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51、请跟我们走一趟

    片刻,傅令元出来,阮舒若无其事地将外套交还给他,也不提醒他曾有来电。

    回到公司楼下后,阮舒与他告别,傅令元将装有泡泡枪的纸袋递给她。

    阮舒失笑:三哥,要不你转送给家里有小孩的朋友吧。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收回。如何处置,那是你收下之后的事情。傅令元一副闲闲散散的样子,手仍伸在她面前。

    忖两秒。阮舒终是接过。

    又听傅令元暗示道: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

    阮舒眸光微闪,注视着他,默了一默,抿起嘴角笑笑,只回答话的表面意思:谢谢三哥,我会注意休息的。

    开门下车,她脚步迅速,灰蒙蒙的天色之下,她脖子上的围巾格外醒目。傅令元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目送这一点红走进大厦。收回视线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从衣兜里掏烟盒,安安静静地连续抽了两根。

    车厢内渐渐充斥满烟味儿。

    脑海里闪过她每回无意识皱鼻子的小动作,傅令元唇边斜斜勾出一抹笑,按下了四面的车窗散了散气,才启动车子。

    翌日,林氏保健品吃死人事件有了神转折那位老人家的尸检报告出来,死因是心肌梗塞。同时保健品的化验结果出来,暂时并没有找到保健品含有导致老人猝死的诱因。

    彼时阮舒正在一户户地暗暗探访另外那二十多位投诉的市民,想要多了解一些情况。接到调查小组打来的电话。她马上回公司。

    路上留意了新闻,发现官方消息一放出,网络上的风向立刻开始转变。

    然而未及她松口气,有另外的流言生出,直指是林氏想要推卸责任。收买了调查小组。

    这流言最早源自于一个匿名的帖子,帖子里将阮舒这些年的狼藉之名扒了个干净,暗讽林氏这些年全靠阮舒这个女老板出卖**才一步步撑起来的,如今拼爹已经不能耐了,能耐的是拼婊。

    言之凿凿之外,帖子里还附了一张照片作为她放荡的证明。不是其他,正是慈善晚宴上她的那张艳照。

    是用手机隔着一小段距离拍投影屏幕的二手照片。虽然不比原版的清晰,但足够了。

    那晚过后照片并未流传出来,没料到却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更没料到的是,阮舒回到公司楼下时,正遇上那对夫妻又前来闹事。

    这一回他们连话都不给阮舒讲,那女人一上来就要扇阮舒的耳光,跟在阮舒身边的李茂条件反射地就捏住那女人的手腕甩开。

    阮舒看得清楚,李茂用的力气很轻,那女人却一屁股重重坐地上,然后扯着嗓门喊:看啊看啊,打人啦!

    李茂当即察觉自己的莽撞,阮舒投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那女人指着阮舒开始冲周围人哭叫:这个婊子卖的保健品明明吃死了人,却不想负责任,到处找男人睡帮她隐瞒命案。官商勾结欺负我们小老百姓!我们今天坐在这儿不走了。非得要讨个说法不可!

    很显然,是听信了网络上的那套说法。

    助理气结:你们讲不讲道理了?得把账赖到我们头上?

    人在做,天在看,是不是你们的过失你们心里清楚!出问题的又不是只有我们这家人。你们有本事再多去睡几个人,把其他二十多户人的就诊报告也给收买了!这回出声的是那个男人,我爸绝对不能就这样白死了!

    相较于女人的撒泼,男人似乎还有点讲道理的余地。阮舒试图与他开口:无论你们信不信,我确实没有去收买调查小组的人,让他们给出假的尸检报告。我体恤你们亲人过世的悲痛,但你们为了老人家的死搅得全天下的人跟着你们一起鸡犬不宁,老人家怕是也死得不安宁。

    不给我们的死逮住你这个真正的凶手,才是让他不安宁!那女人气咻咻地接话,从地上爬起来用力将那男人拽回自己身边,老公你耳根子软!别被这个狐狸精迷惑了!

    旋即那女人转向阮舒:好你个贱人,当着我的面都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撕了你这张脸!

    说着她的手指就朝阮舒的脸抓过来。

    阮舒实在有点忍无可忍。当即捏住那女人的手腕,轻巧地一拧再一推,那女人便呼痛一声,歪倒了半边的身子,不忘喊着:打人啦打人啦!奸商心虚打人啦!

