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64、下次不用勉强自己

    她刚出这一声,便察觉傅令元的大掌掀起她的裙摆,抚住她的大腿,一路往上探。又听他低磁的嗓音吹过耳畔:“我很喜欢你像今天这样穿裙子。很漂亮,也方便我动作。”

    “可是三哥”

    阮舒来不及提醒。

    傅令元只觉手指触碰上的并非她掩藏于丛林中的那片柔软,而是紧贴在她底裤上的有点厚度又有点硬度的……卫生棉?

    他遽然怔住。

    阮舒十分抱歉:“三哥。我告诉过你的,我这两天不方便……”

    傅令元:“……”

    “看来三哥以为我昨天是在故意找借口回避你。”阮舒微微笑,声音清清淡淡的,“我说过,我的精神上是愿意的。只要你不对我用强,我会竭力配合你,和你尝试。何况我与你签过合同,我故意找借口回避你,不是违约么?商人最注重的信誉。”

    傅令元的手掌尚在不舍地流连,深深吸一口气,嗓音紧绷绷的:“它总有一天要被你搞坏。”

    阮舒的手正杵在他的关键处,直接的触感清清楚楚地向她验证了他这句话的真伪。将额头抵住他的胸膛。她低垂的视线也能明显看见他顶出来的帐篷。

    她笑了笑,指尖压了压他的裤子拉链:“三哥,回车里……”

    话尾拖的长长的尾音如同带了钩子一般。蕴着满满的蛊惑。

    读懂她的意思,傅令元执起她的下巴,审视她的面容。

    “怎么,三哥不要?”阮舒微微弯唇,松开手,从他的怀抱里钻出去,“不要就算”

    未及她说完,傅令元扣住她细白的手腕,用了些力道,将她重新拽回自己的胸膛前,紧紧地贴着。

    “傅太太主动提出,我怎么舍得拒绝?”微眯一下眼。他径直拉着她就往车子回。

    调低驾驶座的椅背,傅令元双手枕在后脑,以一种悠哉等待人伺候的姿势,似笑非笑地看着跨坐在他腿上的女人。

    阮舒的手触上他皮带的金属扣,慢慢地解开,心里忽然就有些紧张。

    傅令元像是有所察觉般,伸手抓住她的手。

    阮舒抬眸,与他眼里浓墨般的沉黑对视上。

    “不懂的话,我教你。”

    阮舒不易察觉地轻闪目光,转瞬旋开笑意:“三哥放心,只是最近稍微有点生疏,我正好练练牙口。”

    话闭。她的掌心握上去,像是买东西掂量了掂量尺寸,然后弯腰,俯身,低头。

    傅令元倒吸一口凉气。

    长桥矗立,来回的车辆川流不息。黑色的吉普安安静静地靠在停车带,从外面看,好似无人般悄无动响。

    不知过了多久,车门打开。阮舒从车上下来,走到绿化带前,灌了一大口的矿泉水含在嘴里。漱完口后吐掉。

    接连重复几次,反胃感渐消,嘴里的味道似乎依旧残留。好像他的气息进一步烙进了她的身体里,怎么都洗不掉了似的。

    蹙蹙眉,她眺了眼一望无垠的大海,恍惚有一瞬间的茫然她本以为她做不来,可好像比她预想得要好……

    不管怎样,算是还了他在酒店给她冰火两重天的那次。也勉强能补偿一些她回回叫他吃瘪的憋屈吧?

    敛回神,她淡笑一下,别了别头发至耳后,转身走回吉普,上车,坐上副驾驶座。

    “下次犯不着勉强自己。”傅令元嘴里叼了根烟卷,但并没有点燃。盯着他那边的车窗,声音听不出任何刚被取悦过的痕迹。

    后半程她便感觉,他的身体是满足的。可他的情绪不对劲,所以加快了速度结束。阮舒不太能想起来自己在过程中哪儿做错惹到他了,难道力道没掌控好咬疼他了?

    舔舔唇。她缓缓笑开:“怎么了?我只是口活欠佳,不如三哥的其他红粉知己服务周到。”

    傅令元应声转过头来,眸色略深地看她。有好几秒没说话。

    随后他抬臂,伸过来手指摸了摸她红润的唇瓣,恢复闲闲散散的笑:“是啊。傅太太的口活确实得再多练练。我每天都可以陪你练。”

    阮舒:“……”

    车子重新启动,他打了半圈的方向盘,黑色的吉普汇入车流中。

    阮舒的视线在他左腕的手表上略一顿,期间他情不自禁用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令她吞咽得更多。

    表带上的扣硌着她后脑勺的触感犹存。

    凝两秒,她蓦然伸手,抓起他的左手。将自己的手腕往他的表扣上用力地压了压。

    “你干什么?”傅令元狐疑瞍一眼她奇奇怪怪的举动。

    “试个感觉。”阮舒的脑中竭力回想那一晚的记忆那个男人在激情之中将手掌覆在她的手掌上时,表扣曾硌着她手腕的皮肤。

    傅令元轻皱了下眉。

    很快她松开手,将他的手放回到方向盘上,笑着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三哥开车了。”

    视线凝回自己这边的车窗,阮舒也轻皱了下眉很像。但这并不是什么有太大帮助的线索。所有的表扣硌腕上的感觉大概都是一样的。就算那扯下来的半截表带一样。大海捞针。

    算了……

    ***

    本以为傅令元默认将她带回他的那套套房,结果却是送她回了她自己的家,令阮舒颇为意外。

    当然。她没多问,只管下车与他道别。

    傅令元透过车窗望出来:“明天早上见。”

    阮舒听出言外之意:“三哥明天会来上班?”

    傅令元微微颔首。

    阮舒笑:“那正好,你的办公室和你的助手都给你安排妥当。”  

    “傅太太办事我放心。”傅令元挑眉。重新启动吉普,绝尘而去。

    阮舒站了一分钟,才往家里走。

    翌日。

    因为前一天是坐傅令元的车去的傅家,后来直接被送回家,她自己的车还留在公司的停车场,便打了辆出租车。

    快要抵达公司的前一个路段时,遇到临时交通管制,堵车。

    阮舒没有耐心等,付了车费下车,拐到巷子里抄近道。

    从巷子的另一端出口出来后,公司的大厦就在马路对面,她正欲走人行道,忽然有辆摩托车飞速地朝她飙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