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83、逃不过坦诚相见

    脖子被他的指尖挠得痒痒的。

    阮舒一手握住他的手腕,一手抵在他的胸膛轻轻推搡他:“三哥,这里可不是索赔的好场所。”

    停车的路段并不偏僻,此时车上的窗户尽数敞开,无论是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是行人,都能将他们的举动看进眼里。

    傅令元的舌尖似有若无地舔了下她的耳珠,低低沉沉地笑:“闹市之中旁若无人地公然纵情,有没有感觉很刺激?”

    阮舒:“”

    傅令元显然只是开玩笑。很快他坐直身体,将四面的车窗全部关好,重新启动车子。

    却并没有直接开去找酒店,而是去了商场。

    走进女装店,店员立即热情地笑脸迎上来:“请问二位需要什么?”

    傅令元的目光从一排排的衣服上扫过去,停在一件豆绿色的羽绒服上,伸出手指了指:“那件,找出合适我太太的号码。”

    阮舒这才确认,他是要给她买衣服。

    店员笑容满面地捧过来羽绒服,游说:“先生的眼光真好。这件羽绒服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非常地轻薄透气,穿起来一点儿都不显臃肿。”

    “三哥这是又要彰显自己的财力?”阮舒笑。

    傅令元在店里的沙发落座,双腿交叠:“傅太太别像以前那样不给我为你付款的机会就好。”

    一下便反应,他所指的是有一次她撞见他陪小花旦买衣服,当时他想帮她一块付款,却被她拒绝。倒是未曾料想原来自己记得挺清楚。收敛心绪。阮舒带上羽绒服,进去试衣间。

    待她出来,店员马上目露惊艳地围上来,赞不绝口:“太太您的肤色白。最能撑起这种颜色了,穿着真漂亮。”

    阮舒随意扫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豆绿确实很衬肤色。束腰的设计减弱了羽绒服的臃肿感,腰线部位点缀着蓬松的米白色欧根纱,添了点仙气。

    她犹豫。好看是挺好看的,但颜色和款式均是她从未尝试过的。稍微娇艳了些。

    “不喜欢?”傅令元通过镜子看她。

    “三哥觉得呢?”阮舒反问。

    傅令元微眯一下眸子,手里在掏烟盒。

    她以往的风格素来讲究干脆利落简洁大方,偏爱冷色系,使得她的气质更显沉稳清雅。现在身上的这件,颜色俏丽,款式明快,倒令她活泼不多,不若平时清冷。

    “傅太太自然是穿什么都好看。”

    不走心的回应。

    他又塞了根烟卷到嘴里,但是没有点燃。

    瞟过他没有什么弧度的唇线,阮舒感觉他明显不如平常有说话的欲望,便不勉强找他搭话。

    羽绒服既然已经试过,她也不打算浪费时间再重新挑过。哪知道。等她再从试衣间里出来,傅令元又指了一件更娇艳更俏丽的羽绒服给她。

    店员立马捧到阮舒面前。

    豆沙粉。娇美的公主风。

    阮舒的眼皮抽了一下:“三哥,这种年轻小姑娘的颜色穿我身上,太装嫩了。”

    傅令元唇角一挑:“你难道不是年轻小姑娘?”

    “三哥是想我礼尚往来夸你一句年轻小伙子?”阮舒扬眉,转身就走向另一排的衣架,给自己换了件银白色的棉衣。

    傅令元不予置评,像是默认随她去。

    除了这两件外套,阮舒又给自己挑了两条舒适的裤子和一双休闲鞋。

    最终出来,阮舒从头到脚换了身装备,不用再因为冷而畏缩手脚,连心情都比先前舒畅。

    傅令元拿眼角余光瞥她一眼,淡淡笑笑。

    离开商场后。车子径直行往温泉酒店。

    没想到这种时候,酒店的客人依旧很多。

    傅令元拿了阮舒的身份证,排在队伍里办理入住。

    阮舒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里等他,下意识地就想拿手机出来消磨时间。结果摸了个空,才记起自己的手机被傅令元没收。

    东张西望两眼,她锁定书刊架上的杂志,倾身过去取来一本。

    坐回身时。身边的座位坐了个正在讲电话的男人。

    因为她把自己的服装袋一起放在沙发上了,占据一部分旁边的座位,那个男人坐下时可能没太注意,将其中一个服装袋碰掉到地上。

    阮舒弯腰去捡。那男人同时也弯腰打算捡,两人的手指在服装袋上撞在了一起。

    “不好意思。”男人从讲电话当中抽出空隙向她道歉。

    阮舒条件反射地抬眸。看清他的脸时,“没关系”三个字蓦然堵在喉咙里。

    对方似毫无察觉她的异常,礼貌地对她笑笑,将服装袋提起,交还到她的手上,旋即起身,讲着电话走开了。

    阮舒神色凝重。站起身,循着他的背影跟上去几步,恰好碰上从前台回来的傅令元。

    “怎么了?”

