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76、把这两句话只保留主谓宾

    “吃好了?”他单手撑在桌上,支着脑袋,一如既往闲散地笑。窗户在他的背后,光线逆向打进来,衬得他的五官轮廓越发沉笃。

    阮舒不答,瞥一眼他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意大利面,反问:“不合三哥的胃口么?”

    傅令元伸手凑到她的嘴边,亲昵地用拇指揩去她唇边的一颗饭粒:“傅太太以后不管吃东西还是喝东西。尽管可以这样留下痕迹,给我表现的机会。”

    阮舒:“”

    “三哥如果不吃了的话,我们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公司。”她建议。

    傅令元的手指又拨了一下她的嘴唇。

    手感美好。

    他轻笑:“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当老板的人像你这样注重上班时间。老板的特权之一,不就是不用按点上班么?”

    阮舒往后坐直身体,离开他手指的触碰,说:“可我确实还有事情要做。”

    “你不是一个好老板。”傅令元摇头叹息,“真正懂得当老板的人,是拥有一批得力干将,能够帮你把绝大部分的事情料理清楚,而不是非得你凡事亲力亲为。”

    “比如三哥这样的状态?”阮舒饶有意味。

    傅令元并不谦虚:“我的兄弟,比你的员工得力得多。”

    阮舒耸耸肩,不置可否,只道:“那三哥就在这多休息片刻,我先回公司。”

    傅令元探手至她耳边,帮她拨了拨她的头发。有点漫不经心地说:“把我来之前你跟显扬说的最后几句话重复给我听听。”

    阮舒稍蹙一下眉:“最后几句?”

    “嗯。”傅令元点头,“最后几句。”

    脑子里转了一圈,阮舒心头一顿最后那几句,不就是唐显扬方才打算告状的事情?

    她一点都不担心唐显扬抖落。是因为她和傅令元之间的买卖关系彼此清楚,根本不存在告状不告状的。无所谓傅令元听见没听见。

    可现在他要她重复?

    阮舒微惑,笑一下,询问:“怎么了?我是说了什么让三哥你不高兴的话?”

    她不重复,他便帮她重复:“‘傅令元是我瞄准的男人’‘是我瞄准的能够帮到我的丈夫’。”

    阮舒没觉得有任何不妥,狐疑:“这两句有什么问题么?”

    傅令元执住她的下巴,斜斜地勾唇:“把这两句话只保留主谓宾。”

    只保留主谓宾?

    阮舒稍加琢磨,顿时:“”

    看她已经反应过来,傅令元的脸上露一抹好笑,冲服务员打了个响指。

    结完帐,两人一起步行回公司。

    阮舒左顾右盼张望几眼:“九思人呢?”

    “她先回公司了。”

    “九思告诉三哥我在甜品店的?”

    “我到公司,发现你不在,就问了问。”

    阮舒抿抿唇,状似无意地说:“这往后,我做什么坏事,可就都瞒不过三哥。”

    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在指他有监视她之嫌。傅令元挑起眉峰:“傅太太如果担心我的安危,也可以给我指派一个‘贴身保镖’或者‘私人助理’。”

    “三哥不是才说过,我的员工远不如你手底下的人能干?”阮舒怼他,随即加快脚步。

    傅令元双手抄兜,不疾不徐地跟在她的身后。

    不多时,两人回到大厦,乘电梯上楼。眼看快要抵达楼层,阮舒好像刚记起来问:“显扬说的都是真的?”

    傅令元的眸底闪过浓浓的兴味儿:“他说了很多,你指的是什么?”

    “他说三哥明明知道他喜欢我,背地却还觊觎我。”阮舒极轻地眯一下眼,很快笑开来,“之前三哥说早看上我。我以为是在你家人面前开玩笑。今天显扬这么一说,我倒是信了几分。”

    她微微抬高下颔,神色间露一抹意然:“原来我如此有魅力,多年前便叫三哥魂牵梦萦。”

    傅令元扬扬眉:“我早就说过。傅太太不应该是个对自己没有自信的女人。”

    阮舒淡淡一笑,不置可否,迈出电梯,不动声色地往后头瞥一眼他的身影。眉间微凝。

    下午,阮舒本临时想要李茂所带的整个营销团队讨论事情,秘书告诉她,李茂被傅令元叫进他的办公室。

    许久之后,从傅令元办公室出来的李茂来敲阮舒办公室的门:“阮总,听说你刚刚找我?”

    “傅总找你做什么?”

