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长生 九包子

第九十六章:进入苗寨

    可江离又跟我说过,不要去多管闲事,如今三界动荡,城里未必就比村子里安全,灵珠子下落不明,指不定有东西混在四面八方的,千万不可惹事生非,没有因果的事情,就不要干涉。..

    我心里一沉,总也不能看着装作没看都吧,我咬咬牙,干脆跟着那女人的身后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就发现那个女人又回去了我住的宾馆,她手里果然拿着一串钥匙,朝着另一个屋子里走了进去。

    我刚跟着上去,就和江离撞了个正面,江离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你在干嘛?”

    “师父那个女人的背后有婴灵!”我连忙告诉江离。

    然后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江离,江离阴沉着脸看着我说,“人在哪里?”

    我指了指旁边的房门。江离看了一眼,赫然朝着屋子门前走了去,用力的敲打的门,隔了许久,才有人来开门,显然是睡得迷迷糊糊的,江离一把推开那男人。只身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你们是谁!”那男人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

    此时那个女人竟然站在窗台处,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们,我定眼一看,她身后的婴灵正在扯着她的胳膊,往窗子外面拽。

    我二话不说,立即并指念咒,“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那婴灵忽然大叫了一声,江离踩着罡步直接将那女人一把扯了过来,江离一脸严肃的看着婴灵,那婴灵发出极其刺耳的叫声,仿佛心中有千般怨气似得。

    江离拔出法剑。直接将法剑架在婴灵的脖子上,厉声呵斥,“胆大妄为!竟然祸害人间!”

    婴灵忽然开口,“灵珠子问世,真当我是来害人的吗?哈哈哈,我是要来夺取那小子身上的东西的。”话音一落,婴灵突然蹦了出来,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浑身上下竟然散发着一股强烈的阴气,这显然比化生子厉害的多。

    婴灵的身子忽然变大,一瞬间掐住了我的脖子,“说!把灵珠子藏在哪里,不然我就钻进你的肚子里瞧瞧!”

    江离的脸色极其阴沉,用着警告的语气说,“在你没害人之前,我可放你一马,你若继续,休怪我不客气!”

    “夺灵珠子则夺天下,三界谁人不知灵珠子就在你们的身上!”婴灵怒斥一声,吓得那旁边两个人,浑身哆嗦,显然他们现在是看到了婴灵的真面目。

    话音一落,那婴灵竟然一溜烟窜进了我的身体里,只觉得腹部一阵剧痛,丹田处有东西在抓我的肉一样,疼我嗷嗷直叫了起来。

    江离立即朝着我走了过来,脸色很是阴沉,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吞血。”

    “啊?”我很是疑惑的看着江离。

    江离二话不说,直接捞起我的手腕就一刀划了过来,然后立即拿着杯子接住我的血,血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江离让我喝下去。

    我也没想那么多,一股脑儿的将血灌进了肚子里。

    不一会,腹部突然一阵剧痛。一股极其凶残的叫声,从我的肚子里传了出来,忽然一股强劲的力道,直接穿破我的肚子,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晕厥,此时那婴灵已然从我身体里窜了出来。浑身被烫伤一样,血糊淋漓的趴在地上,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

    江离脸色阴沉着看着它,“谁派你来的?”

    我愣了愣,江离这句话的意思莫非是有东西跟着我们来的不成?我还以为只是凑巧。

    那婴灵不断抽搐着身子,几乎快要奄奄一息,然后发出冷冷的笑声,“你们逃不掉的,四周全是我们的人,你们到哪里,我们都可以跟着!”

    江离一听,更是勃然大怒,“说!谁派你们来的!”

    婴灵呵呵一笑,拖着虚弱的声音说。“阴长生不会赢的!”,话音一落,忽然这婴灵身上的黑气冒了出来,一瞬间,又消失不见,在看地上的婴灵,也已经没了影子了。

    我在一看,我肚子上的血还在不断往外冒,江离见势,连忙看了那女人一眼,“今天的事情别说出去了。”话音一落,江离立即将我背回了屋子里。

    我疼的厉害,江离从背包里找到了全真教的丹药,赶紧喂到了我的嘴里。跟着水咽了下去,不过几分钟的样子,忽然伤口开始慢慢愈合了起来,血也止住了,好在我们手上还有全真教的丹药,不然祝由术传人未必容易找到,我就只有进医院了。

    江离看了我一眼。一脸严肃的说,“看样子,四周都有盯着我们的眼睛,我们要去贵州的事情,必然已经有人知道了。”

    我心里很是担心,“那该怎么办?”

