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那个男人) 平方缪

377、舆论

    一个人傻傻地坐了许久,还是电影院的工作人员进来,阮舒才离开

    没有料到的是,隔天,她和陆少骢一起吃饭、看电影的事情,变成花边新闻上了头条。

    陆少骢分明已经十分谨慎,还是没逃过狗仔的追踪,拍到了数张他们走进餐厅、从餐厅出来,再去电影院的照片。阮舒一下被冠上“陆少骢新欢”的名头。

    按照以往。陆少骢的女朋友多半是网红、嫩模、明星的身份,所以惯例是先将对方挖底。这回轮到阮舒,前阵子被继父强歼的视频曝光和杀人案之时。网友就差不多将她的底子捋过一遍,如今倒是省事儿,于是生成了“太、、子、、爷恋上女魔头”的说法。

    热度盖过了昨晚当红女星于片场受伤。同时也因为女星受伤的出事地点在拍摄的是璨星的广告,粉丝们心疼自己的爱豆,将责任归咎于陆少骢沉迷女色换女友频繁所以管理公司有所懈怠,并鸡蛋里挑骨头地指出陆少骢昨晚赶到医院时行色匆匆。面对媒体记者态度敷衍,网友甚至截了张他翻白眼的图,为他的心理活动配字“打断我和女魔头约会的人全去狗带”。

    粉丝的力量是强大的,对陆少骢的舆论风向一下子不太好。

    而阮舒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彼时视频曝光后,大家给予她的同情更多些。如今她和陆少骢的绯闻出来,她又曾和傅令元低调结婚又低调离婚,群众们再联系她狼藉的名声,一下子重新给她贴上放荡的标签,怀疑她在和傅令元还是夫妻时就勾引陆少骢。

    傅令元被绿,陆少骢抢哥嫂,阮舒一女侍二夫。各种言论纷纷出来。此类言论,更大的攻击点往往在女人身、上,以致于连她曾遭遇林平生性、侵,都被传成了是她勾引继父,还说她是故意以此卖惨博取人的同情。

    视频刚流出去的那一段时间。她正好被扣押在拘留所,倒躲过了最正面最直接的言论。可她没想到,这件事又被翻出来了。并且是以如此负面的方式。

    她可怜的隐私,被赤果果地曝光在太阳底下之后,永远抹杀不去了似的。她能够料想但凡她活着一天,这个过去便会时不时因为某种契机被翻来覆去地扒。

    她自己心里的坎都跨过去了,那是她试图淡忘的过去,为什么就是不让她忘?

    每一条言论。都像一把刀子,残忍地将她已经结痂的伤口重新划开。

    “又不是只有她一个是重组家庭,怎么别人没有出事和乐一家亲。唯独她被性、侵?那说明是这个女人自己的问题。小时候就淫荡不检点,所以长大了才花名响当当把海城的男人睡光光。她说被强就是被强?可能是她自己不要脸主动岔开腿。”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来不乏恶意

    阮舒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鼠标上无意识地划着,划着,划着,到后来其实根本没看进具体内容。

    手机不知已震动第几遍,从桌面掉到了地上。

    阮舒低头,看到屏幕碎裂。

    俯身捡起。她划过接听键。

    “小阮。”陈青洲的声音绷着,但是是温和的,“我在让荣一想办法处理那些话题。”

    阮舒微弯唇角,笑了一下:“没关系,也不要去浪费那个功夫了。”

    怎么可能完全处理得掉让它们自行随着时间淡去

    陈青洲沉默了。

    “我真的没事。”阮舒安抚,口吻间谙着一股无奈。“虽然这件事总是被翻出来,每次翻出来,我心里也挺难受的。但我不是说过,我自己已经放下了?你不用担心我。”

    转而她道:“其实这一连串新闻出来得挺好的。你看到没有?网络上已经开始有人猜测前一阵子为我打抱不平的人是陆少骢。你抓住机会,趁势把这种猜测继续渲染起来。警察跟了我好几天了,不能让他们白白辛苦。他们早点有功绩,也能早点收工。”

    陈青洲嗯了一声,算是应允了她的建议,然后和她一样把网络话题揭过去不提。轻松地笑言:“你不是还说有便衣警察当保镖挺威风的?现在觉得烦了?”

    阮舒抿唇笑,手里边将电脑关掉,问:“之前你交给我三个手下。说可以让他们邦忙查事情的,我还能够叫得动他们吧?”

    “当然可以。”

    “好。那我有点事情需要”

    “你以后不用问我的同意,也不必向我解释原因。直接吩咐荣一安排下去办。”

    “那我就不客气了。”

    阮舒的语气难得得有些小女孩的娇俏。

    陈青洲笑。

    “对了,荣叔最近怎样?好像都没消息。他也不像以前频繁地给我发短信了。我问他的两条,他也没回复我消息。”

    “他的手机被我没收了。毕竟在治疗中。少接触电子产品比较好。”顿了顿,陈青洲又补一句,“也不会再通过手机看到网络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黄金荣原本接受消息的渠道就是人工的,陈青洲只要叮嘱手下瞒着他就行。可自从黄金荣学会了玩手机就不一样了。上一次林湘婚礼现场的事,便是一个例子。

    阮舒了然。

    结束通话,她便找出号码,联系荣一,要荣一派两个手下去一趟江城,试试看能否搜集到庄家的更多资料。

    记得彼时在会展中心外录口供时。她远远地见过庄董事长的亲属,特别担心庄董事长的样子。后来庄董事长被救出后,那几个亲属见庄董事长的境况恶心。反倒表现得特别褚翘为此还曾出言讽刺过。

    对了,看褚翘当时的反应,对庄家好像是有点了解的。她是江城的警察来着,连抓S都是她负责的,跑来了海城

    或许从褚翘那儿能挖到点东西?

    念头一出,阮舒敲了一记自己的脑门。觉得自己痴心妄想了首先她和褚翘根本算不上有交情,若非褚翘曾是傅令元的未婚妻,两人哪里有机会认识?其次,她有什么能力要一个警察为她办事?

    一笑而过,阮舒不再想,只等着陈青洲的手下能带回来好消息。

    趴回床上。她抱住大熊网络上的语言再恶毒都无所谓,她有傅令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