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风水师 岱岳峰

第1108章 不靠谱的大老板

    “陈先生,走,走,快点跟我来,有好消息。”

    大清早的,陈易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洗刷,就被一个村民拉走了。

    在杜玛公布完矿脉的消息之后,仅仅是第二天,濮林寨子的村民就自发的贡献出体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看着镐头铁锹,进山开挖!

    第一批原石已经出来了,陈易作为大老板,肯定是要撞这个彩头的。

    跟着那个两天两夜没有睡觉,满眼血丝,面皮蜡黄,但却是满脸亢奋的村民身后,陈易来到后山之上,那个正在热火朝天的开采现场。

    风谷的事情杜玛没有多言,而是将的后山矿脉的位置告诉了村民,都是同一条矿脉,只是一个在内部,一个在外部。

    “陈先生来了,陈先生来了!”那位带路的大叔,人还没有到,就扯开嗓子咋呼起来,又兴奋又激动,颇有点鬼哭狼嚎的意思。

    “哈哈,陈先生终于来了,快点,快点,就等您了。”族中一位老人,脸上笑得满是褶子,黑乎乎的小眼睛眯成了一道缝,急忙拉住了陈易的手。

    “太感谢陈先生了,要不是您,我们就是到死,也不会相信,在我们的身边,就有这么一大片矿脉啊!”老人激动地握着陈易的手说道。

    虽然寨子里有些人对陈易颇有微词,对他占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颇为眼红,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明白事理的,他们知道,若是换成西方那群吸血鬼,他们连百分之五十都没有。

    不仅如此,陈易还答应了他们往这里运送大批挖掘设备,修路架桥,更为重要的是,陈易可以为这些翡翠原石联系到极佳的销路。

    现在白氏拍卖行声名鹊起,在吴胖子殚精竭虑脑门子都想秃顶了的折腾下,隐隐已有跃入全国前三的趋势,如朝阳东升,蒸蒸日上。

    泉城也因此而成了一个新兴古玩玉器珠宝文玩交流中心,再消化这么一批原石,并不是多大难题。

    “呵呵,你们发现也是早晚的事情,我只是给提前了些而已”,陈易很谦虚地说道。

    “咦~,不是的”,老人拖了长腔,很不认可,“这些地方都被老族长设为禁区,普通人是被禁止入内的,没有你,就算是我们发现了,那也不知道猴年马月啊。”

    陈易摇摇头,不去争论这些,谦虚这玩意点到为止即好,再多了就是虚伪了,他低下头扫了一眼不远处摆成一个方阵的大小原石,就知道里面的底子很不错,但是还是问道:“种水怎么样,有没有打开看看?”

    “专门打开没有,倒是在挖的过程中,碰坏了两块,一个冰种一个豆种,不算很好,但也不错,可以赚上不少”,这老人似乎对玉石了解很多,笑眯了眼睛。

    这东西多少本钱,稍微有点料子就能赚钱,随便打碎了两块,一个中等一个中上,那其他的也不会太差。

    “挺不错,看来咱们今年注定要发大财啊”,陈易笑呵呵说道。

    “嗯,咱们今年注定要发大财!”老人使劲点着头,重复说道。

    “陈先生,这些意外破损的不作数,矿脉的第一刀还是由你来切!”

    濮林族人早就拉来了电线,扛来了切割机,随着话声落下,切割机旁边的年轻人拉下电闸,切割机登时爆发出一阵亢奋的轰鸣声。

    “三愣子,你特娘的真愣是吧?陈先生还没挑选原石呢,你弄出这么大个动静做什么,关掉,快点关掉!”那个老人很是不悦的训斥道。

    另外也有人说道:“这第一刀事关紧要,大家动静小点,让陈先生仔细去挑,争取搏个好彩头!”

    “陈先生,请”,另外一个老人走到陈易面前,伸出一只手,又不忘叮嘱道:“您可要仔细点。”

    凡事有人的地方就有迷信,这些华夏遗族也不例外,想要弄个好兆头。

    但他对陈易的印象并不算怎么好,因为陈易的身份并没有全部公开,所以,他也就只是把陈易当成一个荫祖上余德的富二代官二代而已,能站在这里,也是靠着伏千里等人的关系。

    当初陈易与坂崎燎一战虽然轰动,但只是在这里稍作停留,大多数人还是没有看到的。

    “是啊,这第一刀可是有财运,你得仔细挑选,要挑有蟒带的,不要裂绺……”,那个看管切割机的三愣子说道,就差没把自己挑出来的石头扔给他了。

    陈易看着那些人,哭笑不得,他这曾被泉城古玩市场和赌石市场统统列入黑名单的人,竟然在这里被小瞧了,看来不好好露一手,那是不成了。

    地上的石头差不多有一百多块,陈易笑眯眯转着圈,偶尔用脚踢几下,自始至终没有弯腰动手一次。

    那些等着陈易撞彩头的人皱眉,这也太随意了吧,虽然说赌石这玩意七分运气三分技术,但也不能走马观花的随便看看吧?就算是什么都不懂,也要上上手掂量几下,把心态摆正了吧?

