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72、没有软肋的,才是可怕的

    看了许久的电视节目,等得阮舒都生了困意,傅令元才回来房间。..

    发现她还没睡,他小有惊讶:“失眠么?怎么还不睡?”

    这话显然透露他今晚好像并没有打算要延续先前在影厅里未完成的事。

    问话间,傅令元径直走向衣柜,换了一身黑色的风衣和黑色的裤子。

    见状,阮舒微惑:“这么晚了,三哥还要出门?”

    “嗯。有点事。”傅令元简单地回答,将风衣的拉链一直拉到末端,竖起的领子半遮住他利落的下颌弧线,给人一丝疏远而不可接近的陌生感。

    走过来的时候,他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早点休息。”

    阮舒颔首:“三哥路上注意安全。”

    傅令元笑笑,离开了房间。

    阮舒走到窗户边,撩开些许窗帘缝,张望楼下。

    三辆车停在楼下,方才在客厅里参与牌局的数十个人在外面等着。

    不多时,她看见他们全都收敛表情站直身体,朝某个方向恭敬地欠身。

    走出来的正是傅令元。

    傅令元不知说了什么,大家纷纷点头应承。随即他上了中间的那辆车。其余人也陆续上了另外两辆车。

    三辆车按顺序开出了别墅,渐渐消失了夜色和雨幕中。

    阮舒收回视线,放下窗帘看来今晚他是有事情要忙。

    隔天早上起来,她发现傅令元一夜未归。

    在他的健身房里跑完步,下楼吃早餐,佣人给准备的不再是豆浆和生煎,但还是迎合了她平日的口味。

    刷新闻的时候,她比以往多关注了社会版块。最近警察接连几次缉毒和缉私的行动都挺成功的。

    下了两天的雨完全没有要消停的意思,中午开始又转为大暴雨。这样的雨势在入了年关的冬季,实属少见。

    而一直到下午,傅令元依旧没回来,栗青的踪影也不见。偌大的别墅,除了一个佣人,便只有驻守在门外的保镖。

    天气缘故暂且无法离开这里,阮舒从未感觉到如此无所事事。幸亏邮箱里还有邮件可以处理,她又打电话给市场部和产品研发部的人,发了几份文件给她审阅。

    傍晚,阮舒在客厅吃饭,透过落地窗看见外头傅令元的几个手下在把一个鼓鼓的麻袋往车子的后备箱抬,脸上的表情不是特别好,有两个人甚至发生了争执,眼看竟是要动手打架。

    大概因为这一天下来真的被无聊到,好奇之下,她走到门廊外,将那两个人叫到自己跟前:“出什么事了?”

    未及手下人回答。那边要装进车子后备箱的麻袋蓦然垂出来一只无力的手臂。

    阮舒蓦地愣怔:“那、那是什么?”

    那两人犹豫片刻,想着她既然是大嫂,实话实说应该没问题,于是由其中一人回答:“前些天冒犯嫂子的那群人当中的一个。原本关在后头的屠宰场里,这个人昨天半夜里没熬住。”

    “栗青哥交代过不能让人死在这里的,现在”他有些懊恼,随即道:“我们现在正在处理,请嫂子不用担心。”

    阮舒再一愣,眉心不由跳了跳。想起昨天所听到的傅令元和栗青之间的对话

    “他的那些伤是”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到那只手臂上密密麻麻的一小坑一小坑,尚泛着血丝。像是用什么特殊的工具连皮带肉挖掉,却又不至于到置人于死地的地步。

    “噢,那些伤啊。”手下人司空见惯般,语气挺无所谓的,“是陆小爷弄出来的。小爷很喜欢在人身上动刀子的。”

    “嫂子,让我们先去把那人给处理了吧,放着太久会出事的。”

