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71、新房,婚戒,电影院

    一人刚戏谑完,另一人紧接着接口:“我看应该是林二小姐太有手段了,把傅三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这么说,傅三你该不会由此结束放荡不羁三十年的心吧?”

    大家显然都默认这句为玩笑话,不约而同哈哈哈地笑了几声。

    但见傅令元挑挑眉峰,懒懒道:“我确实该结束放荡不羁了。”

    他在桌面上握住阮舒的手,像是宣告一般。

    “我们俩已经结婚了。

    十分突然。

    猝不及防之下,所有的人均愣怔住。

    傅令元淡淡地笑:“怎么?接下来不是该恭喜我么?”

    “傅三,你讲真的啊?”单明寒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傅令元哧一声:“这事儿有什么可假的?难道要我把结婚证摆出来给你们验么?”

    “可是没听说啊?”单明寒仍旧难以置信。

    “我们没声张罢了。”傅令元显然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再多加纠结,转而看向其他人,“结婚酒宴什么时候补办再说,今天这顿饭我埋单,算是先和你们几个打个招呼。”

    他偏头瞥了一眼阮舒,紧接着道:“她是我傅三的老婆,以后大家能照顾的,都帮忙多照顾点。”

    众人恍回神来,已纷纷放下错愕,笑脸端起杯子。

    “照顾。当然得照顾。你傅三的面子谁不给?”

    “恭喜恭喜啊,原来已经是小俩口了。难怪今天把恩爱秀成这样。”

    “来来来,以果汁代酒,敬一杯敬一杯!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哈~”

    “……”

    阮舒站起身,晏晏言笑着和大家碰杯:“谢谢。”

    坐回后,立马有人感叹:“啧啧啧,这消息今天在咱们圈子里传开,怕是得有不少姑娘晚上要失眠了吧?大伙儿赶紧看着点家里的姐姐妹妹们哈~”

    笑声未平息,又有人好奇地问阮舒:“林二小姐是不是该分享分享抓牢傅三的诀窍?怎么就成功和他领证了?”

    “你还没嗅出其中的味儿么?”另外一人接过话头,表情别具深意地戏谑,“低调领证,不办婚宴,傅三啊傅三,你是不是奉子成婚,马上要当爸爸了?”

    阮舒:“……”

    傅令元背靠椅子,手中握着杯子,轻轻地转,却是一副似是而非的神色,好像并没有要开腔解释的打算。

    阮舒便主动出声:“婚宴都八字没一撇,你们就着急着想喝他孩子的满月酒?也行,你们份子钱先缴来。”她故意冲几人伸手,粲然一笑,“如果厚实的话,冲着礼金,我和傅三马上考虑生一个出来。”

    侃着话不动声色地否认了他们“奉子成婚”的猜想。

    傅令元的眼风扫过她的侧脸,微微弯唇。

    “哟,傅三,你听听,你老婆已经开始合计怎么给你挣钱了。”一人打趣。

    “人家林二小姐是什么人?坐掌林氏多年。别人顶多娶个小金库,傅三这是娶了只会源源不断下金蛋的母鸡。”说话那人顿觉失言,连忙双手合十地向阮舒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此鸡非彼鸡。”

    不可避免地又引发哄笑。

    阮舒不甚在意,莞尔:“什么鸡都成,只希望不会成为被杀鸡取卵的那只。”

    说这话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偏头瞅傅令元,笑意兴然,在外人看来倒像是两人眉目传情。

    几人再度笑开。

    不久,饭局结束,一行人往外走,阮舒和傅令元打了个招呼,去洗手间。

    张未末主动蹿到阮舒的身边和她一起。

    “阮小姐,刚刚我问明寒才知道,原来你是林氏保健品的总裁。好巧啊!”

    “巧?”阮舒目露不解。

    “我投了你们公司的简历。”张未末解释。“应聘的正是总裁助理。”

    阮舒稍怔一下,想起来,把苗佳支给傅令元之后,她确实让人资帮她重新招个助理。

    “已经通知我下周一去面试。没想到能提前见到未来的上司。”张未末难掩喜悦,很快赧然一笑,“阮小姐不要笑我自负。我只是对这次的应聘比较有信心。”

    随即又道:“今天见到阮小姐本人,让我更加有动力好好准备面试。很期待自己能跟在你手底下做事。”

    既然特意过来说这番话,怎样都有些要讨个好面的嫌疑。阮舒笑笑,拍拍她的肩:“好好准备。”

    傅令元陆续送走其他人,只剩单明寒和他一起等在会馆门口。

    单明寒拿烟出来,也递给了傅令元一支,忍不住又问:“你结婚的事,你家里人知道么?”

