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谢家皇后 越人歌

四百零三 画梅

    大皇子快要走近揽秀阁的时候,风忽然刮得紧了,随着北风有一股冷冷的香气飘过来,待要仔细去寻,又不见踪影了。

    多半是腊梅已经开了。

    揽秀阁先前就是个赏梅的地方,在阁子的二层往远望,梅园就在脚下。现在改做了玉瑶公主的居所,梅树也有一大半圈了起来。玉瑶公主前天还说等花开了请他来赏梅饮酒。

    说是饮酒,可是两个人一个弱,一个还小,那酒其实就是略带酒香气其实并没有酒味儿的花露调制出来的,闻着有酒香,其实喝着跟甜水儿一样并没有酒味儿。玉瑶公主还说要用梅花浸酒,围炉赏雪,那样才有趣。

    玉瑶公主已经听到人禀报说他来了,到门口来相迎,大皇子见她只穿着一件织花锦面紫貂坎肩,外头衣裳没穿就出来了,顾不上寒喧急着说:“快进去再说话。”

    玉瑶公主笑盈盈的说:“我一点儿也不冷。倒是皇兄你得穿厚实些,我听说娘娘让人给你做了一件火狐狸皮大氅,怎么没有见你穿?”

    “又没下雪,且穿不着那个。”那件大氅外面罩的面子是深石蓝色云锦,滚边是金丝绞银线,试衣的时候那星星闪闪的银光就象披了一身夜间的星子在身上,大皇子一来觉得有些奢华,平日穿着不相宜,二来平时也不是没有衣裳,这件儿新衣裳他想留着过年时候再拿出来穿……

    玉瑶公主和他脾气正相反,一件衣裳倘若她喜欢,那是一刻也等不及就要穿上,而且除了换洗时,还喜欢连着穿。她想的很明白,反正现在自己个子还在长,衣裳做好了也顶多就是一季,过了季到了明年一长个头可能就穿不上了,不趁着这时候穿个痛快难道要等着搁过季了枉自空叹不成?再说,新衣裳每季都得,一箱一箱的抬进来。皇上对女儿格外大方,总是赏这个赏那个,玉瑶公主到现在其实也没弄明白过自己一年的公主俸禄有多少,反正她又不指着那个过日子。

    “皇兄来的巧,娘娘才打人送了两篓贡梨过来,郭尚宫让人拿了去熬了梨汤,哥哥也喝一盏吧。”

    揽秀阁原来是个赏景的所在,原来的敞轩被改做了公主日常起居的所在,这会儿里头摆了一张长案,上面摊开了一张宽幅的茧色画纸。

    纸上才刚打了底稿,画的就是敞轩外头已经绽放的腊梅。她学画时日不长,但是这画看起来架构意境都有,只是笔法还稚嫩。

    玉瑶公主看见他仔细端详那张画稿,不好意思的推了他一把:“有什么好看啊,瞎涂的。”一面说一面拿了一张纸把画盖住。

    “画的不错,等画完了裱上,我正好拿了去挂。”

    玉瑶公主飞快的摇头:“不成。”挂起来看到的人就更多了,那丢人才丢大了。

    再说,她平时可没这么大耐心,画上两笔写意就算了不起了。这回起意想把揽秀阁外的的景色画在纸上,是为了给人看的。

    林敏晟走了好些天了,京城已经又下了一场雪,不知道他那里冷不冷?离得太远也没有音讯,也不知道他几时才能回来。

    不过……等他回来时,多半年都过了,这些梅花也不知道还在不在,开得这么精神这么热闹,他看不见挺可惜的。

    要是画下来,等他回来看不见花,好歹还有画能看看。

    这个打算她跟谁也没有说过,按说皇兄也应该不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她自己有些心虚,总觉得皇兄看她的时候那笑容别有深意,似乎她心里的所有念头都瞒不过他一样。

    幸好这时候梨汤端进来了,借着喝汤才把这画的事岔开。

    汤里只搁了一点儿冰糖,喝起来梨子香味儿很浓,和平时喝的不太一样。

    王念秋侍立在一旁伺候,进宫这么些日子,她的变化特别大,与先前几乎是判若两人,不细心的话几乎要认不出来了。她总算不象进宫前那么瘦小干瘪了,两腮上好歹添了些肉,穿着一件新做的宫装,罩着茜红色棉缎背心,脸上被衣裳映衬得也显得有些红润了。

    大皇子这会儿也不得不承认,王念秋待在揽秀阁,对她来说确实是个挺好的去处。揽秀阁事少清闲,玉瑶公主待身边的人也十分优沃,王念秋在这儿吃穿不愁活计又不重,也不象别处一样有许多烦扰倾轧。

    玉瑶公主问她:“这汤怎么熬的?和以往喝着不一样。”

    王念秋有些忐忑:“是不是味儿不好?”

    大皇子说:“不是,梨子香比以往还浓,虽然有点苦,但回味更绵长。”

    王念秋见他和玉瑶公主脸上没有不悦,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奴婢刚才在茶房帮着煮汤时,把梨皮和核一起削了放进去煮了,听郭尚宫说,以往煮的时候都是把皮和核去了,只用梨肉来煮的。”

    玉瑶公主夸了她一句:“你这个办法倒是挺巧的。”

    “也不是巧,”王念秋有点儿不好意思:“是以前在家里都这么煮,不舍得把梨核和皮扔了,就把梨肉削出来切了吃,剩下的核和皮用来煮汤,苦味是有一点,可是趁热喝也不大喝得出来,也挺香的。”

    玉瑶公主笑着说:“这办法倒不错,一只梨既能吃一回,还能再变出一道汤来,是个俭省的好法子,我觉得这么喝倒好,下回还这么煮吧。”

    大皇子和玉瑶公主从来也没有缺过一口吃喝,一只梨子还要想出几样吃法这样的事情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大皇子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别的意味。

    并不止是一道汤,他听出了她对旧事、对故人的怀念。

    也许她是想起了没进宫之前的日子,也可能是想到了曾经也喝过这道汤的人。

    送走大皇子,玉瑶公主洗过手,继续画那张画。趁着这几天事情少多画一点,等到年根底下事情多起来,天气肯定也更冷,就没有功夫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