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40、别低头,贱人会笑

    照片将她的脸拍得异常清晰,即便被蒙了眼睛,也轻而易举地能辨认出是她。

    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的身上盖着件毯子,没有全裸。

    虽然毯子其实并不宽大,只从她的胸口覆至半截大腿为止。

    那些欢爱的痕迹,显而易见。

    阮舒感觉得到,此时此刻,她是全场的焦点,各色的目光悉数集中于她身上。耳畔捕捉到嗡嗡嗡的窃窃私语。

    今夜过后。她的坏名声,怕是将更臭。

    她的大脑突然有点懵。

    她以为随着人流手术,那天晚上的事情就此了结。

    可为什么她会被人拍了照片?又为什么照片会出现在今夜的慈善宴会?

    然后更多的问题来了

    既然被人拍了照片,难道代表那天晚上不是意外,而是被算计?

    这照片究竟是对她趁虚而入的男人在完事后拍的,还是那个男人离开后,别人拍的?彼时她昏迷过去了,醒来的时候,手脚都解了束缚,面对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和自己浑身的狼藉,什么情况都不清楚……

    林承志既然有照片,那么他就是策划她遭遇强奸的人?

    问题是,拍卖品都需要事先登记,竟会荒唐地让他出售自己侄女的艳照?

    一边是思绪竭力镇定地运转,一边,阮舒看见台上主持人讶然的表情,后台的工作人员迅速地将她的艳照换掉。

    但这个“迅速”的功夫,已足以让在场的人将照片上的她观赏个透。

    肩头蓦然按上来两只宽厚的手掌,将她的身体扳侧,霎时与傅令元面对面。

    湛黑的眸子凝定在她的脸上。眉峰蹙起,充满询问和关切。

    阮舒的神思晃回,露出微惑的表情:“嗯?怎么了?”

    见她反应微妙,陆少骢好奇地抢话:“你不会是还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吧?”

    “噢……”阮舒的视线往屏幕一睇,表示自己清楚状况。随即收回,眉宇间甚是云淡风轻,“左右不过是张照片罢了,又不会死人。况且并不是裸照。”滞了滞,她紧接着补充道,“就算是裸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终归只是副皮囊。”

    话语间竟隐隐透一股子的禅味儿。

    陆少骢微愣,饶有趣味地盯住她,笑了笑:“有点意思。”

    “这算作陆少对我的夸奖吗?”阮舒浅笑盈盈,眸光流转,似是丝毫未受这个意外的影响。

    “当然是夸奖。阮小姐豁达得我自愧不如。”陆少骢啧啧称奇,继而承诺,“慈善晚宴是我们三鑫集团主办的,出了这种事情,我们有义务帮你追究责任,何况你还是阿元哥的女伴,我更会为你讨回公道。”

    他的头朝某个方向转了下,冷笑,“林承志是你大伯父对吧?呵呵,我算是开了眼界。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闹幺蛾子。”

    阮舒抿抿唇。不吭气。

    转回头,正见半晌没言语的傅令元深深注视她,目光颇具研判,眸底别有深意,约莫和陆少骢一样,尚惊讶于她淡然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反应。

    阮舒冲他扯扯嘴角,弯一丝无恙的笑。

    傅令元的眸色当即又深了一度。

    以慈善捐款为目的的拍卖会,一般不太有为了某件拍卖品而你争我多的情况出现,是以流程比较快。不多时,所有的东西都有了买主。拍卖结束,进入接下来的晚宴。

    晚宴的序曲,是由今晚的东道主领开场舞。陆少骢和他的女伴舞至半曲左右,其他人陆续加入,舞池渐渐热闹。

    周围的座位空了一圈。

    少顷,傅令元伸手到她面前,邀请道:“走吧,我们也跳一支。”

    “你确定要和我跳?”阮舒眼神狐疑。

    傅令元挑眉:“和你跳怎么了?”

    瞥见不远处林承志面色阴沉地正朝她走过来,阮舒不再多说,直接把手放到傅令元的掌心,“好。”

    坐在场边时。身上便不乏目光,随着她与傅令元两人走入舞池,更再次夺了焦点。

    阮舒的手虚虚搭在傅令元的肩上,沉默地与他轻舞漫步。半晌,始终等不来他的开口,她只能主动道:“抱歉,连累三哥和我一起难堪了。”

    “原来你会觉得难堪。”漫不经心。

    “毕竟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坦然承认。

    “所以表现出来的淡定是在演戏?”语气懒懒询问。

    “那倒也不完全如此。只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别低头,王冠会掉;别流泪,贱人会笑’。”口吻嘲弄调侃。

    傅令元垂眸注视她,兴味儿满满。

    阮舒抬眸对视他,言笑晏晏:“三哥没有其他话想说了?”

    “要说什么?”

    “比如,你不好奇照片里头,我是怎么回事?”

    “你想告诉我?”