    “嗯好”阮舒微颔首,转身往里走。

    回到餐桌前,杵在面前没吃完的早饭,突然让人觉得反胃。

    反胃感一直持续,导致她晚上看文件时,精力都没法完全集中,翻了好几页都不知道自己看进了什么东西,干脆早早地上床睡觉。

    但也只是睡得浅薄。睡梦中模模糊糊捕捉到楼下有车轮子压过地面的动静,阮舒便睁眼,从床上坐起,裹好衣服,掀被下床。

    客厅里,傅令元赤裸着上半身坐在沙发里,双目微阖,左手手臂上是一道渗血的刀伤。

    阮舒只到一楼的楼梯口便停了步子,站在扶手前,静静地看着栗青手法熟练地快速帮他清洗、止血、包扎。

    她以为傅令元没有注意到她。然而待栗青收拾好医药箱退出去后,傅令元睁开眼,稍仰头,视线笔直地和她的视线对上。

    “又还没睡?”

    “不是,刚醒。”

    “被我吵醒的?”傅令元从沙发椅起身,拎起衣服搭在右手手臂里。

    “不是。是雨声。”

    傅令元迈步上楼梯,一直走到她面前,揽住她的肩,携她继续往上走,有点好笑地询问:“雨声有那么大么?”

    “三哥不信可以自己听听,雨声确实很大。”

    他的身上没穿衣服,揽上来之后,阮舒清晰地感受着他从外面带进来的雨水的寒气。

    傅令元微侧脸,斜睨她,嘴角噙笑:“看来那个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太好。明天就让人把窗户和门全部换过。否则往后我们在里面稍微有点动静,外面的所有兄弟可都听见了。”

    阮舒:“”

    “三哥的伤还好么?”她转开话题。

    傅令元扬眉:“傅太太现在才想起来关心,会不会迟了些?”

    “好话不嫌迟。”阮舒微微一笑。

    傅令元将右手上搭着的衣服丢在床尾凳上,打算进浴室洗澡,忽而想到什么,在她面前止住步子:“给傅太太一个表现的机会。”

    阮舒用眼神询问。

    傅令元示意自己受伤的左手,又用右手在腰间的皮带拨了一下,“单只手不方便脱裤子,得麻烦傅太太代劳。”

    阮舒浅笑:“三哥伤的好像是手臂,并不是手指。”

    “手臂受伤导致手指使不上力,不是很正常?”傅令元摊开两只手臂,摆出任她动作的姿势。

    阮舒耸耸肩,稍低头,手指触上他的皮带扣,轻巧地解开他的皮带。忽听傅令元问:“傅太太解过几个男人的皮带?”

    “三哥解过几个女人的内衣?”阮舒反问,手上动作不停,拉下他的裤子拉链。

    傅令元轻笑,略朝她倾身,凑在她的耳边:“以后只解傅太太的内衣。”

    他这一倾身,阮舒的指尖恰恰按上了他鼓鼓的一团。她泰然挪开手指,抓住他的裤腰,“那我以后也只解三哥的皮带。”

    说着,她把他的裤子往下褪。

    傅令元自己用脚踩着裤子完全脱掉。

    面前是他的两条修长又健硕的腿。不是健美先生那样的粗壮刻意,更不是花美男的细胳膊细腿儿。紧实饱满的肌肉,视线上便令人感觉很有力度。

    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清楚打量。

    傅令元低笑着,转身走进浴室。

    阮舒无意识地舔了下唇,觉得鼻尖热热的。

    浴室的水声哗哗,她从包里掏出那盒药,在手里掂了掂,不太确定是不是到时候该吃上一颗了。

    房门恰好在此时被人从外面叩响。

    阮舒将药放回包里。走去应门。

    女佣站在门侧,低垂着头,“太太,陆小爷来了,在找先生。”

    猜得到是因为她的存在,栗青几人避嫌,不好直接上楼,所以才让女佣来传话。

    “先生在洗澡。让小爷稍等片刻。马上就下去。”

    “好的,太太。”

    回到房里,阮舒便去敲浴室的门:“三哥,陆少骢在楼下等你。”

    浴室里的水声立即停住,傅令元淡淡回了个“好”。

    很快,他腰上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左臂的伤口显然避开了,纱布并没有沾到水的痕迹,但透了一点的血迹出来。

    傅令元走去衣柜找了条裤子出来,套着就快速穿上去了,轻而易举的。

    阮舒双手抱臂立于一旁,笑盈盈:“现在三哥倒是不需要我再帮你穿裤子了?”