    就在众人唉声叹气,觉得这货忒不靠谱,恨不得上去替陈易挑的时候,陈易停了下来。

    他站在边角处,嘴角噙着笑意,脚下是一块四五十斤大小的石头,上面是蛛网般的裂纹,形状也是极其不规则,反正就是丑的很,濮林族人差点就想要扔了的那种货色。

    “我去!”

    一些濮林族人眼睛猛地瞪了起来,一颗心脏也如鼓槌一般“噗通噗通”直跳,可别选那块!

    “就它了!”

    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陈易仿佛能看透他们的心思一般,非得挑这个“破烂”!

    “这,陈先生,您,要不,换一件……”

    有人想要阻止,希望他再做一次决定,就算是纯粹迷信,要是整出一块狗屎底子来,也会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难受。

    可是,没等他话说完,陈易的脚尖一挑,就把那块石头勾了起来,原石凌空飞起后被陈易单手托住,走到三愣子面前,放到了切割机上。

    “开始吧,里面会有好东西的!”陈易点上一根烟说道。

    “……”

    三愣子还能说什么,他不是演说家也不是作家,无法描绘出心中那一万头草泥马呼啸狂奔的壮观情景,只能吐了一口唾沫,拉下电闸,开始切割。

    谁让人家是大老板呢,不靠谱也没办法!

    “刺拉拉了……”

    切割机的声音在金黄的晨曦中异常刺耳,震得众人眼皮子直跳,很多人已经转过头去,不愿再多看。

    在他们这些所谓的行家里手眼里,不同切都知道里面是什么玩意,看不看都一样。

    “啪!”

    原石被切成两半,两下分开,三愣子甚至连扶都没扶,就任凭它这么落在地上,可见他对这块原石多么不抱希望。

    “咦?”

    就在他目光落到那块石头上之时,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这块原石裂绺极多,但只是延伸到三四公分的表层,里面并没有任何裂痕。而且,它的底子也不错,冰种,还带着一抹浅绿,里面有些雾气,迷迷蒙蒙,可以料想,做出些镯子和挂件,必定很是漂亮。

    “哈哈,不错,冰种浅绿,能值些钱,这个兆头算是很好了!”那个刚才恨不得上去敲陈易两棍的老家伙,抹了把脑门子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老脸上乐开了花。

    刚才还真的吓了他一跳!

    在场之人莫不是如此想法,好在这位年轻孟浪的大老板运气很好,歪打正着,开出了个好兆头。

    “老板,俺放鞭炮嘞!”

    三愣子的脸上也没了那嫌弃的样子,叼着烟就要去引不远处挂着的一串爆竹,点上之后,就象征着这个矿脉正式开工。

    “等一下”,陈易将其拦住,“一个冰种你就这么高兴吗?”

    “冰种就很不错了,玻璃种又不是大白菜,可遇不可求啊”,生活在缅甸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不懂赌石的,三愣子也是在外面坑过好多肥羊,啊呸,见过大世面的人,当然对此不陌生。

    陈易笑眯眯着眼睛,在那块原石之上画了条细线:“那咱们看看,你再从这里往下切一刀!”

    “这里?”三愣子不大愿意了,陈易的画的那条线正好在那一缕缕如荡漾水藻般的绿色边缘,天知道里面的绿色会蔓延多少,会不会给一刀切毁了。

    能这么干的,要么是高手中的高手,可以一眼看透里面的质地颜色,并且准确做出判断,要么就是菜鸟中的二愣子,比他还浑的那种,啥都不懂,直接蛮干,好坏一锤子买卖。

    “让你切你就切,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其中一个叫杜开元的中年男子骂了一声,他是知道陈易底细的,大圆满高手,还是神念后期,赌个石头还不如切瓜砍菜一般容易?

    “吱吱吱……”

    看得出来这三愣子挺畏惧杜开元,不敢再废话,压下切割机,就按照陈易的吩咐切了下去。

    一边切着,他还一边在心里嘀咕,杜叔也不知道收了那姓陈的多少好处,怎么处处帮他说话……

    可下一秒,他的嘟囔戛然而止,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当灯泡踩,因为在切开的石料上,他看到了一片晃人心神的浓绿之色。

    那不是一抹,一缕,一道,而是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