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枪手1号

2047:各有各的盘算

    彭春抬头看着天空,满脸都是阴霾,就在刚刚,一艘飞艇在他的头上往来盘旋了好几圈,这悠悠然地离去.

    这个东西能够对地面上行进的军队进行毁灭性的打击,但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察看了一翻之后,便扬长而去了,其在天空之中逗留的时间之长,让彭春深信,他只怕将自己的麾下有多少人都数得清清楚楚了.

    “传令全军,白天休息,夜晚赶路!”思来想去,他终于下达了军令.

    “彭将军,我们对这里的地形并不熟悉,晚间行军,风险是很大的.”一名将领不无担忧地道.

    彭春无奈地指了指天上,”晚上行军有风险,难道还有比这个东西在脑袋之上转悠风险更大的吗?有他在头上,我们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明人甚至可以在我们行军的道路之上好整以遐地设好圈套.”

    “我们这样大规模的行军,只怕也瞒不过明人,而且他们也肯定能猜到我们的目标便是万州城,锣对锣,鼓对鼓的杀过去得了.”将领道.

    “谁告诉你我们的目标就是万州城的!”彭春冷笑一声.

    “啊?”将领顿时一呆,满脸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都知道我们要去打万州城,那我们即便去了,又有什么用处?你觉得我们这样一支连重型武器都没有携带的军队,能打下一座郡城吗?”彭春道.

    “可是,可是我们不是要进攻万州城,然后直插昆凌郡吗?”将领有些结结巴巴地道.

    “当然不是.”彭春嘿嘿一笑,郭显成一辈子用兵谨慎,但这一次,却是出乎意料了一次,他们这些跟随了郭显成多年的老兵,在第一次听到郭显成面授机宜的时候,便如同眼前的这名将领一样,嘴巴张大得足足可以塞进去好几个鸡蛋.

    “休息吧,传令全军休息,等到了夜晚,我们再出发,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会知道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彭春挥了挥手.

    傍晚时分,江上燕得到了彭春其部所在位置的情报.此刻距离他们不足百里地而已,对于一支精锐的骑兵而言,这点距离,着实算不得什么.

    “好机会啊,江将军.”许三妹两眼发亮,”咱们晚上悄悄地摸过去,在天将亮的时候,突然对他们发起致命一击,必然能将他们一击而溃.”

    江上燕干笑了几声,瞅着马候道:”你说呢?”

    马候嘿嘿一笑,三个人中,他的年纪虽然是最小的,但从军的年龄可真是不短了,从十四岁开始,就跟着秦风在战场之上晃荡,从几百人的小规模战斗,到成千上万甚至于十万人规模以上的大会战,他都经历过不少,战斗的经验可是极其丰富的.

    “许将军的建议,是行不通的.”他看着许三妹道.

    “为什么行不通?”许三妹不解地道.

    “其一,我们这是大规模的军事行军,可不是许将军以前跑绿林的时候啊,最多也不过几十匹马,几十条好汉,我们这里成千上万的战马,夜晚行军,真不是什么好主意.这个距离,走慢了,我们一夜压根儿走不到,快跑的话,只怕还没有打,便要折损不少战马了,一个小坑,一道小坎,白天看向得见,夜晚可不行,都可以轻而易举绊翻我们的马.”

    许三妹翻了一个白眼,”有其一必有其二啦.”

    “当然,其二,我们的飞艇大天白日的在人家的行军路线之上晃荡,敌人看到了,岂有不防之理,我敢打赌,即便是宿营,他们也肯定会设下不少的陷阱圈套等着有可能的袭击,就算他们不做这些,只要扎好营盘,缩紧阵线,几万人的大军,我们也不见得能打下来.”

    “其三嘛,更多的可能,我们是去了这条路线之上,压根儿就找不到他们的人.”

    许三妹沉默半晌点了点头,她是半路出家的野和尚,比起打仗的经验,比起眼前的这两位,的确是差了不少.

    “马将军,那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江上燕问道.

    马候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勾勒了几笔,许三妹仔细瞧时,却见他划出来的是此刻他们所处的位置以及万州城和同方城的位置,彼此之间都用线连着.

    “江将军心中早有定计了吧,这是要考我吗?”

    江上燕大笑,”马将军从小便跟着陛下南征北战,经验丰富,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眼珠子在两人脸上转了半晌,许三妹不满地道:”你们打什么哑谜叫?接下来我们到底要怎么做?”