    话问出口,阮舒当即注意到李茂的表情闪过一丝古怪。

    不过古怪稍纵即逝,转瞬他便神色如常,回答道:“傅总在看公司最近五年海外市场的销售数据,问了我几个细节的问题。”

    “什么细节的问题?”

    “主要是东南亚那一块。因为相较于非洲和日韩的份额缩水,我们在缅甸和越南这几个东南亚国家的年销售额非常稳定,所以问我有没有总结过其中的原因。”

    东南亚阮舒沉吟不语。接着问:“然后呢?”

    “他说东南亚虽稳定,但其他国家不能因为缩水就不管了。说我们的海外市场过于狭隘。必须重新重视起来。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

    “好。我知道了。”阮舒微颔首,滞了滞,交代,“下回傅总要是再向你了解市场数据,你事后都来跟我汇报一下。”

    李茂估摸着是阮舒和傅令元之间存在子公司和母公司的敏感制约关系,闻言提议:“阮总,要不下回傅总再找我,我敷衍一点?”

    阮舒明白他的好意,笑笑:“这倒不必,我只是希望心里有个底罢了。他毕竟不是我们的对手公司,你无需遮遮掩掩。尽管知无不言。你若是敷衍,他会以为你身为营销部门的主管,连市场数据都不了解。影响你日后的升职发展就不好了。”

    李茂的眸光晶晶亮:“我明白了。谢谢阮总关心。”

    提点?阮舒眉梢轻轻挑起,回想自己最后一句话。算是对下属未来仕途的关心吧。遂不予置评。

    李茂前脚出去,后脚人资来找,问的是对新助理的人选是否有了决定。

    傅令元恰恰也赶在这个时间段进她的办公室。

    阮舒跟人资说好晚上下班前给回复,暂且把人资打发出去。

    傅令元兀自在她办公桌前的椅子落座,拿起人资送进来的面试的那三位候选人的资料,翻看两眼,很快发现其中有张未末。

    “老单的那个小女朋友?”

    “嗯。很巧,对不对?”

    傅令元仔细浏览张未末的资料,微勾唇:“没想到老单这回处的是位高材生。”

    “三哥也觉得自己看走眼了?”阮舒别有深意。

    “怎么了?你觉得她有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不过个很简单的招聘启事而已。哪有什么复杂的问题不问题。”阮舒耸耸肩,“其实那天会馆聚餐结束后,张未末和我一起上洗手间,就主动告诉我。她应聘了我的助理一职。面试当天,我看过她的简历,认为以她的资历来我身边当助理,着实屈才,询问她理由。你猜她怎么回答的?”

    傅令元挑眉,静待她的下文。

    “我的个人魅力。”阮舒微扬下颔,笑得璀然,“不曾料想。我不仅之于男人有魅力,之于女人同样有魅力。”

    傅令元摸摸下巴,捧她的场:“傅太太确实魅力无限。”

    “多谢三哥夸奖。”阮舒将三份候选人的资料摆开在傅令元面前,“所以我现在有些头疼。”

    她的手指先将所有简历全部划过:“优秀的人才。当然不能放过。”

    最终点在张未末的简历上:“娱乐圈的明星都懂得最好不要让粉丝来当自己的助理,三哥你认为,我把自己的小粉丝放身边,是弊多一点。还是利多一点?”

    “认真参考我的意见?”傅令元问。

    “嗯,认真参考。”阮舒慎重点头。

    傅令元抽出张未末的简历:“既然人家把底子掏给你看了,也不遮掩自己为你而来,你把人才往外推,不是太浪费?”

    他笑笑:“与其往外推,让她另外找寻途径,不如将人留在身边来得安全。”

    “傅太太,相信你自己,能驾驭住她。”他倾身靠近阮舒,“况且如今你的身边还有我。”

    阮舒默两秒,微微颔首,弯弯嘴角:“好,我听三哥的。”

    从傅令元手中接过张未末的资料,她通过内线让秘书把人资找来,交代人资她最终的决定。

    料理完后,见傅令元还坐在转移里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且也没有像以往那般在她的办公室里随意,阮舒心思一凝,这才对他摊摊手,询问:“那么三哥来找我是什么事情?”

    “确实有事。”傅令元放下交叠的双腿,提及:“不是很快要有新产品上市了吗?”

    “是。”

    “那正好启用代言人。”

    “什么代言人?”阮舒蹙眉。

    “三鑫集团决定,旗下所有产品,以后均由当红小花旦蓝沁来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