    傅令元点燃烟卷,边吞吐烟雾,点了个头。

    “他们同意?”

    “领证当晚被叫回去打了一顿。”

    单明寒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然后呢?肯定是让你和她一刀两断吧?”

    “那倒没有。我爸生日那天,我还带她去了趟我家。”

    单明寒讶然:“怎么可能?”

    烟圈弥漫之中,傅令元微勾唇:“如果不可能,今天我还能带她来见你们么?”

    一群人里,单明寒对傅家的情况是最了解的。傅家人的婚姻,根本不可能让他们自作主张擅自决定。就算先斩后奏,傅家也一定会采取措施,就像当年傅令元的那个姐姐……

    “你爷爷知道了吗?”单明寒不死心,追问到底。

    “不清楚。”傅令元点了点烟灰,“我还没和他说。但我爸妈是否已经告诉他老人家,我就不清楚了。”

    单明寒略一忖,用肩膀撞了撞傅令元的肩膀,压低嗓音:“眼看马上要过年了,你在外头呆了十年,今年回国了,肯定得去你爷爷那儿吧?别人不知道,可我知道,你爷爷那儿可是给你指了个未婚”

    “和我没有关系。”未等他说完,傅令元便截断他的话,口吻并没有透露不悦,但不咸不淡得有些冰凉。

    恰好两个女人在这时从里头出来了。

    单明寒讪讪,没再继续话题。

    道别后。双方分道扬镳离开会馆。

    以为接下来要回别墅。傅令元却开车带她到绿水豪庭一处新开发的楼盘。高档住宅区,包含一座三十楼的高层,还有四栋欧式建筑的洋房。

    小区的绿化极好,在洋房和高层中间的空地上建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布置着小桥流水,草坪假山,景致幽雅别致,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极为难得。

    配套设施也很齐全,全都利用了地下空间,游泳馆、网球室等应有尽有。

    售楼小姐竭尽全力地介绍,见两人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暂且收话,询问:“请问先生和太太是更喜欢住高层,还是更喜欢住洋房?”

    傅令元掀眼皮给阮舒:“你什么想法?”

    阮舒根本还没明白傅令元的意思:“三哥是又要买房子?”

    傅令元颔首:“买我们的婚房。”

    阮舒稍怔,随即笑吟吟:“不必破费了吧。婚房不过是个形式。”

    傅令元并不认同:“是我们的家,怎么是个形式?”

    “可是三哥已经带我去过你的三个家了。”再来一个,住得过来么?

    傅令元伸手拨了拨她耳畔的头发,绕在指尖,说:“可是缺少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痕迹的地方。”

    他现在讲每一句话,都好像透着一股子意味深长。

    阮舒嫣然一笑:“既然三哥觉得手里头钱多,不怕浪费,那就买。”

    傅令元低笑:“总得适时体现一下我的经济实力,否则让傅太太以为我是那个农夫,可就不好了。”

    “三哥很在意杀鸡取卵的故事?”阮舒挑眉轻笑,“我不过随口一说,三哥却放在了心上。难道我的无心之言恰恰戳中了三哥的心思?”

    “想知道?”傅令元含笑,朝她迈近一步,抓起她的手,放到他的胸口,“你自己可以走进来一探究竟。”

    阮舒勾了勾唇角:“谢谢三哥的邀请。”

    一边旁观的售楼小姐虽然不太明白两人一些对话的意思,但自行猜测着笑出了声:“先生和太太看起来很恩爱。听两位的语气,貌似刚结婚?那么应该还没有孩子吧?如果还没有孩子,我比较推荐你们先买高层房,私密性比较好,适合新婚夫妻过二人世界。等以后有了孩子,可以再换成空间更大的洋房。”

    傅令元做了选择:“那就先带我们去看高层房。”

    售楼小姐还算实在。没有胡乱推销,带两人看了三款房型,一套顶楼的小复式,一套海景房,第三套还没来得及看,傅令元便站在第二套海景房面朝大海的硕大落地窗玻璃前一锤定音。

    前后所花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大概第一次遇到如此爽快的客人,售楼小姐乐得合不拢嘴,办理手续的过程中没停下来过夸赞,直到将他们送出售楼中心。

    然而出了售楼中心,傅令元还是没有带她回去,顺道就拐到了附近的国贸商业区,迈步进了周生生。

    店员将一排的结婚对戒展示在阮舒面前,阮舒弯了一抹浅笑:“三哥今天真豪气,刚买完婚房,马上就来买婚戒了。”

    傅令元斜靠着柜台,单只手臂撑在玻璃面上,摊摊手:“傅太太,请。”

    阮舒也不与他扭捏客气,一番挑选,很快做出决定。

    一圈细环,没有耀眼夺目的大钻,只缀了细细的碎钻,灯光下才瞧得明显。十分简单的款式,但并不单调,而显大方。

    傅令元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轻轻摩了摩:“傅太太确定不挑颗钻大点的?”

