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高升 沉歌

第八百一十六章 按规矩办事

    唐旭东把罗赟先送到隔壁的足浴城之后,他们也就没有再喝太多,每个人喝了两瓶啤酒投了投之后,便结束了酒局,也来到隔壁的足浴城休息。

    他们在足浴城挑选好了服务小姐之后,便进了房间,而且唐旭东选择了和陈庆东在一个双人间做足疗,这也让陈庆东比较放心,既然他们两个在一个房间,那就肯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服务了。

    不过,陈庆东也猜测到,唐旭东选择跟他在一个房间做足疗,恐怕是在足疗结束之后,有什么事要跟他谈吧。

    因为今天晚上他们只是喝酒闲聊,天南地北的瞎扯,可还没有任何一点正事呢。

    果然,在他们两个做完了足浴之后,唐旭让那两个那孩子先出去,又让服务员送来了果盘和绿茶。

    唐旭东拿起一块切好的西瓜递给陈庆东,笑道:“现在科技真是进步了,在这么大冷的冬天,咱们都能吃到这么好的西瓜,要是放在以前,哪里敢想啊!陈书记,来,吃一块尝尝怎么样。”

    陈庆东接过来西瓜咬了一口,赞叹道:“嗯,不错,又甜又脆,真是好西瓜!”

    唐旭东也拿起一块西瓜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我们这一代人,当年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批评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其实,我们那时候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懂,到底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只是偏执的认为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中,都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作威作福,广大的老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那时候很多人的理想,就是希望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的人民子弟兵要横渡太平洋,解放全世界,把那些生活在资本主义的老百姓解救出来!呵呵,现在想想,真是幼稚啊!”

    唐旭东放下西瓜皮,拿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又接着说道:“现在年龄大了,见识的事情多了,而且也出了几次国,把美国和欧洲都看了看,发现人家那里的老百姓都生活的很幸福,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都能住别墅,开汽车,而且人家的生活也非常丰富,除了工作之外,还经常参加各种活动,享受生活,而且还会定时出去旅游,哪怕是那些工薪族也经常会出去旅旅游,而不是一个劲的攒钱,对比一下,真是比我们国家的大多数人都幸福多了,根本就不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啊!我们根本就不用去解放人家,呵呵……”

    陈庆东笑道:“这就是时代和眼光的局限性啊!欧美的这么多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他们的经济发展的这么好,社会福利也相对很健全,绝大多数都能够安居乐意,显然是有其制度的优越性的。但是,我认为,如果从理论上讲,咱们的共产主义肯定是要比资本主义更加合理,如果能达到了这个目标,那么所有人都按需所取,那么就实现了全人类的共同幸福。”

    “只不过,要实现这个天下大同的理想境界,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个事业,其实归根结底就是要实现这个梦想。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个梦想似乎是有些遥不可及,但是现在的社会发展的这么快,人的思想也会变化的非常快,所以这个理想也并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唐旭东笑道:“陈书记真是理想远大啊,佩服!佩服!以前或许我也有过这种算是能称作‘理想’的信念吧,但是到了现在,我已经没有多少进取心了。有一句古话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现在追求的就是能够独善其身,好好过完下半辈子,不再有什么大风大浪,享受享受生活就行了。”

    “呵呵,其实唐总的这种想法,也不失为一种人生选择啊。”陈庆东道。

    唐旭东又道:“我自从辞职以后,和老宋一块也做了几个生意,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九十年代那个火红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差不多只要是做点生意就会赚钱,但是现在,不管做什么,都竞争激烈,真是难啊!”

    陈庆东猜测唐旭东做了这么多铺垫,肯定马上就要说到正题了,但是既然唐旭东不主动提出来,那么陈庆东自然也不会主动来提,他便端起茶杯,慢慢的品起茶来。

    唐旭东果然又接着说道:“陈书记,我听说你们镇有些矿口已经承包期到期了,准备对外发包呢?”

    陈庆东暗中一笑,心想你总算是说到这个话题了。

    陈庆东在心中早已经准备了答案,便道:“是啊,唐总,我们镇正在进行矿产企业整顿,有一批矿口就要陆续到期了,我们准备到时候全部收回来,然后以新的办法对外发包。”

    唐旭东一笑,道:“这个新办法应该就是公开竞标吧?”

