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大姐大 独孤求剩

第625章 新的暗杀目标

    ,。

    当时龙倩说叫我不要乱来,否则就对我不客气的时候,那一刻,我怎么听都觉得她好像是在故意对我说反话似的。

    于是我啥都没想,一转身就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这并不是我精虫上脑了,而是因为上次她很主动地找过我,说要给我生猴子,我知道她对我是有那方面想法的。只因上次我们的好事被打断了,所以我觉得她之前应该也只是当着江丽媛的面随便说说,并不是真的想拒我于千里之外。

    “你别碰我……”龙倩低声说了那么一个字后,似乎打算转过身来,可我却故意把她抱得更紧了,不让她转过来。因为我有些忌惮她的眼神,每次她用那种很冷的眼神看我,我就觉得心里发慌。

    我贴紧她的身子后,很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龙姐,媛姐已经睡着了。”

    “睡你个头,你怎么知道她睡着了。”龙倩冷声道:“总之今晚你别想那种好事。”

    “嘿嘿,那让我摸一摸吧……”我很无耻地小声说道。

    “摸你个头,不准乱来。”龙倩已经缩成一团了,似乎还用手护住了胸口。

    “摸一摸又不会怀孕。”我随口说了一句。这话一说出去我就预感到不好,果然龙倩一下就发火了:“你就怕怀孕是吧,怀孕你就甩不掉了是吧!”

    “龙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我急忙解释。

    “行了,你别解释了,你离我远一点。”龙倩用手肘狠狠地顶了我一下,把我顶开了。

    “哎……”我心里长叹一声,我知道龙倩又生气了,同时我也知道有江丽媛在身边,今晚我是怎么也不可能成事的。加上此时已经四点多了,我早就已经困的不行了,我便直接闭上眼睛睡了。

    在我闭上眼睛之后,龙倩似乎翻了一个身,而后我就感觉到一阵香气扑鼻,她凑近我轻轻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小声说:“你媛姐在这里呢,别多想了,明晚你要找到机会了再说……”

    龙倩说完也不待我回话,便转过身去了。我的想法是对的,她果然是因为江丽媛在不好意思。其实我这次从训练基地出来之后,龙倩对我的态度明显转变了很多。估计也是因为她的年纪也不小了。我都二十五六了,她比我大了那么多。虽然她保养的很好,一点看不出已经三十出头了,但毕竟年龄在那里摆着的,她再长得漂亮,岁月终究是不会留情的。迟早一天她会老去,尤其是女人过了三十之后,再会保养估计也保养不到几年了。除非像那些明星一样每年砸很多钱进去到美容院去保养,不然龙倩应该也漂亮不了几年了。

    想必这应该也是她为什么想给我生个孩子的原因。我身边有那么多比她年轻的女人,以她现在的年纪,要想保持美貌的优势已经保持不了多久了,她只能用孩子来巩固在我心里的地位。

    想通了这些之后,我心里突然还有些暖暖的。正如当初江丽媛对我说的那样,她一直不让我那个,应该真是怕我得到她之后就不会那么迷恋她了,所以才故意不让我碰她。不过越是这样,便越表示她比较在乎我,怕我得到她后就会冷落她。甚至到现在连给我生孩子的后路都想到了,表示她是真心实意想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的中午。

    当时江丽媛和龙倩早就起**了。想想昨晚和她们两个同**共枕了**,虽然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但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我穿好衣服下楼的时候,看见龙倩和江丽媛、李佩怡、李心怡、李思婷、方琳、小兰、任天行、鬼手等人都在客厅坐着。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明显是出什么事了。尤其是小兰的脸色,似乎特别凝重。

    “怎么了,出啥事了,你们怎么不叫醒我?”我有些惭愧地道。

    江丽媛看了我一眼,说:“都知道你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就没叫你。”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那个姐妹给了我一个信息,说血夜今天一早又发布了一道暗杀命令……”

    “卧槽。”江丽媛话音未落我一声惊呼就打断了她的话:“媛姐,目标是谁?”

    “谁啊,你!”江丽媛没好气地道。

    “啊,我……”我一下愣住了。

    众人都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就在这时,龙倩开口了:“丽媛,给小云看看你那个姐妹发来的目标详细资料,让小云给我们解释一下吧!”

    “解释?解释什么?”我茫然道。

    “你自己看吧!”江丽媛把手机递给我。

    本来我还有些搞不懂龙倩到底让我解释什么,结果我盯着江丽媛的手机一看,马上就傻眼了。

    尼玛,上面是我的相关详细资料。最主要的是,最后这半年的描述:半年前,秦云父亲龙啸风去世,他失踪了整整半年。据表面消息来看,他这半年是在秦城监狱坐牢,实际上,据可靠消息显示,他这半年是被特招入伍了,现在应该是军方的秘密侦查员。

    我实在搞不懂我那么隐秘的身份怎么会被泄露出去,按说我的身份应该不可能有人查看得到。因为我们的真实身份都是属于绝密档案,要想查看我们的身份资料,需要很高的级别才可以看。

    “小云,说说看,你到底还有些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龙倩的态度很生硬,很严肃。

    我当然知道她们一旦发现我一直在瞒着她们,一定会很生气。可我现在这个身份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于是我赶紧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不是扯淡嘛,我这样子要是能成军方的秘密侦查员,那就是见鬼了。搞得特么和拍电影一样。媛姐,你那个姐妹发过来的这个资料该不是有什么问题吧?”