    阮舒嘴角一挑,携了些许衅意。“如果三哥足够大方,我不介意买两枚。”

    傅令元不上她的当。扬眉:“结婚戒指可没有两枚的。”

    转身便去付款。

    从周生生出来,外面的雨却是不知何时又瓢泼起来。

    因为距离不远,所以两人方才步行过来的,车子还停在靠近售楼中心的停车区。而且没带伞。不过转眸阮舒便看到卖伞的店面,对傅令元示意:“我去买一把。”

    傅令元扣住阮舒的手腕:“没事,不着急回去。下就让它下会儿。”

    阮舒蹙蹙眉:“可我们不回去要干嘛?”

    傅令元的目光瞟向“万达影院”四个字。

    阮舒:“……”

    周末,即便是大雨瓢泼的夜,也不影响商业区的喧闹与繁华。

    他们是临时来的电影院,新上映的热门电影几乎全部满座。就算有剩余空座,也只是边边角角视野极其不佳的位置。反正本意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间,遂,阮舒做主,选了一部快要下档的文艺爱情片。

    整个影厅百来个座位,只有十多个人,几近于包场的感觉。也就不按照买票时选的位置来,随意挑了偏后排的两个座儿阮舒看中它地势高些,不用仰脖子。否则累。

    影片的节奏有点慢,阮舒不太能融入剧情,勉勉强强地看着。影厅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了,加之影厅里的人少,叫人渐渐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冷?”

    傅令元不知怎么的就给察觉了。不等阮舒回应,他一伸手臂,很轻易地将她揽进怀里。

    阮舒也不挣扎,没几分钟,他身上的暖意便传了过来。

    明明是文艺片,剧情的画风却在这个时候突变,原本都极其克制的男女主角忽然就接起吻来,并激烈地缠在一起脱对方的衣服。

    安安静静的影厅突然就充斥满满的吮吸声,然后是女人的呻,吟。男女主角的对话在继续,夹杂着喘息。

    头顶蓦地传来傅令元别有意味的说话声:“傅太太,这就是你挑的电影。”

    他压低音量,嘴唇腻着她的耳垂,呼吸和说话声带出的热气轻轻喷洒在她的后颈,像在无意识地撩拨。

    阮舒:“……”

    他无非是在强调她故意挑了这样的影片。但她真的事先不知道剧情。

    其实除了声音暧昧些,画面并没有限制级,只每隔一两秒给个男女主角裸背的特写。

    相较于那种大尺度动作片,眼前的画面简直九牛一毛。

    正思忖着,男女主角的台词完全变成了呢语,屏幕呈现出晃动得快要散架的床脚,背景的撞击声响亮。

    唔……广电总局的那些老头子,什么时候放宽审查标准了?

    除了前方大屏幕透出的光亮,各处的光线都黑暗昏沉。阮舒不知道其他正在观影的人此刻是什么感觉,但她开始觉得有些不自在,因为腰上傅令元的手臂好像搂得她更紧了些。

    下一秒,她的耳垂蓦然传来湿润感。正是傅令元含住了她的耳朵,舌尖轻舔。

    她尚偎依在傅令元的怀里,视觉上光线的黑暗,使得她的其他感官被放大。他的呼吸声和他的心跳声,全部钻进她的耳朵里。

    舔舔唇,阮舒笑:“三哥,你不会因为这么点肉沫都算不上的画面。就有反应了吧?”

    傅令元说得露骨:“让我有反应的不是电影,是你。”

    “可我好像没有做出任何挑,逗你的举动。”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挑,逗。”

    阮舒:“……”

    察觉他的手在动,阮舒意识到他好像是要来真的:“三哥,这里是电影院。”

    “我知道。”傅令元轻笑,嘴唇啄了啄她的耳珠,“所以才刺激。这种刺激是你需要的。”

    阮舒:“……”

    “听我的,试一试。”傅令元蛊惑着她。

    阮舒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

    影厅里人不多。他们两个恰好在所有人的后面,离他们最近的是斜前方靠近出口的位置,站着一个影院的工作人员。光线幽暗,又隔着数排的椅座,,貌似确实不太容易注意到他们在干嘛。

    略一犹豫,阮舒按住他的手:“稍等。”

    他以为她在拒绝,不想,下一瞬。她从她的座位,坐到他的腿上来,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道:“那就试一试。不过你动静小点。”

    傅令元怔一秒,覆在她耳边低语:“该动静小点的人是你。”

