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以吻封缄,终生为祭 乔西

第282章

    这几天,他分明就是禁止了她外出,唯独一次外出,也是她要把秦扬给送回疗养院,他再三犹豫之下才同意。

    不过秦桑真的猜不透他,禁止她跟陆禹行见的人是他,最后又为什么要允许陆禹行进入西井别墅,既然让他们见面了,又为什么要跟自己闹脾气。

    太多莫名其妙地方,把她整个人都搅乱得快要疯了。

    “桑桑,别闹了,我们和好,嗯?”他又重复了一遍。

    秦桑好久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良久过后的沉默,淡声应道,“好。”

    如他所愿的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清俊的脸终于溢出了温和的笑,深邃幽暗的眼眸,无法得看出他是否真的醉了。

    脖子上被男人微凉的手勾住,拉着她的脸压下来,带着浓郁酒味的吻铺天盖地而来,温柔的动作,令人无法自持地沉沦再沉沦。

    秦桑柔顺地闭上了眼睛,主动回应了他,心底却是疼得无以复加。

    次日清晨,阳光从窗户落了进来,一路铺到了床边上。

    秦桑睁开眼,模糊的视线触及了男人的脸庞,脑袋有短暂的空白,好半响才回想起昨晚的事情。

    周旭尧整个脑袋都睡搁到了她的枕头上,睡得香沉,呼吸均匀平稳,秦桑盯着他紧闭的双眼,视线描绘过他的五官,怔然出神。

    周旭尧并不是一个贪睡的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里,他几乎都是比秦桑要起来得早,往常这个时间点。他早就不在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遇到。

    秦桑动了动,方才意识到他的手臂堂而皇之地压在她的腰上,将她环在了怀里。

    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臂移开,担心会吵醒了他,连鞋子都没穿,秦桑蹑手蹑脚地正要离开卧室,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骤然响了起来。

    周旭尧被惊醒了过来,睁开眼便看见秦桑一副惊吓的表情,两人均是一愣。

    两人昨晚上虽然握手言和,然而那是在他酩酊大醉的情况下,秦桑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还记不记得,于是十分尴尬地站在原地上,进退不是。

    周旭尧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从他的身下滑落,露出他肌理分明而结实的胸膛,他伸手摸过手机,看也不看便接了起来。

    秦桑不清楚是谁给他打的电话,只听见他说,“嗯,我会晚点过去。”

    揣测,应该是容旌。

    挂掉电话,他动作利索的掀开被子,长腿下地。一步便来到了她的跟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秦桑微抬着头,心头莫名的感到一阵紧张,身侧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揪住了衣摆,呼吸也放轻了下来。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扣住她的下巴,低头便碰上了她的唇,只是轻轻地印了一下,不带任何情欲的味道,“早安。”

    他说。

    低沉的嗓音还有清晨刚睡醒的沙哑,别致的性感。

    秦桑眨了眨眼,神色呆滞地回应他,“早。”

    见她呆呆傻傻地的模样。他淡淡的一笑,“怎么?傻了?”

    不是傻了,而是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他阴晴不定却始终冷冰冰的态度,现在骤然一边,她感到了无所适从。

    周旭尧的视线落在她白润饱满的脚丫上,眉头轻轻一蹙,“地板凉,大清早的别光着脚。”话音落下,她已经被他腾空抱回了床上。

    受宠若惊,大概说的,就是秦桑此时的心情。

    洗漱换衣服,一直等到他重新出现,秦桑整个人仍然处于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里。

    周旭尧一边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抬步来到她的跟前,很寻常地将手中的领带递给她,“帮我系领带。”

    秦桑盯着眼前好看的手,沉默了好几秒钟才接了过来,她双腿跪在床上,周旭尧自然而然地弯下腰,配合着她的动作。

    两人靠得很近,秦桑隐约闻到男人身上须后水的清新的味道,空气里流动着几许暧昧的暖流。

    “怎么这么安静?”周旭尧垂眸,睨着她长而微卷的浓睫,淡淡出声。

    秦桑手指的动作僵了一下,默了默,她抬眸迎向了他的目光,“昨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

    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她甚至能瞧见他褐色的瞳孔里自己的模样。

    周旭尧注视她白净无暇的容颜,眉梢轻挑了一下,“你是说我吻了你的事情?”

    “”秦桑抿着唇,他的脑袋就只能记住这种事情?

