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风水师 岱岳峰

第1027章 作死的猴子

    “呜呜!”

    风谷中传出一阵阵,如同鬼泣的怪异声响, 陈易在杜玛离去之后,一个人走了进去。

    山洞中很干燥,山体呈现一种古怪的赤红色。周边生有矮草藤木,阵阵阴风从里面透出来,吹的草叶藤木哗啦啦作响,就如同一群人在双手欢迎一般。

    “这声音也真够惊悚的!”

    陈易听着这里面发出来的种种怪声,知道那都是山风吹进了山体之中无数的孔洞造成的,声势很大,但也就吓唬吓唬人,没点作用。

    踏着干燥的地面,陈易一步步往里走去,越往里面,那种气流冲击山洞的声响就越大,里面的风力也就越大,到了后面,已经再无一根杂草,风力估摸着怎么着也得九级十级。

    别说杂草了,就是山洞两边的石头,都被这些大风吹得光滑可鉴,边缘之处,如河中鹅卵石一般。

    此时陈易已经慢慢放弃了金鹏会藏些珠宝玉器在这里的奢望,这么大风,石头都能吹得满地打滚,怎么藏东西呢?而且, 他也看不出来,这里跟“神明”有什么关系。

    差不多走了十五六分钟,陈易仍然没有走到尽头,仿佛这个山洞贯穿了整个山体。

    陈易面前出现了一个分岔路口,三条路伸向了山体的不同方位,每一条都幽深黑暗,看不到尽头。

    “该选哪条呢?”

    陈易犹豫了一下,其中一条里面涌出来强烈飓风,“嗖嗖”如刀,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而另外两个洞口虽然也有空气流动,但比中间的那一个要小的太多太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铺开神识,细心寻找着地面上的脚印等痕迹, 失望的发现,连点尘土都被刮飞了,哪里有什么蛛丝马迹。即便是那两个没有风的洞口,可在紧挨着中间那一个的情况下,也受到了波及。·

    “先选一条没有风的吧,那个风洞里可藏不住什么东西!”

    陈易用他i的逻辑推断猜测道,没有人会把东西藏在如此巨大的风口中,即便想藏也藏不住。

    这般想着,陈易就准备往左手边的那个洞穴走去,回头再往另外一个那边去。

    不过,没走几步,他忽然停了下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眼中精光喷薄,看向那个洞口深处,神色甚是古怪。

    那里面有个东西,正悄么声息地向他靠近,拿着一块铁棍模样的东西,似乎不怀好意!

    “这特娘的是要敲闷棍的节奏啊!”

    陈易咧着嘴,很是无语的说道,也就是遇到他,可以用神识来查探周边之物,若是其他人,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非被那玩意得手不可!

    悄无声息,灵巧无比,那玩意扒着石头凸起与裂缝,快速往这边接近过来!

    “呵呵,看来找对地方了!”陈易没有担心,反而很高兴,既然这里面有不怀好意的活物,那就说明,找到正点了。

    “既然你想玩阴的,那咱就陪你玩玩!”

    陈易心情大好,装作一无所知,大步大步的往前面走去。

    一人一兽转眼间就要相遇,黑兮兮的山洞里,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越来越近,三十米,二十米,十米,八米,五米……

    那东西的耐性不是一般的足,直到位于陈易脑后之后才动手,这是要敲闷棍啊!

    “啪!”

    脚掌踢蹬岩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破空的风声,它如同利箭一般爆射了过来,同时手中的那根大棒槌也高高举起,就要给陈易后脑勺,狠狠来上这么一下!

    “你大爷的,早就等着了!”

    陈易也是吓了一跳, 没想到那玩意这么凶悍,化境后期的实力,从上而下全力一击,这尼玛,哪里是敲闷棍,分明在要人的命好不好!

    难怪金鹏金雕两个老太婆不让她的族人擅自进来呢,有这么一头凶悍之物藏在里面,一个不小心就得见阎王啊!

    “嗖!”

    铁棍直砸向陈易的后脑,那玩意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似乎很期待将陈易砸成肉饼。

    可是,它的兴奋之色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措手不及的惊慌所取代。

    陈易猛地低头让过,铁棍落到了空处,因为用力过大,那玩意在空中失去平衡,如一枚被秋风扫落的叶子一般,坠了下来!

    “嗖!”

    陈易带着一丝恼火,一记大力鞭腿抽向它的身体!

    “砰!”

    那玩意被陈易一脚抽非出去,砸在几米外的岩壁上,发出一声“吱呀”怪叫!

    是一头猿猴!

    通体白色,没有一根杂毛,四肢强壮有力,胸前壮硕无比,呃,准确的说,它那壮硕并非是胸肌,而是它是母的!