    他话音未落,她发现他的手掌在动,令她不禁起疙瘩。

    阮舒环住他的脖颈,低下头吻住他,分散自己的精力。尽量不去注意他的手掌游移的位置。

    一通热吻之后,两人的唇暂且松开,汲取氧气呼吸。

    她的视线不住地往周围扫,生怕有人忽然回头,留意到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影。

    “有感觉么?”他出声询问。

    “我不知道。”她实话实说。她能分辨出来的只有紧张。额上出了一层的汗。

    “今天你还没有推过我。”他轻笑。

    “……”是么?她没太注意。

    “你能不能快一点?”她提醒。

    傅令元的动作蓦地滞了滞:“你的袜子哪来的?”

    “怎么了?是你给我的。和裙子放在一块。”

    “……撕不破……”

    阮舒:“……”

    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

    突然的,她瞥见有人影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等等。”

    “嗯?”

    她迅速扭头往向大屏幕,发现影片的名字又一次浮现。

    反应过来已是片尾,阮舒心头一紧,当即推开傅令元。双脚触地,从他的膝上站到地上。未及她坐回自己的座位,整个影厅的灯光骤然亮起。

    阮舒:“……”

    傅令元:“……”

    ***

    亏得她的及时反应,两人没有被影厅的其他观众抓个现场。

    虽然这次得归咎于外因,但终归又是一次失败且尴尬的尝试。

    整理好一切,阮舒从洗手间出来。

    电影院里的人依旧熙熙攘攘,进进出出。

    阮舒乘电梯下到一楼,往外走时,不经意瞥见两抹熟悉的身影。顿住脚步,她偏回头去搜寻,视线范围内却再寻不到那两抹身影,仿佛只是错觉。

    略一忖,她掏出,拨通了林妙芙的电话。

    通的,但是没有人接听。

    重新翻号码薄,调出了唐显扬的号码,拨出去。

    关机状态。

    蹙蹙眉,阮舒握紧。瞳眸微敛,沉吟数秒,才继续自己的脚步。

    门口,傅令元后背抵着一根柱子而站,嘴里叼着根烟,正和两个女人说话,脸上笑意轻浅。

    阮舒稍站。

    不多时,两个女人高高兴兴地和傅令元挥手道别,朝阮舒这个方向而来。

    同时望过来的还有傅令元的目光。

    阮舒迈步,与两个女人擦身而过,行至傅令元面前:“可以走了,三哥。”

    “整理好了?”傅令元上下打量她。

    阮舒淡笑:“得感谢三哥没有扯破丝袜。”

    傅令元摸摸下巴,却是道:“以后还是给你买地摊货比较好。”

    阮舒:“……”

    轻喟一声,他帮她别了一绺头发到耳后,又道:“下一次,还是把电影院包场吧。”

    阮舒:“……”

    大概多少有些欲求不满的原因,开车回去的路上,傅令元都没再怎么说话。

    别墅里灯火通明。依稀有热闹的吵嚷。

    阮舒随傅令元跨进去,才发现是栗青带头在客厅里立了个牌局。

    看见他们回来,大家纷纷起身问候:“老大!阮姐!”

    傅令元淡淡地“嗯”了一声。

    栗青敏锐地察觉有异样,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阮舒,却从她的表情瞅不出端倪来。转了转眼珠子,他只笑嘻嘻地询问:“老大,阮姐,我们刚刚让佣人做宵夜,你们要不要一起吃点?”

    “煮的什么?”傅令元问。

    “面条。”栗青回答。

    傅令元看向阮舒:“要吃么?”

    “不用。我不饿,谢谢。你们慢慢吃,我有点累了,想先上楼休息。”阮舒温温地笑。

    傅令元微微颔首。

    阮舒迈步上楼梯。

    傅令元并没有立即跟上,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后,他收回视线,边脱外套,走向大伙儿:“玩哪了?我来坐庄。”

    众人皆欢呼。 △≧.*(.*)△≧,

    三楼,阮舒回到房间后。仰面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脑子里回忆在影厅里的那一段小插曲,回想整个过程中傅令元都摸过她哪些地方,自己的身体又作出了怎样的反应。

    少顷,她从床上坐起来,凝眉盯了会儿虚空,脱了外套走进浴室洗澡。

    再出来时,房间里依旧只有她一个人。

    阮舒开门走出去,在过道的楼梯口听见一楼的大厅传上来闹腾声,似乎牌局正旺。

    站了片刻,她走回房间,用吹风机吹了会儿头发,恍惚记起什么,放下电吹风,去翻自己的包。

    夹层里放有一盒尚未拆封过的药。

    是不久前她在网页上了解完药效后,去正规的药店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