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60、我在直接治疗你的身体

    阮舒不易察觉地闪了闪目光,随即蹙眉,不解地反问:“什么‘是什么事’?”

    “别和我装傻。”傅令元眼中满是洞悉,重新问一遍,“任何病,总要有个病因吧?”

    阮舒浅浅地笑:“三哥。我说过,我有心理医生的。”

    言外之意是他并非心理医生,就算告诉他,他也帮不了她。

    终归在拐着弯子拒绝透露。

    傅令元的目光仍是研判与坚持:“心理医生治疗你的心理,我在直接治疗你的身体。所以我和你的心理医生享受同等待遇。你能告诉心理医生的,也最好告诉我这个身体医生。配合医生的治疗,才是好病人。”

    “那真是很不好意思。”阮舒微勾唇,“我在我的心理医生那儿,本就是个不配合的问题病人。你们目前差不多就是同等待遇。”

    傅令元拧眉,像是被她堵得一时无话。

    “三哥。”阮舒轻轻捋开他扣在她腕处的手,“今天谢谢你。明天林氏还有股东大会。刚和陆少骢有了约定,我必须要另外再做些准备。我们之间的问题。等之后再谈吧。”

    眉眼间是倦意,话语间是疲态。

    傅令元目光锐利,似琢磨了什么。很快松手,转而用手指摩挲两下她的脸:“别太累,傅太太。明天的股东大会不会有问题的。”他扬起一个略微倨傲的笑容,“我们家并不缺你赚的那几个钱。”

    阮舒的唇角忍不住弯出深深的弧度:“我怎么感觉并没有从你这里见到过几个钱?”

    傅令元饶有意味地挑起眉梢:“傅太太打算过问家中的财务状况了?”

    阮舒抿唇笑笑,不继续与他打玩笑,推门下车:“三哥晚安。”

    傅令元坐在车里,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融于夜色。

    略一眯眼,他捻灭烧到半截的烟头,弹出车窗,掏出拨出一通电话。

    “是我。有点事想让你帮忙查查。”

    ***

    回到家,举步迈进厅里。阮舒第一时间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林承志像是刚回来不久,王毓芬则穿着睡衣,夫妻俩原本在争吵着什么,发现她的身影,及时戛然。但后者的脸上明显可见余怒未消。

    约莫是最近在备孕吃补品的缘故,王毓芬比之前圆润丰腴了不少,年轻时有点姿色底子好,加之一直保养得不错,所以倒不显富态,反而给人风韵犹存的感觉。

    “大伯父,大伯母,还没睡呢。”阮舒如常和他们打招呼。

    王毓芬背过身没搭理阮舒。只林承志维持着自然,礼尚往来地回应:“你怎么也才回来?”

    阮舒别了一绺头发到耳朵后:“这不明天就是股东大会了,我手里头什么都没有,心里头虚得慌。”

    提及股东大会,林承志的神色不禁飞扬了两分。

    “希望大伯父明天不要把侄女我逼得太狠了。”阮舒款款地笑,“我上去了,大伯父大伯母也早点休息。”

    到二楼之后,阮舒特意放慢并放缓了脚步,凝耳注意楼下的动静。很快听见王毓芬压低嗓音的怒声:“拿开你的脏手!别来碰我!”

    “不是,真的不是,你听我解释。”林承志亦压低嗓音。有些着急。

    紧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动静,一会儿听着像是脚步,一会儿听着像是衣料摩擦。以及两人你来我往的低声争辩。

    却是隔得远了,再听不分明具体内容。

    但,关键信息差不多获取了十有八九是林承志在外头与其他女人留下了什么暧昧的痕迹被王毓芬发现。

    阮舒稍勾唇,笑笑,不怎么感兴趣,继续步子,意外发现今晚林妙芙的房间门户大开。

    既如此,经过她房门口时,便自然而然停住。

    “姐。”冷战多日,林妙芙主动唤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阮舒眉梢抬半分,迈步走进她的房间,发现她正在收拾行李箱。

    “你干嘛?要去哪里?”

    “我就是在等你回来打算和你说。”林妙芙一屁股坐在行李箱上。用身体的重量压行李,边说,“今天下午最后一门考试结束了。我明天要和班上的同学一块去玩儿。”

    “噢?上哪儿玩?玩什么?”阮舒双手抱臂。居高临下看她。

    林妙芙俯身关行李箱的拉链:“就城南郊区一别墅,那个最近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电视剧曾用过的拍摄场所。我们班租了两天一夜,用来开趴。这学期结束。下学期大家就各忙各的,怕是很难再聚一起,所以算作提前的毕业狂欢夜。”

    “之前怎么没听你提?明天要走了。今晚才说?”阮舒很明显的盘问的口吻和姿态,林妙芙却似未察觉,依旧平平和和的。“前两天不正和你怄气,而且你也忙得早出晚归的。我没来得及说。”

    阮舒睇一眼她??的行李箱:“不过两天一夜,又只是城郊,你带这么多衣服?”

    “不是啊,不全是衣服。我还负责帮大家买了一部分的零食。”林妙芙将打包好的行李箱从地上立起,尝试着拖了一下。嘀咕,“还真有点重。”随即她展开一抹大功告成的笑,这才抬眸和阮舒对视上。

    阮舒正面无表情。

    林妙芙稍敛神色:“怎么?以为我在撒谎?不同意?”

    阮舒依旧面无表情。  

    林妙芙的脸完全拉下来:“我愿意跟你报备,是给你脸,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有人身自由,我爱去哪儿去哪儿。你无权干涉。”

    说着,她兀自将行李箱推到墙角,然后看回阮舒。轰人:“我要睡觉了。”

    一副骄纵的模样。

    好像自打那天晚上她因为唐显扬同她分手而闹了一把之后,连以前的那残余的一丁点儿乖顺都不再给阮舒留了。

    “你有没有说谎我自然会查证。我是否能管得了你去哪儿,你可以等着试试看。”阮舒撂话。虽语调无波,话的本身也足够气到林妙芙,顺手又要抓东西朝她丢。

    阮舒已翩翩然走出去。

    隔天一大早,叫醒她的是一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