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五百零四章:混乱的中平郡城

    中平郡城,已是一座空城。吴鉴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洛一水,完全是孤独一掷的压上了老本,几乎能够调出来的军队,全都投向了战场,现在的中平郡,除了极少数的维持治安的士兵之外,便几乎全部为民夫所充斥。

    这些来自各地的民夫聚集在中平郡城内,却又缺乏管束,自然便是乱糟糟的尽是生出些事儿来,中平郡城内的治安,糟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本地百姓与外来的民夫之前的冲突,每天都在不停的发生着。

    负责在中平郡城保证后勤畅通,为前方军队提供强力保障的左相张宁,却完全顾不上这些,在他看来,这些冲突都是些小事情,哪怕每天都因为这些冲突在死人,但比起前线剿灭洛一水的大事,这些都不算事儿。

    手里唯一能调动的一点数量可怜的军队,他全部都用来保卫后勤的畅通以及物资的保护之上,甚至连中平郡城本身的衙役全数都征用了。

    冲突只要不波及到这一块,张宁便视而不见,但只要有稍微的苗头,有人敢于打这些物资的主意,那亮闪闪的大刀,便会毫不犹豫地斩下来。

    吴鉴如此孤独一掷,自然有着他的为难之处。造反的是洛一水,而洛氏家族与皇室吴氏家族一样,都是从大唐时代便传下来的豪族,这些豪族的关系盘根错节,深刻地影响着越国的每一个阶层。诛灭洛氏,是他自上位以来便时时刻刻都在筹划的一件事情,借着齐国入侵,洛氏兵败这一借口,在张宁的辅佐之下,一举将洛氏铲除,清洗的范围波及到全国,但谁又能说,就已经将所有的洛氏余孽杀干净了呢?

    陈慈事件是一记强劲的警钟,既然有第一个陈慈,那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在他调集兵马前往中平郡城的时候,很多不正常的反应更是让吴鉴提高了警惕,那些人不见得便是洛一水的同谋,但毫无疑问,他们正在一步步变成墙头草,随着形式的变化,随时都会倒向另一方。

    那么,速战速决便成了吴鉴唯一的选择。本来,现在的情势,围困其实是更好的选项,一支无粮无外援的军队,只要围困他几个月,其自然会不战自溃,但吴鉴却不敢耗费如此长的时间来消灭洛一水,天知道,在围困所需要的几个月里,会又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抛开国内的这些不安因素,秦国人,太平军都是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内部的不安,加上外部的威胁,都让他不得不选择以硬碰硬,用最快的速度消灭掉洛一水。

    张宁自然是深谙其中巧妙的,他与皇帝的利益深刻的联系在了一起,如果让洛一水得势,张氏,自然便是一个也不可能剩下,别忘了,洛氏之灭,他张宁是帮凶,洛水之畔,他张宁是监斩,如果说皇帝吴鉴是洛一水最恨的一个人,那么,他张宁绝对可以排上第二位。

    现在看起来大势已定,洛一水被包围在了通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心怀叵测的太平军,正在被秦人攻击,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这两股越国内最不稳定的因素一去,越国再兴便是指日可待了。

    说到这一点,张宁便对皇帝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以开平,永平两郡,换取国内两股叛贼的毁灭,同时又收回了沙阳,长阳等地的控制权,越国并不吃亏,而且,在拿回沙阳之后,与齐国便可以重新联结起来,到时候,借助齐国的势力,便可以抗衡秦国的侵蚀之心,至少为越国复兴赢得了时间。

    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前日前线再次传来捷报,洛一水麾下大将,也是前顺天军的首脑莫洛,企图行刺皇帝,被皇帝顺势诛杀,洛一水再折臂膀。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张宁甚至还喝了一顿大酒,美美的睡了一沉,要知道,自从洛一水反叛这几个月来,他几乎没有再睡一个囫囵觉了。

    张宁睡得是很香,但现在中平郡城之内,却有一批人是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们瞪大眼睛,盯着城内的一举一动,他们,是属于太平军的鹰巢系统。

    负责越国鹰巢分部的田真,现在便隐身于中平郡城,拿下中平郡城,切断吴鉴后路,与洛一水部密切合作,彻底干掉虎贲军,这是太平军控制整个越国的关键一役,田真不敢怠慢,亲自到了中平郡城,乔装打扮下来。

