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仙界归来 静夜寄思

第六百七十九章 以绝后患(求保底月票支持)

    ,。

    金三尺是半只脚踏进金丹期的强者,纵使被阵法困住,面对前所有为的危机,依旧面不改色,体内真元爆,配合他会的小法术,不断毁掉扑过来的火焰生物。层层叠叠的影,更是被他强势劈开。

    “气势不错,威力太弱。”

    金三尺露出几分不屑,反击力度再次暴增。

    同时。

    金四戒也开始与那些火焰生物搏杀,更是数次险险躲过影穿刺或者横扫。他应付起来,不像金三尺那么轻松,毕竟他现在身受重伤,即便体内有残留的疗伤圣药药力,起到的效果也不是特别显著。

    击杀,摧毁。

    但金四戒的伤势愈加严重,终于在两条火蛇缠绕住他双脚脚裸的时刻,一道影从他后腰刺穿。在他愤怒嘶吼声中,洞穿腰部的伤势,带给他毁灭性打击。而无数火焰生物,和更多的影,也随之而来。

    “哥,为我报仇。”

    金四戒七孔流血,但在热浪中随即蒸。他那魁梧的身躯,终于在重创中倒向一旁的岩浆,身躯尽管坚硬如铁,却依旧被岩浆吞没,最终连一点渣子都没留下。

    “四戒!”

    金三尺清楚听到弟弟的嘶吼声,他那颗心如坠冰窟,愤怒和仇恨令他的脸庞扭曲,举手投足所爆的毁灭性力量,更是横扫周围那些火焰生物,即便是数十道影都被他踢飞,在数十米外炸成粉碎。

    乾坤道人始终没有动弹,任由不少火焰生物在他身上攀爬,他都像是一块岩石屹立在那里。他对阵法不算精通,但却有点了解。通过观察和推理,他现只要他不动,不说话,那些火焰生物就不会主动攻击他,就连那一道道四处乱飞的影,都仿佛没了目标。

    然而。

    徒弟的嘶吼声,令他心中狂震。终于随着他的身躯一震,攀爬在他身上的火焰生物纷纷炸开,恐怕的气息更是直接爆,方圆十几米内的所有一切,都被滚滚气浪卷起,丢向远处的时刻炸成粉碎。

    破阵!

    以力破阵!

    乾坤道人崇尚力量,他认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阻碍都可以以拉枯摧朽之势狂暴摧毁。他体内的金丹,在瞬间被他祭出,澎湃的真元更是如滔滔江水,轰然包括金丹,朝着面前的虚空狠狠撞击。

    “轰……”

    周围的火焰世界一阵晃动,空气中层波纹荡漾,隐约还有可怕的裂缝浮现。但仅仅是瞬间,那裂缝便重新愈合,荡漾的波纹也渐渐消退。乾坤道人面色有些难看,他已经尽了全力,却依旧没有靠纯粹的力量摧毁这阵法,令他心中愤怒不甘。

    “我倒想看看,这阵法能支撑多久。”

    乾坤道人喷出一口精血,被庞大真元笼罩的金丹猛然间升腾起一圈本命真火,随着气势节节攀升,再次狠狠朝着前面虚空轰击过去。这一次,周围空气的荡漾更加强烈,裂缝也比刚刚宽了一些。但依旧在阵法剧烈晃动中,重新恢复。

    “给我破破破……”

    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爆,眼前的火焰世界不断震荡,波纹状空气中的条条裂缝不断增加。随着轰击次数增加,这火焰世界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支离破碎,阵随时都有可能被破。

    阵眼处。

    唐修的面色有些难看,尽管他拼命输出混沌之力,但乾坤道人的攻击实在是太强,饶是他拼命控制,却依旧有被破阵的趋势。心一横,他翻手取出五张烈焰符,四张闪电符,这是他身上仅存的攻击符箓。

    “杀!”

    嘴唇轻启,森然“杀”字出口。五张烈焰符和四张闪电符在他意念控制中,其中两张烈焰符和一张闪电符出现在金三尺周围,顷刻间爆后,给予他严重的创伤。剩下的三张烈焰符和三张闪电符,则瞬间出现在乾坤道人周围,随着火海形成,直接把他笼罩在其中,而数十道闪电在瞬间轰击在他身上。

    乾坤道人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感受着五脏六腑被硬伤是的轰击移位,那火辣辣的灼烫感让他窒息,而身上更是被电流鞭挞,伤痕累累,血肉模糊。但在这一刻,他心底的凶性被彻底激,生涩的法咒,在鲜血为引的传播下,融入到金丹之中,几乎是亡命一搏的凶狠和狂暴,瞬间轰击出去。

    “咔嚓……”