    “吱吱……”

    白猿似乎没有想到陈易能避过它这阴险到不能再阴险的一棍子,更没有想到陈易还能给了它狠狠一脚。

    “砰砰砰……”

    它的脑筋显然不是多么好使,没有意识到它与陈易之间的实力相差极大,只是知道它吃了亏,必须找回场子来!

    迈着“轰隆隆”的步伐,这头白猿再次杀将过来。

    不过,这次它要小心了许多,多了很多试探,少了许多如之前那般的一锤子买卖。

    “咦?”

    陈易与它过了三五招之后,竟然意外的发现, 这猿猴的进退之间颇有章法,左右之处也互相顾及,居然是一套不错的拳法。

    “这年头,猴子竟然也会打拳了?不过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呢!”

    如果好奇心能害死人,那陈易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他发现这个异常之后,慢慢的收敛了些实力,又是五六招过去,终于弄明白!

    原来这套猴拳就是那日在宾馆里,吴鸮用的拳法!虽然不说百分之百相似,但也有百分之八十!

    “你大爷的,原来那娘们是你徒弟啊!”陈易不住苦笑,还真是冤家路窄,碍于情面还有所谓的狗屁道义,陈易没能继续教训那个重伤垂死的女流之辈,反而与她的“师父”遇上了!

    若是这猿猴识趣也罢,偷袭不成,赶紧遁走,逃之夭夭,他也懒得理会。可这家伙估计是在这地方称王称霸惯了,挨了陈易一顿胖揍之后,很不服气,嗷嗷叫着,锲而不舍,屡败屡战,一次次冲杀过去。

    于是陈易只能顺势给它一点教训!

    “砰!”

    陈易一拳打在它的鼻梁上,虽然没下杀手,但也不轻,鼻血当即就彪了出来。这猿猴愈发恼怒,竟然抄起一块碎石头,就朝陈易打了过去!

    陈易轻松躲了开来,指着它,怒道:“臭猴子,凡事要有个度量,再特娘的这样胡搅蛮缠,老子就下重手了啊?”

    “吱吱!”猴子哪里能听懂人的语言,不然那也就不叫猴子,而是应该叫大师兄悟空了。它暴怒着又一次的朝陈易冲了过去。

    陈易的记性不错,清楚记得刚才把它打出去过六次,可这家伙又第七次冲了过来!

    “你大爷,还没完没了了!”   

    陈易从来都不是好脾气,见这猴子如此纠缠不清,不再留手,一及立地通天炮打在了它的下巴上,直接将其勾飞。

    “噗通!”

    猴子摔在地上,满眼的金星星,双眼之中带上了畏惧之色,低吼着远去了。

    “这还差不多!”陈易弹了弹衣服上灰尘,就往里面走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猛地低头,一道尖锐呼啸从头顶上飞了过去,砸在墙壁上,“咔嚓”一声,弹回了地上。

    那是一个硬度丝毫不差于铁疙瘩的石块!

    “吱吱!”

    那白猿见陈易躲了过去,一阵懊恼吼叫,又捡起几块石头,一发接一发,如子弹般砸向陈易!

    “给脸还不要脸了!”陈易这次真恼了,如一阵风般冲了过去!

    那猴子已经长了见识,知道不是陈易的对手,拔腿就跑,攀着洞顶的岩石边缘,如飞般的逃逸,还不时往后扔几块石头。

    不过,它显然没有料到,陈易扔石头的本事比它大多,不仅更快更准,还会拐弯,明明躲了过去,可回头就狠狠砸在了它的后脑勺上!

    “吱吱吱……”

    猴子头上被砸出好几个大包,怪叫着狼奔豸突,它此时真的怕了!

    陈易这次真恼了,无论它怎么叫唤,都要给它点教训!

    一人一猴,就这么在这山洞里一追一逃,分外滑稽。

    猴子被砸的慌不择路,逃进了那个风洞之中,陈易也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倒要看看它能跑到哪地方去。

    “砰砰砰!”石块一次接一次砸在它身上。

    “吱吱吱……”,猴子疼的哇哇乱叫唤。

    “你奶奶的,倒是跑啊!”陈易解气的吼着。

    越往里面,那股劲风越大,行走起来越困难,陈易跟那猴子的距离也愈来愈近。

    “吱吱吱……”

    前面没有路了,猴子站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惊恐的看着这个比禽兽还禽兽的家伙。

    在它不远处,有数个小洞口,大小不一,形状不同,正“呼呼”往外不住喷着劲风,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能吹的陈易几乎站立不住,最小的就如三月春风般轻柔和煦。

    “吱吱吱……”,猴子在讨饶,实在害怕了这个家伙。

    陈易没有离去,也没有再用石头揍它,目光也没有放在它身上,而是落于那几个洞口附近,那里清楚的雕刻着一些文字,正是金鹏说的他所需要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