    “并不想。”阮舒如实相告。

    傅令元摆出“那不就得了”的表情。

    阮舒紧接着问。“作为三哥的女伴,我如此丢你的脸面,你是否在心里悄悄考虑收回与我的买卖?”

    傅令元睨她:“试探我?”

    “依旧是好心建议。”阮舒轻笑,扬眉,“我不是个好女人。你该知道。”

    “正好。”傅令元勾唇。“我也不是个好男人。你该知道。”

    他的大掌在她的腰际用力一揽,令她紧紧贴近他。

    “还想继续呆在这里被人当猴看?”他俯身,唇边故意腻到她的耳垂,低声。沉磁的嗓音晕开暧昧。

    阮舒靠在他的肩,视线越过他的肩头。将众人的各色目光收入眼底,明媚地笑:“带我走。”

    方才算是因祸得福,搏得陆少骢的同情,对她的好印象更进一步。而陆振华今晚既然来不了,她也失了继续留在宴会上的理由。待傅令元与陆少骢打过招呼,阮舒跟着他离开。

    他的吉普的车型就像他人一样,洋溢硬朗之感。车内宽敞,比一般轿车舒适,阮舒第一次坐时,就很喜欢。

    似乎还新放了松香,减弱了原本的烟草味。

    傅令元瞍一眼她静谧的侧脸,兀自启动车子,也没说去哪里。

    约莫二十分钟后,深夜无人的阳明山山顶,阮舒站在高高的观景台上,俯瞰整座海城。远远的天空上,一架夜班飞机闪着灯光从城市上空飞过,离得远,看起来速度很慢,阮舒盯着它。直到它消失在天际,她转回头问:“为什么来这里?”

    “顺路逗留。”傅令元朝她示意他两指间正燃着的烟,“让你干巴巴地等我抽完烟多无聊。”

    阮舒笑笑,深深呼吸夜晚的空气,胸膛起伏。张开肺部,吐出身体里沉浊的气体。来回吐纳几次,也没什么意思了,走到石凳在傅令元身边坐下,捡起话问他:“你和陆少骢。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吧。”

    先前她便观察到,陆少骢对傅令元的态度像是对待兄长。就算他和陆少骢的私交甚好,也不太可能好到他能影响三鑫集团的投资决策。而且提到陆振华时,他的言语口吻间,皆透露出一股熟络。

    傅令元斜斜睨她:“跟在我身边久了。自然会慢慢了解。”

    其实就是在委婉地拒绝回答。阮舒垂一下眼皮,识相地没追问。

    傅令元的一根烟抽完,摸出第二根烟,准备点时,阮舒倏地拿过他的打火机。“啪嗒”打开。

    蓝色的火苗像只小灯笼燃在她的手上。

    傅令元稍稍低头,就上打火机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青色的烟雾顿时冲到她脸上,阮舒被呛到,眼睛微湿地咳了咳。

    傅令元忍俊不禁,笑得有点没正形。

    阮舒蹙眉:“你抽烟抽很凶。”

    傅令元扬起一边的嘴角:“听没听说过,有些男人抽烟是为了压制性欲。”

    阮舒:“……”当她没问。

    风开始吹得大了。虽然她穿了外套,但为了穿旗袍好看,她底下就穿了薄款的丝袜,冷不丁被冷风灌了个透。不禁打了个颤。

    傅令元看在眼里,抬起没抽烟的那只手,环抱住她的腰,将她搂进怀里。

    阮舒没动弹,任由他搂着。

    不多时,烟燃到尽头。傅令元捻灭烟头,扔掉,在空气中停顿片刻,把阮舒拥得更紧些,额头抵上她额头:“去我那儿。”

    ***

    他那儿。是不到二十分钟车程一小区的套房。

    现代简约风格的装潢,打理得干净规整,没有太重的生活气息,乍一看像进了酒店似的。

    阮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四下打量。咕噜噜的烧水声从厨房里低低地飘出来,间歇伴着柜门关合、杯盘碰撞之类琐碎的动响。

    她起身。兀自寻了洗手间进去。

    洗漱台上,男士洗面奶、手动剃须刀、剃须泡沫、须后水、面霜,都是最基本的东西,品牌倒是极其讲究。除此之外,一条浴巾。一条毛巾,一支牙刷,未见女人的痕迹。准备点说,这处房子,他可能暂且没有带其他女人来过。  

    待阮舒出来,傅令元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两件外套都脱了,只剩里面的白衬衫,最上头的两粒纽扣解开,两腿交叠,姿势闲恣。

    “先喝点茶。”他抬臂指了指茶几桌。

    她本以为,他一回来就要直奔主题的。阮舒端起茶杯,凑近吹散热气,浅浅啜一口。

    白瓷杯上赫然留下她的唇印。

    深红的一痕。

    傅令元瞥一眼,起身,“我去洗澡,客房还有一个浴室,你用。”

    阮舒放下茶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