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二目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莉芙亚

    穿过一条条覆满积雪的小巷,听着脚底传来的嘎吱声,莉芙亚的胸口也越发暖和起来。

    北境的冬天总是一个模样,天空灰暗阴沉,仿佛一块压在众人头顶的石板;大地则被白雪笼罩,万物都失去了原本的色彩。加上随之而来的寒冷与饥饿,这单调的景象很难不让人心生厌烦。

    但她却看到了一道过去不曾有的色彩。

    那道色彩比虹光还要璀璨,即使在这风雪呼啸的时节下,它也如天地星芒般醒目。

    越是接近它,莉芙亚便越迫不及待。

    光芒尽头直指向她租住的小屋。

    如果不是为了生计,她甚至不想离开它一步

    那是她的孩子。

    她和戈隆温布顿的结晶。

    有了他,她就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想到这里,莉芙亚的脚步不禁又快了几分。

    然而拐进最后一条小巷时,她的心却猛地被攥住了。

    只见雪白的地上多出了十来行脚印,从朝向来看,它们从另一条巷子走进此地后,笔直地闯入了大院口。

    而她便暂住在这间大院中。

    这里的邻居都是普通平民,别说是邪月了,就连春夏之际都很少会有客人来访,为什么会平白多出这么多脚印?

    顿时,莉芙亚只感到脑袋里一阵晕眩,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涌上心头。

    不,冷静点……她不断告诉自己,说不定只是一帮来打劫的强盗,或是流落至此的难民在外人看来同样糟糕的境况,对她而言已是最后的希望。

    但颤抖着走进大院后的第一眼,连这一丝希望也不复存在。

    她租住的房屋门口,站满了身披软甲的巡逻队员,其中一人赫然是骑士打扮,胸口的徽章代表着他来自统治北地的康德家族。

    “不!”

    莉芙亚不知从哪里爆发出了一股力量,丢下怀中好不容易买到的奶糕,低头朝大门冲去!

    那一瞬间,她已经做好了被斩杀的准备。

    甚至不用对方动手,只要拔出长剑拦在她面前,她就会一头撞在上面!

    可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对她的出现似乎无动于衷,只是微微侧开身子,便让她径直冲进了屋内。

    门槛绊倒了慌不择路的莉芙亚,冰冷的地面如同磨盘一般撕裂了她的布裙,但膝盖传来的疼痛根本微不足道。她泪流满面地爬进那间小小的卧室,想要再见孩子最后一面时,却发现预想中的情景并未出现

    一名青发女子坐在床头,面无表情的逗弄着她的孩子,而那名平时帮忙照顾孩子的保姆则恭敬地垂首站在一边,仿佛对方才是正主一般。

    随后那名女子抬起头来,目光在她身上扫过仅仅是那么一眼,就让莉芙亚明白,这个人和自己绝对不属于同一类,尽管她有着令人触目难忘的容貌,却怎样也法将她和常见的女性联系在一起。温和、柔弱、妩媚、感性……那些属于女性的词汇并不适合她,即使抱着孩子,她眼中也没有丝毫母性的光芒。

    与其说她在逗弄孩子,倒不如说……她在逗弄一件玩具。

    “初次见面,”对方缓缓开口道,“我叫伊蒂丝康德,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北地珍珠莉芙亚心头一震,她就是康德公爵的长女,那名传闻能带领骑士冲锋陷阵的奇女子?珍珠之名在北境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戈隆也提到过她多次。

    甚至有人说,她比公爵本人更难对付。

    “见过大人,”莉芙亚咽了口唾沫,俯下身子,以头触地道,“请问您此次到来,是想要……”

    伊蒂丝摆摆手,身旁的保姆立刻行了个礼,随后离开了卧室,走之间还带关上了房门。

    到这一步,她已然明白,自己找来的这名保姆,根本是康德家安排的。

    他们早就发现了孩子身上的秘密。

    “长话短说罢,我是受国王陛下之托而来,将温布顿家族的血脉带回无冬城。”

    “然后……秘密地处死他吗?”莉芙亚艰难地说道。

    “如果只是为了抹消他的存在,在哪里都行,完全不必这么费力气,”伊蒂丝解开孩子头顶的裹布,露出那一头浅浅的灰发,“陛下需要一个掩人耳目的理由,仅此而已。”

    莉芙亚不由得愣住,她实在无法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大人,我……不太明白……”

    “此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北地珍珠耸耸肩,“你,听说过女巫吗?”

