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69、邪门的女人

    栗青看了傅令元一眼,才回答阮舒:“他们在动手之前,已经毁坏了那截路段的监控。”

    阮舒拧眉无话。

    “车子型号记得么?”傅令元又询。

    “大众。银白色的。”经提醒,阮舒想起另外一条线索,“车牌号应该是海a039……最后一个数字没记住。”

    因为先前摩托车事故,他问她细节时特别问过车牌号,她由此谨记在心,未想这么又发生意外。可惜当时视野状况太差,时间也太匆忙,她没能记全数字。

    栗青边听边记录下来,打算询线追查。旋即,他先和阮舒说:“阮姐。你的车这几天需要留在车厂进行修理,暂时无法还给你。”

    “不用修了。”傅令元插话,“处理掉。换新车。”

    阮舒的眼底敛出一丝不悦,面上表情倒是依旧平和:“修着。我这几天先打车。”

    话头对着栗青,驳的是傅令元的面子。

    栗青没回应,等傅令元反应。

    傅令元的单只手臂支在椅子扶手上,身体稍稍往后靠,眼风扫向阮舒,饶有意味:“傅太太身为林氏的总裁,开的却是一辆好几年的老车。”

    栗青搭腔劝了句话:“是啊,阮姐,上一回老大让我和十三把你的车送去车厂做检查,就发现了很多小毛病,有些部件也没跟上如今的更新换代。其实存在安全隐患。”

    “谢谢三哥。”阮舒抿唇微笑,“就是因为跟了我好几年,彼此已经磨合得默契,开得才更顺手。等到它有一天彻底报废不能动了,再说吧。”

    傅令元摸摸下巴:“傅太太念旧?”

    阮舒笑意阔开,为了留住这辆车,暂且点头承认:“是。”

    傅令元未再勉强。

    此时结论已出,栗青继续下一件事,征询傅令元的意见:“老大,后头关着的那群人,他们的头儿为了撇清关系。根本不敢前来认领。现在是随他们在我们这里自生自灭。”

    “那不是正好?”傅令元语声懒懒,“全都给陆小爷留着。他昨晚估计没玩够。”随即补一句提醒,“该包伤口的给包伤口,差不多的就先送回去,要死也不能死在这儿。”

    “老大放心,兄弟们都仔细看着。”栗青应承。又听傅令元吩咐,“好手好脚的那几个,不要闲放着啃粮食。你不是说,屠宰场东北角的那面墙,昨天夜里被大雨冲跨了一大半?”

    作为跟随自家老大多年的心腹,栗青立马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展开一脸的笑嘻嘻:“十三不在,正愁没人搬砖,现在有免费劳动力了。”

    最后还有一件事汇报:“老大,还有那三个被‘蚂蚁爬树’的……已经烂了。”

    顾及着阮舒的在场,栗青的措辞含糊了些,但一点儿不妨碍将意思表达给傅令元。

    傅令元闻言有意无意地瞥了眼阮舒。

    她在看似专心地吃早饭。从她车子的事定音后,她便好像自觉隐在了他和栗青的交谈之外。一副不叨扰他办公的局外人姿态。

    微勾唇角,傅令元收回视线,才压冷了眸色道:“挂起来给其他人看,以儆效尤。”

    “是,老大。”栗青应承着,肃色退了出去。

    转回眸,阮舒恰好放下筷子,抽出一张纸巾轻轻擦了擦嘴。

    “吃好了?”

    “嗯。”

    “休息一会儿。我们十五分钟后出发。”

    “好。”阮舒点头。

    傅令元自餐桌前起身,兀自走上楼,不知是要去干什么。

    佣人出来收拾餐具。

    阮舒便也离开餐桌,转去客厅的沙发落座。盯了会儿窗外的雨帘,掏出给马以打了个电话。

    马以没接。大概在忙。

    阮舒给他发了条微信。告知昨天傍晚再次爽约的缘由。虽然现在才想起来,其实已经太迟了。

    发完微信,她顺手点开新闻,刷了几条后,手指微顿,转而打开网页,搜索“蚂蚁爬树”。

    首先弹出来的全都是菜名。

    略一忖,她重新跳转到一个专门提供问答的网站里去,搜索关键词,这才找出了答案。

    “在人的下,体涂满蜂蜜或麦芽糖之类的甜食,再将装有蚂蚁等小昆虫的塑料袋封闭,任由啃咬……当然,将蚂蚁换成螃蟹、蝎子等带钳脚的动物,效果更佳……”