    阮总助理和李茂都有点替阮舒担心。

    阮舒低声叮嘱助理和李茂:你们闪开点,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过来帮忙。见机喊救命报警就行。

    助理和李茂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未及他们反应,那男人见阮舒擒着自己老婆像是要把她的手折断,又爆了,怒火中烧地冲过来,粗手对准阮舒的脑袋挥上来。

    阮舒马上松开那女人,双手举高自己的包挡在面前,挡了那男人一下后,自己借力往后摔到地上。她包里的一部分东西因此跟着摔出来,其中恰恰有她那把防身用的军工刀。

    那女人方才在阮舒手里吃了亏,趁她摔到地上,用力地扯住她的头发就骂。

    阮舒忍着痛故意不吭声,眼睛只灼灼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军工刀,并稍稍抬了抬手。

    那女人眼尖地察觉,认定阮舒是要去够刀,比阮舒快一步抓住刀柄在自己手里。

    阮舒的手狠狠地捏了一把那女人的腰,那女人呼痛,缩了缩身体,拿刀的手无意识地就凑近阮舒,看起来像是要拿刀刺阮舒一般。

    凤眸一眯,阮舒顺势徒手去握刀刃,做出正当防卫的样子。

    手心划破,红红的血顿时沿着刀刃流出来,同时阮舒的指缝间也有血渗出来,越流越多。

    而助理和李茂受到惊吓的声音及时响亮地喊出来:救命啊!杀人啦!

    没料到会如此。那女人愣怔住,那男人同样傻眼。

    ***

    一个小时后,医院急救室,警察给阮舒做完笔录:阮小姐你放心,监控录像我们已经调出来了,情况我们看得很清楚,基本与您所说的一致。我们会追究他们故意伤人罪的。

    阮舒摇摇头:我并不想告他们。

    警察显然意外:你确定?

    阮舒确认地点头:嗯。

    警察也没多问什么,只是道: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追究他们寻衅滋事罪。拘他们几天。

    这个结果倒是正合阮舒的意,笑了笑,略一忖,多提了一句:我能不能拜托警察先生,暂时不要透露我并不打算告他们。

    助理去给阮舒拿完药回来,听说阮舒不告那对夫妻,十分困惑。语气忿然:阮总你怎么就那样轻易放过他们?他们太过分了!你这样他们以为我们好欺负,万一下次又找上门呢?

    阮舒抿抿唇,不解释,只是道:下次再找上门下次再说,至少接下来几天可以清净清净。

    她出此下策的目的。不在于故意污蔑他们,只是想给他们点教训,吓吓他们。尤其她上回的疑虑还没得到答案,总感觉那女人背后有人挑唆,如果真如此,关他们几天,也算暂时废了背后那人的棋子。

    等这对夫妻被放出来,保健品的事情差不多也已经水落石出收尾结案了。

    她的度拿捏得尚准,手上的口子并未伤及筋骨,而且阮舒当时刻意用的左手。不至于影响她正常的生活。

    待李茂办完手续回来,三人一起出了医院回公司。

    不仅公司的员工都已经得知阮舒遭到攻击受伤,她遭到攻击的同样被路人拍了视频剖到了网络上。因为扒阮舒的那个帖子尚热乎,不少怀揣恶意的人表示阮舒被打是活该,但更多的人通过画面只看到了那对夫妻的恶劣。

    这些关于对她个人的讨论,阮舒倒是根本无所谓,但调查小组的负责人特意打了通电话过来,先关心了两句她的伤势,然后表示了安慰。

    我们的形象建设不够到位,在公众眼中的威信力尚不足。是导致官方发布的消息遭到质疑的重要原因。阮小姐不必担心,我们之后会公开透明化这次调查的全过程,接受公众的监督和质疑。

    调查小组的人第一次来公司时,阮舒只把他们的友善当作是他们的常态。到现在这通电话,她要是再不懂什么。她就真是傻子了。

    沉默了好几秒,阮舒笑笑,道:您太客气了,是我们得向你们表达感谢,感谢你们这么快还我们林氏的青白。其实是我们林氏连累了你们的公信度。略一顿。她特意在尾巴补了一句,为了这样的事情麻烦你们,我和傅先生都挺不好意思的。改天得请你们吃饭。

    阮小姐不必如此。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大概因为已经被阮舒说穿了,对方的口气也轻松了一些,代我向傅老三问好吧。我就不特意再给他打电话讲这件事了。

    结束通话,阮舒将手机丢桌面上,往后靠着椅背,转向落地窗外。

    果然,是傅令元

    下午在游乐场看到那通调查小组负责人的电话,她的心中便基本有了数。方才故意提傅令元,是为了试探,更是为了确认。

    最终,答案就是这样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出事之后,他提出过两次要帮她。她都婉拒了,可他还是帮了她。

    他越是这样,越是令阮舒怀疑,猜不透在这场不公平的交易里,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揉了揉眉骨。阮舒转回桌前,看到了那个纸袋。她伸手拿过,从里面取出泡泡枪,对准空气按下扳机,顿时一连串的泡泡飞出来,在灯光下还挺漂亮的。

    抿唇笑笑,阮舒重新拿起手机,拨通傅令元的号码。

    拨出去的时候,她恍惚在想,这好像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傅令元?

    电话响足一分钟,无人接听挂断了。

    想着他大概在忙,她没有再打第二通,反正他看到来电提醒后自然会回拨。

    搁下手机,阮舒收拾好东西,下班今晚可以稍微松口气,回家一趟了。

    手上受了伤,自己开车终归有些不安全,走出大厦,她打算伸手拦车,却突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拦住。没等阮舒开口,便听对方开口:阮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

    瞥一眼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的房车,阮舒心里并没预感太好,转身就要走,对方快一步钳住了她的手臂。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