    她这是在怼他方才故意装手疼找借口调戏她。

    然而傅令元却当作没听出来,摸了摸她的脸,像是轻哄一般:“傅太太别急,下次再给你机会。”

    阮舒:“”

    ***

    傅令元一下楼,陆少骢便笑着对他道歉:“不好意思,阿元哥,打扰你和元嫂休息。”

    “无碍。”傅令元不甚在意地笑着,迈下最后一级阶梯。

    陆少骢瞥向他的左手臂,皱眉:“还真受伤了?”

    傅令元坐进沙发,头发还是湿的,很自然地下垂,淡笑:“和两个越南仔没谈拢。所以说,我也不是哪都吃得开。”

    “你在我面前说吃不开,故意寒碜我吧?”陆少骢抬起拳头,隔空虚虚地给了他一记。

    傅令元掏出烟盒。打火机“啪嗒”,点燃烟卷,问:“你不会只是来瞧我受伤的笑话吧?”

    “一半原因当然是来探你伤的。另外一半原因”陆少骢顿了顿,在傅令元对面坐下,“还是来问你什么时候去会会那群老家伙。有我爸给你站台,力挺你,绝对没问题。”

    傅令元吞吐两口烟雾:“你爸给我站台又怎样?就算他们迫于你爸的威严暂时服了我,那也是口服心不服。这样人心隔肚皮,怎么可能给我卖命做事?四海堂以后还能活?”

    “阿元哥,我爸的支持自然只是次要的,你的实力可摆在那儿。”陆少骢翘起二郎腿。单手摊在沙发背上,笑,“一听你这么负责任的话,我就明白,我爸让你接管四海堂是对的。”

    “还责任?四海堂可是青帮的命脉。责任我承担不起。”傅令元手指轻点烟身,“要不是因为你不乐意,你爸实在没人可以托付,怎么会舍弃你这个亲儿子,来找我这个外人?”

    “你哪里是外人?咱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四海堂交给你或者交给我,其实都一样。”陆少骢轻轻叹息,“如果当初你不推托,现在你估计已经完全掌控四海堂了。我爸也能少操份心。陈家”

    “陈家的那位不是回来了?”傅令元抬眸看陆少骢,接话,唇角微勾:“若是他接手四海堂,名正言顺。老家伙们在这一点可是很认同他的。”

    “你别开玩笑了。”陆少骢的神情严肃起来,“你明知道我爸防的就是那些老家伙拱陈青洲上位。如果不是他爸爸陈老大当年做了对不起青帮的事,现在我爸根本没有压着他的理由。”

    傅令元挑眉:“你的意思是陈青洲很安分?”

    陆少骢微拧眉:“我爸不是给他编排了东边那条线?最近缉私队跟吃了兴奋剂似的,盯得我们透不过气,好几条线都出事,唯独他安然无恙。几个老家伙前两天才在我爸的面前夸过他。”

    最后他总结,“至少在我们的监视范围内。陈青洲是安分的。”

    “是么”傅令元的尾音拖得深意。

    陆少骢听出味儿:“阿元哥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傅令元先提及另外一件事:“你嫂子前两天不是被车队的人围堵?”

    “查出幕后黑手了?”

    “给车队付款的账户,绕来绕去的,最后栗青查到是谭飞。”

    陆少骢稍怔一下,随即笑出阴鸷:“那小子行啊?上回就不该留他活口!他怎么敢?”

    傅令元不置可否,隔两秒才道:“你的第一反应也是质疑光就谭飞搞不出这样的事。”

    “阿元哥的意思是”

    傅令元吐了一口烟圈:“你嫂子出事那天,曾见到过一个男人坐在一辆车里‘见死不救’。就是是陈青洲。”

    陆少骢凛起神色:“原来是他在暗地里搅的浑水。”

    “他应该是为了你爸打算要我接手四海堂,才对我小试牛刀。”傅令元眼底压出冷意。

    陆少骢霍然起身:“阿元哥你放心,我会帮嫂子讨回这笔账的!”

