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084、利益争夺的底层牺牲品

    “老大,阮姐。”栗青和赵十三齐齐出声问候。

    这两人什么时候来的?阮舒心下微顿。

    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赵十三,他不仅瘦了,而且黑了,黑瘦之后,面容轮廓深了些许,少了一些原先的憨厚感。

    不知是不是被她盯得太久,赵十三低垂脑袋。显得异常不自在。

    栗青拍了拍赵十三的肩膀,对阮舒嬉笑:“阮姐,你别吓十三了。因为我们当初第一次碰面时他打过阮姐你,如今每次一见阮姐就会紧张。阮姐再多看他两眼,他迟早会被你吓死的。”

    闻言,阮舒总算明白,为何之前每次见赵十三,都感觉他怪怪的。

    “我有这么可怕嘛。”阮舒笑着自我调侃着,心里头清楚,真正对赵十三具有威慑的人其实是傅令元,转口她问:“之前怎么没看见你们俩?”

    栗青看了傅令元一眼,才笑着回答阮舒:“老大和阮姐你度蜜月,我和十三自然要透明人,哈哈哈哈。”

    既然透明人,那现在怎么又出现了?阮舒心思又转。

    栗青的下一句话正好解答她的疑问:“老大和阮姐你偶尔总是需要帮忙跑腿的人,所以我和十三适当的时候会当会儿电灯泡。”

    阮舒微微颔首。作恍然状,心下却揣测到,他们俩恐怕是从一开始就随着傅令元来的荣城,只不过没现身。

    “老大。车子在外头等着了。”赵十三提醒。

    傅令元牵起阮舒的手:“走吧。”

    栗青并没有跟上来,只有赵十三和他们一起,帮他们开车。

    路上,傅令元依旧没怎么说话,目光望向窗外,手里捏着他的手机,在膝盖上有意无意地来回转动,像是在等什么信息。

    阮舒盯了一会儿,把手摊到他面前:“三哥,能把我的手机还我了吗?”

    傅令元扭回头来:“又心痒痒你的公司了?”

    阮舒瞳仁微敛,脸上依旧带笑:“我只是无聊。”

    傅令元蓦然伸过手臂,揽上她的肩膀,让她靠到他的身上:“休假的意思,就是全身心无聊。”

    阮舒哧一声,不与他争辩,想起来问:“三哥刚刚不是说要告诉我先前我被摩托车车队围堵的调查结果?”

    “嗯”傅令元不明意味地拖了个长音。

    阮舒的耳朵正贴在他的胸腔上。清楚地感受到他发声时胸腔的轻微震动。

    “其实是冲我来的。”傅令元给出答案。

    阮舒拧眉沉吟,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那个男人是你的仇家?”

    傅令元并不直接回答,而是问起:“记得我跟你说过,陈家的那个儿子回来了?”

    阮舒忖一秒,明白过来:“他就是?”

    随即她进一步反应:“所以归根结底是冲陆家来的啊。”

    傅令元笑笑,算是默认她的答案。

    阮舒有点嘲讽地嘀咕:“我险些成了你们利益争夺的底层牺牲品。”

    “底层牺牲品?”傅令元轻笑,“‘打蛇打七寸’,人家都知你是我傅三的软肋。”

    软肋?唇齿间默默重复这个词,阮舒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是软肋,还是火力的直接攻击点?

    她沉默得太久,傅令元出声:“怎么?”

    阮舒的手掌按在他的胸口,指头轻轻地绕圈划了两下。笑答:“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感动。”

    不等傅令元接话,她立马转开话题,向他确认一件事:“三哥是要帮陆家父子的人?”

    这个问题傅令元并未敷衍回避,点头。并说:“是。”

    阮舒吁一口气:“那就简单多了。”

    “什么简单多了?”

    阮舒勾唇笑:“你若和陆家父子也不是同一阵营。那我这根软肋,岂不是要和你一起两面三刀被夹三明治?”

    很快她补充:“当然,没有永远的朋友。三哥的野心那么大,要当海上霸主。那么迟早有一天会和陆家父子也存在利益冲突”

    未及她说完,傅令元倏地勾起她的下巴,令她仰头对他对视上,眸底似染了陈墨般黑沉沉地凝注着她。竖起食指于她的唇上,压了压:“傅太太的联想太丰富。过枉,得矫正。”

    阮舒以为是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却听他似笑非笑说:“等你知道我和陆家父子是什么关系,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和陆家父子的关系?阮舒眸光轻闪,旋即绽开笑意:“三哥的秘密有点多。”

    “算不得什么秘密。”傅令元收回手指,又坐回先前的姿势,视线转到车窗外。有点突兀地终止了话题。

    没多久,车里有手机震动的声音。然而并未来自傅令元,而是正在开车的赵十三。

    他将挂在脖子上的耳麦塞到耳朵里,“嗯”了一声后挂断。然后说:“老大,我们现在去庄园。”

