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31、我怕死,担心不安全

    阮舒始料未及地怔了一下,很快张口唤他:“三哥。”

    “在哪里?”

    “家里。”

    “出来。”

    算不上命令的口吻,但简单直接得令人觉得强求。

    “三哥,太晚了,抱歉,我明天还得上班。”

    傅令元紧接着她婉拒的话诱惑道:“我和陆少骢在一起。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阮舒霎时沉默。

    傅令元突然挂断了电话。

    不出十秒钟,手机里进来他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地址。

    阮舒盯一瞬,眼瞳微敛,随即熄灭屏幕的光亮,转身上楼。

    半个小时后,城南。

    整片的建筑群,早年是工厂,废弃空置了许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被一些潮流青年和艺术青年所占据,变成了他们经常进行创作活动或者极限运动的地带。

    阮舒把车子停在外栏,只身往里走,满眼都是五颜六色错综复杂的涂鸦。

    这个点,仿佛才是他们最活跃的时间段,沿途经过的每一栋建筑里,几乎都有人。

    随着耳中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大,她最终来到了傅令元指示她的娱乐竞技区域。阮舒踏进厂房里时,跑道上正有一辆摩托车从弯道上腾空飞落,车轮蹭地的角度极其刁钻,却还是没有打滑。四周围观的十几个人十分捧场,立马又是吹哨又是呼叹的,其中带头的那个就是栗青。

    一个个染着花花绿绿的头发,动静又如此大,场面像极了聚众斗殴。

    脑中闪过些许旧事。阮舒极轻地蹙了下眉头。

    “阮姐。”

    响在耳畔的突如其来的陌生叫唤令阮舒愣了愣,偏头便见人高马大的赵十三耸搭着脑袋,抬手指着某个方向:“老大在那边。我过来领你过去。”

    阮舒等着赵十三带路,然而赵十三却是依旧耸搭着脑袋,站定不动,只是手臂舒展开一个“请”的姿势。她狐疑地迈步,赵十三这才也跟着走,在她的斜后方保持半个步子的距离,手臂始终在为她指明方向。

    阮舒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把她当贵宾呢。

    正面对跑道的方位,是一座三四米的小高台,远远地就能看见傅令元挺阔的背影。阮舒踏着锈铁的简易楼梯走上去。上面就他一个人,挺俊的身形倚在及腰高的铁栏上,观赏着跑道上的情形。

    听闻动静,他回过身来,对阮舒招手:“过来。”

    阮舒特别不喜欢他这种手势和这种口吻,停在距离他三步远的位置,不再靠前,问候道:“三哥。”

    他今天穿的是件黑色的风衣,衣领高高地竖起,半遮住他利落的下颌弧线,较之那些西装革履,才是更适合她印象中的他。

    “站那么远,看不到车。”傅令元提醒。

    阮舒眺了一眼,道:“还行,视角挺好的。”旋即她指了指铁栏上的斑斑锈迹,“我怕死,担心不安全。”

    傅令元轻笑,并未勉强她。

    “三哥不玩吗?”虽然捡了这句话问,但阮舒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如今的傅令元怕是不玩车了。

    那会儿,他不知从哪搞来了一辆二手摩托车,特意拿去修车厂改造,装上那种能轰隆隆响的大马达。血气方刚的青年似乎都极爱那种风驰电掣的痛快,比开四个轮子的要酷拽得多。唐显扬羡慕死了,粘在他屁股后面的时间更久了。

    除了在公路上撒手飙车,傅令元和他同为有“车”一族的哥们还寻了处废弃的跑道,经常一伙人半夜瞎闹。有次周末晚上,她有幸被唐显扬带着去见识过世面。

    傅令元峻峭的眉峰应声微微抬起:“还记得?”

    恐怕很难忘记吧?阮舒抿唇,笑而不语,终还是又朝前迈了两步,抱臂立于栏杆前,眯起眸子盯一眼跑道上那道在炫车技的人影:“陆少骢?”

    傅令元笑笑,算作默认,随即单刀直入:“你是为了三鑫集团对林氏的投资项目,试图搭陆少骢这条线。”

    上回他说他总会知道,果然他知道了。

    “三哥和陆少骢有多熟?”她这么问,暗含的自然是她想更了解一些,他和陆少骢之间的友谊是何种程度的。

    傅令元扬起一边的唇:“有我在中间作为桥梁,你也会马上变成他的朋友。”

    阮舒面上不动,心底不由微讶一下。

    傅令元掏出烟盒,对稍加示意,她没反对,他才抖出一支烟卷,叼进嘴里。

    “咔哒”一声,打火机的火苗跳跃。他稍稍垂下头,靠近打火机。火光摇摇曳曳,映在他的脸上,轮廓分明,眼窝尤其深邃。

    旋即,烟雾溢出,弥漫在他的脸庞边。

    打火机熄灭。他抬头,深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呼出来,透过青灰色的烟雾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