    阵就像是玻璃碎了,转眼间土崩瓦解。

    身在阵眼处的唐修,身躯猛然一阵,阵法反噬令他狂喷一口鲜血,如果不是他的体魄极其强悍,恐怕反噬力足以令他爆体而亡。不过,这种伤害对他而言,在曾经就是家常便饭,极其冷静的状态下,他的身形徒然一闪,瞬间从面色有些呆滞,浑身伤痕累累的金三尺面前闪过。

    “噗……”

    饮血匕爆出刺眼光芒,一颗头颅瞬间抛飞。只差半步就能突破到金丹期的金三尺,那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看着天旋地转的世界,看着他自己的那具无头身体上,从脖颈喷出的血柱。

    百米外。

    老瞎子的神念一直笼罩那片天地,她清晰“看”到厮杀中的场景。当阵法被破,唐修悍然出手击杀金三尺的情景,饶是她曾经见多识广,也被震撼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金三尺的实力,明显比金四戒稍强一些。她曾经见识过金四戒的实力,唐修年纪轻轻,就算是靠着阵法,也不可能杀死金四戒,击杀金三尺吧?

    莫阿武和金狮众人,震撼的同时也流露出狂热眼神,崇拜的看着唐修,就差大呼“万岁。”唐修的表现,令他们折服。而在远处那栋小楼内,格桑卓尔和两名老者膛目结舌,仿佛看到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金四戒死了?

    金三尺也死了?

    那玄门中的八家剩余的十几位精英,也全都死了?

    格桑卓尔突然庆幸,庆幸没有掺和这个事件中,否则他和两位长辈,甚至整个毒门子弟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与此同时,他还有些惋惜,如果唐修等人来的晚一些,他就能够一份人情。

    唐修出手很快,抓住的时机也很巧妙,甚至连乾坤道人都没反应过来,金三尺便被直接斩。此刻,饶是乾坤道人此生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依旧心痛得差点痛哭出来,毕生收的两个徒弟,差点就迈进金丹境界,就这么被人给杀了,这无疑像是一把锋利刀子,狠狠捅在他的心口上。

    “我要杀了你。”

    乾坤道人怒吼一声,尽管金丹的光泽变得暗淡无比,整体也缩小一圈,但依旧在乾坤道人的控制下,狠狠朝着唐修轰击过去。

    不杀此子,难泄心头只恨。

    他已经顾不得继续厮杀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创伤,他那疯狂的念头只有一个:杀死唐修,为徒报仇。

    “想杀我,你还需要再修炼几百年。”唐修放声大笑,身形如利箭般朝着轰击而来的金丹扑去。体内浑厚的混沌之力疯狂注入手臂,狠狠朝着金丹轰击过去。

    百米外的老瞎子,面色勃然大变,带着惊骇表情叫道:“不可。”

    “轰……”

    唐修的身躯暴退数十步,这才喷出一口血雾踉跄着稳住身形。饶是他的体魄强悍无比,手指骨依旧断裂,整个拳头一片血肉模糊。几乎是他停下来的一瞬间,那杆被他收起来的灵器,笔直的朝着乾坤老道射去,刹那间便洞穿乾坤老道的胸膛。

    “怎……怎么可能?”

    乾坤老道七孔流血,艰难低下头看着胸口的窟窿。他的金丹被唐修一拳轰爆,反噬令他的伤势严重到极限。而胸口的伤势,整颗心脏被直接命中,让他的生命力不断流逝。

    “咳咳……”

    唐修的面色有些苍白,咳出两口鲜血后,抬头看着乾坤老道冷笑道:“如果按照咱们的修为,我或许不如你。但我主修炼体,体魄强度何止比你强了十倍?乾坤老道,记住我的话,下辈子投胎别再做我的敌人。”

    “还有下辈子么?”

    乾坤道人喃喃说道。说完,他的身躯便轰然倒地,已经气绝身亡。

    唐修不可置否的冷冷一笑,转头看到老瞎子和莫阿武等人已经快赶到,顿时甩了甩手腕,淡笑道:“我没事,小伤而已。把他们师徒击杀,的确耗费了写手段,但已经除掉,也算是没了后顾之忧。”

    老瞎子喃喃道:“唐修,你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那老道可是金丹期强者,更是活了两三百岁的老怪物,你……你年纪轻轻,修炼时间不长吧?”

    唐修淡笑道:“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乾坤道人和他的两位徒弟,虽然修为挺高,但他们的战斗手段却非常差,就算我没有和乾坤道人正面厮杀,我也有无数种击杀他的手段。只不过,那样的话会多费些力气罢了。”

    老瞎子沉默了,对于唐修,她看不透。

    唐修缓缓抬头,看向远处那栋小楼后,朗声说道:“格桑卓尔,身为猎场主人,有客到来难道不出来迎接吗?”

    月初,求保底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