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宝典 录事参军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号星告急

    当乐晨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蓬莱界密林上空时,栖身在密林中的修士们纷纷惊呼出声。

    乐晨却是目光一凝,看向了,正踏空向他走来的一名白衫文士的身上,这名修士相貌清秀,看起来,没有一丝烟火气,便如闲庭散步般到了乐晨身前,却令乐晨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莫公子?”乐晨微微摇头,手一拂,被收入须弥芥中的修士们便纷纷落地,立时,四周沸腾起来,数十道光虹疾驰而来,围着金无涯等人,问长问短。

    接着,仙府中的苓羽和侯定风,同样被送入了一众修士中。

    “你我之战,要改期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乐晨说着,身影便渐渐模糊,可下一刻,他已经虚幻的身影又猛地凝实,冷冷看着莫公子,乐晨已经有些烦躁,蹙眉道:“挡我者死!”

    莫公子只是静静看着乐晨,甚至对已经闪现在他身侧的依萝都视而不见。

    “我当然看得出,你有万分惶急之事,但我偏偏要阻你一阻。”莫公子好整以暇的取出了一个玉扳指,慢慢戴在手上。

    与此同时,数道光虹升空,对乐晨呈合围之势,这些光虹俱是金丹强者,其中有几名便是天机组长老,其中便有昆仑山的邓离子和那杨家老者,这两人曾经去寻乐晨师祖的麻烦,最后铩羽而归。

    “落尘,此次仙芥落生,你急匆匆想走,莫非仙芥落在了你手上?!”其中一名金丹真人大声呵斥。

    杨家老者也冷哼道:“对我杨家,要有所交代吧?杨帆呢?”

    邓离子皮笑肉不笑的道:“落尘道友,此次魔域之行不比彼日,你等进去了月余时光,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与大家说个清楚才好!你太心急了吧,总要等其他晚辈回转后,弄清楚事情原委,你再离开也不迟。”

    显然,此次魔域之门并没有瞬间开阖,以华夏时间的话,是过去了一个多月后才重新开启,所以,莫公子也才有时间来到下界等候乐晨。

    乐晨脸沉似水,魔域与世隔绝,但回到华夏,他立刻便感觉到了在一号星球密林旁驻守的骨龙传递的哀鸣,应该是正在与人争斗,而且,好似不是来人对手。

    而眼前这些人,不说人多势众动手后胜负如何,最要命的是一旦动手,短时间内想脱离战团怕不可能,这些都是金丹强者,而且很明显的都在暗中布下了各种手段准备阻止自己逃离。

    略一沉吟,乐晨手中多了块黑色玉牌,他微微用力,一道意念打了进去,黑色玉牌绽放出濛濛光晕,现今,也只能唤醒白曼了,常年深眠的她,不到万不得已,乐晨并不想惊动。

    “你可以问问被我救助之人,我有没有看到什么仙芥,这根本就是个阴谋,根本就没有仙芥落生,倒是那魔域,降下了数千数万的深渊领主,我怀疑有魔界的存在,这魔域便是通路,你们倒是该调查此事才是要务!”乐晨冷哼一声,“现今我一号星球的伙伴正在求援,你等若误了我的大事,将来有什么得罪也怨不得我!”

    “大言不惭!”说话的金丹真人,显然并不清楚乐晨修为高低的底细。

    而后来升空的金丹强者,看向乐晨时,脸色却惊异的很了,这几人多是从魔域中逃生修士的同门长辈,听了这些后辈描述,乐晨竟然在那深渊领主军团中所向披靡,更将这些修士救了出来,那些修士都言道,若没有乐晨,他们必然全军覆灭了。

    依萝也在莫公子身侧,低声说着什么。

    而那呵斥乐晨大言不惭的金丹强者,不多时脸色便是一变,显然有人在给他传音,他微微侧头,应该是在跟人沟通。

    一道青虹突然升空,出现在了乐晨身前,是一位宝相庄严的女道姑,青袍麻履,淡雅出尘。

    乐晨感觉到她没有什么恶意,倒也没动,只是静静看着她,但围住乐晨的金丹强者们,却都悚然动容,显然这女道姑大有来头。

    女道姑对乐晨稽首,微微一笑:“落尘道友,贫道峨眉元静,多谢你一路照顾小徒苓羽,至于妙羽之行径,我回去自有话说。”

    乐晨忙拱手,笑道:“不敢当,以我好友柯羽论辈分,我该当称呼前辈师叔才是。”

    女道姑微笑道:“你太客气了。”本想寒暄两句,但见乐晨目光中的焦急之色,便即一笑,转头道:“诸位道友,落尘道友身有火急之事,还望诸位道友行个方便,等他事了,自会来和诸位道友讲解魔域中情形,贫道愿意为他做个中证!”

    众修都是一呆,立时便有修士陪笑道:“元君之言,我们自当依从,又哪里有什么中证不中证的?”其他人纷纷附和,尤其是那邓离子,却是声音最为响亮,阿谀的最为厉害,显然他毫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他。

    莫公子微微蹙眉,但依萝焦急的在他耳旁说着什么,莫公子又深深望了那峨眉女元君一眼,便也闪到了一旁。

    乐晨大喜,对元静拱手:“前辈恩惠,晚辈铭记心中,等事了自会来和诸位道友说个分明。”言罢,踏步便进了虚空。

    众修都是一呆,片刻之间,便已经感觉不到这落尘气息的存在,想来是去的远了,这遁形之术的神速,简直前所未闻。

    依萝这才偷偷吐出口气,她不想莫公子和乐晨动手,自然不是为乐晨着想,而是在真正目睹乐晨恐怖神力后,深恐莫公子在众目睽睽下被乐晨击败,这诸界第一天才的美名,只要就要从此蒙羞。

    苓羽和侯定风望着乐晨消逝的方向,眼中都有些失落,他们从仙府中被送出来,却是一声谢谢都来不及说呢。

    金无涯等人,神色复杂无比,至于妙羽,发现苓羽平安后,在见到元静之时已经面如土色,颓然垂头,便如被宣判了死刑一般。

    “深渊领主组成的军团都奈何不得他?”

    “什么奈何不得他?是漫天的魔神在他面前跟泥人一样,拦着他路的,他一棒子就敲碎,对,就是敲碎啊!太霸道了!”

    小辈的修士们,还在小声的议论,而有侥幸逃生又亲眼目睹乐晨威势且和乐晨没什么利害关系的探险者,满脸兴奋的描述着乐晨的恐怖,对于这位救命恩人,他们并不吝啬赞美之词。

    这些议论落在虚空中金丹强者的耳中,他们脸上神情各不相同。

    元静望着乐晨远去的方向,脸上若有所思。(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