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级怪兽工厂 匣中藏剑

1466:从重处理

    电晶有情绪,它想狠狠处理老帕。

    能埋进土里当是最好,就算不能埋进土里,也要以迅雷之势彻底摧毁他的全部生意链。

    免得进去一个老帕,还再冒出一个小帕。

    叶青当然也想从源头截断这种向国外走私电浆电池的行为,只是叶青没电晶那么急切,觉得等上个两三月时间并不长。

    叶青不想让电晶有情绪,员工的情绪需要照顾,电晶的情绪更需要照顾。

    所以叶青就当着电晶面儿,打电话询问巴素察,有没有更快办法。

    最好在一星期之内拿下老帕,彻底斩断这根链条上全部节点。

    巴素察说他立刻就去想办法,看能不能打通浦寨国那边关节,直接从浦寨国那边扣人。

    和浦寨国那边沟通需要时间,巴素察说两天内应该会有答复。

    电晶这才把脸给拉了回来,重新变得嘻嘻哈哈。

    ……

    翌日。

    公司早会上,湘南省分部总经理向永江,和几位主管胆战心慌地等候在会议室旁的休息区里。

    他们就像等待宣判的迷途羔羊,在休息区里盲目乱转。

    因为今天公司会议主题没有别的,只讨论对湘南省分部的处理方案。

    “我……我可能要被降级了。”向永江已经不再抱有能继续担任省级分部总经理的期望。

    向永江对着身旁同样在走来走去的几位湘南省分部主管,喃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本来觉得形势一片大好,借着精灵女佣的兴起,我们还能和沿海地区的几个分部争一争。”

    “没想到被章凯摆了一道啊……”

    要是搁两天前,总经理向永江哪怕牢骚两句,几名主管也要小心翼翼去回应。

    但现在他们连回应的心情都没有,只在心里不停说活该。

    分部那边谁不知道产品维护部的主管章凯是他心腹,章凯这次勾连外界倒卖电浆电池,他一句不之情,就能把自己摘出去?

    要说冤,几位主管觉得自己才冤。

    他们是真不知情,分部的产品维护部那边,被章凯经营到水泼不进不说。

    章凯为了方便自己倒卖电浆电池,还一口气把产品维护部,和综合回收处理车间的一整条线上员工都拉下了水。

    这些人抱成团,单据资料又做的找不出问题,他们怎么能在短时间内知情?

    几名主管唉声叹气,心里不停慰问分部的总经理向永江,和已经被抓紧去的章凯。

    会议室内,气氛有些压抑。

    因为人事部那边讨论后,拟定撤销湘南省分部总经理向永江职位,把他调任到川省的亭江市,担任亭江售后与服务站副主管职位,并且三年内不得晋升。

    从分部总经理,变成市站点副主管,职位相当于连降四级。

    这是职位上变动,待遇上只保留了基本薪资待遇,其余分部总经理职位享受的待遇统统取消,积分清零。

    另外对分部的几名部门主管也有一应处罚,只是人事部门考虑到这几位主管并不知情,只给出了待遇上的处罚,和三年内不得晋升的处罚,对职务并无变动。

    对于那些空缺出来的职务,人事部这边和其余部门商讨后,决定从总部这边调任。

    这个处理结果是人事部门昨天集体讨论出来的,但今天早会报给叶青审核时,叶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几位总经理还以为处罚建议有些重。

    然后叶青给否了。

    叶青觉得这个处罚太轻了。

    “湘南省分部的向永江我要撸到底。”叶青依旧有些生气,他有种眼里被人撒了沙子的感觉,“还有那几位分部主管。”

    “该调的调,该降职的降职。”

    人事部总经理郁华立小声说这样处理会不会重了些,因为从调查结果上看,这几名分部主管显然是不知情的。

    “不知情不代表就没有责任。”叶青摆了摆手,“这几名主管的工作业务,和产品维护部那边又不是彻底隔绝。他们察觉不到,那我只能认为他们在工作中没有尽到足够多的责任。”

    “再说除了产品维护部,仓库那边和综合处理车间也牵扯了进来。”

    “要说分部的人事部没察觉,我可以理解,毕竟他们工作不涉及产品和技术这块。”

    “那技术部呢?”

    “销售部、后勤部,还有采购部呢?”

    “这些部门一个个都跟瞎了一样,任由产品维护部在那边倒腾一个月的电浆电池。”

    人事部总经理郁华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劝阻。

    但孔涛婉言出声,“老板……现在外界舆论隐隐有扩散趋势。湘南省分部那边一口气抓了好几名员工,舆论都在猜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再一口气把湘南省分部的主管全部撤掉,恐怕在未来数月内,公司这边都会被媒体们抓住这个点不停炒作。”

    “老板您看这样,等一个月后舆论淡了,再把这几位分部主管撤掉行不行。”

    “我不在乎舆论怎么说,不要遇到事情就想着冷处理,把影响降到最低。”叶青摇摇头,“不仅不冷处理,我还要把这次事件始末,和处理结果,通报到所有分部。”

    “我希望湘南省分部这次事情,能成为一次警钟,时刻提醒其他那些分部。”

    “就这样定了,从重从快处理。”

    “然后把事情始末和处理结果,发给所有分部站点。”

    几名总经理立刻应声。

    叶青还想继续说几句,嘱咐他们要在通报里告诫各地分部站点,不要妄图钻漏洞,找空子,去和技术部门斗智斗勇之类的话。

    结果还没开口,旁边的助理云诗就小声提醒叶青,溙国的巴素察来电话了。

    叶青嗯了一声,示意他们先讨论下怎么从重处理湘南省的分部主管,然后接通电话。

    巴素察来电话就说明他有了怎么快速处理老帕的方案。

    电话里,巴素察告诉叶青,说他已经走通了浦寨国那边的关系。

    但……

    巴素察说浦寨国那边虽然有人答应了拔掉老帕根基的要求,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理由与合适机会去动手。

    或者说,老帕比较棘手,短时间内解决起来很麻烦。

    他们不愿意为了巴素察承诺给出的好处资源,去冒风险拔掉老帕。

    叶青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巴素察说他打算自己动手。

    老帕的资料他已经调查很清楚,老帕的电浆电池生意就在咯公省。那些从华夏流出的电浆电池,从陆运渠道或者海运渠道,都集中到了咯公省。

    只要把老帕在咯公省的产业连根拔除,就能彻底斩断这只伸向电浆电池的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