    见她露出不满的表情,他凑了上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你想出去就出去,不过”

    秦桑刚要松一口气,却又因为他的转折词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门上,神色紧张。

    “不要单独去见陆禹行,嗯?”

    她漆黑的瞳孔骤然一阵收缩,快速应声道,“我知道。”

    “嗯,乖。”他满意地一笑,微凉的唇瓣在她光滑的脸蛋上辗转浅啄,低声道,“公司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领带系好,她松开手,“嗯,你去忙吧。”

    在霖市出差的时候,他一直在反复地思考,想着他们该何去何从,最终得出的结果,只有一个,他不想让她走,也已经受够了两个人生活在一个屋檐却如同陌生人的样子。

    秦桑的脾气有多犟,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想让她主动低头求和,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只能他先妥协。

    不过,他是先提出了讲和,然而她的态度变化得太快,反而是让周旭尧感到有些违和,锁住她的视线,又问了一句。“为什么忽然这么听话了?”

    按照她以往的性格,她不应该这么容易妥协。

    秦桑心脏倏地绷紧,呼吸也紊乱了几分,她扯着唇,眉目温淡,“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觉得累了,继续跟你闹下去,我也并不会好过。”

    从她的脸色都能瞧出她的疲倦感,周旭尧倒也是接受了她这个理由。

    “等公司的事情忙完了,我们出去旅游一趟,怎么样?”他忽然提议。

    秦桑怔了怔,轻快的应声。“好啊。”

    “想去哪里,你来决定。”

    “嗯。”

    软禁令被解除,秦桑反而没有出过门,和周旭尧的关系破冰以后,相处得倒是勉强算是融洽。

    这天晚上,周旭尧在书房忙完以后回到卧室,秦桑正好在吹头发,他上前,从她手里接过了电吹风,主动帮忙。

    秦桑抬眸从梳妆镜里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忙完了?”

    “嗯,”男人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漫不经心地开口,“想好要去哪里旅游了吗?”

    秦桑被他的问题给问住了,这段时间,她的脑子一直都在谋划着其他的事情,那天早上的对话,她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还没想好?”

    “嗯,也没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她说的也是实话,在外面流转了几年,对于外出这种事情,她的性质并不高。

    “那就等你想去了再去。”说罢,他放下手中的电吹风,从她的身后俯身便将她抱了满怀。

    猝不及防的亲密,秦桑蓦地一阵心悸。

    男人的唇落在她的耳根后。温热暧昧的气息轻轻拂过,低醇的嗓音轻声呢喃着她的名字,“桑桑。”

    秦桑全身的毛孔倏地竖立起来,紧张得毛细管也骤然扩张,她绷着身体,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起来。

    男人性感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薄唇有意无意地蹭着她的脖子上光洁的皮肤,带起一阵轻痒,秦桑的喉咙发紧,下意识地抓住了他圈在腰上的手臂。

    “今晚给我,嗯?”

    秦桑的视线落在镜子里,将男人眼底的颜色瞧得一清二楚,脑子顿时乱糟糟的成了一团麻线,她想要开口拒绝,但意识里很清楚,这个男人已经忍了多久。

    然而,不等她应声,他已经从后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下来。

    根本就容不得她拒绝。

    恍惚之中,秦桑隐约觉得周旭尧跟以往不同,攻势一波接着一波,她无暇专心地思考他那幽暗得深沉的眼底那抹情绪,到底饱含了一种什么的感情,被他拉着一同沉下了汹涌的浪潮之中。

    他要得很凶很狠,直到她哭着求饶,他才放过了她。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身侧的床铺是空的,周旭尧早就不在了。

    空气里隐约弥漫着暧昧的气息,证明过昨晚发生的一幕幕。

    秦桑躺在床上,眼神呆滞地盯着天花板怔怔出神,过了好久才拖着疲倦的身体进了浴室。

    热水蔓延过身体,舒服地闭上眼睛。

    倏地,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睁开眼睛,终于发现到底昨晚不对劲的地方了,从浴缸了爬起来,随手扯过浴巾裹着身体折返回卧室。

    垃圾篓里除了几团纸巾,什么都没有。

    昨晚上,他没有使用计生用品。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秦桑的脸色有些难看。

    两人刚结婚的时候,也曾提过关于孩子的问题,当时她表示不想要孩子,而周旭尧大概也并没有多想要,所以每次都会很主动的采取措施,从来没有让她费心过。

    可是昨晚上,他没有,秦桑敢肯定,他不是忘记了,而是故意的,他想让她怀孕!

