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王 流云飘梦

第六百九十八章 被堵住了

    马娇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我站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我刚刚转过身,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我,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马娇的手,

    看来真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们的感情毕竟经历了太多太多,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轻易的放下,

    我抓住马娇的手,叹了口气说:“其实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情,我想我们现在早就住在了一起,甚至有了自己可爱的孩子,”

    当初我之所以和马娇分开,其实是迫不得已,

    就像我当初如果不发展我的势力,我就有可能被别人干掉,而在发展势力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特别是那些最终和我发生了关系的女人,比如说蓉姐,比如说金魅儿,

    说实话,我也想安安静静的生活,不想再打打杀杀,但是这根本不可能,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我这几年得罪了不少人,我如果不发展自己的势力,这些人绝对会杀掉我,

    在迫不得已下,我也只能这样做,

    我将我心中的所思所想告诉了马娇,尽可能让她理解我,

    马娇紧紧的抱住了我,对我说:“张楠,我真的很理解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面过不去那道坎,我也知道你是迫不得已,可是你也知道我不喜欢看到你身边有其他的女人,我做不到张丹那样,更做不到金魅儿那样,”

    我点了点头,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不能怪马娇,如果是我,我肯定也会这样想的,

    我对马娇说:“只要你能理解我就好了,哪怕你心中放不下,”

    马娇点了点头,咬着牙说:“好的,我知道了,”

    我说:“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马娇点了点头,松开了手,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大家开车直奔西雅图,

    路上蒙凯丰特别高兴,因为他又能和史密斯家族的人厮杀了,他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都非常随意的回答了他,

    估计蒙凯丰没有看出我心情不太好,

    当我们快要走到西雅图的时候,我们前面却发生了车祸,一辆大卡车横冲直撞,撞坏了好几辆小轿车,

    路上面躺着七八个人,看样子应该是快不行了,

    蒙凯丰郁闷的说:“这是怎么搞的,居然在这里发生了车祸,”

    我对蒙凯丰说:“派几个人下去看看,”

    蒙凯丰打开车门,说:“算了,还是别派人了,我去吧,”

    我一把拉住蒙凯丰:“小心有诈,”

    虽然前面的车祸现场和真正的车祸现场一模一样,但是我还是怕中了计,毕竟我们的行踪不是什么秘密,

    我估计我们刚刚离开拉斯维加斯,史密斯家族的人就知道了我们的行踪,

    他们如果想在这里狙击我们完全可以做到,

    蒙凯丰大大咧咧的说:“不会吧,难道他们现在还敢耍花样,”

    我对蒙凯丰说:“不要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史密斯家族现在虽然内斗不断,但是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的将名下的产业拱手相让,

    蒙凯丰点了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小心一点,”

    我接着说:“光你一个人去还不行,你最好带上几个兄弟,好有个照应,”

    蒙凯丰点了点头,下了车叫了七八个兄弟,跟着他向前面走去,

    林轩有些不放心蒙凯丰,对我说:“楠哥,我也下去吧,”

    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当即点了点头,同意了林轩的请求,

    林轩为了以防万一,同样又叫了十几个人,

    看到林轩和蒙凯丰两个人,再加上将近二十个兄弟,我立即放心了,

    以他们这样的实力,对方即便是偷袭,肯定也占不到半点便宜,甚至还会被蒙凯丰他们反袭杀,

    蒙凯丰和林轩大摇大摆的走到车祸现场,

    就在这时,躺在车祸现场的那些人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疯了一样向蒙凯丰他们冲去,

    果然是史密斯家族的诡计,他们居然想在半路上偷袭我们,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这个办法是一个好办法,因为我们肯定想不到他们会在半路偷袭我们,

    不过可惜的是,我是一个特别的人,即便是只有百分之一的危险,也要给予百分之百的警惕,

    也许这就是我一直没有被对手干掉的原因,

    当车祸现场的人跳起来后,道路两边的沙丘后面也跑出了很多人,

    我在心中冷笑起来,这些人简直就是找死,居然敢在半路袭击我们,

    这种事情我在国内做的多了,他们想杀我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转过头对呆瓜说:“你去保护张丹她们,剩下的交给我,”

