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09、当做被狗咬了一口

    回到自己的房间,脱外套的时候,阮舒才发现手上的戒指还戴着,忘记还给唐显扬了。

    这枚戒指还是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唐显扬向她求婚时送给她的。

    十分简单的素戒。他一枚,她一枚。

    两人所谓的未婚夫妻关系,也仅仅只是这样私自确定下来的,并没有摆订婚宴。因为唐显扬的父母从来就没有同意过他们俩在一起。

    而她对唐显扬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与其说是恋人,不如说是习惯性的存在和陪伴吧。

    林妙芙的话其实没错。

    她确实……很早就想和唐显扬分手了……

    阮舒默默地将戒指摘下来。

    戒指的尺寸没有变,她的手指倒是比过去纤细了些,所有有点松。

    掂了两下,她走去化妆台,想找戒指盒,打开小抽屉时,不期然看到半截表带。

    阮舒的眸光霎时轻轻闪了闪。

    深咖色,真皮的,男士腕表的表带。

    是一个月前那个晚上,那个男人在激情之中将手掌覆在她的手掌上时,她艰难地从他的手表上硬扯下来的。

    虽然是名表的表带,但并非限量款,也再无其他任何特征。她曾拿去旗舰店问过这个表带所对应的手表。店员告诉她,光就海城的这家店,就曾售出过数十支这款手表。

    何况阮舒根本确定不了,那个男人究竟是不是长年生活在海城的人。毕竟每天来往于海城和其它城市之间的人流量十分地大。

    比如今天晚上,她就在傅令元的手上,看到过类似的表带。

    大海捞针之事,做起来实在太费时间,她暂时没法儿分出大把的精力去找出那个混蛋。

    所幸孩子及时流掉了。她只能当做被狗咬了一口。

    收敛思绪,阮舒关上这层小抽屉,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戒指盒,把戒指装好。

    这一夜,因为肚子始终隐隐的不适感,她睡得并没有特别好。翌日清晨闹钟打醒后,脑袋浑浑沌沌的,阮舒勉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最后还是重新躺了回去,磨磨蹭蹭地去抓手机,欲图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结果眼皮太沉,一个不小心又睡着了。

    待她再次醒来,则是因为贴在耳畔的不停歇“嗡嗡”的手机震动声。

    “喂。”接起来出声后,阮舒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有点哑。

    助理显然也听出来了,关怀地询问:“阮总,你是身体有恙吗?早上怎么没见你来公司?”

    “你先说正事。”即便身体不舒坦,阮舒依旧竭力打起工作状态。

    “是药监局的审批下来了。刚下来的!”助理的口吻满是欣喜。

    相较之下,阮舒平平静静的:“嗯,下来了就好。明天照原计划出货。”

    “是!”助理忙不迭汇报,“已经全部都安排好了,今天下班前,我会最后再确认一次!”

    “好。”边应着,阮舒蹙起眉,手掌在自己的额头上摸出了低烧的感觉,旋即问,“公司里今天有什么事是需要我必须在场的吗?”

    助理顿了两秒,似是在查询日程,然后才回答:“暂时没有。”

    “行。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随时联系我。我今天不去公司了。”

    结束通话,阮舒缓着气爬起来,去洗手间检查了一下,有少量的出血,不过在医生所叮嘱的正常范围内。垫了卫生棉后,她又找出消炎药吞了两片,倒到床上闭眼过去。

    她鲜少生病,所以鲜少有机会这样趁着生病肆无忌惮地睡。再度醒来还是因为手机的震响,但这一回不是助理打来的,而是马以。一接起就是他冷冰冰的语气:“现在距离我下班时间剩下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之内你没有抵达我的咨询室,那你以后可以不用再来了。”

    阮舒微微怔了一下,才记起来,今天好像应该是她去看诊的日子,立马道歉:“不好意思,我忘记告诉你我今天去不了了。”

    马以闻言愈发生气:“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把自己的病放在心上,我又何必每次都死皮白赖地打电话提醒你。我想我们的医患关系还是就此结束吧。”

    “我昨天去做人流了。”阮舒接着他话的尾音干脆直白地解释,当即阻止他要挂断电话的无情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