    江上燕指着地上的简易地图,笑道:”现在距离我们不足百里的地方,是彭春带领的两万齐军,他们的目标是万州城,这里是同方,李家荣带着三万人在这里与乌林鏖战,乌林手上有一万兵马,想凭三万人打下一万人镇守的同方,无异于是痴人说楚,所以一般情况之下,所有人都会认为如果有援军的话,一定会去阻截彭春的这支军队,因为万州城的兵力严重不足.”

    许三妹想了想,猛然反应过来,”江将军的意思是,我们不去打彭春,而是去对付李家荣?”

    江上燕点了点头:”万州城虽然兵力严重不足,但本土作战,又有险城可以依仗,彭春两万人想要拿下,难度其实并不是一般的小.如果我们往万州城去,充其量也就是与彭春对峙起来,这有什么意思呢?但如果我们去打李家荣就大不一样了,李家荣肯定无法想象我们居然敢置万州城的安全于不顾去袭击他,这就先占了出其不意,如果在切入战场的时机再非常合适的话,那么一战击溃李家荣,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了.”

    “击溃了李家荣之后,后续的事情交给乌林去收拾,我们则掉转马头再奔万州城,对于我们来说,其实花不了多长时间,一来一回,最多三天,我不信彭春能在三天之内拿下万州城.”马候笑咪咪地道.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彭春只怕要胆气全丧了,因为他已经成了一支孤军.”江上燕补充了一句.

    许三妹听得连连点头:”二位说得在理,江将军说怎么打,我便怎么打呗!”

    “那行,今天天色已晚,全军扎营休息一晚,明天全军直扑同方.”江上燕道.

    同方城,李家荣是真被乌林撩得七窍生烟,本来在两次试探性的进攻之后,李家荣便发现,想要凭借手中的兵力,硬打下同方城的话,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所以他便开始安心地执行牵制同方城乌林这一万明军的任务,每天象征性地进攻一下,一旦受挫,便立即如同乌龟一般缩回头,就此打道回府.

    但他的这一策略,很快就让乌林给窥破,你不打找我,我还想找你呢!如果说乌林手中只有几千人的话,他还真就只能缩在城中无法可施,但他现在有一万人在手,那情况就大大不一样了.

    公然出城挑战,夜间偷袭营寨,反正他就是不想让李家荣安安心心地缩在营寨里围困自己.三番两次之后,李家荣也是光火了.

    今天,乌林似乎胆子更大了一些,竟然亲自率领五千步骑出城列阵,而且阵容已经远离了城墙的保护,这样的蔑视之姿把李家荣气得七窍生烟,乌林如果依城列阵,他还顾忌三分,必竟对方占了地理,他要同时应付来自两个方向上的攻击.可乌林居然离城如此之远,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竖子安敢欺我大齐?”李家荣指着不远处的乌林军阵,扬声大笑,”数日的慢敌之策,终于见效,明人以为我大齐军队技止此耳,居然敢如此轻慢我等,今日便是他们的死期!弟兄们,随我杀敌!诛杀此獠,拿下同方,活捉乌林.”

    “拿下同方,活捉乌林!”李家荣在正面集结了两万大军,左右两翼则是各摆放了五千兵马监视同方城,一旦乌林兵败想要撤回同方城,这两支军队一是可以堵截他的归路,二来,则是可以防备城内的明军出城接应,亦可伺机进攻同方城.

    廖廖几语,李家荣便将这几日齐军有些低落的士气给重新激昂了起来,原来这些天的不顺,只不过是将军的诱敌之策而已,现在敌人离城已远,两万大军对付对方五千人,焉有不胜之理?

    随着李家荣的一声令下,齐军呐喊着滚滚向前,冲向了不远处的明军军阵.

    明军军旗连连摇摆,顷刻之间便开始变阵,一个五芒阵在平坦的大地之上成形,在激昂的战鼓声中,静候着齐军攻击的到来.

    李家荣不知道的是,在昨天晚上,一艘飞艇借着夜色,悄无声息地落入到了同方城中,带去了江上燕的作战计划,此刻,江上燕率领的一万余骑兵,正在战场的不远处,窥伺着战场.

    上万战士牵着战马,静静地等待着攻击时刻的到来,从他们的集结之所,抵达战场,只有不到十里路途.

    齐明两军在震天的呐喊声中,重重地对撞在了一起,而与此同时,一艘飞艇蓦然从同方城中升起,高悬于战场之上——

    s ——>