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另有安置

    得意楼是以前云雾岭军寨的主堡改造而来,独立于其它建筑,向来只用来招待最尊贵的宾客,今天更是戒备森严.

    站在楼内最高处,可以俯览整个云雾山庄,亦可以看到山下的景况.屋内火光璀灿,普通的油灯再罩上了一个琉璃灯罩之后,骤然便明亮了许多,两三盏这样的灯便将偌大的房间照得透亮.这种灯罩现在也是大明最新的奢侈品之一,这样物事,现在是大明最畅销的一样东西,不仅是富豪之家购买,家中稍有资财的读书人,咬着牙也会买上一个回去,倒不是为了显摆,而是在夜间,用它来照明读书,可以更好的保护眼睛.而礼部尚书萧华则成了这玩意儿最卖力的吹鼓手.以往在夜间,看书写字是萧华最痛苦的事情,年纪大了眼神儿自然不好,但现在,屋里多点上几盏这样的灯,便亮如白昼.

    秦风已经让商业署将这琉璃灯罩的价钱降下来,因为现在的大明本土,读书的人实在太多了,幼小的童子基本上都已经进学读书,但现在的价格,并不是人人都买得起的.

    而琉璃作坊现在正在研究如何给这样的灯罩上色,也就是说让这种灯罩变得五颜六色起来,这些五颜六色的灯罩,就是为富豪人家量身打制的了,不为照明,只为炫富.

    眼下得意楼内,耿前程正陪着秦风小酌.武腾已经匆匆告辞而去,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归附大明,那么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心中有事的他,在云雾山庄自然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大年初一.

    这是秦风给他的时间表,秦风要求在新年的第一天,向全天下宣告这个消息.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选择在这一天,完全就是秦风想要恶心恶心闵若英,郭九龄死在了上京城,哪怕是郭九龄自己求死,秦风也想出一口心中的恶气,你让我不舒坦了,那我就让你这个新年也过不好.

    “恭喜陛下了,武腾的归附,必然会在楚国造成雪崩一般的效应,武腾之后,宁知文便会紧接着跟上,再往后,便轮到安阳了.这就像骨牌一样,倒下了第一个,剩下的便会连二接三的倒下.”耿前程冲着秦风举起了酒杯:”臣,祝陛下早日将大楚之地尽归我大明疆域.”

    两只琉璃酒杯叮的一声碰在一起,大笑声中一饮而尽.

    “陛下,臣有一事不解.”放下酒杯,耿前程道.

    “说说看!”秦风挟了一筷子菜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封武腾为新宁候,这臣没有什么异议,但再将他放在新宁是否妥当?这与我大明一向的用人之策不符啊?”

    “人家刚刚归附,你便将人挪了窝儿,这不是过河拆桥,上墙抽梯吗?”秦风笑道:”再者,武腾这几年在新年搞得不错,人望很高,新宁归附,百姓必然是惶惶不安,正需要他这样的人在这里稳定人心,所以,他自然是挪不得的.”

    耿前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其二,武腾的年纪也大了,就算再呆在新宁,又还能呆几年?等到大楚响应他的号召的郡治愈来愈多,大局已定的情况之下,再调动他也不迟,到了那个时候,新宁的人心也就定了.再者,武腾是极聪明的人,主动提出了只当郡守,不再节制新宁郡兵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了.”

    “车喆和他的一万新宁郡兵陛下怎么安置?改编?”

    “暂不改编,而是全军调动.”秦风笑道:”理由和安置武腾的一样,将车喆调到桃园那边儿去,归吴岭节制,再将厚土营调到新宁来,我们大明没有郡兵,这个理由充足得很.厚土营陆丰不爱争权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家伙,放在这里,由邹明来统一节制,不会让将领之间产生龌龊.到时候不管是向楚国内地进兵,抑或是更往后作为进攻齐国西北方的一支偏师,两个主力战营也足够了.”

    “听说陆丰现在又胖得不像样子了?”耿前程笑了起来.

    “听说被吴岭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吴岭威胁他说要是不减肥五十斤,他就要片了来做烧烤,将陆胖子吓得够呛.你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估摸他就又瘦下来不少了.这家伙是属蛤蟆的,戳一下才动一下.”

    “既然要调厚土营到这里来,那我不久就可以见到这位有些奇葩的将军了.”耿前程笑道.

    秦风轻轻地摇了摇头:”前程,对你,我已经另外有安排了.”

    耿前程微微一怔,又恍然地点了点头,他的儿子耿精明现在是大明的户部尚书,按理来说,他又独掌一郡,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适了,去京城当一个闲散的京官安享晚年才是最应该的.

