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语 罗森

十二章 老牛迎客

    密室之中,李昀峰轻叹一声,看着闭目沉思的温去病,道:“阿山,你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没时间犹豫了。”

    温去病睁开双眼,犹豫道:“这一次行动,生死未卜,你我同去就好,何必拉上小书?霸皇无故跑来邀约,本来就很奇怪。这场婚宴……很可能宴无好宴,说不准就要上演一出鸿门宴。”

    李昀峰耸耸肩,接下话茬,“霸皇做事,没道理会如此曲折。就算想对你我不利,他也没必要假借婚礼宴请,这点本是可以安心的,只是……如今妖族大举出动,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还请来魔族封锁外围,所图必定不小。”

    温去病点点头,殷墟的情况确实怪异,说是办婚礼,世上却哪有这样的婚礼架势?内外铁桶一般的军容阵仗,别说婚事,根本就是战事!瞧这阵仗,婚礼之日,哪怕仙界、佛界直接拉开架子,与妖魔干上一场,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李昀峰沉吟道:“这么大的行动,对于可能出现的变数,妖魔一定想方设法排除,就算我们拿着霸皇的请帖,也未必好使。”

    “既然如此,你何必一定要拖上小书?”温去病摸着下巴,道:“她如今尚要弥补自身缺陷,妖都之行,于她无益,而若是出现危险,就算是准万古,也帮助不大,反而会拖累我们。”

    “嘿,你这就是明知故问了。”

    李昀峰轻笑一声,揶揄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去吃喜酒的?无非是藉机进入太古妖都,尝试获取九龙塔,一旦露陷,肯定要与妖族起冲突,说不得还会惹得妖皇出手。而想要找到九龙塔,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九龙塔之心……”

    “九龙塔之心在我这里。”

    温去病开口打岔,李昀峰却笑道,“只有一半在!还有一半,已跟忧患融为一体。而忧患在小书手上有奇异的加成,这点不可忽略。我估算下来,最好的机会就是利用塔心,定位九龙塔的位置,藉机直接控制九龙塔……此外的方案,结果都不乐观。”

    温去病哂道:“你还不如直说,如此之外,死路一条吧!”

    李昀峰正色道,“尽量提高成功的机率,是我们一向做事的方法吗?这件事情,并非只为了你,还是为了小书,她是仁道之主,这次封禅荒腔走板,引发天怒,虽然是混了过去,造成的隐患可不小,如果不设法寻个机缘,尽速提升……死到临头的人,哪来的什么安全地方?”

    “唉!”

    温去病摇了摇头,愁容满脸,却最终变成无奈之色,轻叹一声,“看似风光,结果我们一个个都踏在生死线上,我们这是什么人生啊?”

    既然作出决定,两人就不再耽误,喜帖约的日子一到,立即动身,和早已经等候的司徒小书汇合一处,共同踏出始界,穿梭星海,降临到重现于世的太古妖都外围。

    面对妖魔两界的重兵封锁,三人压根就没想过秘密潜入,一现身于妖都外围,立刻将气息催上巅峰,完全不遮掩身份。

    变动之道,无有定型,温去病只是单纯将八重天的气息扩散出去,李昀峰和司徒小书,或是展露法相,麒麟现世,紫气满天,星河倒旋,或是催动人道之力,星火不息,照亮诸天,一时间妖都外围,无论妖魔,下到寻常兵将,上到镇守的大圣、天魔皆有所感,投来戒备的目光。

    负责封锁最外围的天魔,朝温去病投去一眼,就转过视线,视若无睹,麾下的魔兵魔将也巍然不动,任由三人朝着妖都而去。

    妖都外侧,牛魔王放出浩瀚妖气,卷起一众牛妖,再载着浩荡妖军,冲天而起,迎着三人去了。

    “妖族动了!”

    “却不知道如今是哪位大圣驻守?”

    “管他是谁,这副架势,看起来不好相与啊!”

    李昀峰和温去病对视一眼,没有尝试硬闯,悬停半空,摆出架势,作好接敌的准备,防止妖族不给霸皇面子,直接翻脸,司徒小书则转过面,盯着两人身后,将人道之力化作一道盾壁,预防魔族发难。

    “来者何人!”

    眼见三人虽然停下脚步,却没有退走的迹象,反而摆出戒备迎敌的姿态,牛魔王一声厉喝,九重万古之威,震动天地,虽然没有现出原形,可法相流转,一只顶天立地的白牛巨影,若隐若现,头上两只尖角,插穿苍穹,仿佛可以贯穿一切。

    白牛之影,晃动堪比日月的头颅,一声嘶吼,无论是麒麟真形,紫气星河,还是浩瀚人道之力,都为之一晃,消散大半,三人的威势被彻底压下。

    “报上名来!”

