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45、那我来了

    十分钟后,两人一起走进“天上人间”隔壁的酒店,开了间房。

    傅令元说要准备点东西,阮舒先去洗的澡。

    少顷,她从浴间里出来,傅令元正从门口接过服务员送来的冰桶。搁到房间中央的那张小圆桌上。冰桶里冻着一瓶红酒。

    “等我一会儿。”他的手指在她脸上触了一把,然后走进浴间。

    这家酒店就挨着“天上人间”,平日大多数的客源也是这么来的。因此,房间的整体装潢风格是浪漫暧昧的。傅令元给开的还是豪华间,家私全是浅蓝色,包括窗幔和帷帐,也是同色,并滚着淡淡的金边。

    床是圆形的,软得身体能陷进去。情趣礼盒里的东西全都被拆了包装,七零八落地散在被单上。视线轻顿一秒,挪开,她又发现浴间的条纹花玻璃在凿透一块的隔墙上投出里面男人的身影来。给氛围再添了热情和撩人。

    傅令元出来时,看到阮舒坐在飘窗上望着外面,两条大白腿微晃。手上不紧不慢地拨弄湿漉漉的长发。有水滴落她小巧分明的锁骨上,在本就白皙的皮肤上开出晶莹的花。

    他走去小圆桌前,拿起冰桶里的酒,用开瓶器打开软木塞,“砰哒”一声。阮舒这才自窗外收了目光,望向他。

    傅令元端着倒好酒的一只高脚杯走过来,阮舒以为他是要给她。然而在她跟前站定后,他只是自己呡了一口,瞥了眼窗户外面,询问:“有什么好看的吗?”

    “没什么。”阮舒淡淡笑笑。

    她只是发了几秒的呆,在想,今晚的开房其实名不正言不顺。和慈善宴会那晚性质不一样。当时她是在履行两人的约定。而他讲清楚是要她当他老婆之后。她还没答应,那么她没必要和他做。

    可她莫名其妙跟他进来了,并且即便现在想明白了,她也没想要走。

    眨眼的功夫,傅令元的酒杯见底了。

    都说酒能助兴,阮舒也想喝一点,兀自从飘窗上下去,走到小圆桌。刚拿起酒瓶,傅令元也走回来了,把空空的酒杯递到她面前。

    阮舒顺势就帮他倒上半杯。他的另外一只手按在她的嘴巴上,指腹摩了摩她的唇线,待她给他倒好酒。他的面庞忽然贴上来,菲薄的嘴唇压上她冰凉的唇。

    她以为他只是吻他,然而他的嘴里原来含着一口红酒,瞬间便喂进她的嘴里。他的舌紧随其后探进来,在浓郁香醇的红酒里,纠缠上她的舌。

    他的呼吸很烫人,也沾染着酒精的味道,喷洒在她的面庞,并一点点将热度传递至她身上。阮舒渐觉自己被酒精特有的迷离所包围。以致于分开的一瞬间,她有点恍惚。

    嘴里的红酒已吞咽入腹。好像连他的味道都携带进她的身体里。

    “感觉如何?”傅令元的额头抵住她的额头,用鼻梁蹭她的鼻梁。

    阮舒神思晃回和他吻过几次了。这好像是她最投入最没有杂念的一次。

    傅令元显然早察觉她的“进步”。手指托起她的下巴,指腹来来回回地摩挲,诱惑:“再来一次。嗯?”

    阮舒抬起手臂环上他的脖颈。微微歪着脑袋:“好。”

    傅令元扬眉,端起他先前放桌上的酒杯,含了一口,稍低头。

    阮舒踮起脚,迎上他的唇。

    她难得的主动令他对她的掠夺更加热烈。

    他慢慢地靠前,她慢慢地后退,退到脚跟碰到床脚,她坐到床上。

    他站在床边,站在她的面前,俯低身子,一只手绕至她的身侧,按在床上。

    她难得完全放松地沉浸其中。他亦享受至极。

    这样保持着一坐一站的姿势不知多久,傅令元当先松开她,稍稍拉开来些许距离。俯睨她。

    素来清明的凤眸少见地蒙了层薄薄的雾。

    他笑笑,执着整个过程中一直被他握于手中的酒杯,倾侧杯口。

    杯子里流出的液体缓缓浇到她的脖颈上。顺着光滑的皮肤往下淌,一路冰凉与热烫相撞。阮舒不禁颤了颤身体。

    他随手将空了的酒杯丢到地毯上,然后弯身。低头,咬上她的脖颈,开始缱绻。

    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怪异感觉。她觉得浑身的骨头好像隐隐生出难耐的痒。可她的意识在抗拒她此时在她身上所做的事情。

    阮舒咬唇,不自觉地往后仰身。

    她往后仰一分,他便又凑近一分。

    直到她躺在床上躲无可躲。

    内心深处强烈地想要推开他。

    她闭上眼睛,咬紧齿关,强迫自己忍住,忍住……过了这一关也许就好了……

    傅令元却主动停了下来。

    大概是她的身体反应实在太不自然。他没法继续了……阮舒抬起手心盖住自己的脸,不去看他的表情,抿着唇没吭气。

    傅令元也没说什么,阮舒只感觉身上一轻,他翻身下床去了,脚步悉窸。渐远,停住。

    然而她耳中捕捉到冰块被搅动的哗啦声。

    随即,他窸窣脚步又靠近。好像在床畔站定了。半晌没有听到他的动静。

    阮舒狐疑,正打算睁眼瞅瞅。忽然……(省略不可描述)……

    她只觉自己完全无暇其他思绪,(省略不可描述)……

    少顷。耳畔传出傅令元散漫而不经心地发出一声轻笑。 》≠miào》≠》≠gé》≠,

    闻声,阮舒恍恍惚惚地偏头看他。

    傅令元不知何时已侧躺到她的身边来,单只手支着头,嘴里还咔哧咔哧地咬着刚刚没有用完的冰块,“上次说了,要给你尝试点新鲜东西。是不是比你那些小玩意儿有意思?”

    阮舒的深思尚有些恍,与他湛?的眸子对视,有些软绵绵地抬起手心,按在他赤裸的胸膛上:“三哥……”

    一句称呼,就是回答。傅令元的双眼眯起,勾起唇角,咽下嘴里的碎冰,翻身覆上来,指腹温柔地抚着她额上的细汗。

    阮舒抱住他。

    收到她的暗示,傅令元眼神渐暗,深不见底。

    “既然感觉正好,那我……”他语调缓缓,无形中透露着魅惑,低下脸,凑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