    “不用。该怎么做,我自己会来。”傅令元对他压了压手,继而往后靠上沙发背,似笑非笑,“好歹曾经一度,我喊过他姐夫。”

    经提醒,陆少骢倒才想起这一茬陈年旧事。

    傅令元弹弹烟灰:“你们父子俩应该比我更清楚,陈青洲是不可能安分的。他回来的目的也一定不止是简单地拿回陈家的东西而已。你和你爸千万多加提防。”

    “越是这样的情况,阿元你更该帮我爸,不是么?”陆少骢又绕回原来的话。

    “我现在没帮么?”傅令元轻笑,“林氏那儿不是我在看着?”

    “而且,你还不知道吧?”他又道,“你接手林氏的收购案之前,一直和林承志接洽的那个经理,是陈青洲的人。”

    陆少骢微变脸色:“他的手居然伸长到这地步了?”

    “这件事你爸清楚。我不多言了。”傅令元拿香烟沿着烟灰缸的边缘轻转。空气里弥漫开淡淡的烟味,淡淡地说,“你们收购林氏的目的,不就是看中他们的那一条稳定的海外市场?如今才刚开始,就要我分散精力?我说过,至少让我把蜜月过完。四海堂我会看着办的。”

    摁了摁烟蒂,他的笑意恢复闲散:“反正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扔回你爸就好。”

    “有阿元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陆少骢的笑容亦展开,随即视线有意无意地朝楼上的方向瞟一眼,“阿元哥你也同样千万多加提防。陈青洲的消息倒是灵通。你可不要让元嫂变成你的软肋啊。”

    傅令元往沙发背靠去。两手闲恣地摊开,挑挑眉峰:“有软肋又怎样?没有能力的男人,才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软肋。”

    陆少骢极轻地眯下眼,很快笑开,伸出大拇指。随即,他起身道别:“行,那我走了,再坐下去,就真的不识好歹了。”

    傅令元挥挥手:“我就不送了,反正你熟门熟路的。”

    陆少骢双手抄兜往外走,由栗青送至门口。上了车。车子缓缓开出别墅大门,远离在雨帘中。

    兜里的手机震响,他接起。

    “爸。”

    “嗯嗯,聊过了。他这次是去见越南仔受伤的。”

    “阿元哥没问题。只是还是得等他过完蜜月。”

    “他和阮小姐啊目前观察,是来真的。”

    “没有软肋的人,才是可怕的人”

    “”

    栗青目送走陆少骢的车子驶离,回到客厅,见傅令元正要上楼,叫住了他:“老大。”

    傅令元顿住脚步:“怎么了?”

    栗青附到他耳畔低语,然后道歉:“是我没管好底下的人。”

    “我知道了。”傅令元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继续步子。

    回到三楼。开门进卧室,只床头灯还亮着,阮舒已躺在床上。

    背对着房门口,侧卧在床的一侧边缘,只占了不到三分一的位置。

    傅令元换了睡衣,走到床边,躺上去。

    ***

    阮舒是在等傅令元的过程中给睡着的。

    她不知道他这一出去是大事小事,需要多久会回来,心里只记挂着如果他回来后想做,那她就去试试吃药。

    感觉床的另一边轻轻塌陷下去,她便醒了。下一瞬,他的手臂搂住她的腰,将她从床边捞回来些。

    她的后背当即贴上他熨烫的胸膛。

    “睡那么边,不怕掉下去?”即便背对着,他似乎也十分确定她此刻是醒着的。

    阮舒缓缓地笑:“三哥以后就知道了,我习惯睡床边。”

    傅令元将下颔抵在她的肩上,嗅她的鬓边淡香:“好像这是我们第一次同枕共眠?”

    阮舒回忆了一下,发现貌似确实是第一次,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两人尝试过多次,只有两次的地点是在床上,失败告终后。便没有下文直接离开,就好像没了要做的可能,两人根本没了躺在一起睡觉的理由。

    倒是十分符合他们的契约关系。

    “我不在,你都干了些什么?”漫不经心。

    “没什么。挺无聊的。”简简单单。

    “听说你晚饭没怎么吃?”