    这一次潜伏到中平郡城的鹰巢人员,多达数百人。为了让这些人顺利潜入,几个月前,鹰巢总部便开始策划,他们中的相当一部人先是潜入到了朝廷控制的地盘之内,然后以民夫的名义被征集,随着大队民夫进入到中平郡城,这样一来,便让越国人查无可查。

    为了保密,这些人要么来自鹰巢总部,要么便是田真的亲信心腹,这些人以前都以各种名义被派往鹰巢总部培训,在见识过了太平城的繁荣,兴盛之后,这些人更加是死心塌地的为太平军效力了。

    而田真,也在这一次鹰巢总部策划的行动之中学到了太多的东西,让他不得不感慨,太平军首领秦风选择郭九龄来担任鹰巢首脑不是没有道理的,其中的很多运作手法,行事手段,让田真大开眼界,自觉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他甚至在想着,等越国之事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要去总部一趟,向郭九龄虚心请教才是。

    田真躲藏在城内一幢废弃的民居内,现在这幢民居内挤住了上百人,说起来都是民夫,但实则上,都是鹰巢潜伏在城内的内应。现在城内一团糟,这些从不同地方抵达中平郡城的潜伏者,在联络上之后,渐渐的聚集到了一起。

    城内的混乱给他们堂而皇之的聚集,提供了绝妙的机会,因为现在城内,很多的民夫便像他们一样,聚居在一起,甚至有些人会成团结伙,驱赶原居民占据他们的房屋,城内,根本就没有人管。

    像这样的聚集地,鹰巢在中平郡城内有五个。分布在不同的点。

    算着时间,差不多已经快到事前预定的时间节点了。田真也从最初的泰然自若,到现在的慢慢的紧张起来。

    “每临大事有静气!”他不停的给自己打着气。

    “田老大,城外来人了。”一名汉子走进屋来,低声对田真道。

    出乎田真的意料之外,城外来的竟然是一个熟人,而且,可以说是他以前的上司的上司,刘氏的老祖宗,刘老太爷。

    “老太爷!”田真不敢怠慢,赶紧迎上去,一揖到地。不说这位以前是他们这些人的大头头,单是对方九级高手的身份,便足以让他敬仰了。

    其实二人现在的身份,倒还真说不上谁高谁下了。田真现在是鹰巢的高级将领,深得秦风的信任,而且在此次控制越国的行动之中,是至关重要的一个人,而刘氏,则是很明变的在走下坡路,虽然整个家族在商业之上是大获丰收,家族生意兴旺之极,但在政治之上影响力却是在走明显的下坡路。

    刘老太爷现在的作用,类似于其它国家之中的一名供奉,身份尊贵却并没有多少实权,而其子刘兴文虽然是沙阳郡的城门军统领,但相比于陈家洛,田真等人都身居要职,明显要差了许多。

    “田将军不必多礼。”一把扶起田真,刘老太爷笑得特别慈详,田真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他自然更是明白,之所以这一次他放弃了在山上养尊处优而投身于这一场战役,便是要用自己这老迈之躯,为儿子刘兴文争取更多的政治筹码,像田真这样的人,本身就出身地沙阳系,正是自己要大力争取的人,当自己以后一命呜呼之后,田真,还能成为刘氏的一个奥援。这一次双方要并肩作战,正是拉近彼此关系的好机会。

    “真没想到老太爷会亲自前来,有老太爷助阵,我们更是十拿九稳了。”田真兴奋地道。

    “不是十拿九稳,必须要十拿十稳。”刘老太爷微笑道。“我们这一次行动,是一点岔子也出不得的,虽然中平郡城现在空虚之极,但必竟是一个郡城啊,如果让对手反应过来,组织起有效的防守,哪怕就是只阻挡我们一天两天,也会对整个战役造成无可估量的影响,像龙游城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不想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老太爷说得对,本来我还挺紧张的,但老太爷来了,我可就一身轻松了,有老太爷指挥,自然是手到擒来。”田真笑道。

    “错了,我这一次来,可是来给你当刀的。”刘老太爷笑道:“对于城里的情形,你比我要清楚的多,所有人也都是你的属下,所以这一次的总指挥仍然是你,我负责替你清除障碍。”

    “这怎么使得?”田真有些为难地道。

    “有什么使不得?为了太平军的大业,没有什么可推托的!”刘老太爷严肃起来,“城外,陈家洛的猛虎营,野狗甘炜的苍狼营已经准备好了,你这边一发动,城内混乱一开始,他们的攻城行动就开始了,我们预定的时间是,一夜拿下中平郡城。然后大军要迅速出击,占领龙游,彻底卡死吴鉴的退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