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82、藏污纳垢

    阮舒心尖微颤,偏头看傅令元。

    他的脸绷得紧紧的,很冷,眼底更是像铺了一层霜。

    除了傅清梨,却并没有其他人再出过声。

    而傅令元拉着她,最终头也不回。

    两人过了桥,回到小河对岸。

    他的黑色吉普停靠在路边,车身上留有残雪融水的水渍痕迹,令黑色的车身显得斑驳。车底下压着的一部分地面。尚有一小块的薄薄的雪。

    白白净净的。

    看似与旁侧人行道上肮脏的地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谁也不知它覆盖之下的藏污纳垢。

    坐上车后,傅令元很快发动车子,迅速开离。

    驶出好长一段路。他毫无预兆地靠边停。

    “稍等我,抽根烟。”

    他没有下车,就坐在车里。按下了四面的车窗。

    原本温暖的车厢,没两秒就被寒意所占据,脸上蓦然冰冰凉凉的。

    阮舒不说话,陪着他一起沉默。

    傅令元的视线是落在外面的,一只手曲着搭在车窗上,另一只手的指间夹着烟卷。

    阮舒歪着脑袋看他。

    窗外是灰蒙蒙的天和狂风中颤抖的树木。

    他的胸膛因呼吸微微起伏着。抬起手。他深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呼出来,分明是呼气的动作,嘴唇却微微抿着,克制而隐忍。

    烟雾一点点溢出,弥漫在他的脸庞边。

    隔着袅袅的烟雾和昏暗的天光,他的侧脸线条绷得很紧。

    心头微顿,阮舒倏地伸手,从他的手指间夺过香烟。

    傅令元扭头看她。

    但见阮舒将烟卷转了个方向,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滤嘴上尚沾着他的唾液,微湿。她只吸了半口就被浓烈的烟草呛到,猛咳了好几声。咳完后又继续吸了一口。这一回强忍着没咳嗽,嘴里全是辛辣刺激,舌头都发了麻。

    瞅着她的眉头快要深拧成小山丘,傅令元将烟从她手中重新抽回来:“干什么?”

    阮舒的手指摁到喉咙上,压着辛辣,回答:“想尝尝看什么味道呗。”

    傅令元不禁失笑:“感觉如何?”

    “三哥看我的表情觉得呢?”阮舒往下捺了捺嘴角,彰显出她的不喜。旋即,她从副驾驶座上稍站起,扭身到车后座掏了两下。掏出一瓶矿泉水,然后重新坐回。

    熟门熟路的。

    傅令元想了一下,才记起来。她之所以知道车后座备有矿泉水,是因为上一回在跨海大桥的车子里,他曾拿过一瓶给她漱口。

    此时她也在漱口。

    含了两口水在嘴里。腮帮顿时鼓鼓的。随着她漱口的动作,腮帮一会儿鼓起一会儿塌陷。

    就好像那天在车里,她含着他的。慢慢地吞吐啃咬一般。

    小腹处不禁升上来一股燥热。

    傅令元微微眯起眼,伸出手指正准备触碰她的脸颊。

    阮舒倾身到车窗口,吐掉嘴里的水。

    冷风袭来,她被灌了个通透,牙齿微微打颤,禁不住抖了下身体。

    “很冷?”傅令元第一时间询问。

    阮舒摇头否认并没有很冷,只是风来得太突然。

    傅令元却已倾身过来,帮她把围巾绕得再紧些,并往上拉了拉。挡住她更多的脸,继而帮她裹了裹她身上的呢子大衣,皱眉:“确实穿太少了。”

    阮舒直直盯着傅令元的表情。

    傅令元很快察觉。与她对视,好奇:“怎么了?”

    阮舒往下拉低围巾,以便呼吸顺畅:“你没关系么?”

    “什么有没有关系?”傅令元似是不解。

    阮舒略一迟疑。笑笑:“没什么。我就是在想,这下好了,我成了红颜祸水。让你们父子俩反目成仇。罪过真是太大了。”

    傅令元挑起眉尾,一只手掌捧住她的脸,拇指在她刚润了水色的唇上轻轻摩挲两下。别具深意:“傅太太既然知道自己罪过大,是不是该好好补偿我的损失?”

    阮舒扬唇笑:“可三哥也得补偿我的损失。”

    “嗯?”

    “唔”阮舒驻着下颔,“首先,三哥没有事先告诉我,有一个未婚妻需要解决。”

    傅令元轻笑:“傅太太如果是在吃醋,我只能认错。现在就跟你坦诚她的由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打住。”阮舒竖起手掌,蹙眉,“三哥可别故意模糊重点。我的重点是。临场反应能力,是很费精力很费脑力的。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三哥要求增补一条协议,那就是以后要我配合。最好预先给我透个底。”

    “突发状况,如何预先透底?”傅令元摊摊手,随即道,“当然,傅太太若是想借此机会了解我的一切,那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阮舒:“”

    傅令元的手指从她的脸颊转到她的耳珠上。捏了捏,夸赞:“傅太太反应得很好。”

    不知怎的,阮舒有点不自在,稍敛思绪后,明媚地笑:“履行乙方的职责,应该的。”

    傅令元的手指滞了滞。

    阮舒接着列举:“还有第二。”

    傅令元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三哥若以后真不再是傅家的人。就代表无法再用傅家的影响力,帮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么原本协议里的一部分内容就无效了。是不是该以其它的方式补偿?”

    傅令元却是反问:“所以在你眼里,我失去了傅家的庇荫。就等于失去了能够帮到你的能力?”

    “我不知道。”阮舒故作无知地笑了笑,“反正目前看来,三哥的利用价值大大减小了,不是么?”

    “以其它方式补偿是么那很简单。”傅令元摸了摸下巴,似是想到了什么,倾身,凑到她耳边,沉磁的嗓音携着呼吸吹在她的耳廓上:“我以后在床上多使些劲”

    “”阮舒舔舔唇,“我在和三哥聊正事。”

    “我聊的难道不是正事么?傅太太别忘记了,治疗你的身体,在协议上是我的职责。”

    傅令元有理有据,阮舒一时竟无法反驳。

    他的手掌按在了她的脖子上,声音尚在她的耳边萦绕:“既然你要求赔偿,那自然可以从现有的条款开始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