    阮舒闻言眉目轻冽既然连她晚饭没怎么吃都知道,那么第一句话就是明知故问。也对,整栋别墅都是他的人,即便他人不在,也能了解她的一举一动。

    “没胃口,就不想吃了。怎么,有问题么?”阮舒反问的语气略微有些衅意。

    “担心把傅太太养瘦了。”傅令元的手在她的腰上轻捏着掂量,“人说‘饺子要吃烫的,女人要选胖的’,能娶到傅太太这样看起来瘦抱起来却又有肉的女人,没人比我更幸运。”

    “三哥的眼光确实不错。”表面上是在夸赞他,实际上更在夸自己。阮舒一点儿都不谦虚。

    傅令元的低笑当即贴着她的耳廓喷出气息:“婚房的钥匙你有了。有空去那边看看,家具和装修如果有不喜欢的地方,或者有自己想要的设计,尽管改。以后那儿就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

    阮舒注意到他措辞中的“只属于”三个字。

    别墅这里住了两天,两天的见闻已让她基本确认,这里是他用来“办公”的家。

    旧小区的那栋套房她暂且不明白对他是怎样的存在,但她不会忘记,曾在那里撞见过小花旦。

    呵,这个甲方,事儿真多。对她这个乙方,貌似有点信任,让她知道了他的两个根据地。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窟。

    “怕么?”他冷不丁问。

    阮舒一时没明白他所指为何:“三哥说什么?”

    傅令元的手指在她的后脑勺圈着头发轻轻打转:“看见死人,你怕么?”

    脑中应声闪过那只无力垂落的惨不忍睹的手臂,阮舒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嘴上语气含笑:“三哥别忘了,我也曾经‘杀’过人。”

    转口她反问:“那三哥怕么?怕我去报警告发么?”

    “你会么?”傅令元撩开了她的头发,唇瓣贴在了她的后颈上。

    “如果我会呢?”阮舒饶有趣味。

    言毕的瞬间,傅令元的牙齿在她的皮肤上咬了一下:“尽管试试看。”

    这一下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阮舒本能地瑟缩了身体,料想他接下来应该有进一步的动作,正打算找个理由先下床吃药,傅令元却是扯了扯被子,盖好在两人身上,说:“睡吧,傅太太,我们的第一夜,好好过。”

    他的嗓音透着一丝的疲倦。想来是消失的一天一夜去办什么大事给累着了。

    他的手臂随意地搭在她的腰上。

    他的那只受伤的左臂。

    “晚安,三哥。”阮舒曼声道。

    他淡淡地“嗯”出一声。

    阮舒闭上眼睛。

    ***

    第二天早上,餐桌上,两人安安静静地吃完早餐。

    栗青掐准了时间从门堂外进来汇报:“阮姐,司机和车都给你备好了。”

    阮舒这才想起来车子还在修理厂的事情,道了句谢,旋即偏头问傅令元:“三哥今天不去公司么?”

    既然给她另外派车,显然他不一起。

    傅令元从报纸里抬起眼皮子,扬唇:“我现在是个伤患。”

    “K~”阮舒耸耸肩,从餐桌前起身,拎起自己的包,一边往外走边说:“那我们后天公司见。”

    意思就是今天晚上她要回自己家。

    傅令元挑了下眉梢,但并没有表示反对。

    见状,阮舒走出门。

    雨后初霁。风和日丽。

    阶梯下,一辆小奔在等候。小奔前,还站在两个人。

    一男一女。年龄目测皆在三十至三十五之间。

    女人一身西服西裤,马尾扎起。男人只穿一件单薄的夹克衫。看上去都英姿飒爽,十分精神。

    阮舒直觉,两个人全是有几手功夫的练家子。尤其那个女人。

    果然便听栗青介绍道:“阮姐,这个是二筒,以后是你的司机兼保镖。”

    他先指的那个男人,然后指向那个女人:“这个是九思,以后是你的贴身保镖,随你进出。对外身份可以是私人助理。”

    保镖?阮舒微怔,婉拒:“只是没车的这几天需要接送,不用搞这么大的阵仗。”

    “放心,他们受过专业训练,不会影响你的正常生活。”

    阮舒闻声回头,傅令元单手抄兜,从门廊上沿着台阶走下来:“你需要他们。”

    “我不需要他们。”阮舒淡笑摇头,“我并不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不需要人保护。而且那群人三哥你不是已经解决了么?”