    陈庆东把目光转向唐旭东,故作诧异的说道:“原来唐总也知道这个事了,呵呵,看来我们的宣传工作也做的不错。”

    唐旭东又道:“陈书记,我和老宋手里还有一笔钱,正准备投资呢,但苦于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项目。我们考虑了一番,觉得现在的煤炭市场还不错,所以想承包个或者是买个煤矿搞一搞。陈书记,我们要是去你那里竞标,你欢不欢迎?”

    陈庆东笑道:“唐总愿意到我们陈桥来发展,那我们陈桥绝对是蓬荜生辉啊!我哪有不欢迎的道理?”

    然后,陈庆东又面露难色的说道:“只不过,唐总,虽然咱们是老朋友了,但是该说的话我还是得说到前面。本来呢,以我们的关系,你愿意到陈桥来承包煤矿,那我当然是没有什么二话,直接挑一个质量好的煤矿承包给你就行了,根本就不用弄什么道道。但是,前些天,我们镇党委开会研究了这件事,最后决定以后对所有的矿口发包,都必须采用公开竞标的方式。我们已经把这个决议形成了书面材料,向县委、县政府作了汇报。所以啊,唐总,你愿意来我们镇承包煤矿,恐怕也得按照这个办法先报名、再竞标啊!不过,唐总你放心,以咱们的关系,只要是能精简的地方,我一定会给你大开绿灯!所以啊,唐总,我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还请你能谅解啊!”

    唐旭东在心里说了一句“小滑头”,脸上却还是春风满面的样子,笑道:“陈书记,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们做这个决策,是一件非常符合时代发展的事情,我既然要去竞标,自然是要遵守规则!如果陈书记你非要绕开这个政策,给我另开绿灯,那我还不愿意呢!因为咱们是朋友,不是临时的朋友,而是长久的朋友,我怎么能让我为了的事犯错误呢?”

    看着唐旭东这幅一本正经的样子,陈庆东心想他的口才还真是不错!另外,对于唐旭东的这幅态度,陈庆东也很满意,既然他并不是像张玉龙要求的那样开后门,而是愿意按照规则来报名竞标,那就没什么为难的了。

    陈庆东便一副赞叹的样子说道:“唐总,你真不愧是咱们县的老领导啊,思想境界确实是高!实不相瞒,最近这几天,有很多人已经找过我,其中不乏老朋友、老同学,他们大都是要求我能够给他们开后门,不用经过竞标就拿到矿口的承包权。其实从感情上来说,我愿意帮助他们,但是从原则上来说,我却又不能这么做。”

    “唐总不是外人,我就再给你倒倒苦水。我以这么年轻的资历去了陈桥当书记,让很多人都非常眼红,现在不知道有多少眼睛都盯着我呢,要是我做了什么违规、甚至违法的事,我敢保证,那些向纪委、检察院告我的信件肯定得雪花一样多啊!所以我实在是没法帮他们,但如果不帮忙,又很伤感情,我这几天经常为难的睡不着觉啊!唐总,今天能听你这么说,我真是非常感动!”

    唐旭东呵呵一笑,道:“陈书记,我在这儿不得不批评批评那些向你乱提要求的人,既然他们都是你的朋友,那根本就不应该给你出这么个为难的问题。”

    陈庆东道:“要是所有人都像唐总这样明白事理,那可就好了!”

    唐旭东笑道:“陈书记过奖了!那这样,明天或者后天,我就去陈桥,正式报名参与竞标,时间还不晚吧?”

    “不晚!不晚!”陈庆东连声说道,“就算是时间晚了,我也得让唐总加个塞啊!虽然大的原则性问题我不敢违背,但是这种小事情我还是必须得做的,谁叫咱们是老朋友呢!这样吧,唐总,你这两天有时间了来一趟陈桥,就不用去企业办了,直接到我办公室里来,我也把企业办的人叫过来,咱们两个喝茶聊天,手续的事情,我让企业办的人替你去做就行了。”

    “陈书记,这怎么好意思啊?”

    “这有什么啊,小事一桩!另外,还有一点,唐总,我提前给你说好,你来了陈桥以后,必须要留下吃顿饭!我无论如何,得尽一尽地主之谊才行!”

    唐旭东笑道:“好,好,陈书记,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