    “我那个姐妹给我的这个资料肯定没问题,就算有问题,也是其他收集情报的人出了问题。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你也知道江家手里掌握的情报络有多厉害。”江丽媛道。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小云怎么可能成为军方的侦查员呢!”小兰开始帮我说话了。因为她现在和我的身份是一样的:“不会也和我一样被她们搞错了吧,又或者说是他们在故意黑小云,想让你们怀疑我和小云。”

    小兰会这么说是因为她这次成为暗杀目标也显示她是军方卧底,不过小兰事后在龙倩等人面前当然不会承认。她只说她在一个人离开后,想了很多办法才好不容易混到那个董事长身边当保镖。目的就是为了查到那个董事长与血夜到底有什么关系。想给我和我爸报仇。

    至于冯清以军方名义料理她的后事,那也不是冯清出面的,当时我给李佩怡和龙倩她们说的是刘天羽让人去处理的。也就是说,小兰是军方的人,她并没有给龙倩她们承认,龙倩她们也是不知道的。

    当时对于她的解释,龙倩都没怎么在意。毕竟她差点就被我们“玩死”了,众人对她都挺内疚的,谁又会去怀疑她。

    可现在一得到消息称我也是军方的人,龙倩和江丽媛她们的态度明显就不一样了。

    主要是她们全都在一心一意地帮我,让她们怀疑我一直有事情瞒着她们,她们心里当然不太好受。

    “小兰,你别帮小云说话,让她自己说。”江丽媛板着脸道。

    “媛姐,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我在杀了我爸之后,确实一直被关在秦城监狱……”

    “行,秦城监狱是吧?”江丽媛冷声道:“我马上用我的关系去秦城监狱调查,如果没有你入狱和出狱的记录……”江丽媛用手指朝我点了点,站起来去打电话了。

    就在这时,方琳突然开口了:“龙姐,我们暂时不要讨论这个了,我们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应对接下来秦云要遭到的暗杀吧!”

    龙倩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我知道应该是有人发信息过来了,而这人多半是冰清玉洁两姐妹。

    于是我站起来说:“你们先聊,我先去上个厕所,起**后还没上厕所的。妈的,他们要杀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理他们干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那么说了一句后就直接朝一楼厨房旁边的洗手间走去。

    一进洗手间,我立马拿出手机。果然是冰清给我发来的信息,信息内容是:“云哥哥,江丽媛得到的消息很可能是血夜里面的人乱猜的。目的只是为了提起执行暗杀的杀手的斗志,因为那些杀手都很恨官-方的人。总之你打死也不能承认,至于秦城监狱那边,我叔叔早就安排好了,你一点都不用担心。”

    我看完信息后,回复了一个“嗯”,然后马上把冰清的信息删掉了。

    紧接着,冰清又回了一条:“云哥哥,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格外小心。你们昨晚商量的成立临时杀手组织的计划今天早上我已经和我叔叔说了,他已经批准了。并且他还说他派给我们的上级领导已经到了,让我们以后必须听上级领导的安排。只不过暂时他还没我们,估计很快就会我们了,到时看我们的领导怎么应对这次针对你的暗杀计划,这件事很棘手,我们还是听从组织安排吧。”

    “知道了。”我回了一条信息后,又把冰清的信息删掉了。

    之后我撒了泡尿,回到客厅后继续和龙倩她们谈这次针对我的暗杀。

    江丽媛当时也已打完电话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了。接下来的时间众人没再纠结我的身份问题,都开始操心我的安全问题。

    其中李佩怡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事,她说:“从现在开始,方琳和黄小丫必须24小时守着我,这是我们大姐安排的。除此之外,我们三姐妹也会在你周围乔装易容跟着你,我们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既然我们大姐叫我们好好保护你,你就绝对不能死。”

    听见李佩怡那么一说,我实在有些无语。我突然发现今晚估计和龙倩又没戏了。

    我们在客厅商量了一下午,后来龙倩与江丽媛因为有事,带着任天行与鬼手去市内了。里只剩下我和小兰、方琳及李家三姐妹。

    开始我和她们几个女人聊了一会儿,见她们都不怎么搭理我,连方琳也在为我成为暗杀目标的事情操心,她都不怎么理我。反而我这个当事人好像是最轻松的。

    我闲着没事便在院子里练了几个小时飞刀。

    后来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当时我一接通电话,就听见那边有个人问:“怎么是你?”这句话的声音很乖,应该是经过变声处理了,因为连女人和男人的声音我都没法区别出来。

    不过我也没在意,一听到这句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的对话,我马上答道:“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紧接着,那人又说:“我不认识你,你认识我吗”。

    之后我们便按照我离开训练基地时冯清教我的暗号仔细和他对了一遍,而后他就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带着冰清玉洁去g市市内的一家酒店去和他见面。

    至于冰清玉洁,他当然是直接说的她们在部队的编号。很明显,这人就是冯清给我们派来的领导。

    当时我为了不让方琳跟着我,特意叫小兰帮我支开她们,然后我一个人偷偷走了。

    我让小兰告诉她们,我是去医院看姚依杨去了。

    虽然小兰也有些不放心我,可我说我和冰清玉洁在一起,小兰这才放心让我一个人走。

    有些悲哀的是,我一到市内,不知怎么的就被人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