    简单浏览,捕捉完关键信息。阮舒关掉页面,收起。

    没隔几秒,楼梯传来傅令元的脚步。

    下来后,脚步径直朝她过来,最终停在她身后。

    下一秒,有外套披到她的肩:“穿上。”

    垂眸瞥一眼。

    是一件蓝黑色的女士长款呢大衣。

    和身上的香风红裙子一样,都是全新的。

    不动声色地确认后,阮舒将手套进衣袖:“三哥这里总是不缺女人的衣物。”

    傅令元的身上也多了一件蓝黑色的男士长款呢大衣,和他给她的这件。就像情侣装一样。他嘴里叼着跟没有点燃的烟卷,帮她将被压住的头发从里头拨回到外面来。

    “谢谢三哥。”阮舒道谢。

    傅令元扬起一边的嘴角,回应她的前一句话:“以后我这里所有的女人衣物,都只归傅太太所有。”

    ***

    傅令元自己开的他那辆黑色吉普,抵达的是郊区的一个休闲牧场。

    泊好车后,傅令元一手撑伞,一手搭在阮舒的腰上,沿着鹅卵石路一路走。雨小了许多,伞足够大,路修得也很平整,两人这样徒步,倒是既没淋到雨,也没溅到水。

    他没说话,她亦不主动找话。

    因为雨天,户外的休闲场所几乎没见着人。而傅令元带她去的最终目的地,是钓鱼湖泊区域。

    木制廊亭的钓鱼台上只有一拨人,十个左右,有男有女。

    收伞跨进亭下后。阮舒粗略扫一眼,辨认出几乎全都眼熟的人。有的是她以前在其他场合接触过的,有的是那次牌局和傅令元同桌的牌友。她心中顿时有数,在场的是傅令元在傅家那一个圈子里的玩伴。

    单明寒最先注意到傅令元,不满地嚷嚷:“你小子迟到半小时了!”

    话音落下,转眸他才看见傅令元身边还跟着阮舒。脸上的表情顿时收住。

    其余人也同样停住手里的事情,场面有一瞬间的安静,齐刷刷将目光投到阮舒身上,好像她是不速之客。

    傅令元完全泰然自若,接住单明寒的话:“晚上的饭局我埋单,算作谢罪。”

    有其他人顺势将场面重新活络开:“原来是林家二小姐。傅三你早说要带女伴过来嘛。”

    “你们带女伴,难道会提前与我打招呼么?”傅令元笑着怼回他们,随即揽着阮舒走向单明寒。

    单明寒正坐在藤椅里,吃着桌上的餐点,百无聊赖的样子。

    “你干嘛?来了钓鱼台不钓鱼?”问着,傅令元和阮舒一起坐下。

    单明寒古怪的眼神已从阮舒身上收回,应傅令元的话:“也不知是谁最早出的这馊主意,大冬天的来钓什么鱼?下这么大的雨活动都不取消。”他朝一流儿的鱼台扬扬下巴,“放眼望去,整片湖可就只有我们。”

    “只有我们还不好啊?没人和我们抢鱼钓!”有人接话,“一听就知道你不懂。这种天气鱼因为缺氧会浮得比平时浅,最容易上钩了。”

    “去去去去去!钓你的鱼去!出这馊主意有你的份!”单明寒扭头嚷对方两句。

    又有人搭腔调侃单明寒:“我才这种天气,他最想做的应该是和他女朋友在酒店开个房,做到死也不出门,哈哈哈。”

    “对啊单明寒,你今天这位新女朋友看起来很青涩啊?是没开苞的大学生吧?我瞅着她那走路的姿势就是个处儿。你勾搭上人家几天了?还没弄上?越是外表清纯的女人,在床上越能骚得开。你抓紧时间搞啊!”

    荤调子一开,总能引起众人的哄笑。

    单明寒表情一黑:“最近是谭飞不在了,你们几个才一股脑往我这里开玩笑。”

    话题转至此,一人问:“说起来是啊,谭飞消失有一阵子了吧?杳无音讯的,你们谁最近见过他?”