    而这背后的目的,即便他不说,她也能明白。

    一想到有可能怀孕,秦桑便感到一阵的惊悚,幸好她及时发现了,否则到时候真的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家里除了套子,并没有食用的临时救急的药,秦桑没有犹豫,换了一身便下楼。

    “太太,你醒了,你想要吃什么?我马上去给你准备。”保姆见到秦桑从楼上下来,展开笑颜,心情看着十分愉悦。

    秦桑手里圈着车钥匙,“不用了,我要出门一趟。”

    “太太要出门?”

    “嗯,”秦桑站在玄关上换鞋子,“晚饭之前我会回来。”

    “需要让司机开车送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出去。”

    “那你自己小心点。”保姆叮嘱了一句。

    然而,让秦桑感到几分意外的是,她出门,K也没有跟着她。

    秦桑在心底自嘲一笑,一夜春宵,换去她更多的自由,她该庆幸自己没有白白牺牲吗?

    从别墅出来,秦桑直接就去了药店。

    计生用品上面的商品琳琅满目,她也是第一次来买这种东西,一时间无从下手,站在货架上看了又看。

    她毕竟还是很爱惜自己对身体,这种药她也仅仅吃过一次,而且那一次也是陈眠在医院找医生给她开的,所以她现在不知道哪一种对身体的副作用能够小一点。

    药店里的售货员见她在那徘徊着,于是好心地上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秦桑看了她一眼,“我想买事后药,不过不知道哪一种会比较好。”

    售货员挂着职业的微笑,从货架上拿了一盒地给她,“这个是72小时以内都会有效的,不过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这种药物能不服用,最好就不要服用。”

    秦桑淡淡地一笑。“谢谢。”

    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昨晚上,只怕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日子,周旭尧只怕会继续这样下去。

    目前的情况看来,若是她提出不要孩子,只怕又会引起他的疑心。

    然而,她也总不能一直这么服用这些药。

    心思复杂地结完账,她有些心不在焉地推开药店的门,结果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手中的袋子掉在地上,东西散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还不等她道歉,对方已经连续说了好几声对不起,同时伸手去帮她捡东西,看见药盒子上的字,明显一怔。

    秦桑揉了揉肩膀,低下头,怔了怔,“妤琪?”

    蹲在地上的江妤琪闻声一怔,抬头便看见了秦桑,眼底也有着意外,“桑桑,是你。”

    秦桑的目光落在她手里拿着的盒子上,江妤琪意识到,忙把东西放进了袋子里,递还给她,“抱歉。”

    秦桑微微一笑,并没有任何闪避,坦然道,“你怎么在这里,身体不舒服吗?”

    江妤琪的脸上的笑容淡了淡,她抿着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半响以后,淡淡说道,“其实,我要买的药跟你的一样。”

    底下停车场。

    车窗响起一阵声音,秦桑转头便看见陈眠俯身靠在车窗前,她降下车窗。“有空出去?”

    陈眠挑了挑眉,绕到另外一侧,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一边扣上安全带,一边问道,“现在没人跟着你了?”

    秦桑熟练地发动引挚,缓缓从车库里开了出来,“嗯,大概是最近我听话了。”

    周旭尧看她看得紧,秦桑虽然不说,陈眠也隐约能明白些什么。

    天气已经开始转凉,高温的夏季已经走完,湛蓝的天空清风微噪,令人感到舒适的温度。

    秦桑开的是敞篷,所以能很好的感受到这种宜人的天气。

    陈眠侧目看着秦桑精致的脸蛋,淡声问,“要带我去哪里?”

    “兜风。”

    “大小姐,我没有你那么轻松。”

    秦桑挑眉,“就算是机器人也要休息,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女人,适当的放松一下,更能提高工作效率。”

    秦桑今天是一身休闲的服装,朴素却很有质感,即便如此简单的装束,也不会损坏半分她的美,风刮起了她的卷发。凌乱反而衬得她多了几分英气的性感。

    一段时间不见,陈眠隐约觉得她又变了,确切的说,是变得沉稳了许多。

    秦有天过世的打击对秦桑来说一定很大,不过由始至终,陈眠也没发现她又太多悲伤的情绪表露,越是这样淡定,越是令人觉得不安。

    “最近还好?”

    秦桑没有看她,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的路况,“你指哪方面?”

    “全部。”

    “都挺好。”她淡声应道。

    都挺好,那就是都不好。

    “周旭尧和陆禹行,这个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办?”面对她敷衍的回答,陈眠也很无奈。

    秦桑扯着唇笑了笑,“你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奇怪?”