    傅令元止步在她面前,只重复一句:“你需要他们。”

    “可是”

    “嘘。”傅令元伸出食指示意噤声,唇角微勾:“至少给他们一天的试用期,你再决定要不要他们,阮总。”

    阮舒:“”

    “去吧,要迟到了。”傅令元拍拍她的肩膀。

    二筒已上了驾驶座,九思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阮舒抿抿唇,没再说什么。

    ***

    公司,周一早上照常例会。

    中午午饭阮舒让秘书帮她点了外卖,直接在办公室解决。

    下午,秘书内线,告诉她人资那边张罗的招聘到了面试的时间,请她过去。

    一共涮了三个人选出来,两女一男。

    最后一个候选人推门进来。嗓音清亮地介绍自己叫“张未末,未来的未,末尾的末”时,阮舒抬头,正撞上张未末对她的盈盈笑容。

    可能因为着装与妆容的差异,她整个人的神采看起来与休闲牧场那天见到的样子很不一样。

    阮舒重新低头浏览了一遍她的简历。

    “财大金融专业毕业,在校期间多次获得省级乃至国际金融相关比赛的奖项,曾在等多家知名企业有过实习经历。”阮舒挑了一些念出来,笑了一下,“光就简历而言,漂亮得绝大多数公司都不会拒绝。所以你的手里应该已经有好几份ffr了吧?”

    在阮舒清锐的目光之下。张未末丝毫不拘谨,泰然回答:“我没有投太多的公司,所以并没有几份。”

    阮舒有些玩味:“林氏这次招聘的这个职位,既不和你的专业直接对口,薪资也没有特别高,如何入了你的眼?”

    张未末却是答非所问地反问了阮舒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请问您今年贵庚?”

    “二十八。”阮舒淡淡道。

    张未末笑:“您就是我来应聘的理由。”

    这个理由,那天在会馆吃完饭之后,她已经说过一次,而且是很明显的有讨好她的嫌疑。眼下正式面试,她却再强调了一次,她就是冲她而来。阮舒不认为她是个愚蠢的人。

    “我是有哪一项不符合贵公司的应聘条件么?觉得我的简历足以应聘更好的公司。而将我拒之门外,好像不太符合正常的人才选择规律?”张未末问话的对象转向了人资。

    人资看向阮舒。

    阮舒低头像在看文件,没再说话。

    人资只暂且合上简历,道:“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三天内会电话通知最终面试结果。”

    张未末也并不纠缠,站起来欠欠身,说了句”谢谢“,便离开了会议室。

    “阮总”人资询问阮舒的意思,“最后一个张未末,无论各方面,确实都是三位当中最优秀的。”

    阮舒眉目淡静,只道:“再考虑。”

    傍晚,收拾好东西提包下班,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冷不防晃出来一道身影,吓了阮舒一跳,定睛辨认出九思,她才恍然,自己如今多了一个“私人助理”。

    白天工作太多,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九思跟她来了公司之后,都在干什么。不过这种“没去注意”,倒是正如傅令元所说,贴身保镖的存在并不影响她的正常生活。

    可即便如此,回去的路上,阮舒思考起一个问题晚上的时间该如何安排二筒和九思?

    家里若是无缘无故住进两个陌生人,还跟着她进进出出,怎么都不方便,尤其林承志和王毓芬是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

    原本平稳前行的车子,在这时倏然紧急刹车。

    猝不及防下,坐在后排的阮舒因为惯性往前猛地一掼,额头重重磕在前座。待她抬头,不禁愣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