    另一人道:“不清楚。他是最爱凑热闹的,最近几个趴都没见着他人,我也正奇怪。”

    “是谭家出状况了么?不对吧?没听说咯。”再一人接口。

    有人狐疑:“好像谁说过。前些天在医院见过他。”

    “保不齐是在哪个女人的床上弄得太激烈,受伤了。”再有人轻嗤。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哄笑。

    “嘘行了行了你们,聊那么欢把我的鱼都给吓跑了。”

    “……”

    阮舒双手抱着茶杯,低垂视线啜茶水。傅令元同样只是含笑听着,不加入话题,顺手捡了两样的饼干和小蛋糕在盘子里。递到阮舒面前。

    “谢谢三哥。”阮舒笑笑,却并没有马上伸手碰盘子。

    两人的这一小出互动,单明寒的眼睛瞧得真真的,目光再次古怪起来。他的小女朋友恰在这时从洗手间回来,单明寒叮嘱她先在这儿坐着,自个儿揪了揪傅令元的袖子。邀请道:“走,去给两位女士弄点烧烤。”

    “想吃什么?”傅令元扭头询问阮舒。

    “随意。”阮舒抿抿唇,“三哥烤什么我就吃什么。”

    傅令元微微颔首,起身走去烧烤架。单明寒站到他身边,迫不及待就问:“你还真搞了那个女人?什么时候搞上的?上一次咱们几个聚,你带的是那位当红小花旦。不是么?”

    傅令元没看单明寒,手上拿起两串茄子放到烤架上,闲闲散散道:“我上一回见你的时候,你身边也是另一个女人。”

    “这能一样么?虽然我也经常换女人,但我知道哪些女人是不能招惹的,并坚定和她们划清界限。”单明寒义正言辞。

    “她有什么可不能招惹的?”

    “我不是早提醒过你么?”

    “噢。你指那些啊?”傅令元翻了翻烤架上的茄子,微微勾唇,没再有下文。

    “你真得听我的劝。”单明寒压低嗓音,“听见刚刚大家在讨论谭飞没有?我告诉你,确实有人在医院碰到谭飞了。完全变了个人,阴阴郁郁的,像自闭了似的,也不肯讲话。手指让人给废了。一直在医院治疗,他家里人消息瞒得好,所以鲜少有人知晓。”

    “有小道消息说,就是这位林家二小姐勾搭上三鑫集团的太子,找青帮的人教训得谭飞。连林氏出的那么大纰漏的案子。都给摆平了。”

    “是嘛……”傅令元回得云淡风轻,仿佛烤架更吸引他。

    单明寒觉得不太对劲,又想起了什么,用手肘撞了撞傅令元,“喂,我还听说,有人看见你最近也和三鑫集团的太子走得很近?是真的么?”

    他皱眉:“不应该吧?你们傅家和陆家不是死对头吗?你注意点,闲言碎语要是传到你老子的耳朵里,他不得打死你。”

    傅令元总算转过头来睨他,却是提醒:“你的小女朋友还等着你的烧烤。”

    这边的四人藤椅座,在两个男人离席之后,只剩阮舒和先前被众人开玩笑的那位单明寒的新女朋友。

    对方确实如方才他们所形容的。是个清汤寡水的黑长直,算不上多漂亮,胜在五官生得秀气,气质还不错。她打量了阮舒两眼,随即落落大方地主动打招呼:“你好,我叫张未末。未来的未。末尾的末。”

    阮舒微笑回应:“你好,我是阮舒。”

    “你会钓鱼么?”张未末紧接着问。

    阮舒因她跳脱的话题稍怔一下,点头:“会。”

    “太棒啦!”张未末十分开心,“那我们一起去钓会儿鱼,你能教我么?”她朝单明寒的方向瞟了一眼,随即微微倾身靠近阮舒。以说悄悄话的姿势解释道,“他好像不高兴钓鱼,我就没提,怕他不耐烦教我。” △≧.*(.*)△≧,

    阮舒其实是无所谓的,反正光坐着也有点没劲。一堆人里,恰好也就她俩是女人。

    “走吧。”

    阮舒起身,走向一旁放着鱼竿的桌子,挑了两把钓鱼竿,领着张未末到台边最边上剩余的两个空座。

    说是教,其实还是阮舒帮她窜饵、抛线,然后就是耐心地等待。

    张未末那边先放的线,然而却是阮舒这边先钓上来鱼。一见有鱼上钩,她连忙拉线,一条鲫鱼活蹦乱跳地扑腾着划过半空。

    一旁的张未末直呼好。

    阮舒伸出手正要接鱼,身后率先伸出另外一只手帮她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