    ……

    听完对方的讲述,莉芙亚花了好半天功夫才将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而得到的结论比天方夜谭还要不可思议!罗兰温布顿决意迎娶一名女巫,所以才打算把戈隆的孩子拉出来平息舆论?她不太懂贵族的门门道道,但凭直觉也觉得这个方法太有违常理了点。

    对方可是国王,真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她咬紧牙关,鼓起勇气道,“大人,请恕我无法相信或许陛下现在有着这样的想法,但不代表以后也会如此,万一有什么变故,谢洛他……”

    “谢洛?是这孩子的名字吗?”伊蒂丝挑了挑眉,“你似乎还没弄明白自己的处境,陛下的命令是绝对的。你只有两个选择,拿上一笔钱远走高飞,不再过问此事,或跟着他一起去无冬城,但不能再以他母亲的名义露面,而是一名贵族世家的仆从。”

    莉芙亚感到眼中又涌出了泪花,没错,她的身份太过卑微,不可能成为王族的一份子,“谁会代替我来照顾他?”

    “没有人。”

    “诶?”她猛地抬起头,淌下的泪水浸入了嘴角。

    “陛下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如果你选择后者,除了更改身份外,其他都和现在没有变化,你照样可以待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那个贵族世家已经在教会的袭击中覆灭,而戈隆的未婚妻在临死前,将孩子托付给了你以上就是故事的全部内容。”伊蒂丝顿了顿,“另外,这个消息早已在其他领地公布开来,北境亦不例外,只要等上两三天,你就能听到这则消息的全部内容。如果他想除掉你们,又何须大肆声张?”

    北地珍珠的意思是……陛下这么做,主要是为了让她安心么?

    莉芙亚按住胸口,脑海中又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那晚的景象她在走投无路之下,找上了当时还是四王子的他,而对方也确实向她伸出了援手。尽管他可能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但若不是这一把,她恐怕已经死在酒馆老板的毒打下。

    她深吸一口气,抹了把脸,从地上站了起来。过久的跪姿让她双腿发麻,可她依然控制住了身体,“北地珍珠大人,请问……这孩子有机会成为国王吗?”

    “没有。”伊蒂丝眼中闪过一丝趣意,“出发前陛下特意交代过,要你不必抱有幻想,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当然,这话禁止外传。”

    “不,大人,我不会失望能让他平安长大,就是我最大的愿望。”莉芙亚的声音越来越慢,仿佛每个字都要用出全身的力气,“可是,这始终没有解决陛下继承人的问题。万一今后他更改主意,决定立下真正的王储,后者一定会将谢洛视为眼中钉,到那时,他恐怕也活不下了!”她直视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什么,但您若不能告诉我一个合理的答案,就请在这里杀了我吧!”

    “哦?”伊蒂丝眼睛眯了起来。

    那是嗜血的味道。

    在对方面前,她就如同一只羔羊般柔弱。

    但即使如此,莉芙亚依然挺起了胸膛,毫不退让道,“如果没有的话,这一天迟早会成为现实。亲手将戈隆温布顿的孩子送进末路,我做不到,大人!”

    当然不会有答案,即使有,对方也没有必要告诉一个卑微的侍女,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对不起,戈隆,莉芙亚闭上眼睛,等待着刀刃割破喉咙的冰冷,对不起……亲爱的。

    像是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离别一般,孩子从睡梦中惊醒,哭喊起来。

    她竭尽全力,才阻止住自己睁眼。

    她怕只要看上一眼,就再也做不出这个决定。

    然而这一击迟迟没有到来。

    直到伊蒂丝轻笑出声,“可以哟。”

    莉芙亚不敢置信地望向对方。

    然后北地珍珠张了张嘴,无声地道出了答案。那是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回答,甚至超出了她的想象,但不知为何,她却相信了对方的话。大概是当掉入旋涡之中时,连一根稻草都会成为救命的希望,又何况是几近溺毙的她。

    与其说是被对方说服,倒不如说她说服了自己。

    伊蒂丝将哭闹的孩子丢给莉芙亚,转身朝门外走去,“三天后启程,准备下行李吧。”

    “大人……”就在擦肩而过之际,她喃喃道,“幽谷镇有位酒馆老板,还有戈隆殿下一名不知所踪的侍卫,可能知道此事。”

    “我自会处理,你不用担心。”伊蒂丝头也不回道。

    当北地珍珠离开后,莉芙亚紧紧抱住了孩子,生怕他消失一样,而后者也安静下来,将头埋进了她的胸口。

    在剧烈的心跳中,她忍不住问自己,那真的可能么?

    在无声的交谈中,她分明看到了对方说出的那个答案。

    那是一个简单的词语,却有着令人着迷的魔力。

    「永生」。

    这便是国王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