    “选择陆禹行,还是选择周旭尧?”陈眠抬手捋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长发,“亦或者是,两个都不选?”

    秦桑沉默了下来,良久没都吭声。

    陈眠又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秦桑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用力收紧,徐徐缓缓地开口,“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温淡的声音跟她眉目上的色调一致,“要怎么样才能离开,带着秦扬一起离开”

    陈眠有些意外,转念又觉得在她这种想法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我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头绪,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她自己一个人还好说,然而要带上秦扬,只怕连港城都没有走出去,她就被抓回来了。

    陈眠心细细腻,再者她对秦桑了解较深,忽然说道,“如果你想带着他一起离开,我也会想办法帮你。”

    “能行吗?”秦桑低低的声音,几乎被风吹的听不见。

    陈眠也沉默了,毕竟目前的情况是。陆禹行在虎视眈眈,而周旭尧也盯得很紧。

    她转头,不经意地瞥见了前面的盒子,伸手就摸了过来,眉头顿时蹙紧,转头睨着秦桑,“你吃这种东西?”

    秦桑双手握着方向盘,斜目瞥了一下,漫不经心地道,“他没做措施,我只能用这种办法补救了。”

    陈眠将盒子扔了回去,单手撑在车窗上,“我帮你一起想办法。”

    年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秦桑懵住。

    见她一脸费解,陈眠补充说明,“你现在专心应付好周旭尧就行,秦扬那边你不用操心,我来想办法。”

    秦桑来找她,就是想要陈眠给她出个注意,并不打算把她牵扯进来,“你知道,我脑子没你的好使,如果你有什么主意的话,直接告诉我,你别掺和进来。”

    陈眠伸手一把捏住了她的脸颊,“说什么荤话,我想到办法没有我,就凭你这个脑袋能行得通才见鬼!”

    秦桑吃痛地叫出声,“我是不想你被他们找麻烦。”

    陈眠轻嗤一声,“你放心,他们想找我麻烦,也能有本事才行。”

    “”

    “倒是你,注意下自己的身体,这种玩意吃多了有害无益。”

    “嗯,我知道。”

    秦桑端着咖啡,抬手推开书房的门。

    一眼便看见周旭尧坐在办公桌后,桌面上的电脑屏幕反射着荧蓝的光,他低着头在翻阅着资料。

    听见动静,他的视线从桌面上离开,朝她投了过去,“还没睡?”

    秦桑走上前,把咖啡放在他的面前,“嗯,有件事想跟你谈谈。”

    其实只要她愿意,周旭尧这种性子还是有迹可循的,她从多次实践中总结了经验,有事主动找他商量,通常情况下他都会认真思考,不会乱发脾气。

    不过秦桑现在是心有惴惴的,已经她要说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禁忌。

    周旭尧挑眉,端起咖啡低头浅啜了一口,“什么事?”

    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好事,毕竟她都主动冲泡咖啡来讨好他了。

    “你先跟我保证,你听了不会生气。”小心翼翼地开口。

    周旭尧眉微微挑动了下,脸上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动作优雅地放下杯子,波澜不惊地道,“看来你要说的事情会让我很不高兴。”

    秦桑咬着下唇,垂下了眼帘,那表情有些委屈可怜,令人心生不忍。

    默了几秒,他淡淡开腔,“说来听听。”

    挑起视线。谨小慎微地低声道,“你不会生气?”

    周旭尧溢出医生低笑,“好,不生气。”瞧着她现在这副模样,他大概是有气也发不出来吧。

    秦桑绞着手指,语速缓慢而清晰,“我想回盛兴上班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书房里的气氛果然就变了。

    不安地睨着男人脸上隐晦的脸色,分辨不出喜怒,她轻声解释着,“我现在毕竟还在公司任职,前些时间受伤了没有去上班,现在已经好了,还一直不露面的话,有些说不过去。”

    回盛兴集团上班,代表着会时常跟陆禹行碰面,这一点,他并不乐意见到,而秦桑主动提出这种要求,更是让他心生疑虑。

    久久得不到回复,秦桑按捺不住了,眉眼冷淡了几分,“你跟我和好了,该不会还在质疑我跟陆禹行的关系吧?”

    周旭尧眼睛微微眯起,仿佛在沉思,须臾,他波澜不惊地说道,“你要回去上班没有问题,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你跟他单独见面。”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