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10、晦气

    “人流?”马以常年冰冷的嗓音不经意泄了一瞬间的诧异。

    被欺辱的这件事,她告诉过他。可是后来发现怀孕,她第一时间就决定要流掉,尚未来得及说。

    马以很快便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造成的?”

    “除了那天晚上,还能怎么怀上的?”阮舒苦笑。不仅被那个混蛋趁人之危,对方竟然还没戴套。她后来其实吃了避孕药,未料到还是中招了。如今她担心的是不晓得那个混蛋有没有乱搞,她有准备要去好好做个全身检查,以防被传染上乱七八糟的病。

    “人你找出来没有?”马以思忖着问。

    “没有。”阮舒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他,“我也不打算再找了。这事就这么告一段落吧。”

    马以默了一默,口吻沉肃:“我告诉过你,找到这个男人,或许对治疗你的心理障碍很有帮助。他是这么些年来唯一一个和你顺利发生关系的男人。”

    “你知道你每次提这句话,都只会让我觉得你这个心理医生不专业。”阮舒的口吻亦沉肃起来,“我也和你探讨过,并非因为那个男人有多特别,而是因为那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药,意识不清楚,手脚被绑住了,连眼睛都被蒙住了。我更认为对我克服心理障碍有帮助的是这种做爱方式,而不是那个男人!”

    讲到最后,她禁不住携了些许怒意。阮舒烦躁地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迅速向马以道歉,“对不起。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马以安静了两秒,用一贯无波的语调说:“我不想放弃任何对你有帮助的可能性。”

    阮舒舔了舔唇瓣,轻笑道:“其实克服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非得要有性生活才能”

    不等她说完,电话那端遽然挂断。

    阮舒不由有些无奈马医生又生气了。这表示她下一回去他的心理咨询室,得面对更加恐怖的冰山脸。

    窗外暮霭沉沉。

    没想到自己竟然睡掉了几乎一整个白天。

    大概是休息够了,身体也不如先前难受了,阮舒掀被下床,披了外套,舒展着筋骨开门走出房间,下楼后,迎面碰上林妙芙。

    “姐?你今天没去公司?”林妙芙显然怔住,打量一眼阮舒穿在里头的睡衣,“你一直在家?”

    阮舒没有回答她,而是瞥了瞥她方才走回来的方向,反问道:“你刚刚去佛堂了?”

    林妙芙点点头。

    “有空多在家陪她说话,带她出去散步,不要老闷在佛堂里,全是烟气。”淡淡交待完,阮舒兀自朝厨房走,背后传来林妙芙颇为嘲讽的话,“姐你放心,我不像你,我一直都记得她是我妈,是我的至亲,如果连我都不对她好,还有谁会对她好。”

    阮舒抿抿唇,不作任何回应。

    厨房里有庆嫂给林妙芙炖的乳鸽枸杞汤。约莫是察觉她这两天的气色不好,庆嫂默认地多炖了一人的份量,阮舒自行将剩下的那一碗端走,出来时,冷不丁看到王毓芬推着坐在轮椅上林湘从外头进来,应该是刚散完步。

    视线交上的一瞬间,林湘整个人的神情十分明显地紧张起来,快速地避开阮舒的目光,颤着抖攥住了王毓芬的手臂,催促她推她回房间,仿佛阮舒是什么恐怖的洪水猛兽一般。

    王毓芬的脸色亦难看,临走前忿忿地骂咧了句“晦气”。

    阮舒浅浅地翘了翘唇角。

    自打失去两条腿后,林湘的性格就变得异常安静沉闷,不轻易离开自己的房间,尤其在晚上阮舒从公司回来的时段,更加是刻意避开她。就算昨天和谭飞相亲,阮舒都未曾在客厅见到林湘人。今天若非阮舒特殊原因呆在家里,怕是根本撞不着面。

    她是害残林湘的罪魁祸首。林湘害怕她是应该的,王毓芬觉得晦气也是应该的。

    她只是有点为林湘担忧。如果真的被王毓芬以联姻的方式嫁去给谭飞,林湘怕是连下半辈子都得毁了。

    叹息也就这几秒钟的时间,阮舒没有忘记,自己正和大伯父一家人站在对立面。她最该先担忧的是,他们和谭飞成功联姻后,她如何掰回来劣势。

    一想到日渐临近的股东大会,阮舒根本不敢多休息,隔天早上就抱着满满的战斗力回归公司。昨天后来助理虽未再打电话找她,可并不代表公司里没有事情需要她处理。光就下一季新产品的讨论,就开了一个下午的会。

    傍晚,唐显扬的一通电话进来了。

    阮舒有点意外他会这么快找她以她对他的了解,前天晚上她的那番话,该会令他失落好几天自愈才对。

    他是邀请她一起吃晚餐的。

    阮舒猜测他是思考过之后有最终的决定要讲。而他不管要讲什么,她也认为该有个了断,自是欣然赴约,不忘带上那枚准备还给他的戒指。

    抵达约定的酒楼,推开包厢的门看见里面的人时,阮舒当即滞了滞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