    “陛下对老臣可真是太照顾了,说实话,这些年来,臣的确有些心力交萃了,如今可以回到京城好好将养将养,陛下,今夏精明为我又添了一个孙子,说来有些不好意思,小家伙都快半岁了,我这做爷爷的竟然还没有见过,这一回到了京城,就有大半的时间含饴弄孙罗.”

    秦风怔了怔,然后干咳起来.有些尴尬地看着耿前程.

    看着秦风的表情,耿前程呆了一呆,似乎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陛下?”他试探地问道.

    秦风掩饰地喝了一口酒,”前程,你可能有些误会了,你想要回家去含饴弄孙,未免太早了一些,至于去看看你新得的孙子吗?过年后回京,我放你几天的假如何?”

    耿前程眨巴着眼睛看着秦风:”陛下,那我是去哪里?”

    “青河郡!”秦风道.

    “黄国新不是干得挺好的吗?”耿前程奇怪地问道.

    “正因为他干得太好了.”秦风叹了一口气:”青河郡百废待兴,在什么都缺的情况之下,今年又竭尽全力打通落英山脉通往楚国安阳的大道,他日夜劳累,四处奔走,路倒是马上就要通了,但他人却累倒了,王凌波从雍都赶过去替他诊治之后,说他起码要调养一年以上,才能恢复元气,没办法,只能调他回京休养.”

    “原来如此!”耿前程恍然大悟.

    “你对于如何搞好一个地方的经济甚有心得,特别是发展商业之上更是常用神来之笔,这大概是你们耿家浸在骨子里的东西吧?”秦风笑道:”出云郡能有现在的规模,你居功甚伟,而青河,是朝廷计划之中的下一个商业中心.你也知道,西地一向贫苦,除了雍都还有几份模样之外,其它的地方实在是有些难看,新桐如今成了我大明第二大钢铁基地,总算是开始发展起来了,但他幅射的区域毕竟是有限的.我希望你去之后,将青河经营成第二个出云郡.”

    耿前程思索片刻:”想跟出云郡相比还是有难度的,毕竟出云郡的地理位置有其得天独厚之处,青河不能比.不过西地困苦,起点低,倒是容易做出成绩来.”

    “我相信你能做好.”秦风笑道:”西地将以青河郡,雍郡,新桐郡三个地方为中心,形成三个大的经济圈,你去哪里干五年,五年之后,我将你调到雍郡去.”

    “雍郡不是有钟镇吗?”耿前程没有想到秦风想得那么远.

    秦风道:”西地人丁众多,他们是最好的兵源,当这三个经济圈成形,西地人的生活将得到极大的改善,前程啊,人一旦衣食足了,自然就会有其它的诉求了,现在在我大明朝堂之上,西地的官员基本没有,这显然是不符合西地人的利益的,所以到了那个时候,我会把钟镇调到京城去,在政事堂任职,这是朝廷中枢之地,我想这样,便可以缓解西地之人的诉求了.以后再慢慢地提拔一些西地官员.”

    耿前程笑道:”臣却没有陛下想得这么远,却等我将青河治理好再说吧.不过我走之后,出云郡谁来接任?”

    “没有人来接任.”秦风笑道:”出云郡地理狭长,面积不大,新宁郡面积倒不小,但十有八九都是山地,我准备将这两郡合并为一郡,就让武腾出任这个合并的郡治的郡守.”

    耿前程想了想,鼓掌笑道:”此计大妙啊.出云郡在经济之上要比新宁郡强势不少,两郡全并之后,武腾虽然为郡守,但下面更多的管事的官员,只怕便仍然是出云郡为主,如此,便无后患.”

    “这是小心事,说出来便不美了.”秦风拿起筷子,点了点耿前程,微笑道.

    “那臣接下来就开始准备此事,等到大年初一武腾正式公布之后,便开始与他商讨两郡合并的细节便向他交接,然后臣便可以回京去看我的小孙子了.”耿前程笑咪咪地道.

    “此去青河,一去又是好几年,够你忙得了.”秦风道:”鹰巢那边正在策划当年卞无双带走的那些军队的军属回归青河,这些人一旦归来,光是安置,就是极麻烦的一件事.但是又一定要做好,要让他们觉得满意.”

    “这个我省得!”耿前程收起了笑容,慎重地点了点头.”故土难离,这些人在安阳过得并不如意,而且他们的回归,也有助于我们钳制卞无双,此乃军国重事,前程一定会极慎重的办好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