    现在去庄园,也就是说,原本要去的地方不是那里。如今临时改变了地方。阮舒默默剖析讯息。

    傅令元尚在膝盖上转动的手机滞了了一秒,随即勾唇笑:“原来他去那里了”

    少顷,车子抵达目的地。入目的是占地广袤的草坪和四周青山绿水环绕。

    傅令元领着阮舒径直来到跑马场,不知是默认她会跑马,还是本就知道她会跑马。连问都没有,两人便各自分开去换跑马服。

    待阮舒再出来,却未见傅令元的踪影,只剩赵十三在候着,帮忙传话:“阮姐,我们老大碰到两个熟人,现在去了高尔夫球场那边,一会儿寒暄完就回来继续陪阮姐。”

    阮舒没多问。只简单地“噢”一声,很无所谓般,并没有被扫了兴致,扭头就去找驯养师挑马。

    跑马场的教练一开始还揪着阮舒各种指导。生怕她逞能,一会儿动作不当导致受伤。等阮舒在场上飞奔了好几圈之后,教练再无话可说,默默地去指导陆续来的其他客人。

    而阮舒其实跑了这两三圈之后便也就腻了。速度完全减下来。她揪着缰绳控制着马悠哉悠哉地散步,抬手遮在眼睛上,挡住刺目的夕阳,眺望于跑马场相对的那边的高尔夫球场的草坪,看到高尔夫球车的旁边站有四五个人影,但看不出里头有没有傅令元。

    阮舒收回视线,骑马回了马舍,赵十三竟也招呼不打一声就不见了踪影。

    她打算将马交还给饲养员。却见马舍门口,一匹高大漂亮的白马正在被饲养员强行往马舍里拉,白马挣扎着缰绳,发出嘶叫。

    好不容易将马拉回到马厩,饲养员把装满饲料的搪瓷盆放进去喂它。希望由此安抚它的躁动,结果那白马再次发出高昂的嘶叫,抬起前蹄踹翻了整个搪瓷盆。

    对比之下,旁边马厩里的马匹都在乖乖地低头吃饲料。

    饲养员似对这种情形已习以为常。转身来接手阮舒的这匹马,牵回马厩。

    阮舒尚留白马面前,凑带围栏上的名牌,看这匹马的信息。

    果然,是别人寄养在这里的,难怪方才饲养员一副打不得骂不得的无奈表情。

    此时白马已不复方才那般躁动,兀自在马厩里打了两个转。发现阮舒的存在,它从围栏上方探出脑袋,甩了甩尾巴,又打了个响鼻。

    阮舒只干干站着和它对视。

    耳畔在这时传入一把男人的嗓音:“你可以摸摸它。”

    阮舒循声望过去。

    三十多岁的板寸头男人,样貌英俊,气质儒雅,身上穿着一整套的高尔夫球衫,双手背在身后,目光落在阮舒的身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阮舒却是心头微绊是他。那个陈家的儿子。

    是叫陈青洲?

    她连忙朝周围扫视一圈,依旧不见赵十三。不过不远处的马厩前有饲养员在喂马。但并不代表她完全没有危险。

    不想,转回视线,猛然发现陈青洲已走上前来,阮舒神情警惕地往后退去。

    然而陈青洲根本就没理她,而是对白马伸出了手。

    未及他碰上白马,白马先主动地探长自己的脖子,让陈青洲摸上它。

    陈青洲伸手另外一只手到白马的嘴边。手心里躺着一颗糖,白马似乎很喜欢,埋头舔。

    阮舒扭头便要离开。

    陈青洲的声音再度传出:“阮小姐可一切安好?”

    阮舒站在老远的距离,稍顿脚步,目光微惑地望向他:“请问,我们认识?”

    陈青洲闻言也望了过来。

    阮舒的目光清清冷冷的。她现在可以确定了,下午在酒店沙发那儿,他的一系列举动都是故意的。否则怎么当时一副不认识她的模样,眼下连名字都叫出来了?

    可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在这里碰到又到底是巧合还是刻意。

    她只想马上去找傅令元。

    “噢~是你啊~”阮舒摆出刚反应过来的表情,嘴角挂上笑容,“我们下午在酒店大堂打过照面是吧?谢谢你,帮我捡东西。”

    她朝他点头致意:“真是巧,又遇上了。你是来打高尔夫的?我是来跑马的。我朋友在外面等我,先走一步。”

    早在说话的同时,阮舒便在慢慢往后退,语音尚未完全落下,她立马转身,迅速走出马舍。

    刚踏到外头,迎面一道影子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