负责全盘攻击指挥。但武工队跟一个侦察排,却在攻击当天进入苏尼特右旗,住进武工队在城中寻找的安全点内。

    只是相比内陆一些地方的城市,苏尼特右旗的治所所在地,更多也称不上一个城。实际上,这里只是修建了一些房屋跟城墙,但高度同样不算太高。

    实际上,在草原地区作战,最终一决胜负的还是骑兵力量。眼下进入苏尼特右旗的主力营,更多也是骑兵部队。确切的说,是一支既能充当骑兵又能充当步兵的精锐。

    为了保证先遣旅的战斗力,何正道对于先遣旅的挑选同样很严格。那怕进入该旅的新兵,都是军事过硬的新兵尖子,加入先遣旅之后又进行长达半年的艰苦训练。

    总攻的时间确定在凌晨,但战斗打响并未在凌晨。主力营首先攻击的目标,便是距离苏尼特右旗治所不远的一个牧场主,甚至还是一个实力不弱的牧场主。

    看着突然出现在草场的几百骑兵,牧场的武装骑兵同样惊慌的道:“快,八路的骑兵!”

    随着这支骑兵席卷而来,牧场主招揽的武装骑兵根本无力抵挡。得知消息的牧场主,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路。很可惜,这支骑兵部队已经完成了包抄。

    ‘来了,突围!派人去请城里的部队支援!’

    几名牧场主的心腹,很快便实施了突围。面对这些突围的武装骑兵,攻击牧场的八路军骑兵部队,只放走一个报信的骑兵,其余的骑兵则全数歼灭。

    等到包围圈慢慢缩紧之时,一名武工队员很快出现在这个牧场主建立的防御圈外围进行劝降。得知这些人真是八路的骑兵,牧场主同样显得有些着急。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能守住吗?’

    面对武装骑兵队长,牧场主有些紧张的询问到。那怕以前他们也有跟武工队交手,但从未没碰到过这么多数量的骑兵,也难怪牧场主会显得惊惶失措了。

    ‘老爷,怕是守不住啊!你看看,那些骑兵应该都是精锐。只是他们怎么进到这里的呢?要知道,这里距离总旗治所可不远啊!’

    同样满心困惑的武装队长也清楚,他跟这位牧场主一旦落入八路军手中,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毕竟,他们都是八路军所说的剥削阶级啊!

    ‘那我们要降了吗?’

    清楚八路军对于投降的会适当宽大处理,这些享受祖宗余荫的牧场主,首先想到的不是战斗而是活命。毕竟,只有活着才能享受一切,连命都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