    呆瓜点了点头,转过身下了车,跑到了张丹她们所在的车边,

    与此同时,我们十几个兄弟也跑到了张丹她们的车边,将整辆车前前后后的围住了,

    我下了车对兄弟们说:“大家不要慌,给我沉着应对,”

    我们的小弟们也的的确确没有慌,主要是他们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不断一点都不慌,反而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这主要是因为对方的人并不多,只有不到我们一半的人,

    我实在是有些搞不懂,史密斯家族的人难道疯了吗,

    以这么一点人就想拦住我,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像我们这些兄弟,那都是身经百战,虽然不敢说是以一当十,但是以一敌三、以一敌二还是没有问题的,

    与我想的没有错,史密斯家族的人刚刚冲过来,就被我们的人纷纷干倒在地,

    我们的人就像收割机一样,而对方就像被收割的草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

    看到我们的人这样骁勇善战,史密斯家族的人冲了一会儿,转过身又赶快跑了,

    “哈哈哈,”我们的人指着史密斯家族的人哈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他们并没有追上去,对于这一点我非常高兴,

    发生这样的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对方真是兵败如山倒,真的跑了,第二种就是诱敌之计,想把我们的人引出去,然后包围他们,或者是利用声东击西的计策,对付留下来的人,

    蒙凯丰这时也收拾完挡住我们的人,骂骂咧咧的走回来:“真他吗的怂,就这水平还敢半路截杀我们,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就知道蒙凯丰会这样说,因为他刚才没有打够,

    我拍了拍蒙凯丰的肩膀说:“不要说了,赶快带人清理道路,尽量在一个小时内把事情做完,小心夜长梦多,”

    蒙凯丰点了点头:“放心吧,楠哥,有我在没事的,”

    蒙凯丰虽然这样说,但是依旧带着人走过去开始清理路上的东西,

    清理撞烂的小轿车比较容易,他们十几个人可以直接抬起来把它们扔到路边,

    但是清理大卡车可就?烦了,

    大卡车太重,即便是三四十个人也抬不动,而且对方还特别坏,居然把刹车杆都打断了,

    现在想松开刹车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们想推开大卡车也不可能,

    后来大家想了一个办法,为了减少轮胎的摩擦,我们将油倒在了路面上,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大卡车推到了带油的路面上,

    接下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将大卡车从带油的路面上推到了路面下,

    原本我准备让蒙凯丰一个小时就把事情搞定,可是我们在这里足足花了两个小时,

    当我们上了车,开了三四公里后,发现在我们的前面又出了车祸,不过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车祸现场非常和谐,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只有各种撞的乱七八糟的车辆,

    其中大卡车就有三辆,

    很显然,对方这是故意的,就是不让我们继续往前开,

    刚才我们清理路面的时候,就花去了两个小时,现在我们继续清理路面,我估计没有四个小时下不来,而且这还是在有机油的时候,

    不过刚才我们在推前一辆大卡车的时候,已经几乎全部用完了,

    所以我们不可能再有机油润滑路面了,

    也就是说,我们想清理路面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极有可能到了天黑我们也清理不了,

    其实我觉得即便我们能清理了路面上的这些车,走不了多长时间,前面肯定还有这样的车祸现场等着我们,

    我们将陷入一个死循环,

    我发现史密斯家族的人也有一些非常聪明的人,居然能想到用这种办法来坑我们,

    看来有时候也不能小瞧他们,

    蒙凯丰有些郁闷的问我:“楠哥,我们怎么办,是继续清理路面,还是返回头走其他的路,”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如果我们走其他的路,史密斯家族的人肯定也会如法炮制,

    不过事情既然走到了这一步,我们还必须要试一试,

    我当即上了车,命令大家开车返程,

    事情比我预想的要糟糕的多,我们往回走了不到十公里,居然被另一处车祸现场拦住了,

    这一处车祸现场同样十分惨烈,既有小轿车,也有大货车,而且也是三辆大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