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16、三哥本来就是绅士

    指腹粗粝。

    明显是双男人的手。从她的手中接过了衣服的纽扣和扣环。

    阮舒吓了一跳,连忙抬头,镜子里映照出傅令元挺拔的身形。

    他在嘴角斜斜地咬着根并没有点燃的烟卷,微微眯着眼,视线正落在她的后颈上。

    阮舒感觉他手指的熨烫自她的手背移到她的脖子,指尖的热度十分清晰。

    不过一瞬,扣子便被扣好,竟是白瞎了她方才忙活那么久。

    傅令元在这时才抬眸,与她的目光在镜子里对上。

    “三哥。”阮舒咧开嘴笑,“谢谢。”

    说着,她自然而然地往旁侧迈一步,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他手指的触碰,转过身来正视他,寒暄道:“真巧,又碰上了。是陪女朋友来逛街吗?”

    这里可是女装店。除了陪女人,他能有什么理由出现在这里?

    话音刚落,旁边的试衣间里便走出来一个女人,急急地唤傅令元:“快帮我看看,拉链怎么都拉不上。”

    正是上一回在酒楼碰到的那位当红小花旦。

    小花旦试的是件小礼裙,因为拉链没拉,从后颈到腰间完全敞开,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香艳地送到傅令元面前。

    傅令元应声伸手到小花旦的背上,却是顺畅如流水地就拉好了。

    “太感谢了,果然还是你比较有办法!”小花旦巧笑嫣然,攀上傅令元的肩头,踮起脚在他的脸颊轻轻吻了吻。

    傅令元从嘴里摘下烟卷,轻勾着唇询问:“喜欢吗,这件?”

    小花旦转了个身,反问:“你觉得好看吗?”

    “……”

    阮舒自发地走离他们,走去柜台结账。没一会儿,傅令元也走过去了,对店员指了指试衣间的方向:“那条裙子也要了。”

    紧接着,他示意阮舒手里的衬衫:“这位小姐买的东西也记我账上。”

    阮舒眉头轻拧,看向傅令元时表情已换上礼貌的笑容,委婉拒绝:“不用了,三哥,我自己来,你别破费。”

    一旁的女店员插了句嘴:“不要剥夺男人展示绅士风度的机会噢。”

    阮舒凉凉地瞥了一眼女店员,再重新看回傅令元时,眼里的笑意更浓:“三哥本来就是绅士,无需通过替女人付账来展示,对吧?”

    言毕,她将自己的卡递给女店员。

    傅令元睇着阮舒线条柔和神情却坚持的侧脸,唇边弯了抹弧。

    女店员略一迟疑,见傅令元没有再说什么,便接过了阮舒的卡。

    刷完卡的时候,那位小花旦从换衣间出来了,将刚试完的裙子交给店员,挽上傅令元的臂弯,娇声问他:“你说晚上我该穿哪一件?”

    阮舒本准备和傅令元道别,见他好像忙着和小花旦“调情”根本没空搭理她,干脆作罢。

    傅令元抬头时,只来得及瞥见她一手抱笔记本一手拎外套的匆忙背影。

    ***

    下午的活动开展得十分顺利,结束后,阮舒带上助理和公关部总监,前往澜山会馆她约了海城生活周刊的主编吃饭。

    特意设饭局,原因无他,她遇到了和上一次审批被卡类似的问题海城生活周刊过去五年始终都与林氏保健品公司保持友好的合作关系,本地市场广告投放所依靠的传统媒体,主要就是它家,可这回杂志社换了个新主编,以广告版块已满的理由,从产品上市前,一直拖到现在,都在敷衍。

    这事原本是公关部总监负责的,新主编据说一直在外出差。阮舒亲自接手后,打点了各方面的关系,才约上了这顿饭。

    在会馆门口停车的时候,阮舒无意间看到了一辆眼熟的黑色吉普,心底略顿了一顿。

    因为她是做东的人,所以提前了到的包厢,依照先前了解过的信息,点好了菜,又和助理及公关部总监做好其他准备。约莫半个小时后,帮忙在中间牵线搭桥的朋友和那位新主编一块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