    江离思考了一会,然后对我说,“无所谓,倒是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这些人,贵州山穷水恶,未必对他们是好事,等到了那里我自有办法对付。”

    江离似乎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反正跟着江离的身旁,我倒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怕那些东西扰乱了阴长生的事情,就麻烦了。

    到了第二天,我和江离买了去贵州的车票,一路上颠簸了好久,烂泥巴路特别多,几次弄得我几度晕车,总算是几个小时后,来到贵州。

    江离告诉我,这里的苗族人特别多,说话稍微注意些,切不要说些不知分寸的话,这苗人养蛊的事情,我们见识的也不算少了,这次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找到阴长生的一线生机,而不要惹是生非。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自然明白江离的意思。

    按照地图上的指引,我们一路顺着贵州的山脉走了去,这山脉地势凶险,稍有不慎。就又危险,若不是跟着江离学了这么久,脚步也显然是稳健了许多,倒也能克服。

    我们在贵州盘旋了三天左右,总算是来到了地图上指引的位置,可到了大的位置以后发现,这里竟然大的出奇。蔓延的山脉将我们包围住,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地方,望着天,除了山,还是山。

    特别是到了夜里,这山上雨水多,而我们却一时半会不晓得具体的位置到底在哪里。就在贵州的苗寨里住下。

    由于川渝的道教文化底蕴深厚,但凡是看到了传道袍的道士,当地人都会对我们很是客气,贵州那边说话的口音,和我们稍微有些不一样,有时候还略有些听不大懂,不过贵州人很是好客。见我和江离不是本地人,尽可能的用普通话跟我们交流。

    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他们苗寨一年一度的苗医斗赛,据说每年他们都会举行这样的比赛,一是为了图个热闹,二是让大家互相切磋,增长苗医的能力。

    苗族的医药常常与神秘、神奇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苗族民间还有“千年苗医,万年苗药”之说。

    不过他们苗寨相对于更为偏僻,一般来说,很少有其他人来他们寨子,而且她们也基本上是封闭了自己,不与外人接触,不过道士们倒是经常来这些地方走动,所以他们也不会对我们有所反感。

    听当地的人告诉我们,苗医只不过是笼统的称呼而已,实际上,他们斗的也有蛊这类的东西,因为我们是道士,所以才摆明了告诉我们。

    江离期间也问了一下当地人,附近有没有洞穴或者墓室之类的。

    当地人告诉我们,到处都是乱葬岗,到处也都有洞穴,这是他们这里最不缺的东西,因为环境恶劣,也不可能修建什么像样的墓室,所以基本上上每走一段路,就有一堆乱葬岗。

    而洞穴千百年来,大大小小都有,只不过山里野兽多的很,劝我们不要乱走动,免得出事,当地人告诉我们,这到了夜里,不能去洞穴,之前有几个当地人去了以后,连尸骨都没找到,所以这事情已经在寨子里达成了共识,都不去洞穴里。

    说那里邪门,指不定藏了怪物。

    我和江离听了这话以后,反而倒是觉得洞穴里藏着阴长生的秘密最有可能。

    因为斗医术的原因,那些当地人更多的是给我们摆谈比赛的规则,当天夜里,我和江离被他们安排到了一桌位置上,前排就是斗医斗蛊术的人,当地人说,一般来参加比赛的,都是寨子自己人,只不过这次来了旁边寨子的,说是要一决高下。

    刚一波人走来,我和江离都不自觉的朝着旁边看了过去,一股阴气充斥着这里,我心里一沉,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师父,那些东西是不是跟来了?”

    江离微微皱着眉头,脸色很是严肃的说,“穿着都是苗寨里的衣服,显然是附在了人身上,混进来监视我们的,只是阴气太重,阳人的体魄也盖不住它们的气。”

    “到底是谁派来的人?魔军?还是妖盟?还是阴司的人?”我忍不住的问江离。

    江离低沉着声音告诉我,“应该是阴司或者妖盟,这几日的问题有些不对劲。雯雯和马莹莹被老瞎子带走,这么凑巧的这些东西监视我们?如果真的是为了灵珠子,那婴灵何必那么直接告诉我们?”

    我好奇看了一眼,“师父你是认为他们要找的并不是灵珠子?”

    江离说,“那婴灵是看上了你身体里的灵珠子,不过我觉得应该是雯雯身上有秘密,老瞎子并没有和周武王汇合,说明他还是希望阴长生复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