    透过玻璃,见到那个男人走出到酒店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阮舒收回视线,回答傅令元:“我看到那个人了。被车队围堵那天,坐在车里对我见死不救的那个人。”

    傅令元眉心倏地凛起:“他?”

    阮舒敏锐察觉他的神情:“三哥知道是谁了?”

    那天他说把事情交给他处理之后,她倒是确实忘记追问他后续。

    “三哥已经查出结果了是么?”

    傅令元淡淡地“嗯”一声,帮她拎起沙发上的服装袋,一手虚扶在她的腰上,嗓音沉沉:“一会儿再跟你细说,我们先去上去。”

    房卡刷进客房里后。阮舒才发现他订的是情-趣房

    她下意识地看一眼傅令元。

    傅令元的注意力却不在此,表情微凝,将服装袋放到桌上后,对她示意了一下手机,径直走出房间,到落地窗外的晒台上,拨通电话。

    栗青很快接起:“老大。”

    “你们现在在哪?”

    “我和十三已经进来酒店大堂了,另外几个兄弟分别安排在外面。”

    傅令元默了一默。叮嘱:“留点心。你嫂子刚刚看到陈青洲了。”

    “他怎么会在荣城?”栗青想到了什么,语音不禁肃起,“老大,他不会是上次没害成嫂子。这回又”

    “应该不是冲我来的。我大概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傅令元嗤声,转身,透过落地窗不经意扫见那抹豆绿色的身影,他唇角微勾。最后对栗青吩咐,“你去查一查,陈青洲是不是也住这里。”

    “”

    房间里,阮舒四处走走打了个转。

    整体格调倒是一点儿不色-情,气氛布置得挺浪漫的。若非注意到作为装饰摆放在各处的情-趣物件,她只会当做是普通的情侣套房。

    很大的一个套房,分为三进,贯穿式的设计,全都没有用门隔开。

    第一进只有一个白色的大浴缸。浴缸内壁有些凹凸不平的设计。浴缸的斜前方墙上挂有电视机,浴缸的正面则正对着落地窗和晒台。

    第二进只有沙发和茶几桌。

    第三进则是床和衣柜。

    阮舒站在第三进的中央往第一进的大浴缸望去。

    一览无余。

    在这个房间里无论哪个角落,无论做什么,都逃不过和同屋的人坦诚相见。就连唯一单独隔开的洗手间。也是玻璃。

    真是一切为情-趣服务

    阮舒笑笑,坐到床边,伸手进包里摸了摸夹层那盒药还在。庆幸之前因为犯懒,一直搁里头没拿出来过。

    确认之后。她瞬间感觉心里的负担减轻了不少。

    正打算起身,摸到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阮舒随手抓起来,却是一大把的杜蕾斯。

    各种类型的都有。

    阮舒的视线定在掺杂其中的一瓶东西上。

    醒目的女性二字。

    略一眯眼,她伸手将它拿起来。

    傅令元似笑非笑的声音在这时从头顶散下来:“傅太太还是对这些情-趣用品念念不忘?”

    阮舒应声抬眸。

    傅令元从她的手里将瓶子取走,仔细看上面的标签,不禁挑眉。

    赶在他调侃她之前,阮舒率先璀然地笑:“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是有无数的男女性生活不和谐。否则也不用设计出这么的产品。能生产出来在市场上的,必然都是有需求的。”

    傅令元却不让阮舒避重就轻转移话题,俯低身体,双手自她的身体两侧按在床上,靠近她:“都前期磨合这么久了,傅太太貌似还是怀疑我的能力。”

    阮舒往后稍仰身,与他的鼻尖隔开些距离,唇角微弯:“不是怀疑三哥的能力,而是不相信我自己的身体反应。房间里既然有这些东西,紧要关头。其实不妨可以试试。”

    “傅太太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不会让傅太太高-潮不起来的。”傅令元斜斜勾唇,指尖勾起她的下巴,“我安排了其他节目给傅太太。”

    “噢?”阮舒表现出一脸的兴趣。

    傅令元站直身体,将她一并从床边拉着站回到地上,帮她捋了绺碎发到耳朵后:“如果不需要休息,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好。”阮舒点头,连要去哪儿都没问。

    傅令元牵起她的手,轻轻掂了两下。

    两人上来这一趟,仅仅参观了下房间,放下东西,便又重新下楼。

    抵达一楼,电梯门打开,外头站着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