    牛魔王明知故问,又是一声厉喝,白牛之影随之吼啸,让天地失色的无上威煞,随着喝问,一起朝温去病三人压去,有如实质,恍若一只可以捏碎星辰的巨手,要将三人攥在手里,捏成一团。

    “是牛魔王!”

    李昀峰轻叹一声,身后麒麟消散,周天星辰却重新凝实,旋转起来,以律之大道,抗衡加身的威压;司徒小书周身显现无数星火,仁道异能发动,化散涌来的威压。

    有别于两名同伴,温去病不动声色,道德加身,天地浑成,万道归元,无论是紫气星河,还是人道星火,到了他身边,都自动消散。

    见了这一幕,牛魔王耸然动容,“后天道德小成?人身怎么练成的?”

    温去病浑若无事,从怀中取出一张请帖,笑着对牛魔王道,“霸皇邀我等前来观礼,不知可否作数?”

    “霸皇邀你们来的?”

    牛魔王表情严肃,让人生畏,伸手一招,将温去病有意送来的请帖摄入掌中,仔细查看起来。

    周围一众大小牛妖,神情紧张,严阵以待,人族与妖族素来不睦,老祖更对人族从无好感,这三人高调而来,姿态嚣张,开战是大概率事件,只待老祖一声令下,众牛妖便要一拥而上。

    “哈哈哈哈”豪迈的大笑声,响彻妖都天地,最让人感到意外的,不是这声大笑,而是啸声中没有半点作伪的欢喜之意。

    不光是温去病三人错愕,就连层层包围的大小牛妖,都面面相觑,不能理解素来厌恶人族的老祖,为何一副欢喜到想摆酒庆祝的模样?

    当牛魔王将喜帖放下,温去病又是一惊,只见原本肃杀的面孔,瞬间堆满了笑容,牛嘴咧起,露出底下的雪灿白牙,竭力表现出亲善和蔼的神情,让温去病半晌摸不着头脑。

    三人出发之前,特别准备了道具,约定了密语传音,此刻见状不对,立刻进行商议。

    “阿山,情况不太对啊,牛魔王堂堂九重万古,为啥看到我们,像是见到了救世主?”

    “哪有这么夸张?我倒觉得他这表情,比较像是见到自家亲戚,好像……见了爹似的!靠,我们又不是霸皇,哪有资格让他喊一声爸?他这是什么状况?”

    “那能怎么办?直接翻脸吗?在妖都门口?打了这个,五色神光就刷下来了!你难道还要打妖皇吗?”

    “……又不是我有得选的,真要打,别说妖皇,就算妖皇她妈,还不是一样得打!”

    李昀峰和温去病隐秘交流,还未有定论,就看牛魔王凑了过来,以平辈之礼,非常客气地一拱手,道:“原来是去病天尊法驾降临,老牛奉陛下之下镇守妖都,防备宵小,刚刚不过是例行公事,还请见谅。”

    “平天大圣客气了。”牛魔王如此放低姿态,温去病连忙回礼道,“那接下来……”

    “三位既然有霸皇请帖,就是我族贵客!”牛魔王没等温去病问完,拍胸笑道,“贵客来参加婚礼,是我族荣幸,自然由老牛亲自引领三位进入。”

    牛魔王转身作势,示意三人跟着自己一道,原本身后跟着的妖族大军,也同时向三人行礼,恭迎贵客。司徒小书一脸惊讶,趁着牛魔王背身过去,以神识传音两人道,“听闻霸皇与妖皇有隙,原来传言有误,他在妖族的份量,竟有这么重的?”

    温去病和李昀峰对视一眼,均是莫名其妙,不知道妖族究竟是什么打算,说不出所以然来,只好跟着牛魔王一道朝妖都飞去。

    牛魔王将妖军散去,依旧驻扎防线,封锁妖都,自己收敛妖气,引着三人在高空朝妖都飞去,没有遮天蔽日的妖气遮蔽,虽然依旧相隔千万里,太古妖都在三人眼中,却已经如在眼前。

    如今的太古妖都,再没有半点封神之战和永恒封印留下的痕迹,无论是残垣断瓦,还是尸山血海,都已经不见,却亦不是当年的模样。

    在这段时日,妖族居然重建了一座宏伟新城,巍峨辉煌,虽然是新建,却是妖族最崇尚的古老样式,洪荒石材风格,表面张灯结彩,遍挂红幔与彩灯,甚是喜气。

    远远看去,这座新的妖族都城,妖流不息,似有千亿妖族已进驻其间,喜宴与开都祭是一起举办的,场面极为隆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